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山海诡谈 > 第497章 重归山海

山海诡谈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
    “真想和你切磋一番。”天武道手中的大道法则已经近乎圆满,叶异瞳想要和他动手,战胜他的难度会很大,但是对于天武道而言,压力是相对的。
    叶异瞳是青年才俊,他对道法的理解,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天武道也拿不准。
    “没错,我想的也是这个,但是现在并不是决一死战的良机,你们有你们的顾虑,我们有我们的,那么这样的好了,我有一个主意。”叶异瞳收了仙魔剑,手中握着泛着淡色青光的逍遥剑,说道。
    “说来听听?”天武道望着叶异瞳言道。
    “一招定胜负,一招之后,不管结果如何,我们各自退去,这样大家都好回去交差。”叶异瞳手里逍遥剑绽放着淡淡的毫光。
    “不亏。”天武道微笑间,大荒的天地**现空间凌乱的迹象,天武道的力量已经让时空产生了乱流。
    “你们先去小世界,那里有人等你们。”叶异瞳正在施展剑术的同时,和安承德言道。
    “你有把握?”
    “快走……”
    叶异瞳只有简单的交流,安承德听到叶异瞳简短的回答,便知道了他的深意,没有丝毫停留的他在两人还没有真正战在一起的时候,遁入了小世界内。
    “天武!诅咒逃了!”
    “不急!先拿下一城,再说其他。”天武道平静的说道,叶异瞳不管是拖延时间也好,一心求战也罢,天武道的内心就一个想法,叶异瞳今天走不了。
    神技·剑舞风华!
    逍遥剑上磅礴的剑意仿若是无尽的**,拍打着大荒中的空间,剑意斑驳中,却更显峥嵘。
    叶异瞳现在的剑心稳定,因为对手的强大,逼迫他不能有丝毫的杂念。
    武技·天罗神武!
    天武道的道法逼近极致,犹豫是肉身契合度的关系,所以他的力量没有办法达到十成十的地步,可面对上叶异瞳,他还是有信心的。
    他的道法已经成熟,现在可以唤出对应的天地至宝。
    天地至宝!乾坤钟!
    “咚~”沉闷的钟鸣声在大荒的天空响起,这一瞬间,大荒内的生灵感受到了上位者的威压,这股力量仿佛是来自灵魂的忌惮,乾坤钟一出,大荒内的目标将无所遁形。
    天武道来抓安承德,自然是有他的能力,这样的天地至宝在手,安承德可以说是无处可逃。
    眼下事情出现了偏差,安承德跑了,叶异瞳注定成为替代品。
    “小子,阴了你一手的确不地道,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天地至宝中,唯一可以帮助你战胜我的只有一件,你若是能悟到剑道巅峰,那么你就可以触碰到那一层。”天武道的周身乾坤钟盘旋,叶异瞳全力斩下的神技并不能打破乾坤钟的防御,他的预感是正确的。
    无边剑雨落入乾坤钟的范围内,乾坤之中,一切道法都会被限制,叶异瞳算是了解到天武道的手上天地至宝,究竟是什么样的了。
    “早就料到了……”叶异瞳斩出的剑意被尽数抵消,逍遥剑也被强大的掌控力撕裂,它在叶异瞳的手掌心寸寸断裂。
    天武道和叶异瞳的对阵结束,两边都是一招。
    只是结局上来看,叶异瞳的剑意被天武道强行抹去,他已经算是个废人了。
    “天武!”天武道没有继续杀戮的意思,踩着虚空离开了大荒,后面的大道者纷纷叫道。
    “按照约定,我们的切磋已经结束了,我们要遵守规则。”天武道淡淡的说道。
    “一手捏死他得了!”牛头人摩拳擦掌的想要对虚空中的叶异瞳动手,不过他刚刚流露杀意,便被一道杀气腾腾的目光怔住。
    “你敢!”天武道的杀意直刺而来,牛头人刚刚的言行几乎是将他的脸面摁在地上摩擦,天武道很愤怒这样的同伴。
    “算了算,这家伙剑意丢失,现在又在无尽的虚空中飘荡,他已经不足为惧了。”一侧的大道法则们打圆场道,这个时候内讧的话,对谁都不好。
    “现在秩序已经消亡,整个宇宙是最虚弱的时候,我们要趁着这个空隙,尽快的做到取代,这样我们才不会再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天武道扫了一眼周围的同伴,沉重的说道。
    “接下来怎么办?”
    “去封魔台,那里的魔族可以成为我们的同盟!”
    “同盟?魔族?”
    “魔族被天宫压制了千万年,这个仇不会小,只要有这样的内应,想要推翻秩序留下来的最后希望,不是难事。”
    众人听到天武道的话语,觉着有些道理,现在还是需要一个可以掌握的棋子才好。
    “不必去了。”虚空中传来苍老的声音,声音的源头不明,天武道等一行人却知道这人的来历。
    “已经解决了吗?”天武道问道。
    “天帝已经去了,现在天道成了最后的堡垒,只要攻破天宫的防线,秩序宇宙手到擒来。”声音回答道。
    “天道的话,我可以战一次,说不定可以争夺过来,毕竟魔界和天宫素来不睦。”天武道建议道。
    “天道现在对于我们而言,还是最大的阻碍,我们不能硬拼,掌握了秩序宇宙这么多年,天道已经在浅层面和宇宙交-融,没有人知道天帝究竟掌握多少天地至宝,倘若不慎,我们的处境很可能会变得危难。”
    天武道听完之后,觉着有些道理,天帝手中的天地至宝,是个未知数。
    魔族的魔帝也是一方巨擎,他对道法的掌握肯定也是极致层面的,可即便是这样的魔帝,依旧被伏魔伞镇压,可以说明天帝手上的底牌太多。
    “那现在的主要目标是什么?”天武道问道。
    “天宫现在正在收容有生力量,这些不足为惧,我们要近一步搞清楚的,还是无疆龙域内的事情,秩序和仁道一同消亡,里面一定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只不过存在于无疆龙域中的道法已经和我们失去了联系,现在天武你们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无疆龙域?之前不是被血洗了?现在……”
    “天水无涯的事情之后,我们就和里面断了联系。”
    “那好,我去看看。”
    “万事小心,能让秩序和‘仁’道一同消亡的力量,一定不简单。”
    “好。”
    -------------------------------------
    刚刚进入小世界的安承德等人,见到了叶异瞳所说的人物,安承德见过此人,但只是匆匆一瞥。
    “你们回来了?”
    “您是天帝?”安承德见着和蔼的神情,讷讷的问道。
    “是,我就是天帝。”天帝私下里见过安承德无数次,但这是他第一次和安承德正式会面,这第一次让安承德变得局促起来。
    “见过天帝。”凌彩儿倒是很随意的欠身说道。
    “不用这么多虚礼,我待不了多久,马上就要到封魔台了,途中折进来,只是和你说几句话。”天帝摆摆手,打断了想要行礼的姬千禾,他现在时间紧迫,不能和安承德他们拖延。
    “叶异瞳他不会有事吧?”安承德现在还是想着叶异瞳的安危。
    “没事儿,这对他来说只是一次劫难,如果他能够真正的领悟剑道,那么他可以脱身。”天帝回答,临行之前他就已经和叶异瞳说清楚了这件事的利害关系。
    叶异瞳现在的确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万里无一的剑道天才,不过秩序宇宙从未出现过真正的剑道巅峰,所以叶异瞳还不能算是顶尖战力。
    天帝告诉叶异瞳,剑道的修习很难,虽然现在很多修士都以剑道修身,但却少有达到最高层次的修士。
    从古至今,唯一一次的剑道顶峰,是那个手握天地至宝的大道。
    那是存在于生灵出现之前的事情了,总之想证明自己的剑道已经触及巅峰,那么就必须要寻到属于它的天地至宝才行。
    和天武道对战,危险重重,但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叶异瞳想要突破最后的剑道桎梏,就要从和天武道的对局中,领悟最后的剑道。
    “你来这里,是想说什么?”安承德询问天帝道。
    “我马上会让你的小世界重新和天道系统咬合,到时候你要引领山海世界先一步做出改变,时空老人会给予你帮助。”天帝简单的说道。
    “究竟想要我怎么做?”安承德问道,天帝的话还是云里雾里的,很不清楚。
    “现在秩序已经奔溃,我要重新建立新的秩序,守护宇宙众生,山海世界会是第一个新秩序的建立点。”天帝回答。
    “你想用山海世界做实验?!这个不行!”安承德果断的回绝这个提议。
    “你觉得我是在和你谈条件吗?我是来通知你的,我是三千世界的造物主,想要让山海世界不受到影响,你就争取做到最好!”天帝根本不给安承德讨价还价的理由,直接果断的将安承德接下来的话噎在肚子里。
    “……”安承德的内心忽然很沉重,山海世界终归还是躲不开这些劫难。
    “我马上就要离开了,你准备好和山海世界咬合吧!”天帝的身影一点点的消失,留下安承德苦闷的脸。
    姬千禾在天帝完全消失的时候,从后面抱住安承德道:“没事了,我们终于要回家了。”
    “是啊……”安承德的手掌盖在姬千禾的玉手上,这是他最期待的时刻,虽然大荒内的一切过得很快,但是安承德依旧学到了很多。
    “叮……”第一声清脆的响声落入安承德的耳中,安承德便开始操纵着五行命盘和边缘的力量呼应,是空间之力。
    五行相生相克之中,时空之力开始和外界的空间重叠,最后安承德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咻!”明媚的光亮刺入安承德的眼帘,他和姬千禾、凌彩儿一同回到了这片熟悉的时空内。
    灵气清而又清,安承德吸食了一年多的大荒之气,现在又闻到了灵气的味道,分外的激动。
    “长仙学院!”和安承德一起出来的姬千禾指着长仙学院的门楣叫道。
    大漠的苍茫之气触碰着安承德的脸庞,这是逢炎沙漠的灼气,安承德很熟悉。
    “安承德,老夫是时空老人。”从长仙学院的虚空中走出来的白发老者,眼中精光内敛的朝着安承德飘浮而来。
    “时空老人好。”安承德叫道。
    “接下来……”
    “等一下,我要先过去打个招呼!”安承德还不待时空老人将话语说完,自己就和长仙学院上的身影叫道。
    时空老人愕然,不过安承德的叫唤声已经吼出来了:“小姨!”
    “嗯?”长仙学院一时间冒出来的人影有很多,公孙、应龙、姬晟、姜雅香、小白……一干以前常见的亲人故友。
    安承德的身影踩着空间,一瞬间便来到了长仙学院的门前,安自若望着已经变强至此的安承德,有些木讷的神情。
    “你是小安?”安自若玉手理了理安承德额前的头发,小声的问道。
    “小姨,我们也回来了。”姬千禾挤到安承德面前对安自若打招呼道。
    “千禾也回来了,凌彩儿也没事儿……真是的这一年间,你们都去哪了?!你们知不知道我们都要吓死了。”安自若捏了捏姬千禾的玉脸嗔怪道。
    “我们这不是怕小安出事儿吗?所以去帮了他一下。”姬千禾笑嘻嘻的说道,虽然她口中这么讲了,但是是怎么到安承德身边的,她也不是很清楚。
    只不过在外平静盘坐的时空老人,脸色有些不自然,将她们送到安承德身边的罪魁祸首,当然还是这位大佬。
    “我爹呢?”安承德和周围的前辈们打完招呼之后,忽然问道。
    “在竹林。”小白回答。
    “哦?”安承德怪笑着应道。
    “我带你去?”小白问。
    “不用,我们又不是不认识路。”安承德的身影移动的飞快,几个瞬身之后,便从空间传送中来到了小白的住所,竹林空间。
    安承德踩着熟悉的石块,见到不远处的石亭中,有一落魄的男子正在酣睡,弥漫空间的酒香让安承德明白了些青禹的处境。
    “你们站在这不要动,我去见见他。”安承德和姬千禾说完之后,自顾自的朝着石亭走去,姬千禾不放心,准备上前的时候,却被刚刚来到的安自若抱住。
    “这个他们爷俩的事情,我们还是等等吧?”安自若长叹一声道,这爷俩算是命苦的一对。
    “呼呼呼……”青禹睡得很沉,小白长老和青禹的关系很暧昧,所以这个空间里,青禹可以睡的安稳。
    这是青禹自己的内心所想。
    “老爹,这都什么时辰了,再不出来,娘可就看不着了。”安承德轻声的叫道。
    “滚!老子要再睡一会儿。”青禹的床气还很重,根本不给安承德解释的机会,转个身继续睡了。
    安承德打了一个响指,一道单薄的身影靠在石亭的边缘,她的身体还很虚弱,灵魂也是在五行命盘中刚刚恢复神智,这些天对她的照顾,姬千禾也算是尽心竭力,当然背地里,还是天帝这个操盘手在帮助安静茹恢复。
    “娘,这位大爷一直都这样?”安承德问道。
    安静茹微微摇头,她现在说话还是很费劲,只能弱弱的摇头。
    这边的场景,竹林中的其他众人,也看的仔细。
    “姐姐?”安自若看着安静茹的倩影,玉手不敢相信的捂着嘴说道。
    “这家伙真的将他娘找回来了?不得了……”应龙惊讶的说道。
    青禹曾经借着众人的力量推演安静茹的位置,却一直都是空白,就算是身故,也不会是这样的结局,安静茹好像是被强行抹去了一样,不能够被推演出位置。
    青禹抑郁了很久,众人也都是茫然的不知所措。
    “师姐,你回来了。”凌彩儿的身边多了一道倩影,正是许久未见的凌仙儿,这一年多不见,凌仙儿比起之前更加随和,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身上也多了很多成熟的气息,少了青涩的稚气。
    “小妮子,变得更水灵了。”凌彩儿见到仙儿,少不了一顿嘲笑,特别是凌彩儿戳了戳凌仙儿已经初起的胸脯,不仅如此,凌彩儿还感觉到了新生的气息。
    “嘻嘻,师姐也是。”凌仙儿笑道。
    “多久了?”
    “三个月。”
    “那你倒是快得很。”
    “可不是嘛?师姐准备什么时候?”
    “我还早呢,现在事情都不稳定。”
    “那你可要加油了,不然男人都会变心的。”
    “子书睿安变心了?!”
    “没有,他哪敢啊,就是现在山海世界比较乱,这一个月都见不到他几面……”
    “小妮子,瞧你这幸福美满的劲儿,都快要酸死我了。”
    “哎哟,别闹了,我现在怀着孩子呢!”
    ……
    两姐妹的嬉闹渐行渐远,安承德和安静茹已经守在青禹的身边快要半个时辰,青禹一直没有醒来。
    “醒醒了,真是的!”安承德拍了拍青禹的脸庞,一道青气刺激着青禹的神经,帮助他尽快的醒来。
    “好了,你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安静茹见到安承德一点都没有留手,便着急的说道。
    “静儿?”青禹凌乱的头发中,一道虎狼双目盯着安静茹的脸庞叫道。
    “青哥……”安静茹虚弱的叫道。
    “真的是你!”青禹猛地扑向安静茹,但是却被安承德挡住了力道,安静茹现在还很虚弱,根本扛不住青禹的猛扑。
    “是我……我回来了。”安静茹热烈盈眶的说道。
    “想死我了。”青禹紧紧的抱着安静茹说道,安承德在一旁无奈的摇摇头,分别近二十年了,青禹这心沉睡了二十年。
    “好了好了,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别哭,都多大了,还流眼泪。”安静茹安慰青禹的同时,也在教育青禹。
    安承德见着两人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结束的,于是屈指一弹,将体内的青吾气送入安静茹的娇躯中,自己起身离开了石亭。
    “不多待一会儿?”安承德朝着竹林居中走去,途中碰到小白,小白狐疑着问道。
    “小白长老别调侃我了,他们这老夫老妻的和我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了。”安承德坐在堂内的桌椅上,周围则是站满了人。
    “一年多的时间没回来,还是很怀念的。”安承德摸着竹椅说道。
    “小安能把姐姐找回来,一定吃了不少苦吧?”安自若问道。
    “只是遇到几个贵人,自己倒是没出什么力。”安承德如实回答道,安自若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带着两个贤内助都已经出去一年多了,怎么感觉没有动静啊?”应龙在一旁问道。
    “什么动静?”
    “孩子啊!你没看仙儿都已经是快要当娘的人了。”
    “哦?这倒是没有注意,恭喜恭喜……子书现在还在忙?”
    “深渊世界里还有些事情需要收尾,他还要忙一段时间。”凌仙儿笑着回答安承德道。
    安承德默默的点头,离开的时候,山海世界的乱子也不小,子书睿安还真的是个人才,竟然能够这么快就解决。
    姬千禾站在姜雅香的身边,小声的和姜雅香说着什么?目光时不时的瞟了几眼安承德,安承德不用问都知道这两人内心的盘算。
    “这次回来,感觉听仓促的,是不是在外面又惹了什么乱子?回来避难了?”姬晟的话比较直接,直接问到了安承德的心坎上。
    周围人的目光此时都聚焦在安承德的身上,包括姬千禾与凌彩儿两人,天帝之前说的事情,她们也只是一知半解,并不知道全部的来龙去脉。
    不仅仅是她们,安承德也不知道天帝的真正的意思,所以他一直留着这个秘密,等到人到齐了再说剩下的事情。
    “本来是准备等到子书回来再说的,但是没想到他不在这里,那就没办法了。”安承德微笑着说道。
    -------------------------------------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山海诡谈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