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想逆天啊 > 正文 第0091章 尸体?尸体哪去了
    李家来到幽城的事情,自然瞒不过袁梁两家。

    他们都是幽城的豪门世家,想法很简单,要是能够跟外城世家联姻,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得知林万易给那儿子谋求蓉城李家那门亲事时,他们就很郁闷了。

    就那家伙也能相亲?

    别开玩笑了好不好,没看到我自家如此优秀的儿子都还光棍着的吗?

    一夜安全。

    刺客没有出现,老爹也没有将他绑到李芝秀的床上。

    显然是看李家都来了,没有这么干。

    狗子端着脸盆进来,服侍公子洗漱。

    “我表弟人呢?”林凡问道。

    昨日为了让李家知道自己的残忍与变态,让表弟去将三具尸体剁烂灌香肠。

    当然,这也就是而已,他怎么可能是如此残忍的人。

    表弟肯定也不是。

    “回公子,小的也不知道。”狗子摇头,他也不知道教头去哪了,反正昨就没遇到过。

    幽城城门口。

    咚咚!

    远方传来沉闷的声音。

    很多人都被这声音吸引了,回头望去,远方黑压压一片,来势汹汹,溅起大片尘埃,灰蒙一片。

    看不清人影,但有一支旗帜迎风飘荡。

    旗帜上的图案是三头金龙,狰狞无比。

    渐渐的,有白光闪烁着。

    这些光芒都是铁骑身上银色盔甲折射出来的。

    “那家徽是梧桐王的象征。”

    有老一点的守城侍卫惊呼着,没想到会看到梧桐王的家徽。

    大批队伍骑马进城,守城的侍卫看到这些大部队,神色惊骇,哪里敢阻拦。

    在他们眼里,这些骑马的队伍,杀气,银色的盔甲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阵阵白光。

    马蹄声轰鸣,地面仿佛被践踏的震动起来。

    城内的平民们朝着两侧退让。

    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见过这等情景了。

    远方。

    “爹,那家徽好像是梧桐王的家徽吧。”梁易初问道。

    他看过书籍,书籍里记录的都是各家家徽,其中梧桐王的家徽最为霸道,甚至比中央皇城那一位的还要震撼。

    梁老爷皱眉不语,情况有点不对劲。

    梧桐王的军队怎么会来幽城。

    林家?

    顿时。

    梁老爷想到一种可能性,梧桐王军队是朝着林家去的。

    林家。

    吴老来到书房,“老爷,梧桐王银血军进城了,已经朝着咱们这里袭来。”

    “来的这么快?”林万易惊讶,随后笑着,“梧桐王还真是看的起我,先礼后兵,将大部队安置在后面,派三人来跟我交谈,现在这是想干嘛?”

    他没有慌张。

    一切都很平常。

    林府内,李老爷早早醒来,外面传来沉闷的声音。

    “林兄。”李老爷笑道。

    林万易道:“李兄,你们暂时不用出来,梧桐王的银血军已经在府外等候,我去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李老爷听闻,面色惊变。

    梧桐王银血军来了?

    这怎么可能。

    这支军队很恐怖,梧桐王手里几大军团中的一支,纵横战场,无人可挡,现在竟然将其派到幽城,哪怕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那也不容小视。

    看来梧桐王对林万易极其的重视。

    府外。

    林府侍卫警惕的看着这些将林府包围的人。

    一个个看不到脸,都被银色的盔甲包裹着,但那种无形的煞气,如同煮开的热水在着。

    此时,领导这一支恐怖军队的人,倒是没有那么的恐怖,而是一名中年男子,穿着寻常衣服。

    长相普通。

    身高普通。

    浑身上下都很普通,看不出有任何不同。

    “林万易,兄弟我已经来了,你怎么还不出来。”中年男子喊道。

    咯吱!

    府门开启。

    “哈哈,老夫以为是谁,原来是你。”林万易走了出来,周围的侍卫让开。

    虽然有有笑。

    但现场的气氛让人感觉有些压抑,仿佛是有一场暴雨在酝酿着。

    中年男子笑着,他本名刘玄,梧桐王麾下谋士,跟林万易也是旧识。

    两人年轻时共同闯荡过一番。

    后来各奔东西,也有几十年没有见过了。

    刘玄翻身下马,“林兄,一别几十年,如今相聚,你还是老样子,看来武道修为已经神鬼难测啊,而我却已经老了”

    他心里惊骇。

    的确如此。

    林万易的面孔还跟年轻时一模一样,而他却渐渐衰老。

    在来之前,他想过,如果林万易的武道修为还只是武道十二重,倒是好办,但是看现在这情况,怕是已经达到常人难以理解的地步。

    “还行,幽城这地方养人,刘兄带这么多人来此地是为何事?”林万易明知故问。

    银血军就是梧桐王手里的一大杀器。

    现在到来的人,也只是少数的一部分而已。

    不过梧桐王派银血军过来,显然是另有打算。

    “爹,谁来了,孩儿一大早就听到咚咚声。”林凡走来。

    他是迫不及待。

    心里想的就是,平时都没什么事。

    现在有这么大阵势,那肯定是来找茬的。

    看看外面那些被银色盔甲包裹的人,远远的就能感觉到浓烈的煞气,不是简单人。

    大部队到来,怕是要干架。

    他心里是有点害怕的。

    老爹要是干不过,他的富家公子生活就此画上句号。

    刘玄盯着林凡,随后笑道:“林兄,没想到令郎已经长这么大了。”

    “你来干什么?”林万易皱眉问道。

    林凡道:“看看。”

    他必须知道情况,幽城的情况,他已经大致摸清楚,可对外面的情况,依旧是一知半解。

    老爹是知道很多。

    但他就是不告诉你。

    整个幽城就跟鸟笼似的,而他就是鸟笼里的鸟。

    可以飞。

    只是飞不出去而已。

    “贤侄,我跟你爹可是几十年的好友。”刘玄笑道。

    可惜的是,他这笑容对别人来,还是很有假装性的,但在林凡看来,这笑容有点虚伪,笑的人心里发颤。

    不是什么好人啊。

    “刘兄,我记得你以前可是不喜欢笑的,在梧桐王那里几十年,变化很大啊。”林万易道。

    提到梧桐王。

    现场的气氛陡然压抑了。

    刘玄笑容收敛,开口道:“林兄,我此次前来,一是为了看看老友,而是麻烦林兄将那三人交还给我,我也好带回去交差。”

    “死要见尸,活要见人,尸体也行。”

    林万易沉默片刻,“凡儿,将尸体送来。”

    林凡愣神。

    尸体?

    尸体被表弟给扔了,那得去挖出来才行。

    林凡发现表弟不知何时已经在那里站着,招着手,“表弟,去将尸体送来。”

    周忠茂有些为难,尸体这玩意,哎,饶头,有点头疼,但还是点头离开去拿尸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