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祖宗在上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教练,我想学这个

祖宗在上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陆青这一招,本质上就是‘升星诀’中所带有的那个名为‘落星’的术法。在天空中凝出一块巨大的星力陨石,并使其落下。砸下来的星力陨石,将会产生剧烈的爆炸,并且附着在爆炸范围内所有的敌人身上,吸取其之灵力、真元乃至生命力。这些夺取了敌人力量的星力,陆青还可以回收,并将其转化后补充自身。
    在金丹期的时候,他一次只能呼唤一颗‘落星’。但到了元婴层次,虽然‘升星诀’本身,他并没有找到更进一步的升级办法,以至于招数的本质并没有得到更新。但以元婴的实力,他却可以接连不断的勾连天外星空,凝结星力陨石,连续的往下砸了。
    在旁边观看的白南天,罕见的耸动了一下喉头,艰难的咽下了口水。
    眼前一幕,有点超出他的想象了。
    白南天知道,陆青已经进入到元婴层次。但不管怎么说,陆青应该是才刚刚进入到元婴而已,绝无可能到元婴二层。
    这样的实力,在白南天的理解里面,刚刚表现出来的那场雨,就已经是极限了。能够净化掉邹子午的那种污秽的灵气,想来是陆青自身的特殊能力。
    接下来的事情,白南天都已经想好了:二人并肩作战,陆青依靠他的特殊能力,辅助自身,帮他清除异常状态、净化紫泥怪物,创造更加良好的作战环境。
    这才是合作嘛。
    可谁能想到,陆青一动手,就这么大的动静?
    更关键的是,眼下这是元婴一层的修士能够搞出来的场面?
    那喷涌的龙火,那漫天的流星……
    以白南天的感官来看,不管是龙火还是流星,他都只能想办法闪躲。硬扛的话……也许能抗住三五颗流星,但显然不可能扛得住如此密集的攻击。龙火也是一样的道理,在里面顶一会儿可以,但时间久了,他也要被融化。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陆青当下展露的这两个招数,都是大范围轰炸的手段,明显是应对多个敌人才适合用的。可陆青难道没有拿来应对单个敌人的手段么?白南天肯定不信的,都已经到了元婴这个层次了,或许存在专长,但很少会有特别明显的缺陷的。
    而如果陆青拿出了一些单独应敌的手段的话,可能没有这么强盛的声光效果,但是想来对于单一敌人,那威力会更加的恐怖。
    换而言之,仅仅就目前看到的东西,白南天就觉得,自己哪怕是底牌尽出,用上所有实力,恐怕仍然不是陆青的对手,甚至有可能被轻易碾压……
    在得出了这样的想法之后,白南天有些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从踏上修行之路来,他始终是同龄人、同级别里的翘楚。在他记忆之中,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同级别里无敌的,哪怕越级挑战,也是轻轻松松的。哪怕是进入到了元婴期这样的高层,在宗门之内的切磋中,很多比自己资历老得多、修为也强得多的元婴前辈,在切磋之中也只是跟他打成平手罢了。
    一直以来,他都是对自己充满自信的。哪怕是今日,在邹子午手下吃了憋,他也不觉得有什么。虽然差点死了,但邹子午是借着六阶灵脉阵法的力量,才给他逼成这样的,这种战败,他不认。
    然而,在陆青面前,他不得不认了。
    虽然心态非常难以调整过来,但是他必须得承认,他哪怕元婴二层,恐怕也根本不是陆青的对手。
    一波龙火、一阵流星雨,接连洗地,全场的紫泥怪物,数量锐减,彻底浇灭了邹子午的想要反扑的想法。
    乃至于他潜藏在紫泥怪物的身影,都被一颗砸来的流星给逼了出来。
    就算不被逼出来,他其实也躲不了多久了。他本来的隐藏手段,就是将自己的真元波动,变得跟寻常的紫泥怪物一模一样,然后借由数量及其庞大、真元波动非常想尽的紫泥怪物,将自己完美的隐藏在其中。而陆青以大范围的活力,在很短的时间内,消灭了大量的召唤物,让邹子午哪怕拥有六阶灵脉大阵在后面支持,真元疯狂释放,也补充不上陆青消灭的速度。
    当紫泥怪物的数量被大幅度的削减之后,他确实也没法隐藏了。
    而当他显露出真身之后,白南天眼睛一眯,也顾不上再失落什么的了,踏云飞剑就此一闪,直接奔向了在地上逃窜的邹子午。
    他的快剑,威力怎么也是在的。
    然而,邹子午既然被逼着从藏身的地方跑出来,那自然会有一些防备。
    在白南天的飞剑之前,一个看起来比寻常的紫泥怪物‘胖’了好多倍的家伙,骤然就出现在了踏云飞剑和邹子午之间。
    飞剑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白南天也很难在锁定了目标之后,再调转飞剑的方向。踏云飞剑就这么一往无前的切进了那头怪物的身体里。
    接着,那怪物仿佛像是个被利剑刺入的气球一样,直接爆了开来。一股巨大的能量,在那处盛放开来,白南天的踏云飞剑直接被炸飞了,没有办法再继续攻击邹子午了。
    白南天再想操控飞剑,却感觉到一股凝滞感。污秽属性的真元,在刚才的那场爆炸之中,沾染在了他的飞剑上面,污染了他的飞剑,侵蚀着他和他的飞剑之间的联系。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他的飞剑也生病了一样。
    白南天一脸阴沉,还带着些许的尴尬。
    自己这个天之骄子,今天算是接二连三的吃瘪了。
    他不禁偷瞄了一眼高高在上的陆青,却发现陆青也整在向他看来,目光之中带着些许的揶揄神色。
    “失误、失误……”他喃喃的这么说道,脸有点泛红。
    原本还想再路情面前找回一点场子,结果又出漏子了……
    挺尴尬的。
    他收回飞得有些歪歪扭扭的踏云飞剑,同时,也从储物袋之中,唤出了另一把备用的剑。虽然他没有他的亲身佩剑那么厉害,但总归算是能用。
    然而,在此之前,他就先看到,陆青手持剑指状,指向了地上逃窜着邹子午。
    接着,一道让人心惊胆战的剑意,在他的手中凝结。一柄灿白的法剑,在他的手上凝结了出来。
    白南天也是位杰出的剑修,脑袋上还顶着‘剑仙’这样的名头,在剑之一途上,当然是有着非常深厚的造诣的。也正因如此,他才能够更加深刻的感觉到,陆青手里凝成的那柄光剑,有多么强悍的威力。
    那纯粹的剑意,让人看上一眼,就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被要被刺瞎了。
    陆青的双目,已经锁定住了邹子午的身影。星木剑火,在这位大燕丞相的身上,不断的燃烧了起来。
    邹子午根本闪躲不了。毕竟,陆青这个招数,是在目视之处,直接燃起性质极为特殊的火焰,是无法闪避的能力。他只能掏出防御法器,来进行抵挡。
    星力不断的透过来,灼烧着他的身体;造化籍的力量在偷取他的真元;火焰之中隐含的剑气,正在竭力的破坏着他的防御法器……
    邹子午被搞得很是狼狈。
    但无论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元婴期的顶级高手。真元不断地向外释放出来,仿佛是在扔出自己的真元作为炮灰,让那星木剑火去烧,反正别烧我自己就可以了。
    要是寻常时候,邹子午这么搞肯定是取死之道。哪怕是元婴修士,也顶不住真元沐浴火焰,被这样毫无抗衡能力的焚烧掉。但现在,他有六阶灵脉大阵在后面顶着,倒也不是那么害怕,反正烧再多的真元,本质上也是在烧六阶灵脉。陆青的星木剑火,就算是再怎么牛逼,也不可能将一整个六阶灵脉给烧干净。
    可是,真正的威胁,还是在于陆青手上凝结出来的那柄盛放着灿白颜色的光剑。他也同样能够感觉到其中的强盛威力,如芒在背的感觉,让他很确信,自己要是被这一剑给结结实实的劈在身上的话,肯定小命不保。
    但要怎么摆脱锁定?
    他已经左右狂扭了,但那种被盯上的感觉,却始终没有消失过。
    在这种时候,那燃烧在他的身上的星木剑火,就尤其的让人觉得烦恼:不停焚烧他的真元,让他身体中的能量,始终无法保持在盈余的状态,以至于让他不能够完全的爆发出所有的速度,来进行闪躲和摆脱。
    在这种不利的条件之下,他感觉到,自己身后的那柄光剑,突然射了出来。
    抛弃所有侥幸心理,他已经知道,无法闪躲了。他在刹那间转身,数个防御法器,直接笼罩在了他的身体外表。同时,六阶灵脉大阵的力量,也被全力的调动了起来,之前曾经挡住过白南天的急速一剑的紫色光盾,也同样出现了。
    另外,三个先前同样拿来挡过白南天的飞剑的肥胖紫泥怪物,也同时出现在他周边。
    刹那之间,邹子午拿出了自己所有的手段,将防护等级拉满,已经做好了硬抗这一剑的所有准备!
    是死是活,就看这一下了!
    最先被切开的,是那三个叠加在一起的‘胖子’。
    如之前一样,这三个胖子被切开之后,迅速膨胀并爆炸,污秽的真元,四散而出。
    但与之前不同的是,爆炸并没有撼动光剑;那些侵蚀能量,也没有办法让陆青射出的这道光剑‘得病’。
    盛大的光剑,仍然以不可阻挡之势,狠狠的劈在了邹子午的外围防护上面。
    紫色光盾先前能够切切实实的挡住白南天的极速一剑,可在光剑之下,却如同豆腐一样,被轻而易举的切开了;保护在邹子午周身的那些防御法器,也紧随其后,接二连三的全都被斩破。
    至此,邹子午完全的暴露在了陆青这一剑之威下。
    可现在他还能拿出什么反应?别说根本反应不过来了,就算是能反应过来,他现在又还能拿出什么东西,来抵挡这一剑?
    没有任何手段。
    现在挡在光剑之下的,只有两样东西:他的血肉皮和骨骼。
    然而,前面层层的保护,都没有让陆青的这柄光剑有半分停留,那他的肉身又怎么可能有这种防护强度?元婴修士的身体,确实要比下级修士强悍得多,可邹子午本身并不是那种体修,他的肉身压根儿也没什么特殊的强化之处。
    这一切,其实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在外部看来,就是一道光剑,从陆青的手中射出,急速飞行的过程中,不断变大、膨胀,变成了一把仿若可以斩破天地的剑,然后切开了一切的障碍。
    待到光剑消失不见,只看见邹子午所做出来的一切花里胡哨,都是白给,整个人被竖着切成了两半。去势不减的光剑,在杀死了邹子午的同时,还将这一整条街道、乃至于这一整块的城区,都给切成了两半,只在地上留了一个硕大的剑痕。
    此剑,名为‘破天’,是五阶神品功法‘圣白剑典’内,所蕴含的一记绝招。陆青在之前还没有突破到元婴层次的时候,以金丹巅峰、半步元婴的实力,可以勉勉强强的释放出这一招,但基本会抽干自己所有的真元。
    但现在,他在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元婴修士后,这一招他已经可以正常使用了,并不会让自己的状态因此而变得太差。并且,这一招的威力,也比她在金丹层次时释放出来的要强大太多了。
    站在旁边,刚刚换上备用法剑的白南天,已经看傻了。
    这是什么神仙剑法?怎么从来没见过?为什么这么强?
    我修剑三百年,到底修了个什么东西?
    他低下头,看看自己手中‘病恹恹’踏云仙剑……他第一次对陪伴了自己这么久的伙伴,产生了一些怀疑。
    而随后,他的目光,不由得望向了站在龙首之上的陆青。眼中的神色,逐渐从震惊,转变成而来狂热。
    教练,我想学这个。
    ————
    4k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祖宗在上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