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出笼记 > 5.05章 铁路,鄙夷,基因

出笼记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5.05章铁路,鄙夷,基因
    潘多拉144年一月到五月之间,珠新区开始整合湛江区的工业生产,并且开始了铁路线北段延伸建设。
湛江地带:
旧的工业区里,大部分楼房经历了百年的植物破坏,已经是危楼了。但是厂房的地基还是可以利用的,这些能承载数十吨钢架吊车的地基相当牢固,在此基础上进行加固节省了大量的劳动力。
厂房建设成功后,统伐区的组织部门则是陆陆续续安排了上万人抵达这里进行恢复生产。
由于人口密度不再是当年了,所以也用不着高高的宿舍楼,仅仅是一排三层的砖瓦房就能安置新来的人员。
至于新来的人员,虽然诧异湛江区内卫铿的数量有点多,但是并没有多余的不安。在珠新区的干部体系中,给每个人都安排了事务,每个月干完自己的事情后,还得朝着家里面送钱,也没工夫思考更大的事情。
相对于卫铿这一模一样的人数量过多可能带来的不适感,其实呢,更让珠新区那些派来的居民们觉得不舒服的,是调整人。也就是过去的畜人。
……
这是一种和平时代的从众鄙视心理。
那就是,在可能是强势集团和弱势集团之间的中间群体,出于个人理智觉得反抗强势集团不划算,就将心里面的不平衡,用来鄙夷曾经在自己之下的人。
由于自己的数量突然增加,卫铿是非常小心的与目前珠新区域的本土人类接触,尽量将多出来的自己安排到新开拓的区域发展。
卫铿:“地域主义。对突然加入的外来群体,会产生‘外乡人抢资源’‘外乡人应该避让本地人’之类的心态。”
但是事实上,可能讽刺的是,卫铿这个外乡人经过了几次大战役后,已经彻底征服了该区域的人心。虽然是外乡人,却已经变成了“高等外来人”。
反倒是被本土漠视的下层人,被救治后现在遭遇了严重的鄙夷。
卫铿在工厂区,不止一次看到大人在见到调整人后,对孩子悄悄话,指点教育。卫铿不禁默念:“这是什么道理?救治是错了吗?”
救治没错,在得知基因污染可以被救治好后,人类各个阶层都是非常高兴的。这意味着潘多拉纪元以来,压在每个人头上的石头被搬开了。但是相当一部分人喜悦是为了自己。
“畜人”过去就一直不受待见。
现在尽管经过调整变得正常了,回到了本土人面前一起劳动,但是原先的本土人一时半会仍然丢不掉过去的心态。
旧的鄙夷理由,如躺在屎尿中,全身恶臭等,在调整人在恢复意识,得到良好的教育和集体管理后,都不存在了。
但只要调整人依旧是其他土著默认的可鄙夷阶层,就能找到新的鄙夷理由。
例如现在的蠢,笨,不知道变通,说话不利索。
在了解到这样的情况后,卫铿:“这?简直了。”
【鄙夷啊,从来不是因为理由,而是因为可以!遥想上一世,哪怕你发达了,科技进步了。——先发势力仍然能找到新鄙夷理由,你国碳排放高不环保,你人种体格弱,你族不应当吃肉蛋奶,你游客素质低祸害景点……】
关于本土民众这样的心态,卫铿选择,打小报告!
是的,直接告到以船员为主的思想动员中心,让他们来整治一波风气,治一治这位面一百多年来残留的糟粕。
……
湛江区的钢铁冶炼厂开始运作,蒸汽船通过海运将材料汇聚到了珠新区。紧接着这些物资一路向北,这是卫铿集群现在开展的第二个战略计划。——恢复从粤地入湘的铁路。
这段铁路是潘多拉纪元前“京广线”的南段。
卫铿要恢复的铁路体系,当然是不可能达到当年的标准。
技术上缺乏大型工业电炉等设备,一百米长的钢轨锻不出来。
再者,将五根一百米长钢轨焊接成五百米的长钢轨更是做不到。
卫铿所主导的工业区中,重启的钢铁生产设备只能生产二十五米长的钢轨。
所以修复这段铁路的方法是将散落的钢轨拉直,然后将自造的短钢轨拼上去。
当然这也没什么,二十一世纪搞五百米的无缝钢轨,是为了让铁路提速到两百公里。
现阶段自造的蒸汽车头最高时速也就四十公里,这种“打补丁”的铁路足够了。
……
在连绵上百公里的五十多个工地点上,
一辆辆煤气机的铲车将周围的植被从路基上推开,让原本被绿色掩盖的道路露出来。
然后堆砌石子,让路基凸起来。
最后铺路,钢轨车轰轰的驶过,将钢轨拉直。卫铿们测量好缺损的位置后,铺设新的“补丁钢轨”。
随着绑定钢轨之间的金属卡索结构锁死,灌入铝热剂点火后火光迸射,这段钢铁铁路就算连起来了。
由于科学规划,以及大量工程机械使用,这个铁路修建工作进展非常快。
统伐军通向长江上游的道路打开。
十年前,洞庭群落曾经南下入侵。来而不往非礼也!
铁路的运力,不是游牧都不如的基因群落迁移可以比的。
这代表着,卫铿能长距离的投送上万人规模兵团,同时携带近千吨的钢铁装备战略突袭。
……
还有就是,
卫铿:“与渝城的缓冲区完全没有必要!——它们能把节点个体派来接触我获取信息。我就要将实际控制线推到上游长江流域和他们保持大的接触面,获取它们的信息,这样情报才能对等。”
……
在六月份,入湘的铁路正式通车,预示着这条物资输送线北进内陆。为了维持这个公共道路设施的发展,卫铿集群对远华834号的组织中心,也上交了“铁道管理法”。
统伐区中央办公室内的孙向阳看完了这一条条法案,脸色非常怪异。
每二十公里部署一个站点,站点人员五十人,站点需要修建为钢筋混凝土的六棱堡垒,负责定期对铁路进行维护。
“砍光五十米内一米高的树,定期扫荡清空三公里范围的生态圈。杜绝大型生物的靠近。”
他不禁嘀咕道:“铁路为链,碉楼为柱。这——?”
虽然联想到历史上某些东西这么做的下场,但是他最终还是开始组织人员,承担这条铁路的维护。
六月份的时候,铁道工程岗位的征召开始。
这个岗位是有编制的,而且是铁饭碗,卫铿本以为并不会缺人。
但事实上啊,一听说要远离城市聚集区,珠新区那些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新户籍们,都不愿意冒这个风险。
这样的情况也让绝命位面来的干部们很糟心!
他们不断的出面动员,进行思想教育,在各个工厂拉开横幅。
“训练有成,保护铁路,严防那些‘四脚土匪’破坏胜利果实。”
“守卫疆土,无上光荣。”
“维护集体财产,人人有责。”
但是收效甚微。
……
当然,卫铿是有备用方案的,现在的调整人中,那些症状较轻的人,恢复训练很好。白天跑步,喊口号,锻炼身体,然后协作劳动,晚上进行识字、算术教学。
有的在卫铿持续不断地的心灵感知信息管束下,在调整阶段结束后,就能掌握一定简单的工作技能
只是这个备用方案现在就这么用了,在解决眼下问题的同时,还会产生新的问题。
粤地的原住民们对“调整者”的鄙夷还没有被思想教育洗干净。
而现在,正常征召者不愿意干的事情,要让调整人来干,这个铁路维护行业就更不会有“城里人”来加入了。
甚至问题会更复杂一点。这甚至会被认为是“他们这些原住民”取得的一种阶层胜利!他们用他们的手段,迫使了新政权承认他们高于调整人的阶层属性。
以后凡是要有奉献的岗位,都会甩给比自己等级低的人。
随着历史的发展,像古希腊、罗马文明的公民们那样将生产甩给了奴隶,然后呢,又将战斗甩给了外族人!
……
故,卫铿的态度是,即使是统伐战略,必须要在六月后保持通车,使用调整人。也决不能让现阶段居住在城市中的市民阶级感觉到胜利!
只是在“理智、客观、中立”的视角来看,卫铿把这个事情显然搞得有些复杂!
船员派们显然是不理解的,部分同志觉得思想教育必须一步步来。
……
在珠新区,对“铁路工作的困难”进行了讨论会议。
负责医疗的老李特别在报告中提到:“民众已经在作出改变了,对调整人的认识加深,不再像之前那么排斥了,所以我认为不应当再主动激化矛盾”
老李这位船上的卫生员同志,是颇有声望的。他站出来说,其实就是代表着船上很大一部分的调和派态度。
卫铿也相信老李所说的话,同样站在“客观、中立、理性”的角度上,承认不断加大力度宣传产生的效果。
即:城市中的人对调整人开始有了更多的认识,并且有了“调整人为回归社会付出努力”的感动。
但是,卫铿仍然要刚!
“感动值几个钱?祥林嫂的儿子被狼叼走了,说故事让周围的女人们都掉过不止一次眼泪,然后时间久了,哪怕最心善的老太婆也都流不出一滴眼泪。——感动,却不切实的付出责任等于放屁。别指望‘调整人’能一直制造博人眼泪的优质‘感动’素材!只有低低在下的宠物,才会依靠着博取人的‘感动’而活,而我要把他们变回人,不需要什么人的可怜!
“医体,同样要医心!自食自立,昂首挺胸。”
……
还是那句话,论辩论,整个船的干部们文化水平没有卫铿高。
至于打太极、踢皮球之类的手段!由于卫铿在各个要害生产部门中承担主力,也绝对没法和卫铿打马虎。
最后这个情况也就只能送到更上级,也就是绝命位面那边裁定。
看到卫铿交了一整份连带ppt的报告上去时,拿着联名建议书的孙向阳就知道,自己这边绝对绝对拽不赢卫铿的倔劲!
事实上的确如此。
绝命位面在三天后发回来的报告中,态度鲜明的站在了卫铿这边。
要求船员派们深刻反省一下工作态度。
也就是说,相当一部分船员想跃过最基础的社会教育工作,在更显著的政绩上大干特干的想法破产了。
……
六月七日,铁道维护部门开通了。
按照卫铿的方案,暂定了十八个铁路站,员工大部分为调整人,但是其中三个站,一个是全部市民阶层,一个是市民阶层占据一半,还有一个是市民阶层占据三分之一。这三个站,人员不定期进行调整。
原计划站台人员的月工资是六百元,包吃包住。现在大幅度提高待遇,工资涨到1800,而且房屋包分配。
这是形成了一个职业的圈子。
……
然而就在工作顺利进行的时候,绝命位面那边,还是就“调整者”的情况,给卫铿发了一份复函!
这封复函是绝密的,上面是绝命位面那边根据几百位调整者的毛发进行的基因测序结果。
这个测序上面显现出了一个很惊人的事实。
……
7月15号。
在铁路站台上,卫铿看着远方值班的调整人,
他在来人的情况下,站立的笔直,尽心尽力的值班,在没有人的情况下,立刻躺着。
他叫做磨燮,在与卫铿接触前,属于畜人中的中度基因污染者。他是在潘多拉134年9月遭遇感染的。那时洞庭湖群落正在南下。他不小心成为倒霉蛋。
但是也因为感染只有数年,虽然是中度感染,他的意识尚存。
在经过了头骨在内的一系列骨骼矫正,且注入神经细胞,再发育后,已经恢复成正常人。
只是,嗯,他的一些行为上,有点像卫铿。
在先前,卫铿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用心灵语言管束部分基础常识信息时候,产生的影响。
但,现在绝命位面给来的报告是:
在调整人在恢复后,他们的基因和自己非常非常相近!——在调整的过程中,卫铿将自己的基因导入了他们的dna序列中。
当然,卫铿这边的穿梭系统给了另一份报告,更能详细的说明情况!
整体来说,在潘多拉位面,强势者对弱势者的基因浸染是不可避免的。
白灵鹿:“甚至思维上出现了趋同,也不必担心,这是正常的融合。在轻度基因感染者和中度基因感染者这里,虽然融合了你的思维,但是依然是他们的意识为主!
因为在调整的过程中,他们的意识要运转复杂的世界观、社会观、人生观的时候,相当于欠缺了很多零件。这些零件,他们没时间,没法从这个社会中感悟,慢慢打磨出属于自己的常识和逻辑,只能从你这来获取。而他们的意识重新将思维跑起来后,当然有很多和你差不多的习惯。”
卫铿:“那么重度感染者呢?”这直接问到了根本。
白灵鹿:“目前你还没有大量调整成功重度感染者。不过按照现有的数据,你的基因会高度插入,由于他们本身的意识接近于无,所以你插入思维和经验的过程中,他们的意识也被你塑造。——甚至在其开始劳动后,五到四年内,你能直接阅读,甚至控制他们的思维。请不要激动,请继续听我说……”
空间平台上,白灵鹿坚定说道:“重度感染者恢复成人类,相当于胎儿重新发育,而你的链接相当于脐带。他们是你的孩子,卫铿中士——你是个好妈妈!”最后这一句,白灵鹿语气有些恶趣味。
……
的确可以这样形容。
无人类意识的重度基因污染者,其原先的少量人类基因,相当于进入卫铿集群的外来注射基因。
而卫铿集群供养这些外来基因,持续不断重新供应生命辐射,让他们的人类躯体发育,同时注入基础常识和逻辑,就相当于母体!
再加上,这个一步步修复躯体,且让其成长独立意识的计划,保守估计,耗时要三年以上。甚至在性格上完全独立,或许要十年。
这么漫长,的确相当于怀孕。
总之,在白灵鹿的解说后,卫铿对自己可能成为“心灵控制者”的道德欠缺感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种很“艹”的感觉——自己当爹了。..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出笼记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