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甘州八声 > 第五声六

甘州八声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六
    马福寿的直属营骑兵连重新组建完成,连长还没到任,马福寿请示韩起茂,韩起茂说:“让警卫小马去当吧,明天上午在旅部警卫排当中挑选我的贴身警卫,你去请罗望前来观战,别告诉他是啥事。”
    马福寿出了办公室小声对站在门口的小马说:“恭喜兄弟,以后咱俩要在一个马勺子里吃饭了。”
    小马说:“哪里的话,兄弟是在你手下讨口饭吃而已,还需大哥多关照。”
    里面传出韩起茂的声音:“尕马子,进来。”马福寿朝警卫小马一罢手,离开了旅部。
    小马推门进去,韩起茂紧绷着脸,表情严肃地说:“小马,你是我从上千人里挑的警卫,跟着我四年有余了,要记住,你是我的人,永远是,无论将来你当了营长、团长、师长,这个都变不了,因为你身上打上了我的烙印,我韩起茂永远是你的大哥,唯一可以信赖、依靠的大哥。下到部队好好干,有难事可以直接找我,别想着攀扯啥人,我才是你的靠山,别给我丢人跌份,明白吗?”小马鼻子一酸,眼睛发红,脱下军帽对韩起茂鞠了一躬说:“旅长,大哥,我记住了。”
    韩起茂说:“去吧警卫排长叫来,安排明天挑人的事。”
    马家军不同于其它军阀部队,家族味很浓,连长以上直接带兵的军官大都是回族,团长以上都是马步芳的亲信,汉族军官多是任参谋、处长等一些不带兵的职务,军中拜把子、认大哥的行为很普遍。韩起茂听到了小马对马福寿说的话,对小马称呼马福寿为“大哥”很在意,借机敲打警卫小马,提醒他谁才是自己的主子。
    第二天一早,罗望带着礼物来到旅部,小马已经等在大门口,远远地就招呼罗望道:“罗掌柜早上好,旅长和马营长他们在操场上等你呐。”接过礼盒,带着罗望进了大门,罗望有点纳闷,马福寿请他时说:“旅长请罗掌柜到旅部叙话。”怎么在操场上等他,又不好向小马打听,只好跟着小马一直到了操场边,韩起茂坐在一张桌子旁,马福寿站在他身后,看到小马带罗望过来,指着旁边的椅子招呼:“罗掌柜,请坐,今天他们比武,请你来观战。”
    罗望后悔了,知道是这事,他根本就不会前来掺和,韩起茂见罗望迟疑着不就座,站起来身来拍着罗望的肩膀说:“即来之,则安之,不会连这点面子也不给韩某人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罗望只好说:“哪里,我觉得还是站着更好。”
    韩起茂笑道:“你又不是我的属下,坐吧。小马,让他们上场。”
    三十多个精壮军人徒手跑步上场,排长向韩起茂报告后,比武开始。
    警卫排的士兵是从全旅挑选出来的精兵强将,不仅枪法好,还善长徒手搏击,大家都知道今天要挑选旅长的贴身警卫,捉对打斗中个个使出了看家本领。很快就淘汰了一半人,胜者又开始捉对比试,三轮下来,场上只剩三个人,这时,小马脱了上衣、摘下军帽走进场地中央,对三人拱手道:“我是最后一关,谁先上?”
    其中一个士兵上前拱手说:“我来。”
    他在打斗中上衣已被撕破,索性脱了破烂的上衣,拍了拍胸口的肌肉,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围成环形,扎稳马步,“嗨”地一声扑向对方,小马没有躲闪,侧身欺近,缠斗在一起,只两三招,那名士兵就惨叫一声抱住左腿倒地不起,上来两人抬出了操场。
    剩下的两个人中有一个抱拳拱手说道:“我甘拜下风,”自己认输了。
    场上只剩一个士兵,对小马抱拳行礼说:“我叫马生海,来吧。”
    小马双手握拳靠近,左拳一晃,右拳猛地击出,那个叫马生海的士兵好像中拳一样侧身倒地,只见他双手撑地,两腿交替踢出,撑在地上的手臂像安了弹簧一样交叉、扭动、弹起,支撑着身体向前移动,双脚灵活地攻击小马的下盘,小马抵挡几下,试图抓住他的脚,身体刚一下沉,颈子上就挨了一脚,稍一迟疑,下腹部又着了一下,身体飞了出去。罗望认出这个马生海用的是地趟拳,双脚灵活、劲道十足,不由地喊道:“好功夫。”说着站起来鼓掌。
    韩起茂食指一点说:“就你了,尕马子,给他交待一下规矩。”又对罗望说:“罗掌柜,给他们指点一二怎么样?”
    罗望不愿招惹这些士兵,说道:“韩长官,拳法不对路,说不出个一二三呐,不打搅长官雅兴了,我先行告退。”
    韩起茂说:“这样行不,他们单个一定不是你的对手,我的新老警卫一起上如何?”罗望知道,今天不出手是走不了的,就说:“长官,让你的两个警卫再加一个人吧,反正是走一趟的事。”
    韩起茂一楞,随即说:“马营长,你上。”
    马福寿参加特训班培训时,徒手格斗也是数一数二的,见罗望如此托大,心里就憋了一股气,没有多说话,脱了上衣走进场子。
    罗望脱了长衫,活动了几下筋骨,对三人报拳道:“请出手吧。”身体微微下沉,双手交错护住前胸,三人互相望了一眼,成品字形攻了过来。马生海最先出手,罗望侧身一让,闪过打来的双拳,身体下蹲,右脚踢向马生海的膝盖,马生海侧身倒地要用地蹚拳,罗望收回右脚,豹子扑食般跃起来,左肘猛地顶向马生海的肋骨,同时借力双脚飞起,分别踢向小马和马福寿,两人一闪躲过,马生海却结结实实挨了一肘。罗望踢空的两脚收回落地,身体弯成弓形,猛地弹出,小马和马福寿躲过了脚踢,拉开架势要攻击,罗望的双拳先到了,攻击的是小马的下盘,马福寿乘机右脚踢出,罗望没有理会,双拳猛击小马右膝,自己也被马福寿踢中肋骨,借势收回双手,肩膀着地,右脚踢向马福寿的小腿,马福寿急忙往回收,不料罗望右脚是虚招,左脚弹出猛蹬在他腹部,马福寿顿觉肚子里面翻江倒海,两手捂住腹部蹲在地上,小马和马生海一个搓着膝盖,一个揉着肋骨,不敢再进攻了。罗望跃起,报拳说道:“三位长官得罪了。”
    韩起茂大张着嘴不知说啥好,自己的三个高手竟然这么不堪一击,直到罗望边穿衣服边说:“韩长官,其实他们三位身手已经很好了,你看我的身上,就着了马营长一脚。”说完撩起衣服。韩起茂才醒过神来,看了一眼罗望左边肋骨上一块青印,说道:“传言不虚啊,他们三人竟然没有在你手上走过一个来回。”
    罗望告辞,韩起茂破天荒地亲自送到旅部门口说:“罗掌柜,有兴趣的话,到军中来,从副营级教官做起,我向马长官推荐你。”
    罗望说:“谢韩长官,罗某散漫惯了,受不了拘束,实在无意军旅,谢谢了!”
    “一罗战三马”的传奇在军中盛传开来。
    兵力充实后的马福寿开始实施敛财计划,他把目光首先放在能够短时间见到奇效的挖坟掘墓上。首选目标就定在了黑水古城。
    距甘州城西南二十多里的沙窝中残存着一座古城遗址,当地人有“黑水国”、“老甘州”、“古城疙瘩”多种叫法。谁也不知道这座古城何人、何时所建,又是什么原因毁灭,消失在了沙漠戈壁。
    甘州有一个不知流传了多少代人的传说,讲的是有关黑水国遭沙漠风暴毁灭和甘州是怎么得名的故事。
    据传说,某个盛夏的清晨,黑水城突然来了两个赖头和尚,赶着一大群鸭子走街串巷,大声叫嚷着:“傻鸭(沙压)、傻鸭,快走、快走,”和尚赶着鸭群出了城门,跟着看热闹的人就回来了。和尚又把鸭群赶进城里,如此两三回,人们觉得没什么意思就各忙各的营生去了,不再理会这两个赖头和尚和他们的“傻鸭。”到了正午,街上过来一支娶亲的队伍,是国王为儿子娶媳妇,两个和尚冲进娶亲队伍,护卫的士兵根本挡不住,一个拉下马背上的王子、一个抢出轿子里的新娘背上就跑,人们叫喊着追了上去,和尚跑出东城门上了官道,追赶的人群看着距和尚很近,但就是追不上,一气儿追了二十多里,和尚放下新郎、新娘不跑了,人们围住和尚要打,一个和尚指天划地不知道说着什么。突然西边的太阳由金黄变成了火红,随即渐渐黯淡下来,跟着突然消失,天变的漆黑,人们感觉到大地在摇晃、抖动,远处传来沉闷的轰隆、轰隆声,大家惊恐地爬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天亮了过来。和尚对着惊慌失措的人群说:“苦难的人啊,黑水城已经不在了,就在这儿建一座新城吧。”说完跺跺脚,地下喷出一股清流,人们一品尝,顿觉满口甘甜,谁也没有注意和尚在什么时候消失了,远方的黑水城已经变成一座高大的沙山。于是,人们就围泉建城,因甘泉得名,叫做甘州。
    千百年来,那座黑水古城犹如一帧岁月悠远的古画,落寞在朝晖日暮中,掩藏着鲜为人知的秘密。有一个黑水古城藏着“金月亮”的传闻,让盗墓者、探险家向往不已。
    传说很久以前,有个牧羊老人常在黑水古城附近放羊,他的牧羊犬每到黑水古城就狂吠着跑进古城,出来就爬在地上流泪。牧羊人觉得很奇怪,想要弄个明白。有一天,他悄悄跟随牧羊犬到了残破的城垣下,只见牧羊犬钻进了一个地洞,他犹豫了一下,也随着钻进去。进去一看,洞里像一座宫殿,每推开一道门,里面都堆满了金银财宝。他一直走到第九道门,也是最后一道门,见正中方桌上摆着一个金月亮,牧羊人欣喜若狂,想把金月亮带回家。可是,当他刚一拿起,室内顿时一团漆黑,怎么也找不到出口。他只好放下,室内又恢复了光亮。牧羊人出洞后,做梦都想取回金月亮,但一夜之间,风沙埋没了他所看到的一切,他再也找不到进口了。
    马福寿找到两个盗墓贼,从他们口中得到黑水古城有宝藏“金月亮”的传说,打着修筑公路的旗号,兴师动众地开挖这座古城,在盗墓贼的引领下掘开了周边无数座古墓,有没有挖出宝藏和“金月亮”就不得而知了。
    那些日子,甘州人看到许多“子母砖”及厚重的青砖运进了甘州城,用来铺设钟鼓楼周边东南西北四条大街,历时四个多月,三十余里的大街全部铺上了青砖,这些青砖都是来自黑水古城。
    马福寿的“修路”工程在进入冬季前结束,部队撤回兵营修整。韩起茂和马福寿带领警卫排的十几个士兵开着两辆大卡车上了一趟兰州。回来后,马福寿拿着几张兰州省城银行的转账单据来找刘元柱,把一大笔钱分成了三份,两份入到了韩起茂、马福寿的私人账户,一份入到了部队的集体账户上。
    部队撤出黑水古城后,只要天一黑,古城内就有鬼影子在游荡,到处闪着鬼火,当地人谁也不敢靠近那座古城。行内人知道,那是邻近几个省份蜂拥而至的盗墓贼在寻找马家军“修路”部队遗留下的残羹剩饭。
    此后,黑水古城遗址中,只留下残砖碎瓦四散遍地。每到冬季,寒烈的西北风卷着沙尘掠过古城的残墙破壁,发出鬼哭狼嚎的嘶鸣声,像是无数的冤魂在寒风里哀嚎。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甘州八声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