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直死无限 > 直死无限 正文 2059 「神之力」(求月票)
    同一时间里,在伯利恒之星之上,变化亦是在悄然发生。 更新最快

    “铮!”

    不知道是不是要塞自身的机能,在上升到人体无法承受的高度以后,要塞整体都开始闪过一阵若有若无的光。

    这阵若有若无的光,让要塞笼罩在了淡淡的结界之内。

    结界的用是维持住内部的气压和气温。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塞内部的气压和气温都恢复到了与地上相同的程度,不会再对人体产生障碍。

    只不过,结界的用似乎仅仅是为了维持人体能够生存的条件而已,并没有防御外敌的功能。

    证据便是,一艘艘战斗机与轰炸机开始飞上了要塞的上空。

    那是来自于学园都市的战斗机和轰炸机。

    或许是做出了这座要塞是危险存在的判断,又或许是认为眼前的不可思议现象有可能会导致战局出现混乱,影响到学园都市本来不可被撼动的胜利,学园都市一方似乎下达了攻击的指示。

    于是,学园都市的战斗机与轰炸机开始了炮击。

    “嘭嘭嘭嘭嘭嘭!”

    爆炎出现在了巨大的要塞的各个角落里。

    从战斗机与轰炸机上飞来的炮弹,如同打算将整座要塞都给夷为平地一般,毫不留情的落在了上面。

    爆炸声席卷了这里,让爆风都扫荡了开来,摧毁了要塞上的一切。

    刚刚才构筑完毕的这座要塞,转眼之间便是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照这个情况下去,估计用不了几分钟,要塞就会冒着黑烟的下坠。

    然而…

    “嗡!”

    随着一阵震颤声,要塞内,被摧毁的事物竟是犹如之前那般,散落的各种构造物重新开始互相咬合、重叠,没过多久就恢复了本来的模样。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被摧毁了还能重组吗?”

    “难道是类似于记忆金属的技术?不管怎么变形都能恢复原样?”

    “可俄罗斯怎么可能持有那种技术?就算是学园都市也没法将记忆塑形的技术运用到构造出这么大的要塞的程度啊!”

    一艘艘学园都市的战斗机与轰炸机上,驾驶员们纷纷都发出了这样的呻吟。

    右方之火就像是能够窥视到这个状况一样,正待在要塞中的某个角落里,嘲笑似的说着这样的话。

    “这可是收集世界各地的零件来组成的仪式场,真正的核心是形成这个仪式场的术式,不将术式给摧毁的话,这座要塞就永远不会坠下去。”

    这么说着,右方之火却是极为悠闲的将一个金属锭给取了出来。

    那自然便是茵蒂克丝的远距控制灵装。

    而右方之火则是将灵装镶嵌在了一根杖上,有如让灵装取代了水晶球一般,制出了一根法杖。

    这根法杖的用途乃是用来控制召唤物。

    接下来,右方之火将再借用**目录的知识,召唤以及控制人类所无法驾驭的存在。

    “顺带的也清扫一下这些无关之人,既然该到手的东西已经全部到手,那他们也该退场了。”

    右方之火转过头,看向了自己的身后。

    “你说是吗?莎夏-克洛伊洁芙?”

    这个问题,莎夏并没有回答。

    因为,莎夏已经昏迷了过去了。

    仔细一看,在右方之火的身后,正有着一个仪式平台。

    一群俄罗斯成教的魔法师们一边准备着仪式,一边将昏迷的莎夏扔在了上方。

    一名俄罗斯成教的魔法师便来到右方之火的身边。

    “召唤仪式的准备已经结束了,随时可以启动魔法阵。”

    对方的报道,让右方之火漫不经心似的说了一句。

    “那么,这里就交给我,你们去负责驱逐要塞里的那些不该来的客人吧。”

    什么客人呢?

    自然便是方里、席尔薇雅、御坂美琴、食蜂操祈和土御门元春一行人了。

    俄罗斯成教的魔法师部队就这样涌出了仪式场所。

    浑然没有发现…

    “仪式既然已经能够开始了,那不管是罗马正教还是俄罗斯成教都没用了,趁早都退场吧。”

    右方之火便如此平静的宣布。

    “而你则是该到了出场的时候了。”

    右方之火举起了手中的法杖。

    “出来吧,大天使神之力。”

    右方之火的身后,围绕着莎夏的魔法阵绽放出了刺眼的光芒。

    ……

    “轰!”

    这是一个源自于世界本身所发出的轰鸣声。

    即像是哀鸣,又像是欢啼。

    紧接着,天空便被涂黑了。

    是的。

    被涂黑了。

    就像是有墨水直接侵染了白色的纸张一样,整个世界的天空都在瞬间变成了黑夜。

    “那…那是什么!?”

    “又发生了什么事了!?”

    要塞的周围,一艘艘学园都市的战斗机与轰炸机内,驾驶员们纷纷都叫出了声。

    对于这些依赖科学上的知识的人们来说,无论是要塞浮上了高空,亦或者是眼前的白昼突然化黑夜,都是无法理解的事情吧?

    连在要塞中掠过的方里都猛然抬起头,看着这一幕,瞳孔微微收缩。

    虽然对于魔法侧方面的知识并不具备得太详细,可方里明白这一幕代表着什么。

    那代表着,如果这真的是一个魔法所造成的的话,那这个魔法将会是前所未有可怕的等级。

    因为,它连地球、月球和太阳的位置都能掌控,随心所欲的改变了天体,方才能够随意的切换白昼与黑夜。

    而在这个世界里,能够做到这种等级的魔法,方里只认识一种。

    “天使术式…”

    没错。

    这正是天使术式。

    只是,不同于前方之风的天罚术式与其余神之右席所使用的不完全的天使术式,眼前的术式乃是完整的。

    亦即…

    “真正的天使,降临了…”

    这句话,成为了现实。

    至少,这一刻里,所有位于要塞上的人都看到了。

    漆黑的夜空中,一个蓝色的光点缓缓的降落了下来。

    光点降落得无声无息。

    那就像是从天国里降下来的一道光。

    而光的正体,则是一个人。

    那是一个身高大约有两公尺左右,拥有着女性的面貌的人。

    她的脸上没有五官,有的只是能够勉强看出是女性的相貌的轮廓。

    她的身上没有皮肤,有的只是覆盖在体表的一层滑溜的布料。

    布料垂散至后脑勺的部分代替了头发,呈喇叭状的展开。

    白色的布料上,还有着有如金色的叶脉一样的东西分布着,并以同色的别针进行了固定。

    而在对方的身上,正在散发着淡淡的蓝光。

    其背后,数量大约在一百枚左右,长度从几十公分到一百公尺以上都有,彷佛巨大的剑山般耸立的一对对冰之翼豁然展开。

    “laaaaaaaaaaaaaaaaaaaaa!”

    人类所无法辨识的叫声从其口中响彻而起。

    那声音,似宣告了世界的终结一样,撼动了所有人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