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凡世歌 > 凡世歌 正文 第二章 少爷
    <co>

    沈飞有意打趣道:“对了,你刚才称呼我什么!”

    “少爷。手机端 m.”

    “称呼君如呢?”

    “少奶奶啊。”

    “她让你这么叫的?”

    “兰儿是不是说错话了?”

    “和你无关,你不必多心。”沈飞知道,兰儿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主人看待的,不想再逗她,便直奔主题道:“兰儿啊,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少爷……有件事情兰儿早想告诉您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今天少奶奶和婷儿外出逛街,兰儿不得不说了。”

    “哦?你要说的事情和若雪有关?”

    “不,是方婷!兰儿要说的人是方婷。”

    “方婷?”沈飞心一凛,猛然想起兰儿刚从城主府逃出来时欲言又止的样子,眉头蹙起,给她倒了杯水,“来,先坐下,把事情说清楚了,放心吧这间屋子里只有你我,你和我说的,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兰儿点点头,深深吸气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道:“少爷,其实那天的情况并非如方婷说的那样,方婷只怕也不是普通的侍女,她是拥有飞天遁地本领的人,和少爷你一样!”

    “哦?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少爷,兰儿是亲眼看见的。那天晚方婷和芊芊一起从她们居住的屋子里逃出来,方婷像少爷您那样,直接腾空而起,从屋顶逃走了。”

    “原来是这样。”沈飞话锋一转,认真望向兰儿的眼睛,:“兰儿我问你,那天晚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兰儿……兰儿并没有逃,是那个大个子主动放过了兰儿。”

    “真的?”

    “少爷,兰儿不敢对您撒谎的。”

    “连令狐悬舟都不愿意伤害你,看来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沈飞伸出手,拍拍兰儿的额头,“兰儿你记住,方婷的事情我早知道了,一直没有拆穿是因为现阶段还不能拆穿她,那天夜里的事情你知我知便好,不要告诉若雪,她和你一样纯洁,不适合接受世界的肮脏,知道了吗。”

    “其实兰儿一直在想,少爷您肯定已经知道了方婷的真实身份,才会一直刁难她的,哈哈,兰儿这放心了。”

    “这件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像往常那样生活可以了,现阶段方婷应该不会伤害到咱们。”

    “兰儿知道了,兰儿先出去,少爷您心里有数便好。”

    “你去吧。”

    看着兰儿如释重负地转身离开,沈飞点点头,小声呢喃道:“兰儿心地善良,值得信任。”对于一个弱女子而言,能够将这份沉重的秘密说出来,已证明她对于自己有着足够的信任,因此沈飞才做出面的判断。

    拓跋烈走了、楚邪走了、兰儿也走了,屋子里只剩下了沈飞一个人,沈飞没有觉得不安,反而很轻松,感叹终于获得了一点自由的时间。来到人国之后,整天被俗事绊着,再没有山的自由和清净了,难得清静一会儿,沈飞必须好好珍惜。

    当下盘膝打坐,进入内视状态。修道三年有余,自己的丹海呈现出稳定的状态,内丹在,如旭日一般燃烧,释放出的光辉照亮了广阔的海洋,所谓海洋,其实是没有凝结为固态的仙力,却又气态的仙力来的纯粹,流淌在丹海最下层,波光粼粼犹如大海。大海的心存在着一座绿岛,其长满了各种匪夷所思的植物,四周被混沌笼罩,随着修炼的深入,混沌逐渐后退,丹海的范围不断向外扩展,现在已经一眼望不到头了。

    沈飞总感觉,丹海如同九州,有太阳、有大海还有陆地,其实也可以称为是平行世界,只是其生活的物种全部需要得到自己的认可,需要签订主仆契约,仙界三大定律之的丹海不得开发完全没有道理,反而会阻碍仙人的强大。

    心有此想法已经很久,可也不敢贸然开发丹海,毕竟钟离师兄在天罚下惨死的画面至今仍历历在目,如梦魇一般挥之不去。

    沈飞进入冥想打坐状态,源源不断的仙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所谓仙力,其实是肉眼不可见的精灵,某些时候,沈飞甚至觉得它们是活的,仙灵分散的时候呈现出气体状态,初步挤压变成液体,深度挤压成为固体,也是内丹。仙力聚集压缩的越多,内丹体积越大,越是耀眼,修炼三年有余,沈飞的内丹已经是结丹时体积的十倍以大小了,光芒照射的范围足以覆盖整个丹海,映照出生活在丹海每一样景物的真实样子。

    沈飞将自己的精神投影进去,化一个无接近真实的幻体,手持朝花夕拾剑在其遨游,经过绿岛的时候,被一道强大的结界阻隔在外,进入混沌云的时候,同样被一道难以破除的强大结界阻隔在外,心说,“好啊你们两个老家伙,在我体内占地为王是吧。”心知拿对方没办法,只能忍气吞声地咽下了这口气。

    行满十六周天,沈飞神清气爽,慢慢睁开了眼睛,再召唤出气吞山河卷,飞了进去。

    经历了恶之花的洗礼,山河卷世界又一次大变样,剧烈的地震导致了山体的崩塌,原本独立完整的五座山峰或多或少向下塌陷,山峰不再是肉眼可见的五座,而是起伏程度不大,绵绵延延,一眼看不见尽头的山脉,山阳部分依旧绿意盎然,山阴处化一片死地,光秃秃的石壁连生命力最强大的植物都无法生存,被刀斧劈过一般笔直地向下倾斜,直到最深处的谷底,再下方便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黑暗。

    这样一来,深渊覆盖的范围又扩大了,这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沈飞释放主宰者的威能感知深渊,发现其并无新的生命酝酿,反而感到不祥:“滂沱暴雨来临之前,空气总是安静的,静到压抑,这份压抑被称暴风雨前的宁静。”

    从深渊之收回了神念,沈飞忽然有一个惊喜的发现,那是自己过去的神念是无法探知深渊全部的,现在却可以,是否证明,深渊虽然扩大了,但是自己对于山河卷世界的掌控力反而增强呢,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沈飞抬起头,目光过处,方圆百里的景物尽收眼底,若再努力一点,整个山河卷世界的一草一木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下。

    接受了神血,化紫荆首领的藤木鬼王,分毫没有受到此次巨变的影响,恐怖独眼的内壁牢固地插入山体之,山体的能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拇指宽枝茎空的管道内输送回母体,源源不断地汲取,真担心有一天绵延起伏的山脉会被其榨干。

    以独眼为心,恐怖而锋利的枝茎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单独看其的某一根枝茎,样子像蛇,整体看过去却如同一张蛛,将所有路经此地的生物牢牢捆缚,脱身不得。

    藤木鬼王是紫荆进化的极致,代表着山河卷世界强悍的寄生类植物。与它相对应的是一片茂密的树林,一棵远远高出同类的参天巨木高耸入云,植物的树冠如同一座悬浮在空的小岛,五颜六色的花朵盛开在其,树干有着二十个男人手拉手方能合抱的宽度,根系深扎于土壤,汲取绚烂日光的同时,吸收大地的精华。

    身为主宰者的沈飞甚至能够感受到万树界之王其根须已经深入地下几万米,正在贪婪的汲取岩浆。

    本来只是一棵普普通通的植物,在吸收了神血的力量之后不断茁壮,现已成长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甚至连藤木鬼王都远远不如它,沈飞有预感,万树界之王会逐渐成长为世界的心,海量的树木围绕着它,将它供奉为父,藤木鬼王以及紫荆的势力会被逐渐排除到边缘地带去。

    数量超过两百头的麋鹿群在万树界之王的领域内活跃,它们的体态远远超过九州任何一种麋鹿,雄性麋鹿的鹿角巨大而沉重,尖端锋利能够轻易地撞碎拦路的荆藤,鹿蹄高达十五厘米,如同一块块黑铁,结实有力地踩稳地面,踏碎挡路的石块和干枯的植物残骸。

    此地没有任何大型食肉动物的存在,鹿群没有天敌,只需要想办法努力攻破强大植物的防线,吃掉它们的茎干、根须吸取营养可以填饱肚子,鹿群由茁壮成长,日以继夜地在崇山峻岭间奔袭,啃食生长速度飞快的,山河卷世界特有的一体化嫩草和相对弱小植物的茎干,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领头的是一只全身雪白的母鹿,身为雌性,母鹿的头顶却生着独角,如同九州传说被奉为祥瑞的独角兽,它是已经开启了灵智的妖怪,会随着岁月的累积不断变强。

    沈飞能够感受到,所有的灵力全部储存在白鹿额头的鹿角,因此它的体积并不会像其他妖兽那样随着修为的增加而增加。

    不可思议的是,白鹿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的目光,带领族群止住了脚步,膝盖弯曲,四肢触地,向着虚空叩拜。

    “你们的进化速度让我感到害怕了。”沈飞呢喃。

    这是他真实的想法,无论藤木鬼王,还是万树界之王,亦或麋鹿之王,接受了神血的它们拥有了神性,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进化,每隔一段时间出现,会让自己大吃一惊。

    “这样下去,不会威胁到自己吧?”已经掌握的权力绝不甘心轻易地交托出去,沈飞深切感受到了权力带来的自私,山河卷内无论出现任何风吹草动,无论是哪一种生物强势崛起,都会令他变得不安。

    “要不要打压一下呢?”沈飞犹豫,看到麋鹿们充满敬畏的跪拜最终选择放弃,“再等等看,当所有的生物都向着强大的方向进化,它们之间便必然会产生摩擦,产生纠纷,到了那个时候,便自然更加需要我。更何况,山阴处的深渊始终是个威胁,需要有强大的生物能够在我不在的时候,替我抗衡它,放任它们成长可以为我承担一些压力。”

    由于地渊的存在,沈飞放弃了扼杀嫩苗的念头,毕竟在他看来真正的威胁来自于地渊,那是山河世界酝酿出的对抗自己的意识,是最需要被防备的存在。

    即便如此,沈飞仍然做出了一个保守的决定,那是组建一支绝对效忠于自己,完全可控的军队,使得自己哪怕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也拥有绝地反击的后手。

    目标无疑是牛头人战士和大黄蜂战士,沈飞觉得它们两者的创造非常成功,虽然不具有随着时间的推移修炼变强的能力,但是绝对服从于自己的命令,可以日以继夜地工精力无限,且无需饮用食水。这些优点综合在一起,当它们数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无疑会成为一支强大的军队。

    神念一动,沈飞出现在白塔塔顶,俯瞰下去,大黄蜂群和牛头人群都在尽职尽责地巡逻,百分之一百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没有偷懒的行为出现。

    自己是主宰者,天地精华具在手,所以由草木土石精华创生出的生物绝对听从于自己的号令。

    沈飞往前迈出一步,出现在大黄蜂和牛头人队伍的间,主宰者威压自然而然地流露,两种异形生物对这份威压极为敏感,大黄蜂低飞掠直至地面,牛头人双膝跪地,一齐宣示臣服。

    沈飞道:“你们起来吧。”

    “是,我主!”牛头人身高三米,牛头、人身,马腿,粗糙的两手间紧握着长柄砍刀,向外凸出的眼睛纯黑一色,明显是没有灵魂的傀儡。它们对于沈飞绝对顺从,即便马腿不容易弯曲也一定要弯曲跪地,以表达尊重。臂膀结实,肌肉虬龙一般密布全身,手持大砍刀,奔跑的时候威风凛凛,沈飞为自己能创造出如此妙的生物感到自豪。

    与五大三粗的牛头人相,大黄蜂战士更加灵活,数量也更多,它们的高度在一尺下,背生近似于透明的六翼翅,向外凸出的眼睛内部又充斥着大量的复眼,能够辨认出十米范围内的所有变化,犹不满足,头顶再向外探出两根触须,用来感知空间里的细微波动。它有着类似于人类的臂膀,手的部分像极了骑士冲锋矛的矛刺,其蕴含的毒液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杀死目标。</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