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甘州八声 > 三

甘州八声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三
    罗望、刘甲、刘元生、魏宝骑着马,带着驼队踏上甘凉道,随行的是六个骆驼客,骆驼上驼着路上用的吃喝用品,四辆胶皮轮子的马车装满货物。
    刘甲和刘元生并肩走在前头,罗望、魏宝走在后面,刘甲情绪有些低落,和刘元生交谈着,刘元生听完他的叙述说道:“甲儿,你的困惑我虽然能回答一二,但不会让你满意,到兰州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一定会解释所有的问题,但不能带其他人,路上人多嘴杂,这个事再不能谈了,高兴点吧,到兰州你一定满意。”刘甲又兴奋起来。
    过了中午,看着大家有些倦怠,刘元生说:“骆驼客们,唱首曲儿提个神,”一个老者拿出弦子说:“就《拉骆驼》吧,”弦声一响,老者唱道:“拉骆驼进了工呀。”
    其他人跟着和:“走了一个省,”老者唱一句:“十几子就出了门拉骆驼就到如今,拉骆驼进了工呀。”
    众人跟着和:“走了个第二省,”老者接着唱:“丢下了父母撇下了妻儿你坏掉了良心,拉骆驼进了工呀。”
    。……。
    “经过了嘉峪关呀眼泪流不干,……。”
    最后一句“这就是拉骆驼的我经过的一场。”是骆驼客一起吼出来的。
    第三天黄昏,驼队进了兰州城。刘家商号的分号在西关十字,分号掌柜的姓田,刘元生很熟悉,但和刘甲是初次见面,显得很谨慎。
    众人吃饭时,刘甲拿出父亲写给的信,田掌柜看完,大声说:“少东家、刘掌柜,各位,一路幸苦了,老东家信里说了,只给大家两天休整时间,大后天返回,大家所有的事两天内办完,返程置办的货我已经备了一部分,住的也安排好了。”
    又到刘甲旁边弯下腰问:“少东家,老东家让你去见的人,明天我就带你去,你一个人住还是,”“和他一起,”刘甲指了一下罗望。
    来之前,刘元柱交给刘甲两封信并交待,到兰州后,货物、钱庄的事交刘元生去办,这两封信一封给分号掌柜,从分号拿二千大洋,带另一封信去见一个人,此人是他同学,叫张启正,省政府参议,田掌柜知道他住处。
    第二天大家分头行动,田掌柜和刘甲来到位于双城门的一小四合院,见到了张启正,他戴金丝边眼镜,身材廋高,接过信看完说:“你是刘甲吧,我和你父亲同窗三年感情甚深,我家穷,能顺利完成学业,得益于你父亲,你跟我到书房来。”
    留下了田掌柜,二人来到书房,张启正对刘甲说:“我写封信你带回去,你说说甘州的情况。”
    刘甲就把甘州一年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他讲完,张启正的信也写完了,张启正封好信说:“这封信很重要,不可遗失,亲自交给你父亲,甘州的事我知道了,怎么办信里写的明白,我还有事,不能留你了,回去吧。”
    罗望在西关十字一家商号内买好了两台缝纫机和各种颜色的缝纫机专用线,他看见了架子上的洋(煤)油灯,这东西在天津他见过,知道如何使,问了价格,比甘州人点的菜油灯便宜而且亮好多,但不好带,尤其灯罩子,是很薄的玻璃制成的,就问伙计,这东西怎么包装、怎么运到甘州。
    伙计打开旁边的仓库让罗望看,才发现整厢包装的码车上很好运输,装洋油的大铁桶密封很好,就动了心思。回到商号,对刘甲说要买一批洋油灯和洋油,刘甲很支持,并答应用商号的车运输,本钱不够可以借给他,运费按时价计算。
    第二天,罗望采购了十厢共一千盏洋油灯、十几桶洋油。
    刘元生带着刘甲要去见人。叔侄两先是乘黄包车,走了一会儿,两人下了车。
    刘元生对刘甲说:“我们步行过去,见了人,你称呼他高医生。”
    可步行一条街后,刘元生又变掛了,说:“还是乘车吧,远着呢。”
    折腾了三次才见到这位高医生。这位身体微胖,中等身材,五官清秀白净,很普通的中年人,看人时眼神很清澈,见到刘元生行握手礼,指着椅子让座、彻茶,说道:“这位就是你说的刘甲吧。”刘甲忙回话:“我是刘甲,高医生好。”高医生又问:“听元生讲你有几个问题要问我,请说吧,不要客气,不要保留。”
    刘甲就把事情的因果及自己的困惑说完,高医生先对刘元生说:“你出去忙吧,下午来接人。”
    高医生给了刘甲一本已经很旧,名叫《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的小册子,说这本书正好讲的是你问的事,你先读吧。
    刘甲在高医生家呆了一天,高医生讲了许多他从没听过的道理,这一天里,他知道了“农民阶级、地主阶级、斗争、剥削、苏维埃、平等、自由、民主、共产主义等等。”
    下午刘元生来接他,高医生先走了,他和刘元生等了一会才出来,街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刘元生给了她一块银元,刘甲这才明白,这里不过是专为这次见面租的房子,不是高医生的家。
    回到甘州是三天后的黄昏,入城时税警拦住车收税,交了五块银元的税金。
    就在当天夜里,罗望安装好缝纫机,点起洋油灯,罗望嘱咐:“明天给取衣服的前四个客人每人送一盏油灯,油不能装满,后天开始就会有人来买灯,一盏卖五个大洋,洋油五斤卖一个大洋”。母亲和王积富兄妹很奇怪,母亲看了下罗望,罗望笑着说:“就按我说的办,山人自有妙计。”
    刘甲则把车、驼队交给刘元生处置,自己先回家,把信交给刘元柱,又把兰州商行、货物及每个人在兰州的情况仔细讲完,见高医生的事没有讲,刘元生交待过,上不能告知父母、下不能说给妻儿,这是保密,当说到罗望做洋油灯生意时,刘元柱说:“有眼光,他家的皮货做的非常好,这人真能成事哩。”
    两个月后,罗望的灯卖完了,挣了五千个大洋,成功地做了第一笔生意,他想着用这笔钱去做更大的生意。
    刘甲似乎找到了他要的答案,但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需要的东西还很多,他向父亲提出要到兰州继续读书。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甘州八声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