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门宗师 > 正文 第15章 开除实习资格
    这要是以前,高山别看着冯忠华了。听到这个名字都会感觉害怕。这可是掌握着他们实习生生死的实权人物啊。实习成绩作为评判一个医学生是否合格的重要部分。任何医院的医务处长都会让学生们感到恐怖。

    可现在,高山却是显得十分的坦然。早就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了。高山反而是不怕了。最坏又能如何?不过是没有文凭而已。可自己身怀传承,还怕走不出一片地么?

    急诊中心的医生办公室内空无一人。这个时候都在忙碌着抢救的工作呢,哪还有时间在办公室内坐着啊。

    一进门冯忠华就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看着高山,缓缓道:“高山同学,我算是久闻大名了。作为二助手,竟然在手术之中晕倒,你这也算是打破我们附二院的先例了。你知道我们医务处为此而跟患者家属做了多长时间的工作么?这还不算,无故缺勤三行踪不知。你眼中还有没有医院,你还有没有原则了。再有,刚才这种急救,竟然单独处理病人。你知不知道。一旦出了问题,将会造成多么大的损失和影响。”

    字字诛心,句句杀人。冯忠华看似严肃古板,在没有了外人之后,一下就完整的暴露出来了。

    如果这要是放在一个星期,甚至是几之前。高山绝对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可如今传承在手。高山却有着自己的自信和底气。

    高山此时神情从容平淡,脸上带着一种自信,很是平和的看着冯忠华道:“冯处长,先我晕倒的事情,这是有原因的。我不知道咱们医院对实习生的工作排班安排是什么样子的。我只知道我在手术之前已经连续被安排值班三三夜了。整整七十二个小时我都在医院。加起来的睡眠时间不到五个小时。这种身体状态之下,还安排我当二助,我只能,感谢医院和老师的厚爱。把我当成了新时代的铁人。”

    冯忠华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高山竟然会来反驳他。正准备呵斥呢,高山的声音继续响起:“另外,我不是无故缺勤。我让叶岚同学帮我请假了。我不知道请假还得需要医务处来批准。所以,只跟我的带教老师请假了。至于参与急救。这是骨外科邓小博老师的安排,我作为实习生。我不觉得我在老师的指导和安排下,参与急救有什么过错。再了,我处理的病人你们可以去查证。我不敢完美,至少已经做到了我能做到的最好。”

    冯忠华皱起了眉头,他着实没有想到,一个普通的实习生,竟然有胆子在自己面前如此作为。要知道,以他的身份地位,哪怕是一般的正式年轻医生都不敢这么话。这是翻了么?

    冯忠华冷着脸,沉声道:“高山同学,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眼里还有没有规章制度了。你这样的学生我从医几十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学生,我们医院是教不好了。我要开除你!”

    正着,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同时传来了声音:“张厅长,通过这次的紧急事件来看,成立我省单独的省医疗急救中心是很有必要的。我看,完全可以以附二院的急救中心为主体,通过东河市里面协调建设用地,省财政和你们协调资金,建设我省第一家专业的急救中心。”

    这话之后,就是其他几个点头称是,连连附和的声音。大约两分钟之后,一个声音响起:“程老,您一起走么?”

    “我就不跟张厅你一起走了。老林可是得了大好处,马上就要成立省级医疗急救中心了。我得在他这里打一下秋风才行。”

    大约三十秒之后,医生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高山就看到附二院的林小元院长陪同着刚才跟在省里大佬旁边的那个老者走了进来。

    林小元附二院的院长,更是国家科学院的院士,享受特殊津贴的专家,全国赫赫有名的内分泌专家教授。

    在如今这个以外科为主,大外科横行的年代。从概率来,国内大多数三甲医院里面,院长多数都是从心外或是脑外等科室出来的。林小元从一个内科,而且还是从内分泌科室走出来成为院长。就这一点足以证明他的能力和手腕。

    随着林小元和老者一进门,冯忠华立刻就站了起来,带着微笑道:“院长,程老!”

    林小元点头道:“冯处长,你怎么在这里?”

    冯忠华立刻汇报道:“院长,是这样的,这个实习生名叫高山,是咱们本部医学院过来的。他前几作为二助在手术台上晕倒了。这几更是直接旷课不来。今更是胆大包,在没有医生指导的情况下参与急救。我刚几句,他还不耐烦了。我觉得这种学生我们医院收不了,只能退回本部去了。”

    “哦?还有这种事情。”林小元一听,脸色立刻就变得严肃起来。

    这种场合之下,高山算什么?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而已。作为附二院的院长。自然一开始就倾向于冯忠华了。

    随即,林小元看着高山,很是严肃道:“你这个同学。还不能教育了?不能批评了是不是?冯处长的是事实么?”

    高山心中冷笑,淡然道:“是事实,可是……”

    林小元无比霸道的挥手道:“没有什么可是。困难谁都会有。战争条件之下,会跟你讲可是吗?我去非洲维和营参与医疗救护的时候。炮弹纷飞着连续工作数。这种时候,有人跟你讲可是吗?请假就不了。实习生条例你不懂?你有处方权吗?你凭什么独自参与急救。性命所系、健康相托;真要出了问题,你能负责?”

    “砰!”正着呢,办公室门砰的一声直接被推开,人还没进来,声音就传来了。邓小博有些激动和兴奋的声音响起:“高山,你小子是怎么做到的。我看了那个膝关节骨折的病人的片子,这种程度,只有做手术、打钢钉才行。你竟然完美的复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