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578章 绪方:“哈?海贼?在这里?!”【8200】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江户,岛田家的宅邸,某座房间内——
    “少爷,我刚才已经向老爷通报了您回来了的事情,他说想趁着距离山田浅右卫门开始试刀之前,先来见您一面。”八兵卫恭声道,“请您稍等片刻,老爷他应该马上就来了。”
    “嗯。”岛田点点头,“八兵卫,辛苦你了。”
    “岛田。”就坐在岛田侧后方的牧村露出坏笑,“你现在紧张吗?”
    “没什么好紧张的。”岛田用带着无奈之色的目光瞥了牧村一眼,“只是见一见许久未见的父亲而已,又不是来见相亲的对象。”
    哗。
    岛田的话音刚落,房间的侧门处突然响起门被拉开的声音——一名面无表情的中年人,顺着被拉开的侧门进到房间内。
    这名中年人刚入内,跪坐在岛田身后的八兵卫立即将额头贴在榻榻米上,恭敬地向那名中年人行礼。
    而岛田在这名中年人入内后,也立即像是条件反射一般,将腰杆挺得笔直,将坐姿调整地极为标准。
    这名中年人就这么以着不快不慢的速度坐到了牧村等人的正对面,屁股刚一挨到榻榻米,他便用无悲无息的语气说:
    “……好久不见了,胜六郎。看来你在外面过得还算不错嘛。”
    “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从八兵卫那听说了。你是犬子的朋友吧?”
    中年人将视线转到牧村的身上。
    “在下岛田惣一郎。”中年人说,“欢迎来我府做客,我这里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年轻的客人上门了。”
    ——这就是岛田他的父亲:岛田惣一郎吗?
    牧村一边在心中这般暗道着,一边向惣一郎行了个不卑不亢的礼:
    “初次见面,在下是岛田君的朋友——牧村弥八。”
    牧村以前是京都的与力,对于“向什么样的人,行什么样的礼”,早已是驾轻就熟。
    “既然是犬子的友人,那便不必多礼,快抬起头来吧。”
    牧村在抬起头后,便默默打量着正坐于他对面的一个中年人。
    已经黑白掺半的头发与胡须,下巴无须,但却在嘴唇上留有在这个时代不怎么流行的短须,双眼大而有神,他这苍老的姿态跟他这精神抖擞的样子很不相称。
    让牧村来对惣一郎的外貌做个评价的话,就是一个“看起来就很有精干官员派头”的人。
    看着态度不卑不亢的牧村,惣一郎的眼中掠过一抹欣赏。
    “胜六郎,看来你有了个不错的朋友嘛。”
    “……收获了一批值得依赖的挚友——这是我离家之后,最大的收获。”岛田此时终于说出了自惣一郎进房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惣一郎用像是要将岛田的整副身躯都给看透的锐利目光,上下打量了岛田数遍。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你。但问话这种事就先统统留到之后再说吧。”
    “我已经和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的人约好了要于此时进行试刀。可不能让人等太久。”
    “等试刀结束后,我们再来好好地谈一谈吧。”
    “胜六郎,牧村君,你们是打算就在这房间里等我回来,还是与我一起移步庭院,看看大名鼎鼎的山田浅右卫门是如何试刀的?”
    牧村和岛田极有默契地同时挑了挑眉,然后彼此对视了几眼、开始小声地讨论起来……
    ……
    ……
    岛田家,庭院——
    “岛田。”牧村压低着音量,用只有他和岛田才能听清的音量,与身旁的岛田交头接耳着,“你是土生土长的江户人,你以前见过山田浅右卫门试刀吗?”
    “没见过。”岛田回答道,“我家很少会请山田浅右卫门来试刀。我也从未去主动了解过这个‘刽子手家族’。”
    山田浅右卫门的大名,牧村和岛田都是老早就耳闻已久,但从未见过他们是如何试刀的。
    所以他们二人刚才一合计——与其在那座房间里枯等惣一郎归来,倒不如来尝尝鲜,看看耳闻已久的“幕府御用试刀人”是如何试刀的。
    在被带到庭院后,牧村便发现庭院内的人相当地多,这些人大概都是岛田家的家臣,陪同着惣一郎一起来观看试刀的,他们依照着身份地位,坐在庭院的各处。
    牧村将庭院环视了一圈,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出哪个人是山田浅右卫门后,选择缴械投降,向身后的八兵卫求助:“八兵卫先生,谁是山田浅右卫门啊?”
    八兵卫被惣一郎派来随身侍候牧村和岛田,所以他现在正跪坐在牧村与岛田的身后。
    八兵卫也是一个讲小话的高手,他用不会被除牧村、岛田之外的第3人听到的声音,低声说:
    “山田浅右卫门还没有来,仍在准备中。”
    “这次来试刀的,不是山田浅右卫门的现任家主,而是现任家主的儿子。”
    “因为山田浅右卫门世代都以斩人、试刀为业,这是他们的家业。所以他们的子孙后代自出生起,就都会被当作刽子手培养,每一个都是剑术好手。”
    “因为前来请求试刀的人实在太多,所以山田浅右卫门家族常常会让他们家族的年轻后代们来代劳。”
    “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现在已经传到第7代了。现任的七代目山田浅右卫门,名为‘山田浅右卫门文显’。”
    “文显育有2个儿子。他就常常让他的这2个儿子来代他为别人试刀。”
    “但很可惜——文显的这两个儿子,其中一个已经在数年前下落不明了。”
    “据说:文显的这个失踪的儿子,个人能力极其突出,自从他失踪后,他们家族就因人手的短缺而彻底忙不过来了。”
    “现在要请山田浅右卫门来试刀,常常要因他们忙不过来了而等上许久。”
    “我们在好多天前就已经去请山田浅右卫门来试刀了。但一直等到今日他们才终于有空。”
    “其中一个儿子失踪了?”牧村蹙起眉头,“怎么失踪的?是被什么仇家给杀了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八兵卫尴尬地干笑了几声,“文显对于他这儿子的失踪理由,似乎讳莫如深。极少向外人告知他的这儿子是怎么失踪、为何失踪的……啊,少爷,牧村大人,请看那边,那边那个年轻人,就是今日前来试刀的人——山田浅右卫门义朝。”
    牧村循着八兵卫下巴所努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面无表情的、个子和岛田一样娇小的年轻人,以不急不缓的速度自庭院的角落处,走向庭院的中央。
    他的身后跟着数名侍从打扮的人,这几名侍从推着一辆手推车,手推车的上面摆放着被用草席包裹着的大型不明物体。
    “这个年轻人就是现任山田浅右卫门:文显的儿子——义朝。”八兵卫接着跟牧村他们介绍道,“今日就由他来负责给我们试刀。”
    “自从文显其中一个儿子失踪后,义朝便成了文显的独子。”
    “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义朝就是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的下一任家主,继任为八代目山田浅右卫门。”
    岛田一边认真听着八兵卫的介绍,一边时不时地点点头。
    在八兵卫话音落下后,岛田追问道:
    “八兵卫,那个义朝身后的那帮侍者所推的手推车,装着啥啊?看起来很沉的样子。”
    “手推车上,那些用草席包起来的东西,是尸体。”八兵卫淡淡道。
    他不理会露出惊讶神色的岛田,接着说道:
    “山田浅右卫门家族除了是御用试刀人之外,也兼任刽子手。”
    “在刑场上斩下被判处‘斩首之刑’的死刑犯的脑袋、给被勒令切腹的武士们介错……这些工作,一直都是由山田浅右卫门家族来负责。”
    “被他们所杀的人的尸体,也基本都交由他们处理。”
    “这些尸体的还能用的胆,会被取出来制成那有名的‘人胆丸’。”
    “胆被取走后的尸体,则会被好生安放。有谁来请他们试刀后,他们就会带着他们这些库存的尸体去为人试刀。”
    “当然——‘山田浅右卫门带试刀材料上门’,仅限在江户。”
    “如果是江户以外的人来请山田浅右卫门去试刀,他们当然不可能带着尸体去遥远的外地。”
    “所以江户以外的人来请山田浅右卫门试刀,须自备尸体等试刀材料——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了。”
    “……我从以前就听说过——山田浅右卫门家族的屋子里摆满了尸体。”岛田抽了抽嘴角,“所以这事原来是真的吗?”
    “山田浅右卫门家族储备了为数不少的尸体——这事是真的,但应该不会把尸体放家里。”八兵卫干笑了几声,“我也不太清楚他们究竟都把尸体放哪里,但我猜他们应该是有个专门存放尸体的地方,并不会把尸体都放家里。”
    在牧村他们静心听着八兵卫的种种介绍时,义朝已经于庭院中央,和他的侍者们做好了试刀的准备了。
    他们先是用泥土等器具,做好了准备摆放尸体的“土坛”。然后解开了那辆手推车上所盖着的草席,露出了草席下的光景——足足7具尸体。
    刚才没有仔细去看,现在仔细打量了义朝一番后,牧村发现——这人是真的年轻。
    年纪似乎连20岁都没有,如此轻的年纪,却对试刀的流程十分之熟练,驾轻就熟地做好试刀的准备、完成必要的仪式工作,然后接过旁边的侍从所递来的刀——这大概便是惣一郎想让山田浅右卫门来检验性能的宝刀了。
    在义朝接过宝刀后,两名侍从以极熟练的动作将一具尸体铺放在刚砌好的土坛上。
    眼见试刀即将开始,牧村睁大双眼,开始聚精会神地看起来。
    拿人的肉体试刀,有着一套偏复杂的流程,为了能全面地掌握刀的性能,会不断将尸体摆成各种各样的姿势,然后去砍各种各样的部位。
    义朝先是一记纵劈,将第一具肉体给自胸膛部分斩成两半。
    这肉体的血液大概是提前放干了的缘故,被斩成两半后没有流出一滴血。
    在义朝劈完第一刀后,身旁的侍者立即上前摆上新的肉体,新的肉体摆成方便让义朝劈其肩膀的坐立姿势。
    他们就这样不断重复着这样的步骤。
    侍者调整肉体的位置,义朝负责劈砍。
    很快,便来到了最后一项步骤——侍者们将带来的7具肉体叠放在一起,而义朝则将掌中宝刀高高举起,对准被叠放在一起的“肉山”重重劈下。
    刀一口气劈断了3具肉体,刀刃嵌入第4具肉体时停了下来。
    “三胴。”义朝轻声道,“不错的刀。”
    义朝擦拭干净刀身,收刀归鞘,然后向惣一郎等人行礼,用动作向众人宣告试刀结束。
    在义朝向惣一郎行礼过完,周围的前来观看试刀的岛田家家臣们,纷纷发出赞叹声,称赞着义朝精妙的剑术。
    牧村也是一个剑客,所以自然也看得懂这试刀的门道。
    在不懂剑术的人眼里,大概就只感觉义朝只不过是随意地劈了几刀而已。
    但在牧村他们这种懂行的人的眼里,义朝刚才的那一系列试刀的动作,水准都极高。
    挥过真刀的人都知道真刀有多准,挥动如此沉重的真刀去精准劈砍物体有多难。
    而义朝握着如此之重的刀,挥动起来剑路却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颤抖,要砍哪儿就砍哪儿,因骨头多而十分难砍的胸膛,在他的刀下也像切豆腐一样一刀两断。
    仅从他这精准无比的挥刀,以及能轻松断骨的手法,就足以看出这年轻人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义朝最后的试刀动作,牧村认得——这是十分经典的检验刀的锋利程度的试刀方法。
    “三胴”的意思就是能劈断3具人类的肉体。
    据说目前为止的最高纪录,是中西十郎兵衛在延宝9年(公元1681年)开创的“七胴切”。
    “岛田大人!”义朝朗声道。
    或许是因为年纪轻的缘故吧,义朝的声音中仍有着些许稚气。
    “不愧是‘加州住藤岛又重’!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轻松地斩断3具人体了。无愧‘宝刀’之名。”
    “山田君,辛苦你了。”惣一郎这时也含笑站起来,“不愧是山田浅右卫门家族,年纪如此之轻,便有这样精湛的剑术,不得不令人佩服啊。”
    惣一郎走上前去,与义朝寒暄了一阵。惣一郎希望义朝能在他们家暂留片刻,好让他们能接着尽尽地主之谊,但被义朝婉言谢绝了。
    见义朝无意在他们家久留,惣一郎也没有去强留、令人为难。
    义朝表示自己会尽快编写好鉴定书、差人送到贵府后,便让侍从们将试过刀的尸体装车,准备回家。
    山田浅右卫门在江户还有一个“标签”,便是服务非常好。
    不仅会自备尸体等试刀材料上门,在试完刀后还会将这些材料给带回去。
    山田浅右卫门在试完每一柄刀后,都会为此刀编写鉴定书,在哪年哪月哪日鉴定此刀,此刀性能具体如何如何。
    有了这份鉴定书,刀的主人便能向外人证明:这把刀被“幕府御用试刀人”检验过,是毋庸置疑的宝刀。
    ……
    ……
    牧村与岛田回到了刚才与惣一郎初次相见的房间。
    惣一郎亲自送义朝离开他们岛田家的府邸后,便领着牧村与岛田回到了这座房间。
    房间内,此时仅有惣一郎、岛田、牧村3人。
    “好了,胜六郎。先来让我们来好好聊聊吧。”惣一郎的语气十分平静,似乎没有任何感情色彩蕴藏在内,“你离家……也有近2年的时间了。”
    “2年前,你跟我说:你想不依靠家族的力量,仅靠自己的力量去闯出点名堂。”
    “现在2年过去了,你成功闯出什么名堂了吗?”
    “……还没有立下什么了不起的成就。”岛田淡淡道。
    “那可以跟我讲讲你这2年来都在外头做了什么吗?”
    岛田在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抱歉,关于这个,请容许我保密。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只有我从未松懈过对自身的精进。”
    “不愿跟我说吗……也罢。”
    惣一郎认真打量了一番岛田的双目:“看样子不是在说大话呢。你的眼神变得比以前要稍微锐利些了。”
    “你这次回来找我,是要来做什么?”
    “就只是单纯地来看看许久未见的父亲而已。”岛田答,“老实讲:若不是有人劝我回来,我其实是没打算回来的。”
    “这样啊……”惣一郎皮笑肉不笑了几下,“那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之后我会继续去走我自己的道路。”岛田的语气,铿锵有力,“‘不依靠家族的力量,仅依靠我个人的奋斗来立下不得了的成就’——我的这份初心,从未改变过。”
    “这样啊……”惣一郎轻轻地点了点头,“那你就好好努力吧。”
    说罢,惣一郎扭头看了眼窗外。
    然后问出了一句跟刚才的话题毫不相干的问题:
    “现在马上就要到中午了,要不要留下来吃个午饭?”
    岛田没有预料到惣一郎会问出这种问题,在愣了会后,应道:“不了。我不打算留下来吃午饭。”
    “你打算在中午之前就离开吗?”
    “嗯。我本来就是这么计划的。”
    “……”惣一郎沉默了一会后,点点头,“那好吧。既然你要走,那我也不留你了。”
    “胜六郎,你具体都在外面做些什么,我不多过问。只要别去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便好。”
    “然后……”话说到这,惣一郎停顿了下,在犹豫了好一会儿后,才接着说,“如果在外面闯荡累了……就回来吧。”
    岛田用惊讶、错愕的目光看着身前的父亲。
    过了半晌后,他才回过了神。
    “嗯……我会的。”
    ……
    ……
    岛田与牧村并肩走出了岛田府邸。
    刚步出府邸,牧村便迫不及待地跟岛田说道:
    “我一直以为你和你父亲的关系非常糟糕,所以你才抵触归家的。”
    “而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啊,总感觉你父亲对你并没有太糟糕啊。”
    “老实说……我也吓了一跳。”岛田扭头看了眼身后的岛田宅邸,“2年前的父亲,可没有这么好说话……”
    “2年前,我可是和我父亲大吵了一架呢。”
    “我跟我父亲说我想外出闯荡,想不依靠家族力量闯出一番事业时,父亲可是大骂了我一通。”
    “说我根本不可能成功,让我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为日后继承岛田家的家业做准备。”
    “当时我和我父亲吵得都快动刀子了……我最后是以近乎硬闯的方式,逃出了家……”
    “想靠自己的力量闯出点名堂吗……”牧村咧嘴笑了下,“虽然早在你刚加入我们时,就知道你一直有着这样的目标,但从没问过你为何会想这么做呢。你是曾受到了什么刺激,所以决定脱离家族的庇护与支持吗?”
    “也没什么特别复杂的原因……”岛田抬手抓了抓头发,“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想法吧——想不依靠家族的力量,想靠自己的力量来立下了不得的成就。”
    “而我不仅是这种人的一份子,同时刚好又特别地有行动力,在其他人都还只敢‘想’的时候,我已经放手去做了。然后在2年前,跟父亲阐明了我的这志向,接着与父亲大吵一架,接着离不顾父亲的劝阻,离开了家,开始了独属于我自己的征程。”
    “你也是个人生经历蛮丰富的人呢。”牧村耸耸肩,“想依靠自己的力量来闯出名堂吗……哈哈,这应该也算是只有你们这种富家子弟才会有的烦恼了。”
    “不要叫我富家子弟。”岛田没好气地说,“你应该知道的,我不喜欢这称呼。”
    “啊,抱歉抱歉。”牧村打了个哈哈,“不过你真的要就这么离开吗?好歹也留下来陪你父亲久违地吃顿午饭嘛。”
    岛田摇摇头:“2年前,在离开家后,我就暗自立誓:不闯下名堂来让断言我无法成功的父亲好好瞧瞧的话,就绝不回家,绝不用家里的一米一钱。”
    “若不是主公劝我回家,我今天本来也不打算回来的。”
    “你何必立下这么麻烦的誓言呢……”牧村用无奈的口吻说道。
    岛田再次回过头,看了眼已经快从身后消失的岛田家宅邸。
    “其实,现在仔细一想……2年前的我,在决意离家闯荡时,实在是莽撞过头了……”岛田苦笑道,“为了以示‘不依靠家族’的决心,我离家时一分钱都没带。”
    “莽莽撞撞地离开江户后,便迅速碰到了没钱吃饭的窘境。”
    “我也是好运——在饿到快要去捡垃圾来吃时,偶遇到了恰好正要来江户办事情的主公。”
    “主公没有直接施舍钱或食物给我。”
    “而是让我帮她拿行李,只要帮她将行李运到江户,就给我100文的酬劳。”
    “我记得很清楚,我最后用这100文买了2个豆沙包——那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豆沙包。”
    “就这样——我结识了近乎是救我一命的主公,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为葫芦屋的一员了。”
    “你这加入葫芦屋的过程,和我蛮像的呢。”牧村笑了笑,“我当初舍弃掉与力的官职、离开京都后,也因钱花光了,差点沦落到要去捡垃圾吃的窘境。”
    “幸好及时邂逅了主公,然后也像你刚刚所说的一样,主公给了我一份有钱可拿的差事做,让我终于久违地吃了顿饱饭。”
    “接着也是不知不觉中,成了葫芦屋的一份子。”
    “这样啊……没想到牧村前辈你加入葫芦屋的过程,和我很相似嘛。”因找到了同类,岛田露出灿烂的笑,“话说回来……我一直不知道各位前辈都是怎么加入葫芦屋的呢。”
    “浅井前辈是为何要加入葫芦屋啊?他也被主公救过一命吗?”
    “他加入葫芦屋的过程就比较普通了。”牧村耸耸肩,“他原先是萨摩藩的下级武士,因为俸禄低到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就脱藩成为了浪人,打算外出拼搏一下。”
    “离开萨摩藩没多久,就碰到了主公,因为主公开的工钱很高,他就加入到了葫芦屋中。”
    “他加入葫芦屋的过程,真的很普通呢……”岛田道,“那间宫前辈呢?”
    “间宫啊……”牧村抽了抽嘴角,“不知道。”
    岛田:“欸?”
    “你也不是不知道——间宫那家伙一直很神秘。”牧村耸耸肩,“他从来不说自己以前的事情,关于自己是如何加入到葫芦屋的,他也讳莫如深。”
    “我能确定的事情,就只有他是最早跟随主公的,然后很受主公她信赖。”
    “间宫前辈以前该不会是从事什么见不得人的工作吧?”岛田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所以才一直这样,不愿跟我们提及任何他以前的事情。”
    “谁知道。”牧村再次耸耸肩,“总之——他不愿多说他以前的事情,我们也别多问。”
    “等什么时候间宫他打算说自己的往事后,他自然就会说了。”
    “好了,我们走快点吧,我肚子饿死了。快点回去吃主公做的午饭吧。”
    ……
    ……
    虾夷地,北方某地——
    “快看!前面有灯火!”坐在绪方身后的林子平朝前一指。
    因为气温低的缘故,林子平呼出的每一口气,都化为了白雾。
    “前面就是托呵村了!”林子平接着高声喊道。
    “终于到了吗……”绪方低声呢喃,然后默默提高了马速。
    现在已是傍晚时分,天空已经变为了黯淡的深蓝色,远处的阿伊努人聚落都亮起了灯火。
    自2日前遭遇了那场特大风雪过后,绪方他们便再没有遭遇过什么意外,一路顺畅地抵达了这座托呵村。
    据林子平所言,抵达托呵村后,距离那个古怪和医所住的坎透村就很近了。
    在绪方一行人快步奔向远处的托呵村后,托呵村的村民们也迅速发现了这支不速之客,绪方瞥见许多男人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自村子内涌出。
    “是我!林子平!(阿伊努语)”林子平高声朝拿着武器冲出村子的男人们高声喊道。
    随后,冲出村子的村民们发出小小的骚动,接着缓缓收起了各自手中的武器。
    为了以示礼貌,绪方他们在行进到距离村子还有十余步的距离后,便下马步行。
    在他们牵着马靠近拦在他们与村子之间的村民们时,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头子,自村民中间走出,缓步迎向绪方等人。
    林子平:“欧洛瓦!好久不见了!(阿伊努语)”
    “林子平,的确好久不见了。”被林子平称为欧洛瓦的老人含笑点了点头。
    ……
    ……
    虾夷地,托呵村,村长(欧洛瓦)的家——
    被林子平称为欧洛瓦的这个老人,正是这座托呵村的村长。
    因林子平的这层关系而被确认无害后,绪方等人便被带到了欧洛瓦的家里。
    “生火的方法……这绝对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现……”被冻得身子微微发颤的阿町,一边将双手靠近正熬煮浓汤的火焰,一边像是魔怔了一般呢喃着。
    不知是因为他们一路往北走,所以气候越来越冷的缘故,还是因为最近又来了股寒潮,总之——自2天前遭遇了那场特大风雪后,气温便低到了让人恨不得将火焰抱进怀里的程度。
    在阿町正贴近火苗取暖时,绪方与林子平正跟欧洛瓦交涉着。
    “嗯……具体的事由,我都了解了。”欧洛瓦点点头,“你像让我们带你们去坎透村啊……(阿伊努语)”
    “没错。”林子平点点头,“因为时间太久远了,我已经记不太清楚坎透村的具体方位了,所以得劳烦您派人来带带我们。(阿伊努语)。”
    “……我可以画幅地图给你。但不能派人来带你们。(阿伊努语)”欧洛瓦摇摇头。
    “嗯?为什么?(阿伊努语)”林子平不解道。
    “因为这里最近不怎么太平。”欧洛瓦缓缓道,“这里最近出现了海盗。(阿伊努语)”
    “哈?海盗?在这里?!(阿伊努语)”林子平发出惊呼。
    “林先生,欧洛瓦先生刚才都说什么了啊?”绪方问。
    “欧洛瓦说这里最近出现了海盗。”
    “哈?海盗?在这里?!”绪方发出了和刚才的林子平一模一样的惊呼。
    *******
    *******
    今天这一章是久违的8000字以上的大章。
    不仅字数非常良心,连内容也很良心。我在本章写了好多你们不细看肯定会忽略的重要的细节。
    所以推荐你们细细地阅读本章,不要囫囵吞枣的。
    看在作者君如此良心的份上,请多投点月票给我吧(豹头痛哭.jpg)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