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修法至尊 > 第八十九章 妙家旧史

修法至尊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商羽抬头看着月晴兰身边的苍老之人。
    “老头!放开那个女孩!”
    苍老之人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商家小子,当真可爱。”
    妙青莲却在身后大喊大叫起来:“爷爷!你孙女这还打着架呐!”
    “对喔!”苍老之人一拍额头,恍然大悟般扭过头去。
    随后那三人高的蓝色晶体也跟着缓缓转过头来。
    虽没有五官,却也一股骇人恐怖气息散发出来。
    弘山注意到这边瞬间的变故。
    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天上洒落下的碎肉鲜血。
    “爹?”
    “爹!”弘山痛苦嘶吼起来,随后拳上攻伐俞加强烈!
    “嗯哼。”
    一身闷哼,妙青莲被击中肩膀。
    旋转着朝后倒退,一根胳膊无力的耷拉在空中。
    另一根胳膊死死握住,一咬牙,硬是将那脱臼胳膊搬了回来!
    “这可是你先动我孙女的!”
    苍老之人面色恐怖看了过来。
    弘山顾不得心头之痛,转身就往一旁跑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跑得了嘛…”苍老之人随手一指,随后那蓝色晶体腾空跃起。
    双手握拳举于头顶,蓝色晶体从空中一拳砸了下去!
    弘山见逃脱不来晶体范围,转身直面那恐怖的蓝色晶体!
    双拳覆盖上青色玄罩,一拳捶在自己胸口。
    “噗!”
    一口心头血,被弘山生生吐到了自己双拳之上!
    “地级下品!落魔拳!”
    “又是地级?”商羽走到月晴兰身边说道:“这弘家,当真是豪呀,区区帝卫世家,居然都能赶上法相府?”
    “不过强行使出的,也是以命搏命了。”
    月晴兰紧紧握住商羽的手,生怕这家伙趁她一个不注意,又上去逞强了…
    商羽看着弘山苍白的嘴唇,暗道了一声可惜。
    “嘭!”
    弘山肉体崩裂开来,最终,双拳对撞,终究没有那蓝色晶体的拳头硬。
    因为梁正带人守住了街头巷尾,没有人清楚里面的情况。
    只是有人,可以遥遥看见一蓝色晶体挥舞着拳头。
    解决完弘山后,蓝色晶体悄然消散,修道灵只是能将玄气晶体化,并不能维持太久。
    更别说像自己父亲那般唤出万丈高的法身了……
    商羽想着,随后朝着苍老之人走了过去。
    拱手问道:“老先生是妙青莲的爷爷?”
    苍老之人疑惑看向一旁偷笑的妙青莲。
    妙青莲解释道:“爷爷不用在意,他这人就是这般,拱手不躬身的。”
    苍老之人笑着摇摇头,反朝商羽躬身行礼:
    “法相府家臣,妙胡秋,见过二公子。”
    “你是说,你是我法相府的家臣?”商羽惊讶问道:
    “我老爹,何时收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前辈做家臣。”
    商羽偷偷走上前去,悄声说了一句:“前辈你可别被那装得仙风道骨的老家伙骗了……”
    “哈哈哈!”妙胡秋大笑起来。
    “好久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小家伙了!”
    “不过二公子不必担忧,是我妙家,主动依附你们法相府的。”
    商羽好似想到什么般,扭头看向妙青莲:“这就是你找我爹麻烦的事?”
    妙青莲眨眨眼,从袖中掏出一双锦缎手套套在了手上。
    将那一双玄玉手遮了起来。
    “多亏了你爹出手,我这积压在胸口十几年的伤病,倒是解决了。”
    妙胡秋扶着心口说着。
    “妙家不得见官?!”商羽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却是可以依附于官,当然了,要有官来亲自寻我。”妙胡秋猛地呼吸了一口空气。
    “这味道,好久没闻过了呀。”
    妙青莲看着商羽一脸疑惑,走上前靠近商羽说着:
    “爷爷自从十几年前负伤后,再也没有出来过了。”
    “负伤?谁干的。”
    “大帝。”
    “喔……大帝?!”商羽惊讶抬头,“这是为何缘故?!”
    “因为我爹。”妙青莲眼中闪过一丝忧伤。
    “妙姐姐不想说也就不说了。”商羽开口说道。
    “这有何不能说,又不是什么丢人之事!”妙胡秋走了过来。
    “我从来没有因为我儿子做的事,而感到丢人!”
    妙胡秋一脸沧桑,满是皱纹的脸上却遮不住那骄傲!
    “做的何事!”商羽忍不住问道。
    “二十年前,南蜀林国遭到一场浩劫!帝后身死,大皇子林荡天受罚下至边城守国门,林凰受限制,永不得出南荒!”
    “什么?!”商羽瞬间不淡定了起来,二十年前,南蜀林国居然出过这么一档子事?
    如今的帝后,居然以前不是帝后!
    “是何浩劫?”商羽问道。
    “这事……”妙胡秋指了指北方,“不可说!”
    “那……那和妙青莲的父亲有何关系?”
    “关系就是…那场浩劫,就是我儿子和大皇子林荡天引来的!”
    “……”
    你儿子引来的浩劫,你表情这么骄傲做什么!
    商羽瞬间搞不懂了…
    原本他以为,大皇子林荡天镇守南荒边境,是因为想要笼络人心,没想到,居然是被罚的!
    “他二人的目的是什么?!”
    “统领四域,反抗一个共同的敌人。”妙胡秋含糊其辞。
    商羽挠挠头,更是不懂了。
    “那其他三域除了我南荒,哪有一统…”
    “所以当我们率先发难的时候,没有一个域帮我们咯。”妙胡秋摊手说道。
    你这老头,怎么如此洒脱,那不是你儿子嘛……
    “虽然事后大帝一怒之下对我妙家出手,我拼命护得我儿子,虽最终不知道结果如何,我也重伤频死,也是大帝念在我们对南蜀林国的贡献,这才放了我们妙家一马。”
    “于是就有了妙家不可见官这么一说。”
    “如今得以依附法相,也总算是让我妙家子弟活在阳光下了。”
    “可我儿子做的事,没错!”妙胡秋抬头说道。
    苍老眼中露出点点泪光。
    “请问令郎名讳!”
    商羽郑重其事拱手问道。
    “国士无双,妙岳贤。”
    弓长岭不知何时来到,悠哉负手而言。
    “长岭…你也老了呀。”妙胡秋看见弓长岭后开口笑道。
    “胡秋兄旧伤初愈,可喜可贺!”弓长岭躬身说着。
    “麻烦上禀大帝,我妙家,甘愿附属于法相府,永世不为官!”
    “如今也是内政官了,这些事,不说我也回去做。”
    妙胡秋眼神暗淡:“当年那些老家伙,也就你我二人相熟了,如今你也成了内政官,也是不能相见太久了。”
    “当内政官久了,也是渐渐忘了咱们这群老伙计的恩情了。”
    弓长岭笑扶长须:“你也不是官,不用在乎这内政官无情于万官的规矩。”
    “说的也是,哈哈哈!”
    “十几年未见,你这老小子,还能不能喝呀!”
    “如何不能!”
    弓长岭挽着妙胡秋携手而去,两道苍老身影却如同少年一般,吵吵闹闹的往酒坊而去。
    “你爹他……”商羽扭头看向妙青莲。
    “过去好多年了。”妙青莲冲商羽一笑,引得众人一阵目瞪口呆。
    这也,太大……不是,笑容也太好看了吧……
    月晴兰在一旁咬咬牙,费力挺着胸膛,最终还是在面前巨大的压力下松懈了口气…
    “不过,我也觉得我老爹挺棒的,身为国士,无一刻不在为南蜀林国着想。”
    “那若是这般说,大皇子林荡天倒也不错了。”
    “虽是无情之人,却也有几分大帝之姿了。”妙青莲一脸向往的说道。
    “妙姐姐不会是……”
    “想什么呢,当年林荡天,可是都城所有青涩少女心中的夫君呐。”
    “那也包括妙姐姐嘛。”商羽好奇问道。
    妙青莲看了一眼旁边的月晴兰,随后用手指勾上了商羽的下巴。
    “怎么了,小羽儿,吃醋了?”
    “呸呸呸!”
    商羽甩开妙青莲的手,随后躲在了月晴兰身后。
    太可怕了,这个女人!
    “那妙岳贤,如何成为国士?”
    “如果没有他的权谋,可能也就没有如今的南蜀林国了吧。”
    “我爹小的时候,可是就给林擎出谋划策的。”
    “小的时候?!”商羽大吃一惊。
    “要不怎么世人都传我爹妙岳贤,权谋之术名扬天下呐。”
    商羽竖起大拇指,眨巴眨巴眼,冲着月晴兰说道:“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像我这般优秀之人。”
    “我爹小的时候,可没听说像二公子这般不要脸。”
    “真希望能见见你爹呀…”
    “我爹又没死……”
    “那你们刚刚如此悲壮!”商羽想骂人了,他妙岳贤没死,你们一个个表情这么凄凉干什么!
    “只是不知道去哪里了……”
    “失踪了?”商羽开口问道。
    “我爹,他是国士!”
    “我知道!不用强调了。”
    “他还是棋玄气武修,一子棋落,改变世间运势!”
    妙青莲清了清嗓子:“我爹,他最终以自己为棋,落于人间,虽不知落在何处,却最终也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还能如此?!”商羽表示自己的见识,还是小了许多……
    “但我爹无论在何处,依旧是那权谋天下的棋手!”
    “这一点,哪怕是你爹,也比不上……”
    “这和我爹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爹,二十年前,和我爹一样,同为国士!”
    “怪不得你要找我爹帮忙……”商羽喃喃自语。
    “那不然你以为什么……”
    “我还以为林荡天去了边城,如今我商羽,成为了都城青涩少女心怡的对象呐……”
    “如此看来,倒是我想多了呀……”商羽仰头长叹。
    “你…”妙青莲咬着牙狠狠说着:“你还真的是听人说话从来不听重点!”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修法至尊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