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无上神王 > 无上神王 正文 第三千零九十三章 母皇之怒
    在青麟广殿的诸王各怀心思,言语交锋的时刻。

    广殿之,起了一阵微风。

    随即,所有人面容微变,连忙转身,面对皇座方向,躬身施礼。

    连大气都不敢喘。

    皇座。

    娇媚可爱,一头银白短发的青麟母皇端坐着,一只手拄着下巴,静静的看着下面所有人。

    “嗯……”

    一声慵懒的呻吟。

    好像长途旅行的疲惫之后,终于能够休息。

    青麟母皇舔了舔嘴唇,甜笑道:“听说……”

    广殿之所有神王都绷紧了身体。

    “连未来天王的一根毛,都没留住?”青麟母皇笑的越来越甜美。

    一些六劫神王的背后,已经流出了汗水。

    昆族,有一个巨大的特点。

    那是惊人的繁殖能力。

    因为这种能力,在亿万年来,昆族演变出了属于自己的制度和种种特征。

    首先,繁衍能力强大,使得女性的地位远远高于男性,拥有繁衍权力的昆族可以在几十年里自己衍生出一个庞大的帝国,不需要依靠任何外力,所以昆族是标准的母系社会。

    其次,因为数量众多,昆族的性命并不值钱,所以昆族世界可以毫不犹豫的处死弱者,命贱如草,也只有强者,能够成长起来,因此昆族世界基本是弱肉强食,崇尚最原始的森林法则。

    最后,昆族的数量庞大,要将如此庞大的昆族整合在一起,像曾经紫光帝国那样的议会,或者无限领域那种所谓的民主,是不可行的,在昆族世界,要求所有昆族对至高领袖无条件的服从,包括付出性命。

    母系社会,强者为尊,无条件的服从领袖,这让青麟母皇,在始源皇朝拥有绝对的权力。

    绝对权力这四个字,没那么容易。

    放眼整个宇宙洪荒,有哪个世界的领袖,拥有绝对权力?

    央大帝做不到,他是一代人杰不假,可他做任何事情,也要考虑民意,考虑人心,考虑百圣的建议,等等,包括大秦帝国万古一帝博武帝,也是如此,都是标准的明君,而人道历史告知后人的,是只有听言纳谏的君主,才能缔造辉煌的帝国。

    其他的世界,逐个去看,都是如此。

    那些领袖,看起来站在最高的位置,但他们都没有绝对的权力。

    什么叫绝对的权力?

    是想做什么,做什么。

    央大帝连大秦帝国的旧部、叛党都不杀。

    而青麟母皇,在始源皇朝,如果说要杀一个一点过错都没有的老臣,说杀杀。

    在这样的世界里,青麟母皇的一举一动,都会让诸王小心翼翼的对待,不敢有半点差池。

    青麟广殿里,静悄悄的。

    只有清零母皇慵懒的呼吸声。

    “你看啊……”青麟母皇向前倾了倾身子。“当年攻入匠人明都城的时候,殇芒角铠忽然回归,我本想让你,焦灵,还有你,辊狱,联手去抓住他,但是呢,又一想,让你们去捉一个七劫神王,不能伤他的性命,你们肯定下手会瞻前顾后,与你们不利,也不公平,所以我亲自出手了。

    可是,这一次,我说了只要死的,对吧?而且,不只是你们两人,皇城内外,周边两百多个郡府的大大小小的权力都动用了,还有一个兵库的三千古兵,五天王,都给你们用了,,没留住?一根毛都没留住?”

    青麟母皇伸出左手,食指和拇指捏在一起,眯起一只眼睛道:“我要一根毛。”

    焦灵轰然跪倒。

    青麟母皇看着跪倒的焦灵,撇了撇嘴,向后靠进皇座里,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拍额头:“对了,殇芒角铠和几百件至宝还被放走了?”

    焦灵身躯一阵颤抖。

    若是在人道世界,此刻人臣应该说“臣罪该万死”。

    但是在始源皇朝,焦灵不敢这么说。

    如果这么说了,很有可能青麟母皇答应了。

    “小三十还死了。”青麟母皇叹了口气。

    焦灵整个身体已经缩成了一团。

    “我的宝玉严也死了。”青麟母皇眼忽然有了泪光。

    焦灵猛然抬头,摘下面具,脸全都是惊恐,说道:“母皇陛下,陛下,我,我……”

    “行了,我不会杀你的。”青麟母皇温柔道。“如果真杀了你……”她忽然嘴唇颤抖起来,有了抽泣的声音。“我会哭很多天的。”

    焦灵流出泪水:“多谢母皇陛下!”

    “可是,可是……”青麟母皇揉了揉鼓胀的胸口。“我心里这口气,出不去。”

    这一下,焦灵,忽然不出声了。

    广殿里,谁都不出声了。

    “改易呢?”青麟母皇呼唤了一句。

    广殿里,仍然是只有风声。

    改易从黑暗走了出来。

    面容坦然,一步步走到了广殿央,躬身道:“陛下,计划是我提出来的,若论责任,全都在我。”

    “你让我杀了你么?”青麟母皇眯眼问道,风情万种。

    改易道:“我的生死,在陛下一句话。”

    青麟母皇笑道:“你啊,你。你明知道我不舍得杀你,杀了你,东狂大军谁来统帅?攻入修士明的计划,谁来执行?难道让其他的酒囊饭袋去做么?更何况,杀了你,我心疼啊,哪里去找这么俊朗的将军呢。我叫你出来,是问你,事情已经如此,接下来,该如何啊?”

    改易道:“从长计议。”

    青麟母皇“哦”了一声,弹了弹手指,看着自己的指甲道:“怎么个,从长计议?要计划多久?十年?百年?千年?”

    改易不卑不亢道:“八年。”

    “哎呦。”青麟母皇嗔怪了一声。“看看,还得是我的将军,你们看看,给的时间都有零有整的,这么准确,不像那些废话连篇的老臣。那改易,你说为什么八年?”

    “八年后,天帝解封。”改易抬起头,直视母皇。

    “呵……呵呵……”青麟母皇笑了几声,忍不住鼓掌。“好,好。八年的时间,可以让我们做更充足的准备,对么?”

    “没错。”改易点首:“但这一战,已经让我们看到了未来天王,这个不过一万三千多岁的年轻神王,其惊人的天资和手段,至少证明了,在始源皇朝之,除了母皇陛下可以轻易将其抹杀以外,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所以八年时间,我们可以做出更好的准备,可八年时间,未来天王会成长到什么程度?因此,改易建议,继续布置一个计划,寻找可以摧毁未来天王的机会,在改易看来,修士明当,现在只有一个未来天王,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好,那给你八年时间,定下一个可以抹杀掉未来天王的计划。”青麟母皇又看向自己的指甲。“若我发现你制定不出来,必须逼着我这个女人家亲自出手,杀进那大道盛行的修士明,冲入那如今蓬勃崛起的未来天庭,对决那小孟凡,该如何?”

    “改易当死。”

    “好。”青麟母皇笑道:“我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