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帝霸 > 正文 第2886章下雨了
    杜文蕊的声音如同洪钟一样在赵秋实他们道心中敲响,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他们中赋比较高的人,比如赵秋实,他突然之间一片开朗,犹如一道光芒照入了他的道心,一下子驱散了他道心中的迷雾一样。

    其他赋比较好的学生,在杜文蕊的指点之下,在这一刻也有所收获,光芒照进了他们的道心,使得他们道心不再那么的混沌,那么的迷茫。

    就在这一刻听到“笃”的一声响起,赵秋实击落了颗白毫琅琊果,他不由为之大喜,叫了一声,道:“我击落了一颗。”

    其他的学生都纷纷望了过去,喜出望外,在这个时候,他们都纷纷屏住呼吸,守住道心,尝试着叩击白毫琅琊果。

    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也再一次尝试,去叩击着其他成熟的白毫琅琊果,只不过,自从叩击下了第一颗白毫琅琊果之后,他再也没能叩击下第二颗白毫琅琊果了。

    “笃——”的一声,过了片刻,另一位赋好的学生也叩击下了一颗白毫琅琊果,这让洗罪院的学生大喜,倍受鼓舞。

    洗罪院的学生都纷纷尝试着叩击成熟白毫琅琊果,过了盏茶功夫之后,最后听到“笃“的一声,又有一位学生击下了一颗白毫琅琊果。

    接下来的时间,那怕赵秋实他们再努力去叩击,都再也没有能击落下一颗白毫琅琊果来。

    事实上,他们叩击下三颗白毫琅琊果来,那已经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实力了,这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如果在没有这样的情势之下,又没有杜文蕊的指点,只怕他们一颗都叩击不下来,就是在杜文蕊看来,在他们中,也唯有赵秋实最有可能叩击下一颗白毫琅琊果来。

    现在另外的两位同学各自叩击下一颗白毫琅琊果来,那已经是超常的发挥了,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收获了。

    ”嘿,时间到了。”在这个时候,这个曙光东部的学生大叫一声。

    见时间到了,赵秋实他们都只好纷纷爬下树来,他们神态不由有些愧然,赵秋实也有些无奈,轻轻地跟李七夜道:“这一次,只怕我们输定了。”

    此时,洗罪院的其他学生都沉默着,此时,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被羞辱,准备好了在这山谷里面爬一圈。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已,没有什么。

    “你们已经做得很棒,再接再励,未来大有希望。”杜文蕊点头,赞赏一声。

    “三颗而已。”这个曙光东部的学生,不屑一顾,冷笑,道:“我出手,必有五颗。”

    “那就上去摘。”李七夜随意一笑,完全无所谓。

    “你呢?”曙光东部的学生冷笑,盯着李七夜,冷冷地道:“此时你想退出赌局,那是不可能的。哼!”

    “没事,你先上去摘。”李七夜依然很淡定,笑着道:“等你摘完了,我再出手也不迟。我只需要弹弹手指,也便能赢你。”

    “好,那就现在开始计时,等时间结果,嘿,不管你上不上树,都算你输。”这位曙光东部的学生冷笑一声。

    “行,一言为定。只要时间一结束,就算胜负。”李七夜十分的镇定。

    “开始。”这位曙光东部的学生腾身而起,飞上了白毫琅琊树,开始叩击着成熟的圣果。

    而李七夜老神在在地站在那里,完全没有上树的意思。

    “师弟,去试一试吧,不然快没时间了。”看到李七夜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赵秋实轻轻地催李七夜。

    虽然对于李七夜他们也不抱多少的希望,但是,好歹也试一试,至少还有一个机会,不试的话,连机会都没有。

    李七夜站在那里,笑了一下,道:“不急,时间多得是,让他先。”

    见李七夜完全没有上树的意思,赵秋实他们在那里干着急也没有用。

    在这个时候,听到“笃、笃、笃”的声音响起,只见这位曙光东部的学生开始叩击下了一颗又一颗的白毫琅琊果来。

    看到他一颗又一颗的白毫琅琊果叩击下来,赵秋实他们一颗心都不由高高地悬起来了,当这位学生叩击下了第三颗的白毫琅琊果的时候,赵秋实他们不由脸色大变。

    “要输定了。”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他们心里面唯一的希望都一下子被熄灭了,他们知道这一局他们是输定了。

    “师弟,快上呀。”此时有同学忍不住对李七夜大叫一声。

    李七夜依然站在那里,一动都没有动,完全无所谓的态度,根本就不着急。

    “快呀。”其他同学都着急起来,看到时间一刻又一刻流逝,他们都恨不得把李七夜推上树去。

    但,李七夜依然淡淡一笑,站在那里。

    “他是要干什么,不上树,难道想耍赖不成?”看到李七夜一动不动,完全没有上树的意思,有其他学院的学生就忍不住嘀咕了。

    “嘿,放心,大家都看着呢,就算他想耍赖,问一下大家会同意吗?”有学生冷笑一声,如果,在这个时候有机会让洗罪院这些学生出丑,有一些学生是十分乐意去做。

    “笃——”最终,这位曙光东部的学生叩击下了五颗的白毫琅琊果,接下来不论他如何叩击,都再无法叩击下一颗白毫琅琊果来了。

    这位曙光东部的学生也知道,这也是他的极限了,虽然时间还没有到,他也从树上跳了下来。

    “五颗。”这位曙光东部的学生捧着白毫琅琊果,傲然一笑。

    “了不起,丁煜兄,看来你已经是登真神了。”有另一位学生看出了他的道行,不由恭贺地道。

    “哪里,哪里,刚登而已,刚登而已。”这位叫张丁煜的曙光东部学生不由笑着道。虽然他口头上是谦逊的模样,但是神态间已尽露傲色。

    “了不起,丁煜兄乃是才。”一些学生纷纷赞叹一声。

    “五颗,胜你们。”这个时候,张丁煜冷笑一声,傲视赵秋实他们。

    见到张丁煜采摘下了五颗白毫琅琊果,赵秋实他们不由脸色煞白,他们早也有意料这一次他们是输定了,但是,当结果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那种滋味是十分不好受的。

    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他们也不怪李七夜没上树,在他们看来,就算是李七夜上树了,那也改变不了什么,那怕李七夜能叩击下一颗白毫琅琊果来,那也一样是改变不了结局。

    更何况,他们几十个同学,也就仅仅叩击下三颗白毫琅琊果来,李七夜没能叩击到一颗白毫琅琊果,那也没有什么好苛求责怪的,更何况,李七夜比他们还要晚入学。

    在这个时候,赵秋实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在这山谷里面爬一圈了。

    “急什么,我都还没出手呢,此时谈胜负,早矣。”在张丁煜自鸣得意的时候,李七夜不咸不淡地冒出一句话来。

    “就凭你?”张丁煜不屑地看了李七夜,大笑,道:“你这种吓得不敢上树的人,还能叩击下白毫琅琊果来吗?”?“行,还有一刻钟的时间,那你现在就上树,哟,不定还真的能叩击下一颗白毫琅琊果来,那就真的是撞了狗屎运了。不过,就算你撞了狗屎运,叩击下一颗白毫琅琊果,那也是你们输了。”张丁煜狂笑。

    “是吗?”李七夜依然是不咸不淡。

    “时间不多了,快上树吧,不过,不管你怎么样挣扎,都改变不了你们学狗叫的命运,你们还是认命吧,乖乖地在山谷里爬一圈吧。让大家听一听洗罪城这群贱民学狗叫的声音有什么与众不同……”张丁煜狂笑。

    “何需上树。”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依然淡定,笑了一下,手指一弹。

    “笃、笃、笃……”在这个时候,头顶上的白毫琅琊树竟然一下子下起了圣果雨来,一个个白毫琅琊果随着李七夜屈指一弹,纷纷的掉落下来。

    眼前这样的一幕,实在是算壮观,几十个白毫琅琊果纷纷掉落,那可以算得上一个小小奇迹了。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呆了,嘴巴不由张得大大的,傻傻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就是赵秋实他们也傻了眼,他们看着一颗颗白毫琅琊果如同暴雨一样从头顶上的树枝上掉落下来的时候,他们都感觉如同做梦一样,空上下起了白毫琅琊雨,这是怎么可能的事情?

    “这,这,这怎么可能——”一时之间,其他的学生都傻傻地看着几十个白毫琅琊果一下子掉落下来。

    就在所有人发呆的时候,李七夜衣袖一卷,把所有的白毫琅琊果纳入衣袖之中,淡淡地一笑,道:“正好,一个一个。”着,随手一甩,一个个白毫琅琊果落入了赵秋实他们的手中。

    赵秋实他们没能回过神来,傻傻地握着手中的这么一颗白毫琅琊果。

    “算了,我就手下留点情,给你们留几个尝尝。”李七夜看了一眼头顶上的白毫琅琊树,风轻云淡。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都久久回不过神来。

    白毫琅琊果,被李七夜屈指一弹,就像暴雨一样落下,这样的事情不是自己亲眼看到,都不敢相信。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