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太莽 > 第六十七章 中洲卧龙何在?

太莽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第六十七章中洲卧龙何在?
    日起日落,转眼天上已经星光点点。
苦沱河沿岸,灵田外的一大片灌木林里。
左凌泉身上贴着‘隐灵符’,悄声无息趴在地上,身上盖着草叶,盯着远处的动静。
吴清婉差不多打扮,因为胸脯太宏伟,又得爬的很低,把鼓鼓的衣襟都给压扁了,从侧面都能瞧见备受压迫的半圆弧度。
汤静煣趴在左凌泉右侧,闭着眼睛,仔细感知地下的动静;团子则是缩在草堆里,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目不转睛看着灵田里的各种香气四溢的灵果。
已经到了中秋,银白月光洒在河面上,波光粼粼。
到了夜晚,沈家草堂关了门,外面排队寻医的百姓和修士都已经离开,只剩下几个草堂的学徒在院子里捣药;老郎中沈温坐在院内的躺椅上,手里拿着烟杆说话,旁边半大小丫头认真听着。
大院外面的灵田,和白天一样风平浪静,在其中打理灵草的人手已经离开,打眼看去整片灵田空无一人,只在东南角,有些许微不可觉的动静。
左凌泉双眼微眯,仔细盯着月光的阴影处。他下午放消息后,就偷偷摸摸来到这里,等着云正阳前去踩雷。
至于有没有心理负担,左凌泉老实说半点没有,甚至还挺爽——谁让云正阳乔装上官九龙,讹他鬼槐木,这叫礼尚往来。
以左凌泉的预估,云正阳的修为比他高,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他偷偷摸摸过来后,根本没发现云正阳的行踪,等了半天还以为云正阳没上当,直到夜色降临,才发现了些许动静。
灵田东南角,同样是沿河的灌木林,一道难以察觉的影子,在朝着灵田的边缘缓慢移动。
云正阳显然也带了隐灵符之类的物件,若不是左凌泉知道他在,很难注意到这点踪迹。
左凌泉盯着云正阳的位置,心中也在计算着距离,以确定阵法的警戒范围。
如果云正阳能直接潜入挖出真相最好,要是被发现了,那就得随机应变,是走是留还是下次再找机会,都得看深家草堂的反应。
云正阳移动的很缓慢,三个人目不转睛盯了两刻钟,才瞧见他移动到灵田的边缘。
隔绝阵法警戒效果太强大,无论任何方式的侵入都会触发,能绕过去的只有神魂之术。
云正阳显然没到玉阶境,所以没有选择直接进入,而是直接在阵法的外面开始掘地,把身体慢慢埋入了地底。
左凌泉瞧见此景,微微皱起了眉——防御、警戒类的阵法,并非半圆,而是一个整圆,把地底也包裹在内,如果遁地就能绕过去,这类阵法就没有任何意义,云正阳在灵田外面挖地肯定行不通。
果不其然,云正阳埋入地下约莫半个时辰后,又从附近冒了出来,在原地凝滞了片刻,显然是在思索对策。
吴清婉瞧见此景,暗暗摇头,低声道:
“他也没办法,不触动法阵就没法潜入进去。”
汤静煣略微思索:“能不能声东击西?就和学猫叫吸引注意力一样,先用别的东西触动阵法,然后偷偷潜入进去?”
左凌泉摇头:“警戒阵法会提示方位,只要弄出动静就已经被对方察觉,戒心无限激增,找不到人巡查会更严密。”
两个姑娘见此,也无计可施了。
云正阳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在阵法外停顿良久后,放弃了潜入,开始往外围慢慢移动。
左凌泉知道计划失败,也准备带着两个姑娘先行离开。
可就在这时候,意想不到的场景出现在了灵田周边。
左凌泉余光发现,一个白色的亮点,从草堂后方的河面上飘了过来,速度很快却无声无息,直接飘向了云正阳的位置。

左凌泉停下动作,仔细观察——亮点看起来有人控制,沿着阵法边缘贴地飞行,无声无息没带起半点动静,若不是他趴在高处,根本就没法发现。
两个姑娘也瞧见了异样,都是疑惑看着飞速移动的亮点:
“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球形闪电?”
左凌泉眯眼打量,等飞的近了,才发现亮点内部,好像有青紫纹路,很像是被束缚住的一团雷电。
瞧见此景,左凌泉汗毛倒竖,想要提醒云正阳躲开,但这显然来不及了。
青紫电球沿着灵田边缘无声飞行,划过一个巨大的半弧,来到云正阳的附近,距离尚有三十余丈,云正阳有所察觉微微抬头之时,直接炸开。
轰隆——
一声炸雷响彻苦沱河畔,青紫电蛇化为百条巨蟒,刹那间吞噬了方圆十余丈的一切,把整个河岸都照的雪亮;罩住灵田的大阵也在掀起涟漪,被炸开一个巨大的缺口。
一道微不可觉的人影,趁机从缺口钻了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左凌泉三人和云正阳都没发现那道人影,只是错愕地看着忽然爆开的雷球。
云正阳反应极快,察觉不妙就飞身而起,踩着飞剑想要逃离。
但沈家草堂的人也不是泛泛之辈。
在雷球炸开的一瞬间,沈温就从躺椅上飞身而起,落在了草堂顶端,抬手掐诀。
沈家草堂是沈温的修行洞府,灵田上的阵法就和宗门的护宗大阵一样,可以由他完全掌控,对手在大阵跟前和站在沈温跟前没区别。
沈温抬手掐诀,阵法边缘就开始凝聚雷光,继而一道碗口粗的雷霆劈了出来,直至跃上半空的云正阳。
霹——
云正阳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雷光,飞身而起时,背后青色长剑已经出鞘,剑锋上同样带着电纹,如同引雷针般,将劈来的闪电直接吸入了剑中。
但沈温并非只会雷法,瞧见此景就变换法决,沉声道:
“巽!”
呼——
左凌泉抬眼观战,却见天地间劲风骤起。
夜空上方忽然出现一股下压暴流,把天上的一切压向地面,地面的花草树木则被压的贴在了地上。
狂风从头顶压下来,云正阳御剑升空的身形,瞬间变为往下掉落。
云正阳见此也是抬手掐诀:
“巽!”
呼——
话一出口,云正阳周身出现一道飞速旋转的龙卷,把下压气流扰乱,身形从龙卷中心再次升空。
只凭沈温一人,根本拦不住云正阳。
但沈温不是一个人。
就在云正阳被沈温拖延的短暂时间里,河道斜对岸的雷公山上,璀璨青光冲天而起,如同飞驰的流星般朝灵田砸来。
左凌泉抬眼望去,一个上半身赤裸的健硕男子御风凌空,脚下踩着一把巨大的羽扇,满头长发随风飞舞,周身环绕青色电光,电光之中还有赤黄色的火苗。
来人正是雷弘量!
吴清婉瞧见这场景脸色就是一白:
“最少都是两仪境,我们肯定打不过。”
两仪境代表掌控了两种五行之属,幽篁修士每炼化一种五行之属,在五行相生的作用下,威力翻的可不止一倍。
雷弘量又是成名炼器师,最不缺的就是法宝和神仙钱,标准的‘多宝仙师’。
而云正阳要走剑修路数,剑修的本命剑,决定了五行之属的品级,没找到好的本命剑之前,云正阳就只能和齐甲一样,卡在半步幽篁上不去。
因此哪怕云正阳天资再卓绝,面对这种境界加财力的压制,也没有任何胜算。
眼见雷弘量杀气腾腾冲了过来,掌心雷已经蓄势待发,云正阳急忙抬手:
“家师姜太清!”
宗门子弟出门在外,师长名号远比修为管用。
此言一出,正在做法的沈温迅速停下手,目露错愕。
杀气腾腾的雷弘量,身形也在半空戛然而止,怒火中烧的表情化为了眉头紧蹙。
雷弘量收起了杀招,移动到云中阳的上方堵住去路,沉声道:
“小辈,你师长莫非没教过你规矩?修士洞府擅闯者生死自负,今天就算你师父在这里,也得给老夫和沈温一个解释。”
云正阳人都是懵的,他知道打不过,干脆收起了佩剑:
“我绝无擅闯之意,只是碰巧路过。”
“路过?!”
雷弘量满头长发飞散,怒目指向灵田上的法阵:
“碰巧路过就把法阵炸个大窟窿,你要是冲着草堂来,是不是要把灵田直接掀了?你以为是姜太清的徒弟,就能在我九宗地头为非作歹?”
“方才那道雷绝不是我放的,天地良心,绝对是其他人栽赃我……”
说到这里,云中阳忽然回过味来!
他是被中洲卧龙骗到这里来的!
云正阳怒从心起,急忙道:
“是中洲卧龙!他故意把我骗到这里来,然后在暗处阴我,我绝无冒犯之意。”
雷弘量气势很凶,但心里其实也在打鼓。他这么快露面,并非想杀人灭口,而是把人撵走;杀了人就有惹不完的麻烦,只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能盖住地底的秘密。
但首先得确定云正阳的来意。
云正阳满嘴胡说八道,很难让人信服,雷弘量冷声道:
“你当老夫傻?”
云正阳本就行踪鬼祟,还被人点了炮仗,理亏之下气势自然起不来,他摊开手解释道:
“我绝无虚言,中洲卧龙肯定就在附近看我笑话。”
雷弘量见云正阳如此笃定,心里不由沉了几分,他悬浮于半空,扫视大地一周后,朗声道:
“中洲卧龙可在此处?”
云中阳也是怒火中烧,转头冲着江畔荒野道:
“咱们私仇归私仇,你砸别人家院墙,就得出来解释缘由,你堂堂中洲三杰之首,难不成还敢做不敢当?”
左凌泉和两个姑娘趴在地上纹丝不动,没有半点反应。
他一来不是中洲卧龙,二来方才的雷球也不是他丢的,这和他有个毛关系。
再者‘卧龙’不就得卧着,起来了能叫卧龙?..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太莽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