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唐朝好舅子 > 唐朝好舅子 正文 第1031节 祭祀天地
    魏征继续汇报:“臣以为,贵族全部问罪,以他们的血告慰英灵。高句丽士兵贬为贱民,发派秦岭山中修铁路,平民发配中南半岛为奴五年。”

    “臣附议!”王表示支持。

    薛万彻是将军,不是屠夫,总是要流血的,杀民这种事情薛万彻还是不出来的。其余的将军也不出来,其余将军们快速的交流之后,派出代表上前:“臣等也认为可以,但请圣人恩准,臣等愿为刀斧手。”

    亲手砍?

    这个要求倒让李世民又一次为难了。

    魏征上前:“臣以为可以,但不叫刀斧手,身穿祭祀服色,告慰天地,告慰英灵,以血祭祀天地,祭祀英灵,与刀斧手无关。史书上可以写为,祭祀持香。”

    这文字游戏玩的溜,魏征确实是一个脸黑心黑之主。

    王犹豫再三,勉强接受了这个提议,却提出要求:“史书可以这么写,但必须加以注解,那位将军亲自执刀一定要写清楚。”

    李世民问:“众将之意呢?”

    “谢圣人恩准。”众将军才不在乎这写东西,他们象文官们还怕后世有人骂。

    在将军们心目中,白起才是战神,杀出来的战神,白起没有半点错,反而有大功。

    国内城外京观。

    血染红了地面。

    在李世民眼中,这点血似乎还不够,但唐军是仁义之军,已经不再能杀下去了。

    祭祀大典,连开七天七夜,大唐以袁天罡为首的道门天师,以慈苦为首的佛门高僧,以虞士南为首的名士。

    大祭天地,祭祀英灵。

    战事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连绵不绝的各种祭祀,至少也要持续小半年时间。

    熊本港。

    李承乾要去赴任,就要在熊本港换船,皇子并没有属于自己的专用战舰,这是大唐律所不允许的,战舰全部归为国有,兵部水师司管理,除太上皇的一艘,大唐皇帝的一艘之外,其余的船只都不得专属。

    原本还有柳木的一艘,柳木拒绝了,这种特权要了没好处。

    熊本港内,东港舶司的别院。

    六诏战场上回来的众将正在别院内有说有笑。

    有护卫进来汇报:“郎君,承乾皇子求见,请求单独会见。”

    没等柳木有反应,萧就说道:“不见!”

    柳木问道:“不见,有些不尽人情。”

    “柳驸马,你身为护诏使,不可单独见任何一位皇子,若见,至少需要有两位和你同品阶,或是其余的皇子在场,更何况,承乾皇子单独见你,怕只为他受贬之事。”

    萧的解释合理。

    柳木对护卫说道:“就依萧公的意见。”

    门外,李承乾确实是想求柳木,他知道眼下只有柳木才能改变圣令。

    听到护卫的回复之后,李承乾无奈的闭上眼睛,思考片刻之后转身离开。

    既然不能单独见面,那么再见就没什么意思了。想必李恪也在,他不想见到李恪,特别是李恪在六诏功勋赫赫,听闻要被调任南海淡马锡,为驻军副将。

    并且为来年征三佛齐筹备工。

    李泰,成为中南半岛长史副官,负责中南半岛的五年开发工。

    李承乾有些受不了。

    相比起自己两个弟弟给安排的职务,他只是一个小小边境小港的守备,如同被流放。

    为什么?

    李承乾走了,他没脸见到李恪与李泰。

    入夜,柳木单独与独孤兰若相处,柳木问道:“我是不是有些不尽人情?”

    “要给承乾上课吗?”

    “有这想法。”

    柳木确实想和李承乾聊一聊。

    独孤兰若却反问:“他听得进去吗?”

    柳木被问住了,确实,李承乾未必能听得进去。

    独孤兰若又说道:“身为皇嫡长子,他出生的时候就注定是太子,但他已经不配成为大唐皇帝的继承人,就连恪与泰都还没有资格。”

    听到这话,柳木很疑惑:“这不是你的意思吧。”

    “是皇嫂的,自皇嫂听了大唐的历史之后,冷静思考过许多问题。事实上还是大唐的现有制度不好,身为皇后,就不能只想着亲情。”

    柳木叹了一口气:“听起来挺残忍的。”

    “还有更残忍的。”

    “是什么?”

    “皇后告诉长孙国舅,若他胆敢参与到帝位继承权之事,大唐最北边还有地方需要人去镇守。”

    “果真。”

    柳木这次是信了,长孙无忌估计也心中有数了。

    独孤兰若靠在柳木的身上:“郎君,接下来你会去什么?”

    “有件有趣的事情还没呢,是两年。”

    柳木笑的合不上嘴。

    “是什么?”

    “第一件,去玉山。而第二件呢,我要带兵去天竺,告诉天竺的那些个小国,谁收留了我大唐的妖僧呢,要么痛快的交出来,要么就开战。”

    “妖僧。”独孤兰若想明白之后,捂着嘴不停的笑。

    玄奘倒也真是倒霉,这一路往西去,终于到了天竺要去取真经,可结果柳木依然不打算放过他。

    柳木说道:“我不是不放过他,而是天竺是大唐的一处战略要地,不要求全占,也要占上一部分,然后为进攻吐番准备,打吐番至少需要十年时间准备,这十年之内,大唐周边以及国内的矛盾也要处理,十年也不怎么轻松。”

    “然后呢?”

    “然后,我们一路往东,我们去新世界。我和皇兄有过约定,在新世界开辟一处田园之地,但我们不能在那里落户,也不能把大唐的科技带过去,说的难听一点,只需要新世界的资源,我们在大唐的家,也会搬家。”

    听到搬家,独孤兰若很感兴趣:“那么搬到那里去。”

    “太上皇要定居在淡马锡,那么我们的家就是隆庆坊。”

    “啊!”

    独孤兰若大吃一惊,隆庆坊原本就是皇家园林,整修出来之后是给太上皇闲居的。

    那个地方,独孤兰若还真有些不敢要。

    柳木又说道:“没什么不敢要的,我已经辞掉了所有的官职,接下来就是周游世界。游戏这一圈至少要两三年时间,而后新世界那边没有我去,谁去都不行。等周游完世界,就在家中一个闲人,每过两年,三年的跑一次地中海,就这样。”

    “挺好。”独孤兰若认为这样的生活也挺有趣。

    没什么好争的,身为公主与驸马,原本就应该轻松的度日。

    过多的参与国事,特别到了柳木这样的身份上,未必就是一件好事。特别是柳木掌握着大唐皇帝继承人的密书,更不应该过多的再参与到国事当中。

    “对了,我们需要一条更大更好的船,或是一队。”

    柳木又提议着,独孤兰若只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