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直死无限 > 直死无限 正文 1541 神之药与神之血
    <co>

    阿维尼翁,教皇厅宫殿。

    一提到宫殿和教会,人们首先想到的自然是庄严和辉煌这两个印象。

    神圣庄严的教会。

    金碧辉煌的宫殿。

    那应该才是人们心目的教皇厅宫殿的样子吧?

    然而,实际,教皇厅宫殿并不是这个样子。

    因为,这座宫殿的用不是用来居住,而是用来软禁。

    真正的教皇厅宫殿像是一座世纪的要塞,乃是用岩石堆积起来的建筑物,看着给人一种不自由的感觉。

    它散发出来的气息如果有颜色的话,那一定是灰色。

    它的外墙高达十多米以,一般人想翻去,根本不可能。

    而在这样的一座教皇厅宫殿里,一个个穿着修道服的修道士正紧绷着脸的在站岗。

    他们给人的感觉同样不像是神职者,而是一个个的卫兵,站岗的姿态一丝不苟,看起来更是有种肃杀的氛围,显然不是善类。

    这些人便是隶属于罗马正教的魔法部队,本来的职责也不是像这样守卫一个据点,而是负责歼灭,排斥有威胁的异教徒,相当于型月世界的圣堂教会里的代行者,每一位都拥有着不俗的战力。

    数目则是三百三十三名,一旦投入战里,除非是英国清教和俄罗斯成教那样实力强大的魔法势力,不然,算是一个组织的大本营,他们都有办法攻陷下来。

    若是史提尔在这里的话,哪怕使出看家本领的猎杀魔女之王,或许都只能勉强对付四、五个人。

    即使是神裂来到这里,正面交锋三百三十三名修道士,除非不顾自己绝对不杀人的理念,否则也得花不少的时间才能大获全胜吧?

    现在的教皇厅宫殿便是如此的戒备森严。

    在这样的教皇厅宫殿里,有一个人便站在央教堂。

    那是一个身穿宽松的绿色礼服,脸颊凹陷,体型瘦削,身高偏矮,皮肤泛白,岁数大概在三十岁以的男人。

    男人身的绿色礼服绣有着十字架的图案,打扮也有些像是神父,很明显是罗马正教的信徒。

    只是,这个男人站在耶稣基督的圣像之前,却是丝毫不像一般的神职者那般虔诚的进行祈祷,反而极为轻佻的坐在礼拜堂似的教堂座位,大口大口的喝着酒。

    “铛啷…”

    清脆的响声,酒瓶滚动的声音在地面响起。

    仔细一看,在男人的脚下,赫然已经有着不少的酒瓶。

    那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虔诚的神父,更像是一个嗜酒的佣兵。

    但男人的身却没有酒徒特有的浮躁气息,明明喝了那么多的酒,脸色也依旧如常,一点红晕都没有,仿佛灌入体内的酒精变成了水汽一样,丝毫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

    这时,在男人的面前,一个水晶球似的视窗突然展开。

    面,出现了一个头戴皇冠的老人。

    “噢?”

    男人停下了喝酒的动,脸的笑容同样变得轻佻了起来。

    “这不是教皇大人吗?”

    出现在视窗内的赫然便是罗马正教的教皇。

    教皇看着男人那轻佻的模样,眉头深深的皱起,极为不悦的开口。

    “为一名神职者,我认为你应该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才对,左方之地。”

    这个轻佻的男人,正是与前方之风同格,司掌大地与左方,具有四大天使的「神之药」拉斐尔的性质的神之右席的一员————「左方之地」。

    在前方之风袭击学园都市的时候,配合其派出罗马正教的别动部队,导致别动部队近乎全灭的人,正是这个人。

    可左方之地似乎并没有将那个时候的事情放在心,对于教皇所说的话则是投降般的举起手来。

    “原来不是定时联络而是专门来说教的吗?那还是请您放过我好吗?教皇大人?”

    说着这样的话的左方之地脸的表情却充满着不以为然。

    “你应该知道,我喝酒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精神冲动,而是为了补充力量吧?”

    在四大天使当,乌列代表的属性是风和水,拉斐尔代表的属性则是土和大地。

    所以,左方之地想要补充力量的话,利用大地的果实跟恩惠是最快的方法。

    左方之地会大量喝进体内的葡萄酒在教会的弥撒是对应「神之血」的大地果实。

    因此,对于左方之地来说,喝酒是为了补充力量,不是为了满足欲念。

    这一点,教皇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可是,教皇所指的并不是左方之地饮酒的行为,而是其态度。

    前方之风的态度虽然也很恶劣,可那是为了主动性的引起别人的恶意才采取的风,即使不讨人喜欢,但教皇还是会接受。

    但左方之地则不同。

    与为了术式的发动进行考量才采取恶劣行为的前方之风相,左方之地的举止轻佻完全是发自内心。

    看对方那不以为然的模样也知道,为神之右席的一员,实质掌握着罗马正教的权利的存在,左方之地完全没有将教皇放在眼里。

    可惜,教皇还是只能选择忍耐。

    算在这里与对方起冲突,那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于是,教皇直接转入了正题。

    “根据报告,你那边似乎出现了阻挠者了吧?”

    闻言,左方之地漫不经心似的点了点头。

    “有人目击到了空有一架飞机空投下了什么东西,那应该是发现了c书的发动的学园都市采取了什么动吧。”

    既然五和能够发现被空投下来的方里,那罗马正教自然不会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说方里,条当麻和土御门元春都还在阿维尼翁,估计是被目击到了行踪。

    “原本还想着如果对手是科学侧的话,这种魔法侧的手段应该不会被发现。”罗马教皇脸色有些沉重的说道:“果然是英国清教采取了什么行动吗?”

    “应该是那样没错了。”左方之地的表情依旧轻佻,笑着说道:“毕竟,连禁书目录都能在学园都市里自由行动,英国清教与学园都市在暗地里有联系应该是没错的。”

    “你打算怎么办?”教皇如此问道:“或者,打倒前方之风的那个偷盗者也来了。”

    这句话,让左方之地那轻佻的表情豁然一变。

    变得残忍了起来。

    “如果是这样更好了。”

    左方之地咧开嘴,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那对亵渎神的魔眼,我也挺想好好研究研究看看呢。”</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