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仙医狂少 >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感慨
    “我们在什么?”殷小凡被罗美玲叫来,突然转过来,有些感慨地。狂沙文学网

    幸运的是,罗美玲并不知道自己有透视能力,也不知道自己被人看透了。否则,罗梅玲永远不会这么平静。

    “哼”

    罗梅玲哼了一声,恶狠狠地瞪着尹晓凡,表示不满。

    为了缓解尴尬的愤怒,尹晓凡直接坐在上,又想了想,他不会想错吗?

    “你干完后,能让我走吗?”殷小凡走到他后,不知道殷小凡在搞什么鬼主意,罗美玲不满地。

    “我在这里......”殷小凡抬起头来,正准备开口话,却在故事进行到一半时,突然停住脚步,瞪着罗梅玲。

    虽然罗梅玲的屯部很有吸引力屯部旁边的一个小黑点吸引住了。

    仔细一看,如果尹晓凡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个偷听者。没想到它会在这个位置。

    难怪我半没在值班室找到它了。它根本不在值班室,而是在罗梅林的体里。它还在她皮股旁边。如果她没有洞察力,就很难找到它。

    如果没有错的话,应该放在罗梅玲的小室内。否则,罗美玲不可能不知道。看来对方也是个聪明人。把它放在那里真的很令人惊讶。

    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对方确实在监控自己,否则他们不会那么清楚自己的处境。

    尹晓凡嘴角微微一笑。另一方必须与罗梅玲有良好的关系。否则,就不可能把。

    看着罗梅玲戒备的脸,尹晓凡真的笑了。看来罗梅玲又误会了什么。

    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上前直接接罗梅玲。

    “你在干什么?”让我走。”罗梅玲惊呆了,但她没有意识到尹晓凡是一个优秀的选手,她很快就挣扎了起来。

    无论罗美玲怎么挣扎,在尹晓凡面前,她都显得那么无力,根本无法挣脱尹晓凡的手臂。

    尹晓凡直接把罗梅玲按在闯上,看着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但嘴角却微微扬起。

    “你吓着我了吗?”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挣扎了一阵后,罗梅玲盯着尹晓凡她拖不开。

    “我不是那种人。”殷小凡看得出,虽然罗美玲表面上已经平静下来,但内心却并不平静,眼睛里流露出慌张的神色。

    “你到底想要什么?”罗梅玲尽量保持镇静,她知道,如果尹晓凡打得好,她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你为什么这么紧张?”我只想告诉你一个秘密。尹晓凡觉得罗美玲太紧张了,笑着。

    告诉自己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秘密,你得把自己压在上,鬼会相信的。

    看着殷小凡的眼睛很清楚,好像她没有什么计划,不知道殷小凡到底想做什么,对于殷小凡的想法,越来越不清楚。

    “这个秘密是什么?现在我们来谈谈吧!”罗梅玲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问尹晓凡。

    “我还是个大张小凡低声。

    “刘臭流忙。”本来以为殷小凡会对自己些秘密,没想到殷小凡会这么,罗梅玲的脸一下子红了。

    “我是一个处男,我怎么能成为一个刘流忙,这证明我是纯洁的还是不纯洁的?”尹晓凡有点抱怨。

    “哼”

    罗梅玲白了殷小凡,不再理睬他。她发现尹晓凡的脸已经够厚了。

    “好吧,我告诉你另一个秘密。”殷小凡看到罗美玲的脸红和可,笑着。

    “我不听。”恐怕这不是什么好事。罗梅玲不会对尹晓凡的秘密感兴趣。

    “我上次受伤不太好。”殷小凡突然。

    “你伤得不重。”罗美玲也惊呆了,然后狐疑地,“既然你没有受伤,你怎么还能对别人使用武力,而且看起来你很严重,似乎根本没有受伤。”

    “我严重受伤。对付几个歹徒是没问题的。”尹晓凡自信地,“我有内伤,一般人根本看不见。”

    “如果你有内伤也没关系。我们去医院看看怎么样。”罗美玲关切地殷小凡受伤了。

    “医院治不了我。”尹晓凡摇摇头。

    “什么呢?”罗美玲的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

    “医院不能治愈它,但你可以。”尹晓凡看着罗美玲。

    “我能治好它吗?”罗美玲惊呆了。

    殷小凡怎么能她能治好他呢?罗美玲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我的伤势现在很严重,一般的药草都没用了,但是有一种方法可以快速的把我放进去,但是你需要配合。”尹晓凡看着罗美玲。

    “需要我合作?”罗梅玲越来越听不懂殷小凡的话了。她不知道殷小凡是什么意思。“你要我怎么陪你?”

    “我的伤很严重。我需要阳结合来治愈,所以......”殷小凡着,突然停下来看罗梅玲在想什么。罗梅玲确实很生气。“臭气熏的刘流忙,你骗我你受伤了,这太过分了“。

    罗美玲不是什么都知道。阳相遇。很难她想占自己的便宜。她这么严肃,真是太糟糕了。

    看看尹阿小凡的样子,哪里好像受伤了,很明显他是在欺骗自己。罗梅玲非常生气,直接用手拍了拍尹晓凡,发/泄自己的不满。

    咳嗽,咳嗽

    罗梅玲这一拍,殷小凡立刻咳了起来,然后嘴角上就有了血珠。

    “你真的受伤了吗?”看到尹阿小凡的样子,罗美玲立刻停止了动作,吃惊地看着尹阿小凡。

    “这是好的。我咳出有点鼻塞。我不能死。”尹阿小凡擦了擦嘴角的血,笑着。

    “都是我的错。”我想你在开玩笑。没想到你伤得这么重,又吐了血。罗美玲抱歉地。我心里也有一些自责。

    “你不应该太责怪自己。你刚喝了一口,斯图。

    “以后你必须对我负责。”罗梅玲脸红了,盯着尹晓凡。

    “责任?”尹晓凡也惊呆了。

    “为什么,你不想对我负责吗?”罗梅玲见尹晓凡犹疑不决,瞪大眼睛。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委屈,很快就有一滴眼泪流了下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问,你还是大女吗?只有童贞才能拯救我。”殷小凡有气无力地。

    我问了他这么严肃的问题,但我没有回答。相反,我问了自己一个如此可耻的问题。我答应救她了吗?我也想在不同的事物之间进行选择。真的很烦人。

    “是的。”罗美玲咬牙切齿地。

    “你骗不了我。如果你不这样做,你不仅会救我,还会伤害我,让我更受伤。”尹晓凡看着罗美玲的脸,仔细地问。

    “我一定是个儿子。”我问你是否愿意承担责任。现在罗梅玲也豁达起来,直接问。

    殷小凡是个大脑袋,怎么还能对罗梅玲有一种bī)婚的态度,好像她不同意吃自己的,尤其是她那双委屈的大眼睛,实在无法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