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谍战岁月 > 第068章 秦迪

我的谍战岁月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小宝贪嘴,刚才吃多了盐炒瓜子,有些齁着了,口渴。
    邵妈用开水冲了一晚炒面,小宝在客厅的茶几上用白陶瓷汤勺慢慢搅拌,馋的流口水。
    程千帆跟着邵妈来到厨房。
    邵妈用一个小竹篮子装炸果儿。
    “先生现在不在家。”邵妈说道。
    “我知道,彭教授要是在家,我反而不方便过来。”程千帆说道。
    此前经过的时候,他看到二楼彭与鸥的书房的窗帘拉开,一侧下端挽起来系好。
    这是一个暗号,是彭与鸥并不在家中、且并没有出事的暗号。
    如果是两侧窗帘拉开,自然下摆,没有挽起来,则说明出事了,不过,彭与鸥人已经成功逃离。
    如果是两侧窗帘拉开,两侧窗帘裙摆都挽起来,则说明彭与鸥出事了,没有能够撤离,或被捕,或牺牲。
    “出了什么事?”邵妈问。
    她的心中是紧张的,形势越来越严峻,‘火苗’等不及通过死信箱联络,冒着一定的危险前来,定然有极为紧急之事。
    “特高课正在进行一个秘密抓捕行动,荒木播磨亲自带队。”程千帆表情严肃说道,“日本人要向哪一方、何人下手,暂未可知,不过,我推测他们的目标对象的级别不低。”
    “需要我做什么?”邵妈立刻问。
    “你即刻告知彭教授,提醒组织上提高警惕。”程千帆看了一眼外面,小宝正美滋滋的吃着,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说出的话格外沉着冷静,“如果我们的某一位较为重要的同志突然联系不上了,一定要格外注意。”
    “我明白了。”邵妈点点头,又朝着篮子里放了几个炸果儿。
    “太多了,小宝根本吃不完。”程千帆看了一眼,说道。
    “小囡喜欢吃。”邵妈将小竹篮子塞进程千帆的手中。
    “那我就拿着了?”程千帆接过篮子。
    邵妈开心的笑了,“这就对了,我看到小宝这小囡就喜欢。”
    程千帆拎着小竹篮子,回到客厅,“走了小宝,奶奶那边还等着我们开饭呢。”
    “噢噢噢,最后两口。”小宝赶忙挖了两勺,大口的吃进嘴巴。
    “邵奶奶,小宝吃好啦,太好吃了。”说着,朝着邵妈鞠了个躬。
    “哎呦呦,小囡囡,有礼貌的嘞。”邵妈高兴的眉开眼笑,摸出手绢帮小宝擦拭了嘴角。
    “邵奶奶,再见。”小宝被程千帆牵着手,和邵妈挥手作别。
    “喜欢吃炸果儿,吃完再来拿。”邵妈大声说道。
    “晓得啦,邵奶奶留步。”小宝学着大人的口吻说道。
    邵妈被逗得哈哈大笑。
    看着程千帆牵着小宝的小手离开,邵妈关上了房门。
    然后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她轻轻擦拭了下眼角。
    她的孙女要是还活着,也该有小宝这么大了。
    三年前,国党军队七万大军进犯王村口苏维埃根据地,邵妈的儿子、儿媳壮烈牺牲,包括孙女在内的十余名从两三岁到七八岁的红军子女被敌人残忍活埋……
    ……
    “馋嘴的小宝。”程千帆敲了敲小宝的小脑袋。
    小宝嘟着嘴,假作生气,扭过头去的时候,却是偷偷拿了个炸果儿塞进嘴巴,再转头过来,假作是气鼓鼓,掩饰嘴巴里的食物。
    程千帆假装没看到。
    将脑袋偏向一边,再忽然转过来,就看到小宝在大口嚼着。
    两人大眼瞪小眼。
    小宝讪讪一笑,赶紧拿了个炸果儿,踮起小脚丫,塞进程千帆的嘴巴里,“哥哥,你也吃。”
    程千帆这才作罢。
    “千帆!”一辆车在他的身侧缓缓停下,后排车窗拉下来,是刚刚下班的修肱燊。
    “老师。”程千帆赶紧打招呼。
    “你这是?”修肱燊惊讶问道。
    “我带了若兰和小宝来看望您和师母,小宝馋邵妈做的炸果儿了,央求我去要了点。”程千帆微笑说道。
    “彭教授身体怎么样?这段时间比较忙,早出晚归的也没有看见他。”
    “彭教授没在家。”程千帆摇摇头,然后苦笑,“得亏没在家,不然可不会给我好脸色。”
    “哈哈哈。”修肱燊哈哈大笑。
    他直接下了车,示意司机开车离去,上来牵住了小宝的手,然后故意惊讶的又松开手,“哎呀,怎回事,油乎乎的。”
    小宝羞涩一笑,然后从兜里摸出一个炸果儿,递给修肱燊,“爷爷也吃。”
    程千帆佯怒,“好啊,你什么时候藏在……”
    然后他便闭嘴了,修肱燊瞪了他一眼。
    “小囡乖得嘞。”修肱燊高兴的接过来放进嘴巴,随手将公文包递给程千帆,弯腰抱起小宝,“走咯,回家吃饭。”
    ……
    “妈,你吃饭吧,吃点吧。”秦迪端着饭碗,递上前。
    “不吃!”秦太太将脑袋扭到一边去,“我都要被你这个不孝子气死了,还吃什么饭,早死早安生。”
    “妈!”秦迪将饭碗放在一旁,扑通一声直接跪下了。
    就在半小时前,秦迪告诉妈妈,他要离开家,去参加游击队打鬼子。
    母亲对独子这突如其来的决定,秦太太完全不敢相信,并且坚决反对,甚至不惜以绝食来相抗。
    当妈妈的,自然不可能对儿子的一些事情和变化一无所知,她隐约知道儿子在从事抗日的事情,这让这个当母亲的整天提心吊胆。
    现在突然听儿子说要去参加抗日游击队,宛若晴天霹雳。
    此时此刻,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子,秦太太摸着秦迪的脑袋,“小迪,你不能走,妈妈年老了,不能离开你,你不能走,不能走啊!”
    母亲反复恳求,声音都在颤抖。
    秦迪定睛望着妈妈,他看到了妈妈发丝间的白发,他看见妈妈的脸上的皱纹,他看到妈妈的脸上布满了泪水,不禁悲从中来,潸然泪下。
    自古忠孝两全难。
    他要去战斗,要为了祖国母亲战斗。
    但是,却不得不离开年迈的母亲。
    秦迪擦拭了眼角,对妈妈说:“妈妈,为了民族的解放,为了赶走日本侵略者,我决定走了。只有赶走日本鬼子,我们才可以过上安宁的日子”。
    “小迪,妈舍不得你啊,你这是要去送死啊,妈妈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啊。”秦太太哭泣起来。
    “妈妈,宽恕我吧,请你原谅儿子的固执吧。”秦迪说道,“妈妈,儿子要像爸爸那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我就是不想你像你爸爸那样啊。”秦太太抱着儿子的脑袋,痛哭流涕。
    秦先生在五卅运动的时候参加游行示威,遭受英国警察殴打,有了病根,拖了一年多,最终还是不幸去世。
    母子俩俩最终相拥而泣。
    当母亲的了解儿子,他一旦决定,就不会再改变主意。
    “小迪,答应妈妈。”秦太太轻轻拍打儿子的后背,“活着,要活着,好吗?”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的谍战岁月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