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 第6章 族谱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第6章族谱
    老人熟练地在手机上打字,看那速度就知道玩得贼溜。
然后将文字转换成设定的,带了一点戏曲腔调的男音。
“谢了,刚摘的果子,给你们抓点。”
哑叔给那两人抓了两把山果,在风羿下车之后,又往风羿手里塞了几个车厘子大小的山果。
风羿以前没吃过,看车上那两人吃得挺开心,取下手套,擦了擦手上的汗和果皮上的小泥点,尝试。
甜,水分足,味道挺好。
那两人很快就开车离开了。
哑叔取下草帽扇了扇风,将草帽扔进竹筐里,又将风羿打量一番,在手机快速打字转语音:“跟我来吧。”
风羿赶紧跟上去。
“呃……您怎么称呼?”风羿问。直接叫哑叔似乎不太尊重人。
“就喊哑叔!”手机语音。
见对方是真不在意,风羿也不纠结这个,看看四周的景色和平整的路面。
“我瞧山上的路修得挺好,您没买辆代步车?”
哑叔在手机输入:“有吃有喝有网,要啥小汽车。”
风羿:“……有道理。”
想了想,风羿打算直接点。
“哑叔,我过来的目的,您知道吧?”
“知~道~我等好久了!”
“这话怎么说?”风羿追问。
哑叔却不打算多讲,开手机外放音乐。
“是谁在唱歌,温暖了寂寞……”
边往前走,还跟着节奏噔噔地跳。
风羿:“……”
确定了,是个健朗活泼的老头。
没多久,风羿就看到了老管家说过的“风家祖宅”。
这是风羿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祖宅,与历史年代剧里面的老建筑有点像。
占地面积不算很大,一砖一瓦很有古意,却不破旧,显然有人精心养护。这位哑叔确实尽职尽责。
哑叔走进屋里放下竹筐,打了个手势,示意风羿跟着进去。
一边往里走,手在手机上快速点着,输入了一长段文字转换语音。
带着两分戏曲腔调的解说,在安静的祖屋内响起。
“看到那个写着风字的牌子没,那边那个屋是风家祭祀供奉祖先的地方,放着一部分风家祖先的牌位。”
风羿推门走进那间屋内,扫视一圈,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里面干净是干净,空间也还算大。
也看见了一些写着风家祖先名字的牌位,整体看上去确实有仪式感。只是这些名字风羿没听长辈们提起过,也未曾从别人那里听说过。往上翻三代,记住他们的人都少了。
又细细打量一遍屋内。
怎么说呢,没有太出乎意料的地方,而且从里面的布置也看得出来,这里很久都没有外人过来。所谓祖宅,所说的什么祭祀祖先的地方,现在这个时代确实没有什么人再在意这些,但是……
一个亿的任务啊!
就这?!!
倒不是不尊重逝去的人,只是,近几十年来,人们已经渐渐简化祭扫流程,像风羿这样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如果不是接到这个任务,他压根都没有祠堂概念。也就只是在电视剧里面看到一些,完全不会联想到自己身上,清明扫墓也很少会去在意三代往上的人。
很难想象,一个亿的任务就是在这个地方?
不过既然已经来到这里,风羿也没有立马去找族谱。看了看,没有电视剧里面那些跪拜的垫子,也没有香、纸之类,于是风羿便站在那些牌位前拜了拜。
随后,风羿正打算去寻找族谱,问问哑叔有没有线索,侧头就见哑叔招手,从他的智能手机里转换出一段语音:
“行嘞~意思意思就够了,快过来!”
风羿:???
不是,什么叫“意思意思就够了”?
见哑叔已经走了出去,风羿快步跟上。
哑叔带着风羿走到另一个屋,屋里有一面跟周围没什么区别的青砖墙。
哑叔将墙上暗格拉开,露出里面的指纹锁。
风羿:!!!
哑叔抬拇指在指纹识别界面按了一下,然后退一步,示意风羿也在上面按一下。
风羿一脸懵逼,走上前按照哑叔的姿势,抬起右手拇指在上面按了一下。
随着嘀的一声,看上去完整的一面墙,中间挪开一扇门。
哑叔这次没进去,打了个手势,让风羿自己一个人进。
风羿给自己做了下心理建设,总觉得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
看了看里面,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样子,但搞得这么神秘,心里也越发紧张。
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里,风羿也不打算退。
深呼吸,抬脚走人入室内。
在他走进去的那一刻,墙面挪开的门再次合上。
风羿更紧张了。
随着墙面的门合上,看似狭小的室内,亮起来许多灯。看不出什么材质,不刺眼,但足够照明。
也正因为这些灯亮起,风羿才看清楚室内。这里并不是他所以为的那般狭小。
只是这里并没有祖先牌位,也没有留下任何祭祀性质的东西,周围墙壁上有一些画,有些看上去像蛇,有些奇形怪状,不管是哪种图画,都是很古老的画风。
视线大略扫了一圈之后,风羿又沿着室内墙面走了一遍,依然没有发现所谓的族谱。
族谱……
族谱在哪呢?
一边嘀咕着,视线落到室中央一块圆圈区域。
走近了看,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圆圈,而是一条蛇咬着自己尾巴圈成一个圆环。
而当风羿踏进这个圆圈的时候,他脖子上佩戴的花钱自动悬起。
圆币蛇图案的一面发出蓝色的光,同时,一段高频声音从其上传开。
风羿听得很模糊,因为那段高频的声音,除了一开始发出的那一小段之外,后面声音的频率逐渐超过他耳朵所能听到的范围。
与此同时,离他不远的地方,地面升起一道近一米高的立柱,看似整块无缝的石柱上层石板展开,托起一个方形的近似书本的东西。
为什么说近似,因为这书的外皮看上去太古怪了!
蛇皮!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别的皮他未必能判断出,但蛇皮他绝不会认错!
这种花纹他从未见过,但是,与陆跃的钱包给他的感觉不同,这不像是那种直接剥下来的皮,倒像是自动脱离的……
蛇蜕!
风羿甚至想象了一下,如果这样的鳞纹在蛇身上存在,那得多大一条蛇!
不对,他现在的关注重点不应该是这个!
看着依旧发着蓝光保持悬浮状态的生肖花钱,再看看仿佛无缝从地面生出来的立柱,最后视线聚焦于立柱的那本书上。
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古朴又带着说不出的让人头皮发麻的气息。
书页无风自动,快速翻页。
风羿没看清里面写了什么,只能看出每一页写了短短几个字,有长有短,不同字体、不同笔法。
这就是老管家所说的签名?
这就是族谱?
“这族谱……跟我理解的族谱……差别很大啊。”
就算再迟钝、平时再怎么不关注前沿科技,风羿也知道面前所展示的这些,不是常人能接触到的!
此时此刻,风羿有了“我特么摊上大事了”的觉悟!
风羿僵在那里,浑身的汗毛竖起。
令人恐惧的是未知。
同时他也意识到,摆在眼前的,是一条从未想过、也从未了解过的路。
他有一种感觉,不,更像是一种本能。
本能知道要怎么做。
就像鸡孵蛋,鸟筑巢,蜘蛛织网,蜜蜂酿蜜。
不学而能!
是刻进基因里的记忆!
如果将这本“族谱”比作一扇门,签下名字的那一刻,就是真正推开了这扇通向未知的门。
“族谱”停下翻页,空白的页面摊开。
风羿伸出手,用食指在摊开的页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最后一笔落下。
像是有一团水雾突然散开。
隔着雾气,风羿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像一条盘踞的蛇。
意识渐渐脱离自我控制,仿佛在远古与未来、梦境与现实的边缘折返跑。
一墙之外。
哑叔静静站在门口,手机传来新消息提醒,可能是网上的牌友,也可能是山下十里八乡的熟人,但此刻他并没有分出一丝注意力在手机上,完全无视手机的提醒。
又等了会儿,哑叔咧开嘴无声地笑,伸了伸懒腰,看下天色,这才掏出手机给几个群里发消息:
“今夜山里天气会变,风大有雨。早些下山,别上山顶,住山腰的都把室外的贵重物品收起来,鸡鸭早点赶进笼,晚上门窗关好,车都开进车库,没事别出来。山脚的不用担心,早些收衣服就行了,水汽重。”
这几个群都是住在山里或者山下附近的居民以及工作人员等。
看到哑叔这条信息,都冒了出来。
“真的假的?天气预报说最近都是晴天啊。”
“山里天气变化快,哑叔是山上的老人了,听他的话准没错。”
“新买的防水车垫有点气味,放院子雨棚下面打算吹几天,也要收屋里吗?我今晚住山腰。”
“收吧,没见哑叔说今晚风大,吹跑了咋办。就算没吹跑,山里的各种残叶泥水吹到上面也不好啊。”
各个群里面的人抽空说着话,也有人看看外面的天空。
“连片云都有,真有雨?”
倒不是不相信哑叔的话,在小凤山这片地方住久了或者工作几年的人,都知道哑叔预测天气特别准,每次有什么变化都会提前跟他们说,比手机里的天气预报准多了。
这次哑叔说得太夸张,不少人半信半疑。
只是,随着时间过去,大伙儿就都发现天色不对了。
“今儿天黑得是不是太早了?”
“一觉睡醒发现晴天变多云。”
“确实变天了,水汽有点重。室外湿度仪给我弹好几条通知了。”
“山上天气变化无常,听哑叔的话吧,赶紧动起来!”
等到天黑的时候,留守在山腰的人,吃着晚饭,从屋里往窗外看,能见度已不足五米。
打开院子的灯,什么都看不见。
“好大的雾!”
“起雾不一定下雨吧?”
“那得看能不能达到成雨条件。有种雾叫锋前雾。”
“是吗?这个季节起这种雾?不正常吧?”
“别管它正不正常,我先拍个视频!”
那人说着,拿起手机打开门,开始拍外面的情形。
“隔离网那边的蛇都不见了哎!”
平时夜里也极其嚣张的王锦蛇,此时已经不知道躲哪儿去了,四周只有风吹过时叶子唦唦的声响。
风渐渐大了。
有雨滴迎面砸来,刺得脸生疼。
雾并没有散去,水汽并没有都变成雨滴。
过高的空气湿度,呼吸已经有明显不适感。
那人扛不住,不甘心地退回屋子里。
很快,雨势变大,被劲风带着,砸在窗户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手机信号从满格变成一格。
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天空不断加厚的云层自上而下压来!
滚滚的雷声像是有巨兽在上方踩踏。
狂风掠起水雾,在山中横冲直撞,凶悍非常。
    陈词懒调说
不是灵气复苏,没有十二生肖大锅炖,大家不要想太多啊。
风羿只是从现在开始,要有点变化了。..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