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白夜浮生录 > 第一卷·黄泉十二月 第八十六回:故意为之

白夜浮生录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人活在世享乐要紧”施无弃伸了个懒腰,语气淡定,“温泉啊,我只是听往来于泣尸屋的妖怪说过。说是姑娘都喜欢,对皮肤好。”
    黛鸾又来劲了:“真的?我要泡我要泡我要泡——诶,不过,对阿柒有影响么?”
    施无弃看了一眼柒姑娘。
    “不行,不许见水,别给我泡坏了!”
    “嘁耶——”
    “烧热水洗澡实在费劲,也奢侈得很”慕琬也有些心动,“这儿还是现成的呢。我们在谷里,都是姐妹约着去泡山泉。人多也不觉得冷,冬天只能打井水的时候,倒是刺骨多了,要略掺些热水。”
    阿鸾挠挠头:“我小时候以为所有人都用热水。后来跟山海出去闯,才知道人间疾苦。”
    一年四季在山上泡凉水池子的山海没吭声。
    无论如何,五个人终于在这个地方落了脚,天也渐渐黑了下来。虽然,慕琬十分纠结于就算解决了潜在的、闹鬼的可能性,这个抠门的掌柜到底会不会打发点儿的可能性。
    罢了罢了,不想了,泡澡要紧。没有人能够在疲劳时拒绝热水池子的邀请——没有人。
    先前掌柜的还说,他们这儿有个特色,就是泡澡的时候把鸡蛋也放进池子。泡完澡的时候,鸡蛋也就熟的差不多了。据说风味独特,美容养颜,也不知真的假的。不过出于好奇,他们还是跃跃欲试。山海和阿鸾正准备去后厨看看有什么食材,答应他们顺便带些蛋过来。
    男女池子自然是分开的,都是露天。慕琬从房间柜子里找出两条干净的长浴巾,带着柒姑娘先过去了。整个浴池很大,而且只有她们,柒姑娘还不碰水,这感觉的确很舒心。柒姑娘帮忙拿着浴巾,站在石头砌的台子边。慕琬试着伸出腿碰碰水,很烫,她一下子缩回来。
    难怪能把鸡蛋煮熟。
    她以前从来没用这种温度的水泡澡,相较之下,这温泉的确与开水无异。但她还是鼓足勇气,小心翼翼地把腿放进水里,慢慢适应了这温度。然后才让整个人都沉下去。水没过脖颈的时候,她感觉整副皮囊都麻酥酥的,不像属于自己。
    她抬头望着天,漆黑一片的夜空没有星星。月亮已经很接近一个完整的圆了,它的光辉盖过了全部的光点。后台就是中秋,她不禁有一丝期待。这感觉很奇怪,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对什么中秋端午腊八春节,都失去了那种特有的憧憬。她十分怀念那种感觉,那种盼望着的、看着节日的脚步越来越近的感觉。这感觉痒痒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一刻都比上一刻更加接近目标。过节时候好吃的、好玩的都是次要,大多数时候,爹都会回来。
    哦,她想起来了,是爹走了以后,她才丢了那种期待。
    她才长大的。
    慕琬又安慰自己,没关系的,相较于从出生起就没有父亲的人,她幸运很多。尽管有时候她也时常在考虑,到底是从开始就不曾拥有比较好,还是体验过短暂的快乐后被剥夺比较好——但思考的结果是,不论哪一种,她都会羡慕另一种假设。所以,这一切就没了意义。
    玉亭姑娘呢?她或许更悲惨些,是被父母送出来的。
    她不清楚,是不是贫穷的家庭让他们对女儿的存在感到压力。如此比较,自己的确幸运——若有了哥哥,很多人便不在乎接下来的孩子是男是女了。她不清楚自己父母怎么想,但连同哥哥在内,他们都很爱她。除了……她时常觉得,兄长懦弱太多。连父亲遭到诽谤陷害之时,为了官位,都一句话也不曾站出来说。
    或许他是想保住官职,把钱寄给家里……也或许,贪生怕死生来是人的本能,怨不得当事人做出这种选择。可慕琬即使气,气得她从父亲死后,不曾给兄长写过一封信。也不知兄长在想什么,他每每给家里寄信时,也从来直说一切安好,切勿挂念。
    兄长曾经也像张少爷一样温柔。
    慕琬自顾自地摇摇头,忽然将脸沉在水里,然后扬起来。热水让她的脸有些发烧,但也让她清醒了些。
    为什么总是想起玉亭和张少爷?
    也罢,救命之恩,谁会忘记呢。明明只是一日留宿之缘罢了,她还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救自己。说不定,是怕他们这些江湖人条件反射地将袭击者打坏吧?她的确这么想过,如果张少爷再靠近些,他们是不是会立刻察觉,并作出过激的反应。为了保护他,玉亭姑娘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么想的话,她的良心不会那么痛苦。
    但……再阴谋论一些,若她坚信“恩人”能救他们,连同自己在内的牺牲,是不是早有准备呢……?
    慕琬忽然从水里伸出手,猛地挫了挫脸。
    你在想什么?真是太过分了。
    与这些人相处久了,她变了很多。山海教她与人为善,以善度人;无弃却教她时刻保持怀疑,不要高估人性;阿鸾也是,连阿鸾都教她要看得开些,活得开些。
    他们每个人都不一样,可每个人都活的很精彩。
    感觉自己太糟糕了,各种意义上。
    施无弃拉开门,热浪涌在脸上。池子足够宽敞,袅袅的热雾弥漫在池子上方。他正准备解开衣衫,忽然注意到不远处还泡了个人影。他没想到,因为他并未仔细勘察附近是否有人的气息。他没有下池子,而是在边上观望了一下。
    很怪。
    那个人没有活人的气息。
    河童?
    施无弃立刻甩掉了脑中这个荒诞的想法。河童只在清凉的溪水边出现,并没有出没于温泉的说法。何况这个人影似乎有着长长的头发,脑袋上也没那张锃亮的“盘子”,露出的皮肤也并非河童的青绿色。从轮廓上,基本上能判断出是个人形,还是成年人。
    莫非真的闹鬼?施无弃开始在意起来。可眼下山海并不在,若直接跳下水去碰那人,实在有点儿作死的意思。他再次小心观察了一番,虽然它并非活物,但施无弃仍感觉到此人身上隐隐透露出的,是属于女人的气味。
    女鬼?在男澡池子?
    “这位姑……朋友?”
    施无弃试探性地在温泉边喊话。理所当然的,那人没理他。
    一阵清风吹过来,热气稍微稀薄了些。隔着浅浅的白烟,他仔细审视着那个“女人”的背影。她头发很长,很黑,湿哒哒的。她就那样浸在水中,一动不动,水面上连一丝波纹都不曾泛起。
    这东西有实体么?若仅仅是一个幻影,八成是鬼怪;若是实身,或许是鬼借人身,也可能是妖怪作祟,都不好说。人们总是笼统地将鬼与妖混为一谈,但详细来说,鬼是人变的,而妖呢,也不乏愿修炼为人——正如人愿修行成仙的部分。不过对于不了解的所谓“异类”,人类的处理向来都是这样简单粗暴且随性的。
    总之,他必须确定那是什么东西。若是柒在,倒是好办很多,只过一趟水对她而言影响不大。但柒和慕琬她们在一起。想到这儿,他忽然意识到,反正整个店内也只有他们,带着柒进男浴也无所谓。
    哦,山海有所谓,还是算了。
    这时候,那个人影忽然动了动。他立刻集中注意,仔细地观察着他。它的头微微向前低了一下,头发略微分开,散在两边。浸在水里的部分,像海藻一样幽幽地漂浮。
    不对,它应当是向后仰去的。那乌黑潮湿的发丝间,分明露出了五官的轮廓。施无弃感到一阵恶寒——他本以为只是自己观察,不曾想自己竟同这鬼东西对视许久。
    突然,它从水中迸发而出,巨大的水浪形成一道冲天水柱,令施无弃后退两步。那家伙的速度很快,一瞬间便冲向他,他立刻反身让开。怪物带着长长的水浪冲出门去,在地面上留下许多水渍。他根本没看清那是什么东西,连忙追出去查看。它在室内长长的走廊拐了个弯,无弃正巧看到一道影子出现在拐角,像是逃到了对面。
    地面很滑,但他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
    这时候,山海和阿鸾各自拿了几个鸡蛋握在手里,一路上都在闲谈。他们来到浴池附近时只听到一阵嘈杂的声响,像是很焦虑的脚步,只是有些凌乱。此外,哗啦啦的水声也不知从何而来。两人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尽头右侧的门边,有什么人被丢了出来。紧接着一把伞直直插在他左腰侧,穿透了衣料,死死钉在木地板上。
    “你泡澡带伞?!”
    “鬼知道会遇上什么麻烦。”
    慕琬在腋边窝好了白浴巾走出来,攥着伞柄,一把将伞扯了出来。说这话的时候,她还着重了最后两个字,居高临下瞪着他,明示与之画上等号的人。
    “这衣服很贵的耶”施无弃撑开衣摆的洞,“你赔的起吗?不是您能别自作多情吗,谁看你啊?要不是有……”
    此时,两人都注意到了什么,转了头,看向目光呆滞的师徒二人。
    施无弃干咽了一口唾沫。
    “我能解释。”
    “你最好能。”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白夜浮生录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