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霍格沃茨的亲世代 > 352 离开与后遗症

霍格沃茨的亲世代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清醒药剂失效的原因是由于白格特也出手了,在它隐藏在猫豹体内的时候,为催眠添加了一些恐惧的效果,这才让纽特先生和弗利蒙先生没有立即醒来。
    不过如今卡兰已经有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在闪着银光的夜骐来回飞舞了两圈后,两个昏迷的大人终于渐渐睁开了双眼。
    斯蒂夫磕磕巴巴的解释着几人早就串通好的说法,纽特先生听得一头雾水,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猫豹会突然精神错乱,结果在袭击完两名大人后又一下子恢复过来?
    “管他的!”
    弗利蒙先生大大咧咧的说道:“问题解决了总比没有解决要好,接下来我们正好可以好好度个假——诶,我说,你们怎么看起来都死气沉沉的,开心点,孩子们,你们可是刚刚才做成一件大事!就连纽特,还有决斗技巧精湛的我都败在猫豹的手下!”
    可惜孩子们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除了斯蒂夫因为猫豹而感到有些喜悦以外,卡兰,雷古勒斯,小天狼星,还有詹姆都是一副沉默不语的样子。
    “狮子?”雷古勒斯还在纠结自己的阿尼玛格斯,他虽然不再崇拜伏地魔了,但这并不表示他就会讨厌自己的学院,转而喜欢上格兰芬多。
    “可为什么非得是狮子?”
    雷古勒斯满脸的愁苦,他暗自决定在家里的时候绝对不会变身,否则父母一定会气疯的。
    卡兰则是在思索血魔法的事情——林弗雷德的审视他都看在眼里,那明显是在担心自己会有什么问题——可又能是什么问题?安提俄克在晚年时的可怕尝试又是指什么?
    他不由得忌惮起这位疯狂的祖先,而且如果不是安东尼先生最先教会给自己爱的话,卡兰怀疑他也很有可能会变成安提俄克的样子——不顾一切的追求魔法,也没有丝毫的顾忌,成为一名彻头彻尾的寻魔师。
    诶?
    卡兰忽然觉得这倒有些像是最初遇见的梅多斯—要不是有邓布利多校长的束缚,为了接骨木魔杖,她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就像是安提俄克一样,梅多斯同样在不顾一切的追求魔法与力量,甚至就连死亡都不在意。
    相对于此时的卡兰,詹姆在意的人物就要少了一些——只有他的祖先,林弗雷德。
    在整整四段记忆中,林弗雷德最先表现出的性格詹姆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彼得。
    掠夺者中的跟屁虫——小矮星彼得。
    但詹姆无论如何也无法忽视林弗雷德为了自己后代的安全所做出的努力,还有他最后的祝福——波特。
    这是詹姆的姓氏,让他永远也无法忘记。
    就在这时,詹姆身旁的小天狼星在犹豫了许久后,忽然叹了口气。
    “多谢您的款待。”他对弗利蒙先生说道:“但我和我的弟弟应该回家了。”
    “嗯?”弗利蒙先生疑惑的眨了眨眼,雷古勒斯同样没能理解自己哥哥的决定。
    怎么突然就要回家了?
    “克利切。”
    小天狼星打了个响指,身穿旧洗碗布的克利切立马从空气中出现,他原本是藏在几人的卧室里面的,却不知道小天狼星这个大少爷为什么要叫自己过来。
    由于被施展了遗忘咒的原因,克利切忘掉了在庄园地下发生的一切。
    但小天狼星却忘不了克利切在白格特袭来时帮助过自己——这种感觉实在是糟糕,顶多也就比斯内普救下詹姆要好受一些。
    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小天狼星并不怨恨克利切,只是习惯性的将他无视了,也从不在意。
    “先带雷古勒斯走。”小天狼星命令道:“带他回到格里莫广场12号的家里面,然后再回来接我。”
    “诶——”弗利蒙先生下意识的想要出声阻止,但克利切早已等不及了,他迫不及待的抓住雷古勒斯的手臂消失在房间里。
    詹姆隐隐明白小天狼星此时心里的感受,他拍了拍好友的肩膀,没有坚持让他留下来。
    等到再次回到波特庄园后,克列切瞪着两只大大的眼睛,他犹豫着走到小天狼星身边——大少爷竟没有拒绝,这真是太怪异了。
    短暂的度假就这样结束了。
    第二天一大早,詹姆就带着疑惑不解的弗利蒙先生离开了斯廷奇库姆,但是纽特先生的工作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尽管成功找到了猫豹,但接下来还需要解决安置方面的问题。
    “通常是带它回到自己的故乡。”
    纽特先生看着体型巨大的猫豹啧啧称奇,他为两个孩子解释道:“也就是美国的阿帕拉契山脉,那是所有猫豹的发源地。”
    直立而起的猫豹轻轻点了点头,眼中隐隐有些感激。而它的目光在望向卡兰时是最亲切的,毕竟真正解决白格特的人是卡兰,这也让他收获了来自于猫豹最多的感激。
    “先回家再说。”
    纽特先生继续温和的笑道:“我很久没去美国了,上一次出差还是好多年前,需要提前做些准备。再加上这一次工作结束的比较快,蒂娜又在美国生活过,或许可以把这当成是一次家庭旅行。”
    “当然,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一家人都很愿意邀请你一起去,卡兰。”
    美国?
    卡兰知道伊尔弗莫尼魔法学校就在美国,而且其中有一个学院就是以猫豹命名。在这个魔法学校里面还有一段卡兰很感兴趣的历史——建立伊尔弗莫尼魔法学校的人是来自于冈特家族的后裔——伊索特·塞耶,此外还有她的麻鸡丈夫詹姆·斯图尔特。
    这个学校是在17世纪被建立,由一间简陋的石屋开始,最初也只有两个老师和两个学生,而且据说萨拉查·斯莱特林生前的魔杖也被埋在学校的场地上,在那里还长出了一颗蛇木,无论如何砍伐或修剪它都无济于事。几年后,人们发现这棵树的叶子具有强大的医疗效果。
    “还是不了,先生。”
    在纽特先生亲切的视线中,卡兰突兀的摇头拒绝道:“我也应该回家了。”
    纽特先生想不明白卡兰为什么会突然拒绝自己的邀请,但斯蒂夫却悄悄朝卡兰眨了眨眼。
    在与猫豹最后拥抱了一下后,卡兰掏出一把随身携带的飞路粉,用力扔进波特庄园熊熊燃烧的壁炉里面,火焰顿时升腾起来,变成了耀眼的绿色。
    卡兰走进火焰里,他大声喊道:“高布石俱乐部店!”
    在一阵翻天覆地的眩晕感后,卡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从斯内普家里面的壁炉中走了出来。
    为了安全考虑,卡兰取消了自己家中飞路网的链接,免得哪天被突然出现的食死徒逮住。
    高布石店还没有开张,斯内普正与普林斯夫人吃着早餐,他们呆呆的看着突然回到霍格莫德村的卡兰。
    “好香,你们在吃什么?”卡兰好奇的问道。
    “牛肉馅饼,”斯内普愣愣的说道:“还有肉汤——”
    “不对!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斯内普倒是不奇怪卡兰出现在自己家里面,他早就得知了卡兰取消飞路网的事情。可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卡兰好像也就仅仅只离开了三天左右的时间,甚至才只过去了两个夜晚!
    “猫豹呢?”
    斯内普惶恐的站了起来,看样子随时准备逃跑。
    “你该不会是逃命过来的吧?猫豹就在你身后?”
    卡兰礼貌拒绝了普林斯夫人添上一副餐具的好意,他提着手中的行李箱,嘴里咬住了一张肉饼,对斯内普挥手道:“猫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等我......唔,等晚餐的时候我再过来。”
    卡兰眨眼间便消失在高布石店里面,普林斯夫人忧心忡忡的说道:“就一张馅饼哪能够吃的饱,西弗勒斯。”
    她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要不你再送一些过去?”
    斯内普正堤防着从壁炉里再次跑出一只猫豹出来,他神色异样的转过头,那眼神像是在问:到底我是你儿子,还是他是你儿子?
    此时此刻,卡兰已经来到了霍格莫得村的街道中,他跑的飞快,惹来了不少好奇的视线。
    当遥遥路过猪头酒吧时,卡兰向招牌那里望了一眼——阿不福思恰好推门走到酒吧外面。二人默默对视着,但卡兰很快就收回目光,没有停留。
    是因为狼人暴动已经彻底解决了么?所以阿不福思才会回到霍格莫德村?
    就是不知道阿利安娜是否也一起跟着回来了......
    在又过了一会儿后,卡兰终于回到自己的家里面,他锁紧房门,走到客厅里,将手中的行李箱放在地板上,随后将其打开。
    一道阶梯出现在卡兰眼前。
    这是斯蒂夫的行李箱,沃夫正趴在阶梯的底端,等卡兰走下去后,它懒洋洋的摇了摇头,张嘴打了个哈欠。
    “辛苦你了。”
    卡兰拍拍它的脑袋说道,还忍不住来回盘了一遍——还是月狼好,比猫豹摸起来都要舒服,可怜的芭莉安就更比不上了。
    沃夫起身离开工作间,独自回到竹林里面,卡兰在它身后将工作间的房门同样锁紧。
    直到这时,卡兰才将视线移到工作台上。
    那里放着一个紧密严实的包裹,一动不动。
    这是跳跳埚。
    而包住跳跳埚的正是詹姆的死亡圣器隐形衣——只有这样才能遮蔽跳跳埚身上的血魔法,没有让始终呆在这里的沃夫被诅咒。
    在彻底离开密道前,众人在商议过后还是决定将跳跳埚带走——这都是因为卡兰在不经意间说出的一句话。
    “或许我们能凭借跳跳埚配制出治愈狼人的魔药。”
    这也是詹姆愿意交出死亡圣器隐形衣的原因——无论是他,还是小天狼星,都没法拒绝这个提议——他们都想将莱姆斯彻底治好,不要在每个月都经历一次痛苦的变身。
    当然,作为交换的条件,卡兰将自己手中的隐形衣交给了詹姆——这可以看成是一个抵押,但卡兰丝毫不在乎,反正在斯蒂夫那里还有着第三件隐形衣。
    如今,卡兰终于有时间好好研究这个黑暗时代的遗产——跳跳埚。
    工作台上,结实的绳结自动打开,死亡圣器摊平在桌面上,露出里面金色的坩埚。
    在卡兰看到它的第一眼,跳跳埚就立即长出了一条腿,随后蹦蹦跳跳的站在卡兰面前。
    此时卡兰周围并没有找他求助的人存在,跳跳埚也跟着安静下来,只是无论卡兰走到哪里它都会立马跟在后面,寸步不离。
    这就是跳跳埚特有的血魔法诅咒,而且还会延着卡兰未来的血脉继续传递下去。除了死亡圣器隐形衣以外,没有任何方法能够隔绝。
    “幸好是这样。”
    卡兰低头看向隐形衣,他可不想以后在学校里上课时身后都跟着一条吵闹的尾巴。
    但血魔法并不是跳跳埚最可怕的地方,卡兰还记得在记忆画面中那道模糊的禁忌者身影——如果林弗雷德和伊格诺图斯失败了的话,难以想象在禁忌者接触他们后又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在面对面的沉默中,从卡兰的口袋里面飘出一个玻璃瓶,永不熄灭的古卜莱仙火正在那里面燃烧着。
    “不知道与跳跳埚相比,月光中的禁忌者是否会更强一些。”
    魔火落在跳跳埚脚下,从里面顿时升腾起一股雾气。
    “那就试一试吧。”卡兰说道。
    “如果可以见到的话。”
    夜晚,卡兰准时来到了高布石店,斯内普正帮普林斯夫人摆放货架上的物品。
    “晚餐还要再等一会儿,不过你戴帽子做什么?现在可是夏天。”
    斯内普疑惑的盯着卡兰头顶的尖帽。
    当卡兰将帽子摘下去后,斯内普的眼神顿时变得更加疑惑了,而且还一副忍不住要笑出来的样子。
    “你......你的头发......”
    斯内普忍笑的辛苦,嘴角抽筋似的抖动着,连话都说不完整。
    卡兰头痛的来回扫弄了几下,如今他的头发变成了五颜六色的大杂烩,每一缕都是不同的色彩。
    这是使用跳跳埚的后遗症——卡兰没敢真的以身犯险,但既然非存在都可以与魔药融合在一起,没道理零食就不行。
    在卡兰家里有一大堆蜂蜜公爵的零食,他尝试了不少的组合,发现味道还不错,就是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此时的沃夫比卡兰还要惨,它闷闷的呆在竹林里面,身上的颜色比卡兰的头发还要花花。
    在听完卡兰的解释后,斯内普感兴趣的问道:“跳跳埚?那是什么?”
    此时普林斯夫人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卡兰使了个眼色,直到晚餐结束来到斯内普的卧室时他才开口说道。
    “你知道黑暗时代么?”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霍格沃茨的亲世代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