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手眼通天 > 正文 第499章 武帝收官说因缘(八)
    自从玄悲小和尚现身后,对曹春风话的语气始终有恃无恐,听起来似乎以前经常暴打曹春风。

    对于此中实情,大宗师们不得而知,一开始还以为小和尚在吹嘘。

    然而,当他成功支开云胤,跟曹春风单打独斗后,众人才大开眼界,原来他没有吹牛,这番打斗场景……真的是全方位碾压曹春风。

    曹春风的厉害毋庸置疑,光是妖异多变的瞬移身法,神出鬼没,就足以令对手破绽百出,防不胜防。更可怕的是,他的养蛊之术独步下,衣衫里藏着各种毒蛊,能杀人于无形。

    要论阴毒,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可惜,他的阴毒手段在玄悲面前,并没有什么卵用,只有被吊打的份儿。

    都下武功,唯快不破,但当曹春风变幻身形,攻击玄悲身体的各处要害时,玄悲不躲不闪,只是维持着金刚不坏躯,任由曹春风的铁钩不停划刺,甚至划出了炽烈火星,都没能损伤他分毫。

    私下交手数次,曹春风对这种情形早就有数,明知无济于事,又不得不卖力尝试。眼见速度优势被压制,他又放出各种毒蛊,有形的无形的、突发的潜伏的,试图咬伤玄悲。

    然而,不愧是先金刚躯,玄悲的身躯俨然变成一尊黄金佛像,刚硬而真实,皮肤似铜墙铁壁,毫无破绽可钻。甭管那些蛊虫有多刁钻多剧毒,碰上佛家的至强防御,都无功而返。

    连毒蛊也无法奏效,曹春风便束手无策。

    什么叫一力降十会,什么叫一物降一物,当他碰上玄悲小和尚,这些道理便一目了然。

    可见,他以前常被小和尚欺负,这事是真的。

    但今日非同以往,玄悲没心情再打闹嬉戏,他清楚,近有云胤虎视眈眈,远有陈玄霸随时返回,形势很不乐观,他必须速战速决。

    曹春风才照例尝试出手几次,他便抡起小拳头,一口气轰出数十拳,疯狂砸在曹春风身上,每一拳轰出,精纯佛力激荡,仿佛和尚撞钟一般,都令空间随之一颤,足见力道之盛。

    数月前,南晋强者奇袭长安时,玄悲一拳将董仲舒的法宝戒尺砸断,一战成名。他两世为人,前世便佛法精深,今生晋入第八境后,法力更胜当年,堪称世间妖孽。

    拳怕少壮,他不管什么章法,摆出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攻势,曹春风如何招架得住,才片刻功夫,便遍体鳞伤,狂吐鲜血不止。

    以曹春风的速度,按理就算躲避不及,也不至于被当成靶子,至少能再拖延一段时间。然而,今他不能躲,因为玄悲的目标本来就不是他,而是他身后倒地的长生真人。

    他要是躲到一边,让长生真人被擒走,就等于违抗武帝旨意。武帝回来后,雷霆大怒,必然会严惩于他,后果同样严重。因此,他只能站在这里,替长生真人扛住这一劫。

    另一边,云胤出手,再次打伤阻拦的北唐众人,顺利将任真擒走。

    他跳出圈子后,眼见曹春风被暴打,正惊疑不定,犹豫是否上前援助,小和尚已有察觉,冷冷地道:“要想插手,也得先掂量清楚自己的斤两。真敢送死的话,老夫就成全你!”

    他确实是在吓唬云胤,但也做好了以一敌二的准备。

    云胤闻言,脸色难堪,心里愈发挣扎。

    这小和尚是个妖孽,他情知凭自己的道法,恐怕无法破开金刚不坏,再迎难而上的话,不仅自取其辱,还主动给白云城树敌。

    况且,他应邀前来,是为擒拿任行父子。而玄悲口口声声,不敢背叛武帝,不想干预决战,既然没把话死,难保武帝不会宽宥玄悲。他作为外人,就更不该涉身其中。

    曹春风势颓,事已至此,明哲保身才是上策,他只能继续观望下去,争取等到武帝返回。

    才过片刻功夫,小和尚一顿拳打脚踢,将曹春风给揍趴下。曹春风遍体鳞伤,遇到克星只有倒霉的份儿,全身骨架都快被打散,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样的局面,不知武帝是否已预料到。

    小和尚打完收工,走到昏迷的长生真人身边,揪着衣领,将其拽起来,然后拖回北唐阵营,交给海棠等人。

    云胤看到这一幕,瞳孔骤缩,不由倒退数步。虽然早知玄悲居心叵测,他还是抱有侥幸心理,希望能避免这场正面冲突。

    毕竟,他不是南晋人,肯来趟这浑水,完全是出于利益驱动,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

    小和尚转过身,一边挽着袖子,一边走向云胤。

    “云城主,其实我很清楚你的心思。你愿意帮南晋,是因为你觉得,只要陈玄霸亲临,南晋稳操胜券,你这笔买卖稳赚不赔,对吧?”

    他指望能服云胤,让此人抽身退出。

    云胤闻言,表情变幻不定,沉默一会儿后,答道:“你应该也清楚,任行才破境不久,又身受重伤,绝非武帝的对手。即便我不拦你,武帝回来后,你认为,你能打赢他吗?”

    他出了最核心的问题——谁能打赢陈玄霸?

    如果连任行都输了,以玄悲目前的修为,自然也不是武帝的对手。就算擒走长生真人,武帝照样能夺回来,并没有多大意义。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扯淡。只要打不赢武帝,无论双方如何博弈,最终的结局早已注定。

    玄悲清楚,云胤的是实情,凛然道:“尽人事,听命,老夫不在乎那么多。要是畏首畏尾,北唐这群人干脆自杀算了,还活着干嘛?再,那瞎子未必会输,别把陈玄霸想得无敌,他也有软肋!”

    “软肋?”云胤嘲弄一笑,看向身后昏迷的任真,“我虽不知道,烟雨剑藏究竟是什么,不过,随着任行现形,这对父子落网,恐怕武帝再无软肋了。”

    玄悲皱眉不语,攥拳向前逼近。他知道,时间不多了。

    云胤见状,立即抓起任真,挡在自己身前,厉声道:“你再敢近前一步,我就斩断他的胳膊!”

    他相信武帝的实力,所以决定继续等下去。即使是任行获胜,反正他已得罪北唐,凭借手中的人质任真,照样能全身而退。

    玄悲步伐骤滞。

    他投鼠忌器,当然想拿长生真人换回任真,问题在于,云胤可不管什么长生真人,肯定不会擅做主张,而是等武帝回来定夺。

    局势陷入僵持,双方都只能等了。

    等那场大战分出胜负。

    他皱着眉头,准备继续劝云胤,这时,西方际飞出一道黑影,疾速朝这边闪烁。

    轰!

    那道身影坠落,重重摔回广场间,掀起滚滚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