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刘备的日常 > 1.53 驰名中外

刘备的日常由笔趣阁(m.xiaoshuo240.cn)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蓟国因水而兴。船运发达。海外航线,助推内河航道。船行周天,成大回环水路。水运之便,远超陆运。
    秋高气爽,风轻云淡。春华秋实,硕果累累。正是一年之中,航运最繁忙的时节。
    南北船只,提前驶向蓟国,列队入港,预购本季新粮。
    蓟国粳米,粒大而长。便是后世所谓“长粒香”。江南亦盛产稻米,因何舍近求远,泛舟北上。只因蓟国粳米“体态修长”。
    时人以高为贵,以高为美,以高为极。圆粒米,后世谓“珍珠米”,时下受制于卖相不佳,当真卖不上高价。
    或有人不服。走盘珍珠,浑圆如卵,为何昂贵?
    话虽如此,奈何是蓟人首开先河,引领食米风尚。更加先前,黄巾逆乱,道路断绝。八关锁都,洛阳几成绝地。唯蓟国源源不断,贩来米粮。蓟米修长,晶莹剔透,粒粒饱满,自带清香。久而久之,洛阳百姓,吃惯蓟米。自然而然,习以为常。
    终归是“没有对比,便没有伤害”。
    是不是蓟米,只眼可辨。天下食蓟米,遂成风尚。黄巾乱后,群盗蜂起。州牧郡守,大兴屯田,虽解缺粮之危,然蓟米却大行其道,风靡中夏。贩运天南地北,乃至万里之遥。关中、陇右、塞外、漠北,半岛、列岛,西域五十五国,皆饮蓟茶、食蓟米。正如少年时,蓟王每每灵光一现,创出奇物。楼桑匠人们,便总能将工艺不断改进,并固化成可以传世的造诣。遂成匠心独运,代代流传。
    米粒长短,蓟王岂会在意!
    乃是蓟国农人,二十载不断优选之结果。于是蓟米越发欣长,遂成名产。
    驰名中(夏)外(番),供不应求。
    函园贵人,亚马逊女王希雷娅;并安娜塔西娅、亚莉克希娅、伊丽娅等,十二函园美人;安德莉娅等,二百八十八函陵宫姬中优选半数;并张济所献邹氏、何进所送杜氏,同船而来。邹氏、杜氏,二美人,开年后,双双年满十八。颜色殊丽,温婉怡人。琴棋歌舞,无所不精,能书会计,聪敏才明。此来伴驾左右,为蓟王打理生活起居,亦待圆房之喜。
    亚马逊是一支完整的母系氏族部落。女战士们各司其职。尤善协同围猎。经由王妃公孙氏及七妃联手打磨。合击术大成。出入寝宫,守卫夫君刘备,绰绰有余。即便已为人母,亦无碍此行。母亲外出,自有族人照顾家中幼子。按照亚马逊习俗,幼子周岁断奶。食米粥肉糜,蔬羹果酱。王子、公主,皆茁壮成长。年满五岁,入王子馆。自有良师益友,辅佐成才。
    后世证明,蓟王子馆之大利,远超刘备预期。
    三足踆乌,号水上船宫。甲板自下而上,计七重:庐、飞庐、天庐、穹庐、爵室、望楼、旗楼。三体平稳,波浪不惊。甲板下藏机关诸器,倍加其利。
    自下而上,分驻九士:下舱士、机关士、巧工士、舟楫士、甲板士、楼船士、挹娄庐士、望楼卫士、四方术士,分门别类,不下千人。并称:“七楼九士”。
    还有随行人等数百。及万石承载。
    待抵函园,刘备即便不去东郭大将军府,或入官堡蓟国邸。便在三足踆乌船宫安居,亦乐得逍遥。
    就战力而言。三足踆乌号,远超一般烽堠坞堡。堪称水上堡垒。
    混编船队沿蓟
    inject()
    国渠入漳,再逆入大河。列队扬帆,引往来船只纷纷避让。“横海纛(到),速让道”与“北有蓟(际),莫纵缰”,早已遍传天下。
    蓟王座舰,张三足金乌帆。余下从舰,张赤鹿焰角帆。
    过江掠海,堪称无敌舰队。寰宇千年之内,无敌手。
    乃至于,先前因右国令之事,蓟王上表请罪。时心想,若洛阳不赦,坐罪流徙三千里。蓟王当真乘此船,领开拓船队,远赴海外。试试看,能不能寻到美洲大陆。亦或是远赴罗马。
    中夏不平,天下板荡。古往今来,无有例外。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然何为“我族类”。蓟王窃以为,当不避亲疏,毋论血统,善恶有道,文化共容。
    一言蔽之,戎狄蛮夷,皆可向化。
    内河不比外海。航速只及一半。饶是如此,三千里水路,满打满算,六日可达。
    蓟王初一始发,初六已抵京畿。待初七,天光大亮。函园百姓遥见阳港,舳舻相接,帆樯如林。方知王上乘夜而来,悄然而至。
    初七朝,百官车驾,迂回上山,列队二崤城门前。忽见王宫车队,自行超车,呼啸入城。纷纷惊呼:王至矣。
    废帝曾赐蓟王,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谒赞不名。
    蓟王自幼家教甚严。长大之后,从未着履入室。
    独此次例外。
    见上邦国主,八尺之君。不疾不徐,按剑登殿。端坐于二宫太皇身前的少帝,竟生莫名的紧张与膜拜。
    “臣,(谒赞不名,故省‘刘备’)叩见太皇,叩见陛下。”
    董太皇脱口而出:“蓟王免礼,赐座。”
    “谢太皇。”
    刘备独坐于百官之前。少帝暗中偷窥,果然天降麒麟。难怪先帝曾口出,“岂若麒麟”。此言,恰如:“吾与徐公孰美?”高下立判啊,陛下。
    见身旁董太皇笑靥如花,竟一时无言。窦太皇,如沐春风:“蓟王一路辛苦。”
    “谢太皇。”刘备拜谢。
    “稻收将至,又是丰收否?”先问家常。
    “当大熟。”刘备答曰:“足可供济天下所需。”
    “如此,甚好。”窦太皇自知蓟王所言非虚:“若无蓟米,百姓苦矣。”
    “臣责无旁贷。”刘备答曰:“所幸天下初安,百姓重返。陛下继往开来,中兴汉室,指日可待。”
    “皇叔……”少帝忽改口:“蓟王谬赞,朕自继位,兢兢业业,不敢有一日之疏。”
    “皇叔”二字,可谓振聋发聩。百官肃然,权臣瞠目。
    少帝,常怀轻言废立之忧。故借殿前失语,挟威自重。好让群臣知晓:朕乃蓟王所立,谁敢废君。
    刘备亦未说破:“陛下勤政,臣亦有耳闻。尚未元服,便已如此。待他日主政,当为一代明君。”
    “蓟王……”少帝险些泪流:“朕,当不负所望。”
inject()

笔趣阁(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刘备的日常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xiaoshuo240.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