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日赘婿 > 正文 第0407章 温思佳原来是话唠
    怎么没了?

    杨牧真心觉得惊悚,仔细一看才发现那里有个“马葫芦”,也就是下水道,井盖不翼而飞只留下圆形的洞口,温思佳竟掉了下去。

    “思佳!”

    杨牧紧张的喊了一声,就听下面传来懊恼的声音:

    “我没事,用手支撑墙壁落地的,这里什么也没有,好像底层冰冻住了,不过好深啊!”

    杨牧长长呼出一口气,没事就好,这小宝贝可吓死自己了。

    “等着,我下来。”

    杨牧快速手扶下水道墙壁向下,还别,真的好深,估计有七八米了。

    如今城镇的排水会有这么深吗?

    杨牧很疑惑,下来后四处摸摸,却并没有发现思佳,只是找到了另一个洞穴。

    “思佳?”

    “杨牧,这里是洞中有洞。”

    "快回来!估计是有人挖的。"

    “哦!”

    温思佳完,很快回转,撞到了杨牧的怀里,不断喘息,这是因为紧张。

    毕竟这里非常黑,不可能不害怕。

    杨牧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手电筒,向那边照射,果然还有个洞。

    怪不得这个排水这样深,估计也是别人挖的。

    杨牧一马当先向里面走,只是走了几米远,就发现了一个虚掩着的木门。

    推开门后,杨牧很震惊,没想到这是一个足有三十平方米的正方形空间,高度差不多三米左右,里面一圈都铺设了围墙,还有一张床,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

    只是这些东西都落了不少灰尘,看来地洞的主人已经不在这里,或者是出去找食物的时候死掉,或者是放弃这儿去了其他地方。

    “真神奇,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地洞。”

    温思佳终于不怕了,还有点小兴奋,想起了一些盗墓类的。

    杨牧就很自然了,轻声道:

    “估计是末日前后不久的时间段挖的,为了躲避丧尸。”

    “墙壁还铺了瓷砖呢,好用心。”

    "弄不好是建筑工人,或者就是下水道维护人员弄得。"

    “你在这里住会不会很冷?”

    “当然,这或许也是原本主人放弃这里的原因,随着温度的降低,这里或许不再适合居住。”

    话音落下,就听头顶一声巨响,之后尘土飞扬。

    两个人被呛得咳嗽,急忙退后跑入地下卧室,然后将木门关闭反锁。

    “怎么了?”

    相茹惊呼出声。

    “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

    “先等一会,外面都是灰尘呢!”

    “好吧。”

    在安静的房间里,两个人对坐好一会,杨牧这才出去,穿过小走廊,向上爬到井口,就发现那里已经被堵死。

    伸手去摸障碍物,平平的,凉凉的。

    啊......不会那么倒霉吧?巨冰坠落?

    杨牧目前只能是这样想,排除井口有被人为堵死的可能。

    这种材质的东西,以及刚才它落下时引起的地动,就只能认为它是巨冰。

    很郁闷的回去和温思佳了这事,温思佳也纠结。

    “那怎么办?”

    “别太在意,如果是巨冰,一两之内它应该就会融化掉。如果不是巨冰,那我们的人就会发现这里的异常,然而将它移开,无论它是什么东西。”

    “杨牧,对不起。”

    温思佳有些自责,如果不是自己向外跑,根本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嗯,让你随便乱跑,嘚瑟大了吧?”

    温思佳没想到杨牧竟不安慰她,心情变得更压抑。

    不成想杨牧接下来却道:

    “去,爬那儿屁股撅起来,让我好好的打两下解解气。”

    好吧,这才是杨牧,以为他正经时他就不正经了,以为他不正经时他又正经的很。

    “讨厌!”

    温思佳两个字脱口而出,之后恨不得把舌头咬掉。

    好酸,怎么能出这样的两个字?

    杨牧果然惊喜的笑出声。

    “哇!这是温思佳吗?都会讨厌了?哈哈哈!”

    在杨牧的笑声中,温思佳的情绪竟然安逸了,觉得似乎情况也没那么糟糕。

    两个人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孤男寡女情节。

    在山洞里,他们回想了过去的很多事。

    从杨牧和温思佳的第一次相遇开始,之后的一部分时间,主要是杨牧再,将他的故事又讲述了一遍。

    杨牧自己的讲述更加全面,更富有感情。

    温思佳听哭了好几次,觉得那小男孩真是不容易,也无法想象那样一个小乞丐,竟然能长大成为眼前的杨牧。

    他为此到底付出了多少努力呢?

    这种努力包括了很立体的东西!

    对世界与社会的一无所知,他必须自己去学习,自己给自己树立目标,信仰,做事准则等等东西,他必须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去构建自己的人生道路。

    杨牧不容易,而杨玲的存在看来也真的很重要。

    杨牧能成才,与杨玲绝对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

    “你要对杨阿姨好一点,回去就认她做妈妈吧,她是你人生的导师,再生父母也不为过。”

    “好的,那我就去认她,不过我认了她,以后你就又多了个婆婆。”

    “跟我有啥关系?我看相茹把杨阿姨照顾的挺好。”

    “吃醋了?”

    温思佳撇撇嘴,翻了个白眼,只是在黑暗里杨牧看不见。

    “我是免得你麻烦吗,等以后找到我亲妈,那才是你的亲婆婆,有你忙乎的。”

    "你......"

    原本温思佳想要吼出来,可忽然闭嘴。

    他提到了亲妈啊!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还是不要吼的好。

    聪明的女人都很心机,懂得什么时候要发火,什么时候要撒娇,什么时候要落泪,什么时候要笑哈哈。

    温思佳自然足够聪明,这一点怕是谁也比不上,除了杨牧。

    她若是千年的狐狸,杨牧可能就是万年的妖了。

    ......

    有些时候人们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事。

    这些事放在别人身上一定是正常的。

    可人们会觉得它们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人们总会以为自己在人群里是与众不同的。

    差不多八个月前,温思佳开除了一个女员工。

    原因很简单,那个女员工在走廊里打了三个小时的电话,被摄像头全程记录。

    温思佳把她叫过来问为什么打了三个小时电话。

    女员工她认识了个男孩,是那男孩缠着她话。

    温思佳嗤之以鼻,一个巴掌拍不响,还不是这女员工想要跟人家?

    真是太幼稚了,就算是情侣,三个小时啊!有什么可的?

    如果是她,三个小时都能去搞定一桩五个亿金额的大买卖了。

    这是曾经温思佳的三观。

    时过境迁,温思佳没想到,在这个地穴里,她和杨牧开始聊,并且聊了足足十一个小时!

    开始的时候是杨牧讲他的故事,他的话题,只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

    后面,温思佳完全成了主力,开始讲述她的事情,而她足足用了八个小时......

    杨牧终于扛不住了,太困了,听到睡着。

    而温思佳依靠在杨牧的身上,竟还是神经亢奋状态。

    睡不着,回顾刚刚,她自己完全懵了。

    她怎么会是这样的温思佳?

    竟然能和一个男人闲聊些有的没的,用去了共计十一个小时的时间。

    她都了什么?

    貌似什么都了!

    她小时候带领幼儿班小班和李大花的大班打架,结果被打到哭!

    妈妈带她去别人家做客的时候,她曾偷过人家的套套,回来吹大了当球玩,可耻的是那涛涛上还有凹凸点,吹起来后异常妖艳,吓得他爸差点心脏病犯了!

    她在国外曾经开过个人演唱会,那一年她不过十岁,人们本以为她会成为美声唱法的神童艺术家,却不知她的赋就只是昙花一现,之后就被迫停止这些爱好,去学一些关于经济,管理相关的课程。

    她曾经因为一部电视剧独自一个人躺在房间里哭了两,醒来看到电视中暂停的画面,想到男女猪脚情感的波折,她就马上会落泪,最后她能逃离那情感的漩涡,还是因为有人上门推销生活用品,十块钱一个,一套有五个,她当时为了感谢那个推销员带她走出情感的纠葛,买下了她所有的推销品,弄得那小姑娘差点上前拥吻她。

    她是如何与姐姐妹妹疏远,之前根本就没过几句话。温家的孩子其实都不太善于与家人相处,大家都各自分开,各自生活,所以或许应该感谢末日,是末日让所有人重新聚集在一起,同舟共济的。

    ......

    等等许多许多话题。

    温思佳回想起来已经想要钻地缝了。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是个如此三八的话唠,她竟把她的经历,把她的想法,甚至把她的情绪全都从讲给了杨牧去听?足足讲了八个小时?为什么会这样啊!

    要疯了!

    而且她现在还依靠在杨牧的身上,这是不是有些过于亲密了?

    哦,是因为比较冷,所以才这样贴近的。

    其实温思佳一点不冷,杨牧给她准备了足够的衣物。

    可杨牧穿的并不多,温思佳是害怕他冷,所以才答应这样靠近。

    现在要分开吗?

    温思佳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没办法狠心,就让他这样怀抱自己取暖吧,这件厚厚的修身羽绒服真的很暖和。

    温思佳有些气馁,搞不清楚状况,胡思乱想了又一个小时,兴奋的神经终于冷却,然后慢慢入睡,直到感觉耳鬓厮磨。

    睁开眼,发了一会呆,这才确认是有东西正在碰触她的耳朵。

    好痒啊,是什么呢?凉凉的,软软的......嘴唇?

    温思佳找到了正确答案,身体快速反应,向前坐起。

    黑暗中那双原本就抱着她的手却又将她拉回那个怀抱。

    然后依然是那凉凉的,软软的嘴唇贴在她的耳朵上,只是这次它没有摩擦,而是发出了声音。

    “小声点,巨冰化了,外面的状况有些混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