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五代争鼎 > 第三十四章 煽风点火

五代争鼎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清海军左厢大营内,一位席地而坐的军士抓了块粗布在擦着枪尖;他见自己的都头走远,赶忙向旁边同袍骂了一句:
“狗肏的,按理说昨日就该发饷了;可眼瞅着今日过半,上头半点动静也没有,这算个怎么回事。”
他身旁的军士,刚刚向抽出的横刀上哈了口气,正要用袖口拭一拭刀刃;听得这么一问,先张望了下四周,见别无他人才小声回道:
“我听说,今岁的夏税征地又是十分困难;节帅没钱,如何能怎么发军俸给我们......”
这个话刚刚到一半,便被那擦枪的军士打断了,他急地将手中粗布一撕两半,“说破了大天,那也不是理由;往日里就是少了我们一个铜子也不行,更别说现今一文钱都看不见!”
“你们二人,在嘀咕些什么!”都头突然幽灵般地出现在那两位军士身后,把他们惊了一身冷汗;但官长并未追究两位下属动摇军心的言语,一反常态地解释道:
“我听说,军中的饷钱,都被节帅拨给了龙骧军!”
..................
这样的窃窃私语,几乎发生在左厢大营的每个角落;就连随着一虞候入营的杨复敬,都见到了不少。
此番景象令他放缓了脚步,并若有所思;而引路的虞候却突然折返,催促这位远比他大的右厢之主莫要停留、直往中军大帐;杨复敬不以为忤,收回了目光跟了上去。
“把这杀才拖出帐外,斩了!”
杨复敬离帅帐还有近二十步,就远远地听见了秦武兕的怒斥声;那话音尚响在耳畔回荡之际,两个甲士已押着一人出帐。
被押之人远远就瞄到了杨复敬,瞳孔瞬间瞪大,而后赶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短暂的失神;杨复敬心中大骇,面上却像个没事人似的,不紧不慢地踱入帐内。
他半个身子尚在帐外,一道不善的声音已经扑面而来,“自杨都长归顺节帅以来,你主动到我这营中,还是头一遭罢!”其中“归顺”两个字咬地甚重,摆明就是要揭杨复敬这个降将的短。
杨复敬松了口气,他刚刚见自己派出的细作又死一人,还以为陷害秦彦彰的事情泄露;但见秦武兕这番反应,其心中的一块石头反而落了地;于是反将一军:
“秦军主有时间惦记末将那些陈麻烂谷之事,不妨多想想如何平息军中无饷的怒火。”
“杨复敬,你要讨饷自己去便是,”秦武兕并未再做口舌之争,将佩刀刀鞘往地上一磕,喝了一声:“本将还有更要紧的事,送客!”
像是没听到这句“逐客令”一般,杨复敬在原地诉起了苦来:
“前些日子,节帅要从我这调一批甲胄,准备拨给那小衙内;形势比人强啊,我还能如何,只得照办。”
“不过我那前去龙骧军大营交接的军吏,却听得了一个消息,一个关于令郎......”
说话的工夫,杨复敬已被架出帐外,声音戛然而止;但秦武兕却猝然色变,急忙喝令卫士,将他再请入帐内。
“快说,我儿现状如何!”秦武兕屏退左右后,立即追问。
杨复敬不紧不慢,掸了掸袖子上被握出的泥印,而后才回道:“彦彰贤侄,已然被那刘陟害了性命!”
“不...不可能!”秦武兕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但听此消息,还是乱了阵脚;他一边接连摇头,一边痴痴地说着:“刚刚回报那人,说刘陟只是留彦彰多住二三日......”
把握了言语上的主动之后,杨复敬又逼问一句:“那他可亲眼目睹彦彰贤侄,就算贤侄被那刘陟打骂一顿,在营头远远的露个脸总可以罢;总不能那刘陟,只是让下属传了句话。”
“更何况,彦彰贤侄一向与那刘陟不睦!”
秦彦彰并没有回话,但他心里清楚得很,自己儿子跟刘陟可不仅仅是不睦,而是势同水火!想到此处,他脸上的神色进一步暗淡。
“若是末将猜的不错,刚刚被斩首的那人,就是奉命前去龙骧军寻人的罢?”
一听这话,登时秦武兕怒不可遏,他直接抽出佩刀,狠狠扎入地面两三尺,“若无他和另一人的撺掇,我决计不会派彦彰去龙骧军!”
“如此说来,这俩人应是别人的细作,害死了贤侄?”明知事情原委的杨复敬来了招欲擒故纵,竟假意替刘陟开托。
秦武兕双手死死攥着刀柄,双目赤红咬紧牙关,喘着粗气地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刘陟”。
既已祸水东引,杨复敬又开始煽风点火:“这刘陟不但害了彦彰贤侄,我也对其深恶痛绝;节帅先前因他要走我五百副甲胄也就罢了,如今又因龙骧军克扣我军军饷。”
“是可忍,孰不可忍!”
脸上的凶戾渐渐散去,秦武兕恢复了些许理智,抬头问道:“你也觉得这军饷,是挪给了龙骧军用。”
杨复敬并未做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秦军主可想想,上次发饷是什么日子。”
“每月都是十三、十四两日,六月自然也不例外。”
“是极,可六月十五却有一桩大事——龙骧军演武;此次演武,彼军可谓声势雄壮,令行禁止,不仅节帅赞不绝口,就连末将也啧啧称奇。”
“节帅定是看龙骧军可堪一用,才要削减我们的军饷,甚至、废弃我们这牙外军!”
这句话就如同火星一般,瞬间点燃了秦武兕这个炸药桶;盛怒之下的他抬腿就是一脚,将靠在一旁的刀鞘生生踩断,低吼道:
“刘隐小儿,我随你南征北战,平卢琚、迎薛王,败曾衮、斩刘潼;立下赫赫战功,身被刀箭创口十余处。如今,你居然要卸磨杀驴!”
听到这声“刘隐小儿”,杨复敬就知道这离间计已施成;他即刻用袖子遮住泛着喜色的面庞,郑重地向秦彦彰施了个叉手礼:
“军主,末将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如今若是再任人鱼肉,我牙外军再无翻身的机会;右厢全军,愿受军主调遣!”
杨复敬为表忠心,不但把军主前的姓氏去了,还径直跪了一膝下去,以释前嫌。
秦武兕一面扶起杨复敬,一面向外发令:“来人,立即传都虞侯、都教练使、各军都指挥使来我帐中;有敢迟疑者,格杀勿论!”
“军主,若攻龙骧军大营,杨某愿为先锋!”
如此殷勤的杨复敬反而让秦武兕心生疑窦,他婉拒道:“刘隐手中尚有六千衙内军,不但甲坚兵利、骁勇善战,更兼那苏章勇不可当;杨都长围好南海,莫让衙内军突出;就是大功一件。”
这自然正中杨复敬下怀,他随即低头应命,嘴角不禁勾出一个奸笑。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五代争鼎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