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庶族无名 > 第一百零三章 落幕

庶族无名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美阳的战争要比武功激烈的多。
    李傕的军队并不仅仅是在守城,美阳附近位置比较重要的乡庄,都有驻军,或许不多,但会带领乡民一起伏杀陈默派出来的斥候,太史慈作为陈默的先锋官,在渡河进入美阳境内之后,大规模战争没有,但小规模的战斗几乎每时都在发生。
    太史慈派出的斥候,活着回来的十不足一,带回来的情报自然有限。
    “那便大军直接杀过去,那李傕若是出城来战,岂非正好?”郑屠感觉有些憋屈,大军渡河后,好似瞎了一般。
    太史慈看向身旁的徐庶,却见徐庶缓缓摇头道:“将军莫急,李傕这般打法看似嚣张,但实际上,他要的是美阳一带乡庄的兵力,从斥候带回来的消息看,阻截我军的,只有少数西凉军,多是这些西凉军所带的乡勇在作战。”
    “全民皆兵?”太史慈讶然道,当年臧洪在东莱的时候,好像也用过这一手,陈默也用过,但更多的是辅助或是虚张声势,像这样直接以乡庄民众为主力作战的,臧洪和陈默都没用,毕竟寻常乡勇也没多少战力,若真用这法子,那得伤亡多少人?
    “或许吧。”徐庶点点头道,这法子的恶心之处在于就算他们最后攻下美阳,这美阳恐怕也只剩一座废墟了,陈默占关中,除了要地,更重要的却还是人口,真把这些人口都打没了绝非陈默所愿。
    “元直,可有破解之策?”太史慈作为先锋大将,自然不能在这里驻足不前,看着徐庶询问道。
    徐庶点点头:“美阳一带,并无险地可设伏,李傕此举,也不过是垂死挣扎,不过如今李傕强征民夫,广筑坞堡,封锁四围,我军若挥军直入,难免四面遭袭,依在下愚见,如今主公布局尚未完全,倒也不必急于攻城,将军可率军攻伐坞堡,步步为营,只待主公布局完成之时,这美阳也便成孤城一座!”
    太史慈闻言点点头,看向帐下众将道:“王彪、郑屠!”
    “末将在!”王彪和郑屠出列,躬身道。
    “你二人与我各领一营兵马攻伐李傕设下坞堡,记住,攻破坞堡后,以安抚为主,以收民心,不可多造杀戮。”太史慈肃容道。
    西凉军的风气,使得整个关中百姓对衙署极度不信任,陈默如今除了驱逐、消灭西凉军之外,最重要的还是收服民心,所以这次作战,最重要的是不能动辄屠城。
    “喏!”王彪与郑屠领命一声,转身离去。
    太史慈又看向徐庶道:“便请元直为我坐镇后方,调拨粮草,保我后方通畅。”
    “喏!”徐庶微笑着答应一声。
    此番陈默给太史慈的先锋军足有万人,满编五营,太史慈和王彪、郑屠各领一营出战,徐庶则率余下两营负责后方,在兵力上,太史慈这边甚至还在李傕之上,陈默则率军在后方总督三县战事,随时支援各路兵马。
    太史慈这般步步为营的作战方式,也确实让李傕这种全民皆兵的策略被瓦解。
    民就是民,不是给把武器就能称作兵的,反而这种强迫百姓作战的方式,引起了各乡镇百姓的抵触,当太史慈三人率兵攻打坞堡的时候,往往屯驻在这里的西凉军一死,就会立刻投降,甚至有不少趁乱杀了西凉军来投降,李傕的方法不但没能挡住太史慈太久,反而陪进去近千将士,而太史慈大军所过之处,到了后来几乎是百姓夹道欢迎的场面,费力做好的坞堡也成了太史慈围困美阳的一处处据点,连粮道都被阻断了。
    七月末,段煨、李蒙等人依旧未曾来援,郭汜这边虽然尚未被战火波及,但鲍庚占据陈仓,赵岑和张绣的骑兵徘徊在侧,郿县虽有粮草,但却彻底被阻隔,漆县、茂陵、平陵三县直接向陈默投诚,其余诸县也成观望态度。
    八月初,太史慈彻底断了美阳与郿县之间的联络,美阳没了粮草,八月初三,李傕父子被部将趁夜割了首级,送往城外投降,至此,曾经权倾朝野的车骑将军李傕至此陨落,同时,武功也被武义攻破,王方在乱军中想要冲阵斩杀武义,却被武义一刀斩于马下。
    美阳、武功相继告破,太史慈、武义挥军围攻郿县,赵岑、张绣率领骑兵逡巡后方,郿县虽然坚固,却已成孤城一座,郭汜无奈,派人前来见陈默。
    “要投降?”陈默看着郭汜送来的降表,摇了摇头,看向梁兴道:“梁将军,时至今日,郭汜已成困守孤城之势,此时投降,于我而言意义其实不大。”
    梁兴闻言,连忙躬身道:“长陵侯所言极是,之势郭将军确有诚意相投。”
    “此乃无奈来投,我并未看出任何诚意!”陈默合上竹简道:“且不说郭汜爵位乃是胁迫天子而得来,大汉向来有规矩,非功不侯,郭汜早年确实立过战功,然其功劳,尚不足以位列县侯,更莫说,自郭汜与李傕占据长安以来,纵兵为匪,抄掠百姓致使关中民不聊生,其所犯之罪恶,罄竹难书,如今势穷投降,却还要保留其县侯之爵位,凭何?”
    “这……”梁兴本就不善言辞,此刻被陈默这般一桩桩的细数郭汜之罪,一时间无言以对,额头不觉渗出大量汗水。
    “然……”陈默看着梁兴这般模样,语气一缓道:“郭汜乃首恶,其罪难恕,但仗打到此处,我也不愿再造杀伐,除郭汜之外,城中其余将士皆可豁免,似梁将军这般将才,若是愿意,还可量才而用。”
    梁兴嘴笨,但不是傻子,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哪还不明白陈默的意思,郭汜必须死,但郭汜麾下这些人却可以活,甚至还可以继续为将。
    “末将明白!”梁兴对着陈默下拜道。
    “明白就好。”陈默看了看帐外道:“天色不早,今日就不留将军了。”
    “喏!末将告退!”梁兴躬身答应一声,告辞离去。
    “主公,那郭汜愿降,为何不收?”梁兴走后,张济有些疑惑的看向陈默,陈默麾下的西凉降将也不少,比如张济叔侄,赵岑、杨定,段煨前日送来的降书,陈默也收了,为何独独不肯收降郭汜?
    “西凉军犯下的罪孽,需要人来承担,李傕算一个,但还不够。”陈默跪坐在帅案之后,摇头道:“算起来,如今关中被打成这般模样,李傕、郭汜罪无可赦,而且劫持天子,擅杀名士、大臣,不知多少人欲杀他。”
    当然,并不只是这些原因,郭汜要求保留爵位,那就是跟陈默平级了,真的收了,怎么安置?但毕竟是主动投降的,陈默不能自己杀他,否则,日后还有谁愿意向陈默投降?所以郭汜必须死,但绝不能死在陈默手中。
    张济等一众西凉降将闻言默不作声,他们倒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同时也暗暗庆幸有李傕和郭汜这两个最大的西凉军阀为他们顶着,否则当初若是跟李傕、郭汜一般手握重权,如今恐怕也是连投降的机会都没了。
    另一边,梁兴回城之后,便被郭汜招来询问道:“那陈默如何说?”
    梁兴有些犹豫道:“将军,陈将军说……”
    “说什么?”郭汜皱眉喝道。
    “说将军并非诚心相投。”梁兴脑海中念头急转,躬身道:“陈将军觉得将军爵位与他平级,定是还有复起之心。”
    “欺人太甚!”郭汜一拍桌案,怒声道,他只保留县侯爵位,也是为了后人能够有个出身,连官职都一个没留,这还不算有诚意?
    当下,郭汜怒道:“传令三军,明日准备与那陈默决一死战!”
    “喏!”梁兴眼神闪烁,低头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郭汜尤自愤怒,接连传了几道军令下去,准备明天好好跟陈默打一场,让陈默看看自己的本事,到时候再商议投降之事。
    另一边,梁兴离开郭府之后,迅速找到几名城中大将,这些人都算是郭汜的心腹,手握重兵,不过虽是心腹,但以如今的局面来看,愿意跟郭汜同进退的就未必全是了,毕竟梁兴也是郭汜心腹,而且还是大将。
    “梁兄,今日你去陈默军中,陈默如何说?”一名将领看着梁兴道。
    “不准。”梁兴一脸沉重的看着众人道:“陈将军说,将军罪恶深重,不能赦免。”
    “这城中尚有万余精锐,难不成他真要这郿县血流成河?”
    “那也不是。”梁兴看了看众人道:“有些话,我没敢与将军说。”
    “何话?”众将连忙问道。
    “我等皆可赦免,甚至可以继续为将,但唯独李郭二位将军,罪孽深重,冲撞天子,擅杀大臣,是罪无可赦的。”梁兴低声道。
    “这……”众将闻言都沉默下来,这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郭汜必须死,但他们却未必。
    “梁兄是何意?”一人看向梁兴道。
    梁兴犹豫片刻后,咬牙道:“我等追随将军多年,为他出生入死,今非我等不忠,实乃将军气数已尽,但我还有妻儿家小,不能与将军赴死,我等为将军征战半生,如今却也该是将军报答我等之时了,诸位以为如何?”
    众将闻言,陷入了陈默,良久之后,梁兴见众人都不说话,皱眉道:“之前将军已经下令,明日便要与陈将军决一死战,城外各路兵马齐聚,不下十万之众,诸位难道真要与将军共同赴死!?”
    众将迟疑片刻后,一人对梁兴道:“将军准备如何做?”
    其他人闻言,却没有太多表示,继续听着。
    梁兴闻言,终于松了口气,当下跟众人商议了一番后,趁着夜色,调开郭府兵马,一群人带着亲卫闯进郭汜府中,郭汜尚在睡梦之中,被府中吵闹哭喊之声惊醒,连忙想要起身,却见梁兴带着几名将领已经踹开房门进来。
    “尔等意欲何为!?”郭汜见到众人,皱眉喝道。
    “将军,得罪了,我等不愿陪将军赴死,还请将军成全!”梁兴看到郭汜,有些气弱,不过事已至此,哪还有转换余地,咬牙挥剑便冲上前,在郭汜愤怒的目光中,一剑刺穿了梁兴的胸腹。
    “你……”郭汜瞪圆了眼睛,双手抓着刺入自己胸腹的宝剑,想要说什么,其他人也扑上来,对着郭汜便是一通乱砍……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庶族无名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