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好舅子 > 正文 第0676节 小木木
    独孤兰若拉抱琴靠近自己后说道:“莫说是十天往返熊本城,就是一天我也信。吩咐下去,以后郎君若是醉了必要有亲信之人在身旁,切莫让人听到半句醉话。”

    抱琴愣了一下之后,立即表示,自己会时刻陪着。

    独孤兰若又说道:“谁可以信,谁不能信,心里要有数?”

    “除了公主和我身边几个人,没人可以信。特别是那倭女,绝对是妖精,而且似乎又多了一个妖精。”

    独孤兰若知道抱琴说的是苏我芽子。

    不过独孤兰若丝毫也没把苏我芽子放在眼里,整个倭岛独孤兰若都不放在眼中,真有必要的话大唐兴兵十万就能屠尽倭岛。

    任何的阴谋在绝对的力量之前都是笑话。

    独孤兰若说道:“她在表忠心,有功就要赏。你亲自去赏赐她一些什么,无须试探什么,这个倭女心机很深。”

    “恩,晓得了。”抱琴很严肃的点点头。

    独孤兰若微叹一口气:“柳氏大族还等着郎君回去探亲,这事才是新年最大的事。倒是这个名字……”独孤兰若无奈的摇了摇头。

    从在杭州开始,没等柳木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字,大唐太上皇李渊就在无意间在小家伙取了一个名字。

    李渊当时是这么叫的,小小木,小木木。

    这还不算,李渊当时给小家伙一份礼物,竟然没有用大唐习惯的写法,而是用了柳木从左到右的横写。

    所以,小家伙的名字,暂时叫小林。

    若这个成为大名,那么柳木的儿子就会叫柳林。

    柳木不愿意,但李渊宁可将错就错,也死活不愿意收回这个起名权。

    马上就到孩子满月了,那个时候就需要有一个正式的名字上报礼部,小家伙出生就有爵位,礼部要备案。

    然后再有一份正式的文书递交宗正寺,因为柳木是驸马。

    抱琴没接话,这种事情很为难,那怕独孤兰若是公主也没办法,别说是柳木和独孤兰若,李渊身为太上皇真要为一个名字较真的话,就算是大唐皇帝李世民的儿子,这件事情也不好办,大唐皇帝李世民都只能默认。

    次日,辰时初。

    因为马上过年了,没有重要的事情大唐皇帝李世民也不会召集朝会。

    但却在偏殿,原本用于小型宴会的偏殿,以李世民为首,大唐来了一共四十三位臣子,这些人最低官职也是从三品,可以说大唐长安城最高级别的文官全部都在这里,除了文官之外,还有四名武官。

    可以说,这些人就是大唐的权力核心。

    人都到了,太上皇李渊来的晚了一些,在会议准备开始的时候也到了。

    李渊坐下之后说道:“道宗,去把你夫人也叫来。”

    “这……”李道宗起身没应话。

    李道宗很清楚这是怎么场合,这里可以说是大唐最高规格的一次会议,虽然对外宣称大唐皇帝设私宴,顺便商议新年庆典的事情,但事实上这里研究的会是大事。

    别说是大唐,从大汉朝汉武大帝开始就没有重臣会议让女子参与的先例。

    李世民这时却说道:“不如,把李药师的夫人也叫来。特许马周及其夫人例席。”

    “臣以为,可以。”萧瑀与几位重臣用眼神交流之后,代表臣子表态。

    当下就有一位禁军去传这些人。

    李世民说道:“在他们来之前,讨论两件小事。头一件,柳驸马的国公定那一国,以及他的驸马都尉之爵是否恢复。第二件小事就是,要不要让这混账东西来参加会议,朕以为不要。”

    混账东西?

    所有的臣子突然意识到,柳木估计又干了什么得罪大唐皇帝李世民的事情了。

    当然不是国事,而是家事。

    萧瑀起身说道:“臣以为,吴国公或是莒国公。”

    “众卿以为呢?”

    “吴国公好些,还可以给他一小块封地,华亭。但封地收益七成上交国库,臣以为合适。”房玄龄作为右仆射表示认可。

    李世民点点头:“就依卿之言。那么第二件事情,让他来这里议事吗?”

    “下午再来。”杜如晦出了一个主意。

    妙!

    许多人心说,正事说完,主意拿定再让柳木过来。

    倒是李渊问李世民:“二郎,这小木那里得罪你了。”

    “三件事。”李世民倒也不回避:“其余两件也就罢了,儿忍了。”

    这父子二人的对话让重臣们吓了一跳,李渊说的是得罪,李世民竟然说忍了。估计这事不算小,所有人都在自己的座位上闭嘴,甚至于连眼睛都不想睁。

    李世民继续说道:“西港舶司的分红,竟然没有儿一文钱。而后总舶司给天下工坊下文,年后端午大比,最顶尖的孤品东西不要献给宫里。这些,儿都忍了。”

    重臣们心说,这事要放在前隋,估计隋炀帝会杀人。

    在隋炀帝眼中天下间的顶尖好东西,只能放在宫里。

    可万万没想到,大唐皇帝李世民竟然接受了这种让历代任何一位皇帝都要翻脸的事。

    李世民说道:“第三件,父皇给评评理。”

    评评理这个词用的妙,连李渊都笑了,这身为皇帝说这样的话象是寻常人家受了委屈。

    李世民从袖子里摸出一份卷轴双手递给了李渊。

    “父皇,柳木从江南为宫里带了许多礼物回来,然后让长平悄悄的把这只卷轴给了皇后,而皇后竟然被长平说动,儿这两天被皇后劝说了数次。”

    李渊接过那卷轴翻看之后,大笑。

    “朕若还在皇位上,看到这份东西估计会亲自把柳木狠揍,但杭州之行后,朕此时再看这份,以为,可行。”

    李世民吃了一惊:“父皇,当真?”

    李渊点了点头,吩咐太监将这份东西让人给重臣们传阅。

    萧瑀看过后一言不发,房玄龄看过之后一言不发,每个重臣看过之后都一言不发。

    “说说。”李世民催问。

    众臣们依然没一个人表态,只有萧瑀说道:“不如等下午,由柳驸马亲自来解释一二。若是没有道理,臣拼上这身老骨头也要替圣人教训他。”

    李世民指了指萧瑀,然后无奈的摆了摆手:“罢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