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初唐傻小子 > 正文 第八十九章 解困
    却说高句丽大将军高延寿狂妄自大,目中无人,频频口吐狂言,把当年高句丽击溃隋炀帝百万大军,屠杀数十万军民的战果,挂在嘴边,大肆吹嘘,句句话都好似刀子一般在剜割着张小七和周围所有汉人的心。

    张小七强压着怒火,快步带着高延寿来到老道所在的房间外,“我家少城主就在里面,高将军请进吧!”

    高延寿背着手,一脸嫌弃,“你们少城主怎么选了这么个破房子服侍我?这是对待上邦特使的态度吗?哎呀,罢罢罢,就这样吧!你们这些愣头愣脑的汉人,真不会办事!”说着,气呼呼地迈步就要往里走。

    程怀亮气急败坏,又挣扎怒吼起来:“狗杂碎!别进去!不要碰我家小姐!啊!”

    高延寿回头看了看他,乐了,向手下吩咐道:“你们谁也不要阻止他,就要他这么喊,保持住,这样等下我才会更尽兴!”

    “是!将军!”

    高延寿这才迈着方步,溜溜达达地进了房间。

    张小七也随后跟进来,反手关上了房门。

    高延寿一进房间,眼睛便落在了床榻上,“恩?你家少城主在哪儿呢?怎么还不出来?还想不想要解毒药了?被我们高贵的高句丽人相中,那是她的福气,怎么这般扭捏……”

    他还没说完呢,张小七迅速从地上捡起一块沾满淤泥的脏抹布,冲上去就把他的嘴塞上了,而后揪住他就是一顿胖揍!

    这顿暴打打得结结实实,酣畅淋漓,张小七从始至终没骂一句话,只用自己的铁拳尽情地宣泄着怒火,“啪啪啪啪啪!”

    没几下,高延寿就被揍得鼻口窜血,满脸花了,“呜呜呜呜!”他拼命挣扎着,想把外面的手下叫进来,可嘴被塞上了,也喊不出多大声来,更何况程怀亮还在外面疯狂嚎叫呢,那声音可比他的大多了。

    此时,床上的空空道人撑起身子,见此情景,不明所以,忙向张小七问道:“傻小子,你这是在打谁呢?快住手!”

    可张小七还没解恨呢,也不理他,还在闷头狂揍。

    “哎呀!别打了!再打人就没气儿了!住手!”

    张小七又补了几记重拳,才勉强松开手。

    高延寿已瘫倒在地上,都被揍得快找不到北了。

    “傻小子,快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他是什么人?”

    “道长你先等下,我先给你解毒,待会儿再给你解释!”张小七俯下身,在高延寿身上搜出一粒丹药来,拿给空空道人,“道长,你快看看,这是解毒药吗?”

    空空道人把药丸拿起来,放到鼻下闻了闻,“恩,应该是,不过这药丸太大,我只要一点就够了,剩下的便拿去给城中的其他人解毒吧!”

    “好!”

    空空道人从药丸上轻轻掰下一小块,服了下去,开始运动调息。

    高延寿可不干了,尽管被揍,不过气焰依旧很盛,他踉踉跄跄地爬起来,一把将嘴里的臭抹布扯出来,往地上一摔,怒骂道:“啊!狗奴才不想活了吗?本官可是高句丽的大将军,连你们城主都要敬畏我三分,你居然敢殴打欺辱我?本官不准你们解毒,你们就不能解,识相的,快把解毒药给我,否则本官将你们扒皮抽筋!”

    张小七一听这话,刚平复下来怒火又升腾起来了,他飞起一脚,将高延寿踹翻在地,“你个狗娘养的!弄个破药丸就四处要挟人,还想占人家女孩子的便宜?你想的挺美呀!单怀义把你当成了爷,我可不吃你这套!拿了你的药丸算什么?”

    他说着,又从高延寿怀里把那颗夜明珠搜出来了,“这珠子挺亮啊!白天也能发光啊!不错嘛!”他合上手掌,稍稍一较力,把那珠子攥成了粉末,一甩手就扬了出去!

    “你!反了,反了!快!快来人!给我捉拿反贼!”

    门外的高句丽侍卫们闻声,撞开房门,蜂拥冲了进来。

    张小七也不说话,跳将过去,挥动双掌,“啪啪啪啪啪!”一转身的工夫,就将他们全部击杀,捎带手把程怀亮也救了下来。

    程怀亮此时眼珠子都红了,还没来得及跟张小七、空空道人见面,先冲上去,对着高延寿又是一顿暴揍。

    空空道人忙又制止道:“哎呦,你们俩怎么都一个样子啊!好了好了,适可而止吧!咱们都已拿到药丸了,就别跟他计较了!”

    可高延寿当此之时还是嘴硬,“好啊!本官算是看明白了,你们根本就不是归义城的人!你们都是大唐的贱种吧?还乔装假扮,想偷袭本官?也是,你们汉人就是这个德行,都是些鸡鸣狗盗之徒,就会背地里耍阴招,使诡计,上了战场,个个都是怂货,当年我们屠了你们三十万,真是太少了,这才没几年,你们又蹦跶起来了,真他娘的记吃不记打呀!”

    “你说什么!无量天尊!哇呀呀!狗杂种!是可忍孰不可忍!”空空道人登时也抓狂了,暴跳如雷,跳下床来,就要开揍。

    张小七死死拉住他,“道长,别打了!”

    “啊!别拦着我,贫道今天要替天行道,非把这畜生的嘴巴撕烂不可!”

    “哈哈哈哈!”高延寿一阵狂笑,“来吧!本官不怕死!今天本官只是不慎中了你们的奸计,栽在了你们这些宵小的手里而已,可是,你们要记住,在真刀真枪的战场上,你们永远都是怂货,将来总有一天,我高句丽人还会把你们这些奸狡懦弱的汉人杀个片甲不留!”

    空空道人和程怀亮怒不可遏,都快气懵了。

    张小七朝他们摆摆手,“你们不要动手,我有话要跟他说!”

    他一个箭步走到高延寿近前,把自己的伪装撕掉了,厉声应道:“对!我是很怂,我是乔装改扮进来的,但就算我怕这城中的所有人,就是不怕你!你看清我的长相了吗?记住了!我是大唐平凉侯张小七,今天我不杀你,将来在战场上,我会堂堂正正地击溃你的军队,取下你的首级!给我滚!”

    “好!好!我记住了!你给我等着!”高延寿站起来,装腔作势地叫了两嗓子,转身逃出门去。

    程怀亮余怒未消,“小七兄,就这么放他走了?太便宜他了!”

    “无量天尊!罪过罪过,这么多年了,不想贫道也会如此大动肝火,傻小子,恕我直言,刚刚你真应该一刀劈了他!”

    “我不是不想杀他,我只不过是让他的脑袋在项子上多留几天,让这只狂妄自大的蠢驴亲眼看看,我们大唐的军队是怎么雪耻的!”

    “好吧!听傻小子的!唉!”老道叹了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张小七问道:“道长,你身上的毒可解了?这药管用吗?”

    空空道人点点头,“恩,挺管用的,适才我尝试着运了运功,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这就好!”

    之后,三个人又坐在一起通气,把各自探查归义城的经过讲了讲。

    程怀亮也转忧为喜,“这下好了!单怀义一走,这归义城不就是咱们的了?咱们还拿到了解毒药,等下帮宇文小姐解了城中百姓的毒,她还不一定有多感激咱们呢!说不定就此脱离了归义城,投效了大唐,对我以身相许……”意淫到这,他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润,提高了声调,“咱们可说好了!给百姓解毒的事情一定要交给我做!你们都不要参与!”

    “行啊!贫道也懒得管这事,拿去吧!”空空道人说着,把药丸递给了程怀亮,“对了,你先不要着急出去,我和傻小子还得到城里转转,找赤灵芝,若是事先让那丫头发觉,有了戒备,我们就不好再找了!”

    “是啊,道长说得对,我也正有此意!”

    “那好吧!”

    三人商议已定,张小七和空空道人出了房门,施展轻功,飞身而起,分头在城中搜找起来。

    半个多时辰后,两人都空手而回。

    张小七疑惑道:“唉,我都把这城中各处找遍了,为何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老道则连连摇头,“现在看来,赤灵芝很可能已不在归义城里了!”

    程怀亮当即赞同,“没错,你们想想,千年赤灵芝对于单怀义来说,是极其重要的宝物,他怎么可能把它随意丢在城中,自己走了呢?我估计,赤灵芝不在别处,应该就在他的身上!”

    张小七闻言,神情落寞,不言语了。

    空空道人安慰道:“傻小子别灰心,单怀义虽然得了赤灵芝,也无甚用处,他必然要用它来炼长生不老丹的,可这炼丹尚需七七四十九日,咱们还有机会!”

    “是呀,小七兄一向运气好,说不定咱们到头来还能捡个现成的,让单怀义白忙一场,眼下咱们还是快去找宇文小姐,为百姓解毒吧!”

    “好!”

    三人随即动身,赶到了宇文霞的住处。

    宇文霞乍一见到他们,惊愕万分,立刻戒备起来,“你们怎么在一起?张小七,你怎么来了?”

    程怀亮急于献殷勤,忙不迭笑嘻嘻地凑了过去,“宇文小姐,别误会,我们没有恶意的,是这样,在下一直挂念小姐,不忍离小姐而去,故而才特地赶来想为小姐分忧啊!”

    “你住嘴!少要花言巧语,本姑娘可不吃你这套,说!你是怎么逃回来的?”

    “小姐,我是一片好心,你为何总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呢?你看看我们三个,我、小七兄,还有道长,如果没有归义城的话,我们本该都是你的亲人的,不是吗?我程怀亮是可以为小姐赴汤蹈火的呀!”

    “够了!程怀亮,你到底想说什么?再要胡说八道,姑奶奶宰了你!”

    一边的张小七实在看不下去了,索性直截了当说明来意,“宇文姑娘,我们从那个高句丽的狗官身上拿到了解毒药,此来是要帮你替城中的百姓解毒的!是这么回事……”接着,他就把自己伪装归义城侍卫诱骗高延寿,抢回解毒药的经过都跟她说了。

    宇文霞愣住了,默默地看着张小七,眼中含泪,说不出是感激,还是难过。

    程怀亮没承想自己表白了半天,风头全被张小七抢去了,登时有点酸溜溜地,忙一把将他拉到自己身后,小声威胁道:“小七兄,你要是再这样,回去我非向嫂子告你一状不可!”

    “诶?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张小七没弄明白。

    程怀亮也没空理他,又把解毒药拿出来了,小心翼翼地给宇文霞递了过去,“宇文小姐,这便是解药了,快拿去给乡亲们解毒吧!”

    宇文霞瞟了他一眼,拿过药丸,对张小七施了一礼,“多谢!”

    随后,宇文霞将城中百姓召集到一起,将解药分给大家。

    百姓们吃了解药,都好转过来。

    程怀亮又开始厚着脸皮跟宇文霞套近乎,大加游说,“宇文小姐,你看到了吧!你师父心胸狭窄,不择手段,视人命如草芥,为了一己私利,完全不顾惜百姓的死活,这样的人,即便做了皇帝,能是一个好皇帝吗?孰好孰坏,孰善孰恶,已是一目了然,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你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跟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