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明末国贼 > 第131章宫门喋血

明末国贼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李邦杰带了头,其余的山东军也再无顾忌,呼啸着冲向了端礼门,他们一个个张弓搭箭,准备攻击宫墙上的王府卫队。
山东兵很有觉悟,他们知道这是莱登总兵对自己的考验,若是自己逡巡不前的话,恐怕就要承受身后那些满洲起兵的屠刀了。
原山东镇游击牟文绶亲自领人拆了王府附近的一座大宅,将用做房梁的木削尖,指挥着自己的家丁将大木重重往王府大门撞去。
既然做了,那就要做绝了,牟文绶能混到一镇游击,自然是聪明人,他知道在山东军扑向德王府的那刻,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嘭、嘭、嘭……!”
随着猛烈的撞击,王府大门上方开始不断跌落砖石,里面的卫队也察觉大门要被撞开,拼命的用木头硬顶着。
可是更多的山东军正架着梯子沿着宫墙向上攀爬,没有打过仗的王府卫队根本不知道怎么应对,有的人情急之下就用手去推架设到宫墙上的梯子,可是那梯子前端钉满的铁钉又让他们望而生畏。
德王府处在济南城内,又有山东镇的军马驻防,王府的卫队根本没有想过有人会攻击宫门,宫墙上更没有准备守城的器械。
在靖北军发动攻势后,顿时慌了手脚,除了有弓箭手不停地射击外,其余的护卫根本不知道应该怎样应对。
片刻之间,人多势众的山东兵已经爬上了宫墙,然后扑向了手足无措的王府卫队,更多的山东军则向王府内涌了过去。
“降了、降了!”
没有经历过战阵的王府卫队,在靖北军突入王府的那刻,纷纷跪倒于地。
“将军,他们只是求财,若是咱们反抗的话,这些红了眼的乱兵说不得就会拔刀子了。”
守在宫门楼处的朱常漛提着刀子还想负隅顽抗,却被宋万死死地抱住。
在攻入王府的山东兵配合下,德王府的大门终是被狠狠撞开,大门被撞开的那刻,靖北军的欢呼声响起,李邦杰呼吼着带着百余个士卒冲进了德王府。
这一刻人人眼红,财帛动人心,久在济南的山东军,谁不知道这德王府中有无数的金银和女人。
“杨彪、秦英你们立即率兵进入德王府,有违法乱纪者立斩之,安巴跟本帅去瞧瞧大明的德王殿下。”
随着靖北军突入了德王府,王府内顿时乱成了一团,到处是奔逃的仆役和逃跑的护卫和惊的到处逃窜的女眷。
往日富丽堂皇的后宅一片狼藉,院中桌子、椅子倒了一地,摆在石案上的花瓶也倒的到处都是。
散落碎瓷下竟然还夹有一些小块的金银,地上甚至还有不少珍珠、玛瑙、以及玉器,不用说这也是那些下人们干得好事。
德王府都被攻破了,做下人的随手拿点财物那也是理所应当的。
“擒住德王了,擒住德王了。”率先破宫的李邦杰轻而易举地在投降的护卫的指认下找到了吓晕过去的德王朱由枢以及世子朱慈颖。
“将所有人驱赶到承运殿前面的广场上,不许错漏一个,尔等记住谁他娘的敢私自掳掠妇女,杀无赦!”
几个女真兵已经将承运殿内德王的王座抬到了大殿之前。
李兴之持刀立在王座之前,笑眯眯地看着往日那些高高在上的王子王孙们被驱赶到大殿之前。
大明的德王殿下和世子殿下已经没有得皇家亲藩的贵气,尤其是德王朱由枢,他是被一盆冷水浇醒的,这会正瑟瑟发抖地被李邦杰押解到大殿之前。
李兴之缓步走下台阶,一边走一边用嗔道:“尔等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德亲王,快扶殿下上座,杨彪你去寻件袄子给殿下换上,要是冻着了可不好。”
朱由枢战战兢兢,他不知道李兴之到底搞什么花样。
李兴之走到朱由枢面前,略一拱手,莞尔道:“王爷莫怪,末将也是奉旨行事,倪宠和王爷勾连之事,颜部院及济南诸官皆可作证,末将也是爱莫能助啊!”
“这是污蔑,这是污蔑,我德王府一向安守本分,再说就算咱们和倪宠他们勾连,没有朝廷明旨,你们居然敢攻打王府,那是要诛九族的。”
一侧的德王世子朱慈颖,歇歇底地嘶吼起来。
“啪!”
李兴之猛地一个大耳刮子抽了过去,直接将陷入疯狂的朱慈颖抽倒在大殿的台阶上,口中的门牙,都被抽掉了两颗,这会满嘴都是鲜血。
“世子殿下居然敢质疑本帅,一定是失心疯了,杨彪,你寻个屋子,先将世子殿下关起来!”
“啊!”
大殿之上的女眷被骇的惊叫起来。
奉国将军朱常漛怒骂道:“李逆,你欺君罔上,攻破大明亲藩府邸,殴打亲藩世子,本将和你拼了。”
说罢猛地推开身边的一个山东军,朝李兴之扑了过来。
“噗呲!”
女真兵统领安巴踏步上前,猛然挥刀,只一刀就将朱常漛栏腰砍成两半。
朱常漛甚至都没来得及喊疼就身死当场,鲜血从身体的断开出,汩汩地淌着不停,腹中的脏器流的到处都是,空气中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啊!”
王府内的女眷何时见过如此场面,当场骇晕了好几个,有的女人甚至惊的大小便失禁,下身淌满了黄白之物。
“李逆,你这是叛逆,你这个恶魔,你不得好死!”
奉国四将军朱常淓起身怒骂。
李邦杰偷眼看了下李兴之,见李兴之神色冷峻,桀桀怪笑,踏步上前,一把将朱常淓拎住,手中狼牙棒直愣愣地朝着朱常淓头顶砸了过去。
“咔嚓!”
朱常淓顿时头骨碎裂,无数的脑浆和污血溅的到处都是。
德王朱由枢已经彻底崩溃了,颤抖地向李兴之问道:“李帅,您……到底……想……怎么样?”
李兴之踏着地上的血迹,一脸笑意地扶住朱由枢往台阶上走去,边走边说道:“殿下,末将并无恶意,倪宠勾结殿下之事,末将也能替您抹平,只不过这上下打点,疏通关系,都需要钱粮,末将是个粗人,您开个价,这事好商量。”
朱由枢战战兢兢,他实在忍受不了李兴之态度的转变,但是李兴之开口问自己要银子,自己又不得不说?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明末国贼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