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味香 > 正文 第980章 纠结
    “行了,我也不给你废话,瞧着你也是个脾气怪的,赶紧喝完羊汤赶紧走,我这招揽不起你这样的贵客。”

    店主喝道,随后伸了手道:“一碗羊杂汤,两个烧饼,二十文钱,拿来。”

    到哪儿吃饭,都是先吃了饭再给钱的,可这会子他还没吃完呢,这人倒是先问他要起钱来,当真是过分。

    “无良奸商。”苏修远愤愤不平的了一句。

    “奸商不奸商的我不晓得,我就晓得你这种人不能多话,还得先要了饭钱,如若不然待会儿吃完不给钱该怎么办?”店主到是也毫不客气。

    “我是读书人,岂能做出这等有损脸面之事?”苏修远辩解道,更是因为方才之事有些恼怒,脸涨得有些红。

    “那谁的准?”店主白了他一眼。

    苏修远无奈只好从钱袋子里头摸了铜钱出来,数了数的,递给了店主。

    那店主收了钱的,别过脸去,不再理会他了。

    当真是无奸不商。

    苏修远摇头叹息,接着去吃那因为放的时间有些长,略有些冷掉的羊杂汤和烧饼。

    “是羊杂汤的,满共能有几片的羊脸肉,血到是放了不少,明显是以次充好,两文钱的烧饼,也比烧饼摊儿那里卖的个头小,当真是奸商了……”

    苏修远一边吃着,一边依旧是愤愤不平。

    那店主不理会他,只是接着熬着养骨汤的,更是白了苏修远一眼。

    “这个书生,当真是有些意思了。”停在路边的马车窗户处,那只一直撩着帘子的手放了下来,摇头叹息了一番。

    “这个书生,只怕是读书读的傻掉了吧。”顾凌风咬着手中的凤梨酥,一边满不在乎的道。

    “这种人,千万别去做了官了,只怕是做了官的也会祸害一方百姓去,老保佑的,可千万莫要让他榜上有名,如若不然的话,咱们这些商人,在他眼中岂不是都成了黑心奸商,想着要一一除去了?”顾凌风撇撇嘴的,觉得凤梨酥太干了些,又喝了一口壶中的冰糖雪梨水,紧接着是皱起了眉头,嘟囔了起来:

    “都是甜的,当真是腻的很。”

    但话一出口的,顾凌风发觉到顾长云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顿时闭了口,不敢再聒噪了,就连手中的吃食,都赶紧放到了一边去,生怕因此而无故挨了骂。

    而顾长云,思忖了片刻后,抬头道:“顾呈。”

    “家主。”顾呈掀了帘子,等候差遣。

    “让你打探有关二公子的事情,如何了?”顾长云询问。

    “二公子一切如旧,并未有任何异样动作,期间去了一趟沈姑娘家中,商谈在府城开铺面一事,瞧着到是十分正常,并没有特别之处。”

    “小的也特地去打听过,那沈姑娘当真是厨艺超群,与他人合伙开的火锅店生意十分的好,二公子此次前去商议的,也是府城开火锅店之事,其他的,并没有什么。”

    “对,就连二公子前往沈家时带的礼品,也是寻常之物,中等偏下,似乎并未有额外优待或者看重的地方。”

    听到顾呈这样,顾长云那拧起的眉头,略舒展了一些。

    莫非,到底是他过于多心了,顾长云不过就是在家中闷得时间长了,上头又有他这个做大哥的风头过大,所以显得他没有任何的成就,所以才想着出去闯荡一番,证明给众人看?

    那些和地方官员结交,不过就是能让生意做起来更加顺手一些?而与那沈姑娘交好,也是为了试一试这所谓的火锅生意,看能不能多一条的生意门路?

    “其他的,还有什么异常之处么?”顾长云接着问道。

    顾呈摇了摇头:“小的所打探到的,也就这么多。”

    这样的回答,让顾长云越发的放下心来了。

    也罢也罢,大约应该就是他多想了。

    毕竟他们是商,看似家财万贯,但地位终究是越不过去官,现如今时值年关的,他不也得前往京都,各处打点一番,为的不就是来年顾家的生意能够顺风顺水么?

    “二公子他身子如何,带在身边的大夫可还尽心?”顾长云问道。

    “家主放心,一切安好,听近日大夫开了新的方子,加了几味新药材进去,二公子的身子比从前更好了许多,据已是可以吃些寻常人家的白粥了。”顾呈答道。

    “如此甚好。”

    听到顾长凌一切安好,顾长云到是也放下了心。

    而有关顾长凌的这些举动,倘若没有其他异常举动,那也就随他去吧。

    现在顾长凌身子比从前好了许多,一味的关在家中,什么事都不让他去做,当真也是埋没了他的才能,更是心生憋屈的,只怕对身子更是无益,到是不如下之大,任由他去,闯出一番的成就来,对身子也有许多的益处。

    那就如此吧,不再纠结此事了。

    顾长云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冲那顾呈摆了摆手的。

    顾呈会意,便催促车夫,赶车往前走了。

    “大哥,接下来咱们去哪里?”顾长风看顾长云神色恢复了自然的,到是少了几分方才的畏惧,笑嘻嘻的询问。

    “礼部侍郎家。”顾长云轻声吐出这句话来,到是忽的想起方才那个有些好笑的书生来,便撩了帘子探头出去看一看。

    只是方才那羊杂汤的小棚子底下,虽还有几个在那喝羊杂汤的人,但那书生却是已经离开了。

    这样的人,当真是……

    嗯,有趣?

    不过这到底不过是途中随意看到的趣闻罢了,对于顾长云今要做的事情而言,根本也是无足挂齿,因此也就不去关注此事了,满心想的都是待会儿要见的人都是哪些。

    几日的晴之后,气越发的冷。

    大日头,甚至没有一丝的风,就是那种清冷清冷的感觉,一走出门,便会觉得外头的寒冷,几乎就要将鼻子冻掉了一般,让人不得不窝在了家里头,哪儿也不想去。

    这成日里的不出门,自是有些乏味,而羊肉汤的新鲜劲儿已经过去,众人到是也馋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