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市井之徒 > 第0677章 杀身之祸

市井之徒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事实上,尚扬任何命令都没有下。
    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坐在摇椅上看西瓜摊的青年,也不会浮躁的看什么不痛快,第一时间就冲动发火。
    所谓:谋定而后动。
    尤其是在面对北方第一家族族长的时候,更不能有一点差池。
    他让这些人来,也没有对他们多说任何,只是让他们漫山遍野搜寻白塔,如果能搜到,那么就要在第一时间控制住,至于是给他放血还是帮助他,并没有下结论,有对讲机,所有命令传输只需要一秒钟时间,并不着急。
    “误会,你跟我说是误会?”
    白塔盯着尚扬的眼神越来越阴冷,气的胸前剧烈起伏。
    “尚扬!”白云天看地下躺着的几个人,也变得更加愤怒,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当初东阳市的许婉婷算是女人,而现在又是父亲。
    他能与尚扬做朋友,但绝对不是那种毫无保留信任的。
    “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否者问题会变得很严重!”
    “我们下的命令确实是救白伯伯”冯玄因也开口咬定,事到如今没有其他说辞,她本以为自己会比尚扬镇定,可在这没了头灯伸手不见五指的苍茫大山里,也忍不住遍体生寒,尤其是四面八方都是白家的人,他们要向对自己做点什么太简单了。
    硬着头皮上前两步,本是倾城的容颜写满了忐忑,路过白塔身边,抵达还睁眼的人员身边,冷声问道:“我们给你下的命令是救助白族长,可你为什么动手,为什么?”
    “厄…厄…”
    这人躺在地上,一直想说话,可身上好像很疼,疼得他没办法开口。
    “你说!”冯玄因弯腰伸出双手,抓在这人衣服之上,竟然硬生生给抬起来,她本就比女人要深邃的眸子,此时变得异常凄寒。
    当下的情况太紧急了,稍稍不对就是万劫不复。
    “为什么违抗我的命令,对白家主动手,如果你不能说出答案,我杀你全家!”
    “厄…厄…”这人嘴里叫出两声,眼睛翻了翻,随后昏死过去。
    “呵呵呵…”白塔突然笑出来,只是这笑声在这寒夜里太过诡谲:“尚扬啊尚扬,你还真是个聪明人,白山叫你一声亲侄子,你就替他卖命了?你可以告诉我在茶馆的时候,接的是谁的电话?”
    “在下楼的电梯里,又在沉思什么?”
    尚扬呼吸也变得急促,心脏不受控制的开始超负荷运转,电话是白山把自己装进来的手段,这个老狐狸知道,一旦自己接到电话,听说他要动白塔一定会变得不自然,虽说下楼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并不是这件事。
    但根本解释不清楚。
    “白伯伯”尚垠没有回答问题。
    一旦按照白塔的思路走,就会死的不能再死。
    他余光中不由看向白云天带来的人,这些人的伸手没领略过,不过根据白山身边那些畜生,也能分析出来,而自己身后这些人都是普通人,自己都能打三五个,对上他们根本没胜算。
    局促道:“在酒店大堂里,是我救了你一名,如果不是那一脚,那名中年的锤子已经砸下来,白伯伯,我尚扬别的不懂,自己几斤几两重很清楚,对于白家,对于您老人家,一直都是最虔诚的敬畏,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相信我,咱们可以先出山,你胳膊上的伤不能再耽误了!”
    在这个四周荒无人烟的漆黑环境下,尤其是他们头灯都向自己照来,
    根本没办法看清他们面貌。
    让他全身不自在,入坠冰窟。
    “白伯伯,咱们还是先出去,你身体咬紧,我可以对天发誓,绝对没有要与白山站在一条线的打算!”
    冯玄因一阵言辞开口,同时还举起手发誓。
    “你算干什么的?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白云天丝毫不顾及情面,他现在只想弄清楚情况,又道:“尚扬,我白云天曾把自己与你做对比,结果很遗憾,在胆大妄为方面我并不是你的对手,如果说这世界上只剩一个胆大妄为之徒,那么就是你!”
    “曾敢孤身进入哈市,挑战白山,那么现在,你为什么不敢让我父亲出现意外?”
    “白伯伯,我救过你的命,如果我真与白山有什么,那么在酒店大堂里已经发生一切!”
    尚扬只好辩解,也只能辩解。
    白塔松开白云天的手,字句清晰道:“人的天性有很多,但骨子里没办法改变的是趋利避害,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上而言,你与白山站在一起,能获得最大利润,而你帮助我,并不会有本质改观!”
    他顿了顿,冰冷道:“大侄子,你的心机过头了”
    “放倒!”
    话音落下,白云天带来的人饿虎一般快速向山坡上冲过来,尚扬的第一反应是跑,可跑了就相当于默认一切。
    “嘭”
    没有还手,被两人向下一拽,胸腔横向平拍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觉得整个胸膛都在震颤,这些人下手没有丁点情面,两个人单膝跪在他后背上,一人抓住他一条胳膊,姿势非常难受。
    而尚扬带来的这些人下意识要反击,可他们在这些人面前根本没有丁点战斗力,短短十几秒钟,被打的全都压在地上,还有两人顺着山坡上滚下来。
    “唰…”
    这一刹那间,冯玄因觉得身体都麻掉,以往无论面对任何人至少有一战之力,可眼前的是白塔,是白家,萤虫怎能与皓月争辉?
    知道情况向不好的方向发展。
    &nb
    inject()
    sp;“白伯伯…”
    “啪!”
    刚刚说出三个字,白塔瞬间抬手甩了冯玄因一个嘴巴,两名壮汉走过来也没有怜香惜玉,同时抬脚踹在冯玄因腹部,把她整个人踹的向后倒飞出去,在地上滚了一圈,双手捂着肚子,跪在地上没办法站起来。
    白塔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走到尚扬身边,低头怒道:“毛头小儿,你爸爸在世的时候在我面前都不敢放肆,你算个什么东西?以为发生在永城地接,就能带人来封山抓我,想窥觑白家的蛋糕!”
    “你还太嫩了!”
    “据说你在打大富豪的时候曾用一百万出场费让他们卖命?那么给他们每人一个亿,能不能停手?”
    一声一声质问,直插尚扬心中。
    他头部被摁的死死贴着地面,嘴巴张开之后都没办法闭合,呼吸时地上的尘土都能吸进嘴里。
    他也清楚,白塔是真生气了。
    在性命面前如何保持理智?
    更何况,白家真的不怕永城的势力…
    “白伯伯…伯伯…”尚扬没办法闭合嘴巴,说话听不太清,越来越焦急道:“误会,这里一定有误会,听我解释…我没有命令,用性命担保…”
    “嘭”
    白云天像是踢球一样,一脚踢在尚扬脸上上:“奸诈狡猾之徒,罪该万死!”
    尚扬被踢的面部麻掉,嘴巴里不断往出流血
    ,还在解释:“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唰”
    正在这时,白塔突然转头,面无表情的从地上捡起匕首,递给白云天,漠然道:“杀了他!”
    此言一出,山谷里一道阴风划过,让人瑟瑟发抖。
    白云天一愣。
    他敢处置尚扬,甚至敢废了尚扬,但是要弄死他…
    “这…”
    “他已经要杀你父亲,你还在思考么?”白塔的眼神又如以往那般深邃漆黑,很干涩,同时不带有任何感情。
    “呜…不…”
    冯玄因费力抬起头,看过来。
    很清楚,即使尚扬真的死在这,以赵素仙当下的力量也没办法搬到白家,这只在北方盘亘的庞然大物,可不是单单一方面势力可以搞定的,哪怕是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那么神仙都会以大局为重,站在白家一方。
    “嘭”
    冯玄因也没办法说话,但她出声,代表着再次被旁边的人击倒。
    白云天还在犹豫着。
    “你的我跟你说过的话么?”白塔无悲无喜问道。
    白云天点点头:“在没有足够的把握之下,一定要不要招惹尚扬…”
    这是当初尚扬从他家别墅里走出来时,白塔告诫他的,因为当时尚扬所做的一切都堪称滴水不漏,让任何人进退两难,唯独他自己能明哲保身。
    “现在呢?”白塔又问道。
    白云天咬咬牙,他打过人、废过人,但还没有涉及到人命,虽说当下这个社会人命是最不值钱的,早已被钞票二字践踏的体无完肤。
    可眼前的人是尚扬啊,是永城的太子爷!
    在北方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二代。
    就真的要被自己亲手解决了?
    “云天…”
    白云天又看向父亲,看向他的眼神,好像从那种眼神里读懂了期望。
    或许,这就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也是人不狠站不稳。
    亲兄弟都能你死我活。
    又何况一个外人?
    “唰”
    他缓缓抬起手,接过匕首,死死攥着,手臂都在颤抖,低头看着尚扬,颤抖道:“要怪,只能怪你站错了队伍,如果有下辈子,当个普通人吧,没有任何危险…”
    他说完,缓缓走向尚扬。
    而摁住尚扬的两人,同时抬手薅住他头发,把他脖子抻长。
    “云天…白伯伯…不要…千万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们”尚扬嘴里喷着血的哀求,一边说话,一边剧烈挣扎。
    可这两个人的力道太大,让他根本没办法彻底解脱,只能看着地面上的一双脚,一点点向自己靠近。
    “不要…不要…”
    冯玄因也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泪如雨下。
    她想过事情会变得很严重,可万万没想到会变得这么严重,人人都说白山做事狠辣,可这个白塔才是最狠辣之辈,不出手则矣,出手就拿分量足够的开刀。
    动尚扬是偶然,也是必然。
    动了尚扬,只要他走出去,谁还敢全力支持白山?
    “唰”
    白云天定住脚步,双眼死死的看着尚扬的脖子,脸色变得通红,渗血一般的红,这种事对他来说来时太刺激,但家族的使命在,自己也必须立威!
    悲怆道:“期待有下辈子吧!”
    说完,抬起匕首,对着尚扬的脖子狠狠刺过去…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市井之徒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