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道易天下 > 第四百五十章 有人相约

道易天下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一阵“砰砰嘭嘭”激烈打斗巨响和法术横飞声音,早就将此如仙境般的环境破坏,无数修士纷纷御空而来。
更有附近建筑之内,散发无数强大气势的修士灵识扫在他身上,哪怕仅仅停留一息,也差点让他瞬间崩溃,忘记防御。
但好在那些灵识也许发现他不过金丹修士,故而不再感兴趣,瞬间收回。
只是就算如此,此时无数攻击将坤字不断打碎,虽然他及时补上。
但无形中攻击朝他越靠越近,他唯有尽量避开要害部分,用脚手仗着炼体诀五层,打飞一些小山。
心知绝对不能再被动挨打的他,立即轻喝:“巽,为风,乾,为天。”
两个字瞬间出现,巽字加持在身体,身体猛地消失在原来,无数虚影不断在空中环绕。
那追击而来的攻击便不断将他身后的虚影砸碎,他不断绕行翻转躲避攻击,而乾字却朝那修士攻去。
那元婴修士发出此攻击不过三息,全力发出如此攻击,刚想歇口气,又见那乾字飞到中途消失不见,心里一惊,不敢大意,心念一动,左手之上便拿出一本典籍。
一挥,那典籍瞬间变大,挡在身前。
但忽地眼神一凝,身形再次猛退,眨眼之间带着那典籍又再次退回大殿。
这又一次的变故,让大殿处一众修士双手冰冷,“扑”一声,那攻击似乎被典籍挡住,但又听见“嘭”一声,转头看去,便见到状如疯魔般的长老跌坐在地上,不知哪里受伤。
只是瞬间他们便反应过来,为何会有长老受伤这种想法?这长老面对的不过是一金丹后期修士而已,也会受伤?
跌坐在地的长老满脸涨得通红,猛地撑地,身形再次飞出大殿,这下更是形如疯魔,只不过大多数是被气的。
“小辈,我......。”
“孔长老,赶紧停手。”话未说完,立即被一声大吼叫停,以此同时,大殿外空中的无数攻击也被来人瞬间收进掌心。
易恒这才停下不断闪动的身形,双眼露出惧色,前方数丈之外,站在一个身着纯白道服的修士。
笔直的背影、有些羸弱的身体,梳得整齐的头发,但却令他感到阵阵心悸。
刚才自己费尽全力躲避也抵挡不住的攻击,此修士仅凭双手,便很是轻松地接下。
不是元婴后期大修士,便是超越元婴的化神期修士。
无论哪一种,今日若是想要自己性命,恐怕自己都难以逃脱一死。
这便是在异乡为异客的恐惧。
此时他浑身道服又已破碎,身上露出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边更是挂着血丝,但眼神中却无痛苦之色,紧紧盯着那修士背影,一旦感觉危险,立即拼命逃走。
而地上修士及不断聚集到此处的修士,得知起因结果,看向他的眼神都隐有畏惧。
“门主,这是何故?”那元婴修士见到身前之人不仅喊停,还将攻击收了,便知不能再次出手,面色上露出懊悔之色。
“呵呵,这是误会,这位小友乃是易恒道友,来本院闭关修炼,未及时告知大家。”
“易恒?”
“便是那第六顶级天才,易恒易百杀?”
“那是与我十方书院结盟那修士?”
“看来不错了,但能与我十方书院结盟,该是荣幸之极才对,为何见到长老还敢大打出手?”
“不错,此人不过一散修而已,仗着金丹期勇猛,竟然敢对长老无礼。”
......
易恒面色不变,但那长老与门主却面露尴尬之色。
“都散了吧,易恒小友在此闭关,便是不欲有人过多打扰,以后便不许再出此种事情。”
那元婴长老虽未曾见过易恒,但也自然是知道他如今的作用,也知今日是无法再次出手。
凭他身份,丢此脸之后,连场面话都不好意思多说,更是无脸呆下去,转身便飞进大殿,消失不见。
地上一众弟子似乎还想要跟他理论,只不过在门主严厉眼神中,纷纷离去。
易恒心里暗叹,这州级门派便真的差隐世门派一截,由此处弟子便已可见一斑。
隐世门派中,哪怕是五大顶级天才,都从未出现此种高人一头的大门派嚣张之气。
虽然接触不多,但那胖子不消说,从不会将佛门挂在嘴边。
而如,魔中魔坤如山,更是如此,他那表情虽是淡然,却只表示他对任何事情不感兴趣。
但却从未有如此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反而相谈甚是投机。
“恭喜小友修为再次晋级,长生路上更进一步,不知此次出关有何打算?”
门主尽量表现得和蔼与高兴,从他脸上和眼里也能看出,恐怕心里是真的高兴。
此子闭关一出来便能与元婴修士动手斗法,而且还能打得有声有色,说明实力也再次提升,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多谢门主,晚辈修炼丹药用尽,这次出来便是寻找丹药,不知孔言兴道友在何处?”
对于门主级别人物,更是元婴后期修士,他还
是不敢不敬。
“原来如此,待我传讯给他便是,你在在此稍等,刚才那长老随性传道,将这里当成传道之所,也不是第一次,倒是让你等产生误会了。”
身为十方书院门主,处世自然圆滑之极,也无须用修为压人,仍是和蔼解释,右手一挥,一道传讯符便飞出山外。
“谢门主,晚辈在此等候,不敢劳烦门主。”易恒拱手躬身行礼。
门主像是很欣赏他这礼节一般,面露微笑,飘然离去。
待那门主消失不见,易恒也不进大殿,就在大殿门口盘腿而坐,等待孔言兴。
同时简单整理破碎的衣服与伤势,细细思索刚才一战。
现在他已经想通,刚才动手的那修士一定是元婴中期修士,法力浑厚充足,施法轻松自如。
也难怪他一直处于挨打状态,所发出的乾字攻击效果也不佳,第一次乾字攻击,不是不想伤他,而是真的伤不到。
一旦攻击身上,便会立即被他感觉到,最多只能打散他头上的纶巾而已。
而第二次攻击直接被他用典籍挡住,虽然让他跌坐在地,也只是他受到惊吓而已。
何况此人还没有释放出元婴中期威压,否则恐怕他不是坐在这里,而是躺在这里。
但此战所获也是不少,虽是一直在挨打,一直在防守躲闪,但却让他更好地巩固修为,更快适应后期法力灵活运转。
但有一点,却让他万分惊诧,不知是跟谁学得的坏习惯,施展法术之前,总是要念出一句话,耽误时间不说,还会让熟悉的对手预先有所防备。
虽然听起来很有气势的样子,但等真正跟噬灵族交战,那噬灵族又岂会听自己喊些什么?
这坏习惯应该是从小岛之上便已养成,来到此大陆之后,见到各种修士施出法术之时,喊起来很有气势,自己也习惯跟着大喊起来。
而刚才那一战便显出弊端,回想之前的一些生死厮杀,最为紧急时刻,也不曾如此喊过,说明这细节一定要做好,一定要改。
想到这里,不由略微兴奋,修为提升之后,实力也跟着提升,竟然能跟元婴中期修士动手。
虽说此战有很多幸运之处,若无门主及时赶到,恐怕结果很是凄惨。
但能体会到元婴中期修士的手段,这种经验自然难得之极。
一炷香后,孔言兴与公孙致昌联袂而来,两人远远地便露出惊喜之色,刚一落地,便大声恭喜道:
“易道友晋级后期,可喜可贺,更为厉害的是,刚晋级后期,实力又提升一大截。”
易恒对他两人的惊喜视而不见,但在此间好像也只略微熟悉两人,以后还不知要相处多久。
故而面色一苦,指着自己全身上下,半开玩笑道:“看,这就是实力提升的结果?”
孔言兴与公孙致昌自然也看到他浑身伤痕累累,道服破碎不堪,但仍是喜色不改。
孔言兴低声道:“易道友可知那长老是谁?能与他动手过招,只是如此样子已经很是不错了。”
“那人是谁?莫非很厉害?”
“呵呵,孟一生长老乃是元婴中期前辈,深得儒家功法精髓,若论起儒家各种道悟,他恐怕在元婴期中首屈一指。”
公孙致昌在一旁也是听得羡慕之极,但从他眼神中可看出,他羡慕的不是那长老,而是自己。
“确实厉害,只是脾气有点暴躁呢,想来道友没少被他指教吧?”他有些挖苦。
“唉,自然如此,孟长老最大特征便是好为人师。”孔言兴再次压低声音,“遇到谁都想指点两下,而且还非常迂腐,在他面前必须礼节十足,刚才你便看见了。”
易恒稍一回想,还真是如此,在打斗之时,所有弟子都安安静静,不敢发出声音,对他恭敬之极。
想不到自己随意一猜便猜过正着。
深得儒家道法精髓,对儒家道法领悟精通,好为人师,迂腐,这不是一副老书生的样子么?
怪不得将这接待客人的大殿当成传道之所,想来是见到弟子在此,便心生指点之意,当场**传道,恰好被自己遇到。
而自己在他面前也不曾执晚辈弟子之礼,更是答非所问,故而他便欲教训自己,顺便用自己论证他讲述的道法。
“算我自己运气差,两位道友,不知最近在忙些什么?”他想通此点,只有自认倒霉,不过还好那孟长老一开始便动手,若是要同自己讲起什么儒家大道理,才更是难缠。
公孙致昌自然知道他想问些什么,面上露出一丝尴尬,回答道:“大部分时间也是在修炼,不过刚刚整合,很多俗事还得亲自打理。”
“是啊,现在正筹建各种修为的修士,训练成队,以期发挥更大的战力。”
“训练成队?难道是将修士训练成军队?”
“应该就是这意思。”孔言兴不太确定。
易恒瞬间凝重起来,修士训练成军队,那这形势就变得严峻,若是六大势力发生摩擦,上升到大规模斗法,便是团体之战了。
只不过这些,显然也不是他能够插手
和关心的,他关心的还是实力和修为。
“此次出来,是因为修炼丹药已经用完,不知两位道友可否能提供?”有此机会,不要白不要。
“当然能提供,易道友无须客气,需要什么直接说便是。”公孙致昌赶紧回答。
“金灵丹,玉灵丹越多越好,品阶越高越好,另外,各家主修功法,典籍,厉害秘法,炼体功法都找些来。”
他心里暗笑,既然如此,那便不客气了,他已经发现对敌斗法之时,手段太少,功法不多。
而这易门功法倒是很厉害,只是受到警告不敢使用太过频繁,如今得一边修炼提升修为,一边整理自己功法,而且还要多修习一些功法才是。
公孙致昌与孔言兴瞬间惊呆在原地。
丹药绝无问题,要多少有多少,用来当饭吃都行,对于这十一个家族来说,金丹期的修炼资源简直毫不值钱一般随便用。
炼体功法也可以找,而且可以找到很厉害的,只要这位修炼之时别哼痛就行。
但那主修功法,典籍,厉害秘法这是能随便给的么?哪怕互通有无,共同进退也不代表指功法可以随便外传。
若是流传出去,那岂不是被他人将传承功法、秘法研究清楚?
“怎么?有些为难?”易恒故意露出不快之色,价已经开出来,接下来便是讨价还价,能得多少便多少,总之自己不会吃亏便是。
“这丹药倒是马上可以给道友一些,先用着,炼体法决应该也不难,只是各家族门派的主修功法与秘法,恐怕不好办。”
孔言兴面露难色地回答道,旁边公孙致昌神情中,也露出很难的样子。
易恒当然知道为难,若是现在这些家族像他索取易门功法,便是毫不犹豫地回绝。
泄露出去是一回事,关键是不敢啊。
若是易门真有人找来,岂不是死多活少?
所以涉及此事,一定会由各大家族门派老祖决定。
“不好办也得去试试,大家也不希望我功法单一实力不强吧,万一不能将各大家族门派修士,活着带出来,那不是一切皆空?”
“那好,我俩便去问问,一旦有消息,便立即传讯给道友。”
“恩,这里环境甚好,我暂时也不去哪里,便在这里等两位好消息。”
他见孔言兴与公孙致昌对望一眼,也不再说话,将数瓶丹药交给他之后,便转身离去。
易恒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脚尖轻点地面,飞身而去。
一天之后,他将一道传讯符收进右手,灵识一扫,脸上露出迟疑之色,但微微一思索,立即起身,除了院门,飞身下山。
山风吹来,从心底生出一股凉气。
这道传讯符是孔言兴传来,但却并不是有关他所提的需求之事,而是说有人欲见他。
而那人便是魔中魔坤如山。
本来无须去见,但这坤如山一开始便对自己释放善意,莫非有何重要之事?
这次相约见面,他始终感觉,此人见自己,绝对不是表面上想聊聊那么简单,故而还是决定去一趟。
相见之处,便是禄州城外千里之处,仙桃林。
此时冬季之末,春季之初,仙桃林中桃花已有蓓蕾,虽未开放,但也是闲暇修仙者一大去处。
不消片刻,便到大殿,孔言兴正在大殿门外,似乎正等着自己。
“孔道友,既是魔中魔相邀,恐怕易某还真得去一趟,应该不需报备各大门派家族吧?”他脸上自嘲一笑,半带开玩笑说道。
孔言兴虽知他在开玩笑,但脸上也露出不自然之色,赶紧回答道:“这个,自然不需要,只不过,各大门主族长还是略微担心道友安危。”
易恒脸色一沉,刚才是真的半开玩笑半是真,但得知此回答之后,才明白竟然是真的需要报备。
什么担心自己安危,恐怕是担心若是自己死去,此盟便会解散,那各大家族门派又会面临艰难抉择,哪有此时已经开始享受既得利益安稳?
看来是想要将自己软禁在此,直到七年之后的百族大比?绝无可能,恐怕是自己真的太过通情达理,反而被以为毫无主见呢?
“担心我安危?谁家担心,谁家老祖便与我同去,当我护卫,谁家想将我软禁在此,那便踢出此盟,或者以后跟着易某进去大比的修士,便休想回来。”
他狠声说道,转身便朝山下走去,才走两步,又立即转过身来。
而孔言兴面色之上也是难看之极,张口刚欲说话,易恒不让他开口,接着说道:“还有,易某所要的功法、秘法,各家至少提供一种,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猛地提气,飞身而起,朝山下飞去。
孔言兴看着他飞速离去的背影,赶紧发出数道传讯符,阴沉的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接着又露出微微笑容,再接着脸上堆出大笑之色,最后,像是真的忍不住一般,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一阵大笑之声,将附件山上修炼悟道的弟子惊动,看着他笑得如此高兴,皆不知他为何发笑。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道易天下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