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 第89章 真假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第89章真假
    风羿刚才也以为这位拉琴拉得跟割鸡似的,是故意在耍他。
然而通过分析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情绪信息分子,风羿发现:
这位陶醉是真陶醉,拉琴的时候几乎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愉悦也是真愉悦,那种发自肺腑的喜悦围绕全身。
但是在这个房间里,作为听众的风羿只感觉是折磨!
这位邹先生耳朵里大概装了个修音器,他拉二胡拉的声音自动在耳朵里修成完美形态,所以才会对自己拉琴的技能没一点b数!!
风羿坐在木凳上,神情略显呆滞,琢磨着怎么更委婉地表达一下,就见面前轮椅上的邹先生已经换了一把琴,正准备开始。
风羿一激动,身形一晃,木凳发出“咔嚓”一声响。
风羿赶紧站了起来。
木凳的那一声咔嚓响,邹先生也听到了,目光转过去的时候,看到了木凳上裂开的缝。
邹先生自己都愣住,完全没想到自家的木凳会如此脆弱。难道是年限到了?
“可能使用年份有些久了,不够结实,那边还有个凳子可以搬过来,我去年才买的。”邹先生说道。
风羿看了眼邹先生指的那把凳子,并没有过去拿。
他自己当然知道,刚才坐裂的那把凳子是怎么回事。
刚才双脚悬空,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那把木凳上,木凳确实承受不来300多斤的重量,正坐在上面还好,但是一晃就不行了。
已经坐坏了人家一把凳子,风羿可不好意思再坐坏一把。而且,如果第二把也是这么坐裂,邹先生肯定会怀疑到他身上。
但也不能就这么站着,客户坐轮椅,他站着俯视,让客户一直抬头说话,这样不尊重人。
风羿视线扫了一圈,落在角落的一个物件上。
“我能坐那个吗。”风羿指着角落那边说道。
邹先生转动轮椅看过去,角落那边放着一个木墩。
这个木墩有些年份了,从他爷爷手里传过来的。
现在对砍伐要求特别严,这种木墩很难见到了,但是在管制上都没有蟒皮那么严格。而且当年他爷爷买这个木墩的时候也才花了200来块钱,木料也不算好,收藏价值其实不大。
但是木墩毕竟是爷爷留下来的,邹先生也就留着了,平时也养护一下。
这个木墩与他手里的这把二胡一样,虽然是收藏品,但也有实用性。
只是……
这个木墩够宽够厚实,但是太矮了,平时他都是用那个木墩放置东西,当展示架用。
“木墩太矮了吧?”邹先生说道。
“没事没事,我就坐这个,我挺喜欢这木墩的。”风羿道。
够结实!
承受得起他300多斤的重量!
坐上去可以双脚悬空,随便怎么晃!
风羿将木墩抱过来,坐上面。
既然风羿这么说,邹梵也就不再多劝。只是看风羿坐上去的画面,就像是看成年人坐儿童凳,腿这样曲着不累吗?
甭管风羿的鉴定能力怎么样,来者是客,对客人这样也太失礼了。
像欺负人似的。
对待个陌生人他也不会这样,何况这人还是陆跃介绍过来的。
他邹梵还不至于让客人连凳子都没得坐。
“要不我还是打电话让我助理送个凳子上来,他就在楼下书房。”邹先生说道。
“不用不用,咱们继续。”风羿道。
赶紧鉴定完他还回去游泳呢。租了一个月的游泳场子,得抓紧时间训练。
见风羿神色并不勉强,邹先生收回注意力,抱着他第2把二胡酝酿情绪,准备开始。
看得出来周先生的兴致还是很高的,只是,风羿忍了忍,还是在对方准备开始拉琴之前打断。
再拉一次再受折磨?
多听几次都不知道耳朵会不会被刺激得变异!
“邹先生您稍等,为节省您的时间,我现在就可以把我的鉴定结果说出来。”
风羿在邹先生诧异的目光下,继续说道,“我跟邹先生你不一样,我天赋有限,不通音律,不知优劣,你们懂音乐的可以靠听,但是我不同,我是靠鉴定皮料。
“我只能从皮料上来辨别,至于木料部分以及其他细节位置,我是不懂的。所以我只能辨认皮料,不能鉴定木料,也就没法准确辨认它的价格。”
邹先生听完,缓缓点了点头,认同风羿的这个说法,“确实,你们这些外行人无法从音色听出它们的优劣。
有些不舍地放下手里的二胡,邹先生说道:“行,那你就说一说它们皮料的不同。”
风羿神色一正:“这五把琴,所用皮料从左到右依次为美杜莎7代皮、6代、6代、不知名材料,以及……羊皮。”
邹先生看了看那五把琴,又看看风羿,呵地笑声出来,目光惊奇。
“你还真跟陆跃说的那样,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什么皮!”
虽然风羿没有什么权威机构的认证,但这鉴定皮料的本事确实无人能及,至少在邹梵见过的人里面,风羿排第一。
对得起那么高的酬劳!
既然如此……
“你跟我来。”
邹梵控制轮椅,来到收藏室一处不起眼的小门。
打开之后,风羿就看见了里面的收藏品。
放外面的那些都是可以给外人看的,而放暗室里面的,则一般不给外人看,里面放置的是一些重要物件。
邹梵将里面一个长盒子拿出来,戴上手套,打开,取出盒子里的二胡。
“就是这把。”
风羿看着这把琴。
他不会辨认木料,也无法从那些细节之处看出它的年份,但是琴上的皮料告诉了风羿太多信息。
想到陆跃的提醒,风羿琢磨着怎么组织话语,能表述得更委婉。
邹梵看了风羿一眼,像是看出风羿的想法,淡笑道:“直接说吧。”
风羿深吸一口气,“这把琴的蒙皮,不太像是真的。”
说完风羿观察周梵的脸色,发现这位大佬面色并无变化,反而镇定地点了点头。
风羿又用自己的超敏嗅觉分析了一下空气中代表情情绪变化的气味信息。
并无变化。
这位内心和外表一样很镇定,心里没有多大的波动。
风羿眉梢挑了挑。
这跟陆跃说的不一样啊!
要么这位周先生并没有所说的那样看重那把琴,要么,事态的发展一直在这位邹先生的掌控之中,所以他并不急。
从刚才邹先生说起二胡时的神情以及拉琴时的沉迷,前一种的可能性很小。这位是真喜欢二胡,所以对那把琴肯定也是在乎的。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既然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为什么还把自己找过来鉴定?
风羿心中有疑惑,但并没有问出来,拿钱办事就好,不必过度好奇。
“皮料是什么?”邹梵问。
“美杜莎七代。”风羿回道。
“七代的皮料,那说明仿制的时间不长。”
邹梵打电话让楼下的助理上来,将那把琴递给他。
“送去鉴定,加急,接受破损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就报警。”
“是。”
助理一个字没多问,甚至连多余的表情都没有,接过琴装进盒子里,拎着盒子就走了。
风羿想着自己今天的任务是不是已经完成了?这位客户满意度如何?是不是应该支付酬劳了?
正准备提醒一句,就听邹梵问道:“我听陆跃提起过,你前段时间跟着科考队进山林里面考察了两个月?”
风羿不明白为什么邹梵会问起这个,不过还是回道:“对,在南崇保护区考察了两个月。”
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只要去查就能查得到。
“你们这次考察的目标主要是蛇类?”
“对。邹先生对这个感兴趣?”
“我一直在关注这方面的新闻,这次南崇保护区科考队的新闻我也看了,你们南6队这次发现的蛇,数量比以前多了。”
“只是这次运气可以,总体来说南崇保护区蛇的数量依然不多。”风羿回道。
这次是因为风羿跟着科考队,他能辨认蛇的气息,也就增加了队伍发现蛇的几率。
如果没有风羿,南6队发现蛇的数量跟过去几年其实也差不多,就是缅甸蟒和眼镜王蛇可能会错过。
邹梵又问:“那你觉得短期内最严保护法可能放松吗?”
“短期是多短?”风羿问。
邹梵像是在估算什么,略作沉思,说道:“40年。40年内有可能放宽吗?”
风羿回想了一下在南崇保护区科考期间,周教授他们之间的谈话。
“难。”风羿道。
邹梵面上露出明显的失望。
风羿见状,联想到邹梵之前的言行,心中有了猜测。
室内气氛变得沉默。
过了会儿,才听邹梵长叹一口气,像是说给风羿听,又像是在独自叹息:
“我小时候听老爷子拉二胡,老爷子说过,二胡是灵物,是集天地于大成的乐器,其上有动植物的灵性,每一处微小的改变都会影响它的音色……”
在邹梵看来,仿皮就是仿皮,是代替不了真皮的!
就算拉出来的音色极为相近,那也没有灵性!
风羿也听出来了,这位一直抱着执念,就想着什么时候最严保护法撤销或者放松,能制作一把属于他自己的蟒皮琴!
但是现在野生的蟒太少了,最严保护法依然像悬在警示线上方的刀,随时对妄图跨越这条线的人挥出凌厉一斩。
联保局也盯得紧,偷猎、走私等案件一直在跟进。
邹梵作为一个有野心的成功商人,是不能有这种黑点的。
就比如当初陆跃,发现自己被坑,手里戴着的表、拿着的钱包都是真蛇皮之后,都不敢让别人知道,只能偷偷处理。
在这种大环境之下,甭管你内心怎么想的,不能沾上这种黑点!
像那种野生老蟒皮制作的二胡,丢一把就少一把。
未来什么情况不知道,但是现阶段,短期内不可能再有野生老蟒皮二胡,就算有也不敢放在台面上,不可能有存在记录。
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几十年前的,没有了实用价值,只能当工艺品收藏品的老蟒皮二胡,才会被黑市炒得那么高。除了它们本身的木料皮料现在很难复制之外,还有一些附加价值,如知名艺术家曾用过的二胡,那附加价值肯定就更高。
所以邹老先生留下的那把二胡,如果放到黑市,价格绝对不会低。
不过看邹梵这么淡定,很显然他已经知道那把琴的下落,叫风羿过来可能也只是走个流程,做给外人看一下。那把琴很大可能不会流落到黑市。
看着邹梵很快调整情绪,从那种遗憾与叹息中脱离,风羿相当佩服。
“您心态真好。”风羿说道。
邹梵淡然一笑,“创业20年,经历过大风大浪,人生嘛,不可能绝对圆满,有喜悦也有遗憾,想开点就行了。而且,拉琴可修身养性,心平德和。”
风羿当初跟着老师学琴的时候也没达到这种心境,所以他还是很佩服这种以琴养性的人。
像面前这位邹先生,这种就很有大佬的气质,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谈笑中摆平一切。
当然,得忽略他的琴技。
抛开琴技不谈,这位还是很有大佬气质的,陆跃还是小看了这位。
“风羿,你见过的野外最大的蟒有多大?”邹梵问。
“野外的?”
“嗯,不是动物园里那些。”
“野外的话,那就是今年跟着科考队在南崇保护区里面,抓到的那条五米左右的缅甸蟒。”风羿说道。
“五米……”
邹梵说着,又打开他的暗室,从一个保险柜里面取出一个东西。
“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当年曾说给我做一把琴,蟒皮都准备好了,可惜即将做的时候最严保护法出台,管制极严,做琴的师傅不敢接,所以一直搁置下来。”
邹梵将那卷蟒皮展开。
“也是5米左右野蟒皮,不过制皮之后会伸长一些,蟒活着的时候应该没有你说的那条大,你觉得这张皮怎么样?对比现在的蟒皮?”
看着展开的这条蟒皮,邹梵眼中带着回忆。
风羿面上一僵。
“这个……”
邹梵回过神,淡笑道,“不要误会,这张蟒皮是最严保护法出台之前弄到的,也办过证明,不会拿出去交易。”
风羿还是没吭声。
邹梵想到什么,歉意笑道:“失礼了!不该给你看这个!”
能跟着科考队进山林的大部分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比较强,突然见到这些会比较反感。
邹梵本只是想让风羿帮忙看一看,毕竟野蟒皮与野蟒皮也是不一样的,生存的时代不同,生活环境不一样,皮质肯定也也有差异。
就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蟒皮,时间放太久了也不适合做琴,他留着不过是个念想。
邹梵将蟒皮小心卷起来,说道:“实在抱歉,我只是想问问以前的蟒皮与现在蟒皮的差异,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风羿纠结:“……但这皮是假的啊。”
邹梵卷蟒皮的动作一顿。
“你说……什么?”
“这皮不是真蟒皮。”风羿认真道。
空气仿佛在瞬间凝固。
过了会儿。
“邹先生!邹先生你怎么了!”
风羿冲出门朝外面喊:
“喂!楼下的!!你们老板晕过去了!!!”
    陈词懒调说
4k,今天就一章。..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