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帝国风云之君临 >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三章 让国师兴奋的消息
    闲得没事做的鱼寒躲在狄道府衙里做着自己的美梦,渴望能够通过敌军的特殊作战方式实现某些阴谋,但或许是府学里那奇才的算计带有诅咒属性的原因,城外的国师似乎遇上了点小小的麻烦,很可能没办法及时为他提供帮助。

    “为何会出现如此延误?”连续好几的炮击都没能取得预期效果,因为采用特殊补给方式而暂时不具备发起大规模攻击的国师本就有些丢脸,如今负责运送火药的民间镖局迟迟不到,更是让他觉得无比愤怒。

    要知道国师花了好几个月才抵达狄道城,除了不愿意被辛弃疾找到机会偷袭之外,也是想要避免因降雨使得道路泥泞难行,可他怎么都没想到在未曾遭遇灾与敌军阻截的情况下,那些帮忙运送补给的民间镖局还是出现了延误。

    “回国师的话,据前方传来的消息,镖队乃是因白石山突降暴雪而至道路堵塞才难以前行!”在国师发火的时候没人愿意去触霉头,但作为负责传递消息的快骑,若是不赶紧做出回答,恐怕后果更为严重。

    “积雪不过尺许,如何可致道路难行?”看着帐外的积雪和完成例行炮击之后正缓缓退回营地的将士,国师差点被快骑带来的这个解释气得笑出了声。

    “国师息怒,此等刁民畏足不前恐是因……”国师无所不能,领军出征当然不需要带着幕僚,但徒单克宁既然奉命随同前往也不太可能把那些个智囊扔在一旁,不愿意继续被无视的蔡永忠倒也很会把握机会。

    根据蔡永忠的解释,国师这次采用的特殊补给方式确实起到了掩人耳目的作用,但他似乎忘了宋金时期的民间镖局只负责将物质安全运抵而不会太考虑时效问题,所以人家在发现潜在威胁之后减缓行进速度其实也很正常。

    “国师毋须担忧,末将可率军前往!”作为长期领军作战的将领,会兰库伦其实对如今这种给新军打杂的差使很是不满,可他又实在没能力做出反抗,既然如今那些不明就里且根本没有严格纪律约束的民间镖局出了岔子,他也不介意趁机率军出去溜达一圈,在帮助国师化解难题的同时顺便散散心。

    “汝若有能力应对辛弃疾所部偷袭,自可领军前往!”心情本就无比烦闷,再加上刚才蔡永忠的解释又让国师感到很没面子,此时当然也就没有闲工夫去顾忌那什么骂人不揭短的传统。

    “这……”会兰库伦敢拍着胸脯保证,如果不是因为国师的地位太过高贵,他能够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而向对方提出严正抗议,但现在么他则只能是憋红了脸滚到一边去生闷气。

    “报……”中军大帐内的气氛因为国师这句话而显得有些尴尬,就在徒单克宁想着要如何出面打圆场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斥候有些焦急的禀报声。

    “进来!”国师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话确实有点伤感情,但就他这身份而言也确实不可能做出道歉的举动,而有了这一番打岔或许也能捎带着把这事给掩盖过去,此时当然也不会让前来通报消息的斥候等待太久。

    “启禀国师,洮州密报!”慌慌张张地冲进了中军大帐,没什么地位的斥候也不需要去考虑这帐内有些怪异的气氛,只是直接就把刚得到的信封给捧在手上。

    “快快呈上来!”暂时没有按照鱼寒设想的那样分兵对洮州城发起进攻,但谁也不敢保证国师就没有类似的想法,此时听闻有洮州密报传来也是显得有些激动。

    “好!好!”非常简短的敌情通报,却让国师在看完之后兴奋得连声叫好,甚至忘了自己刚才对会兰库伦的嘲讽而主动下令道:“汝速帅精骑三千前往白石山,务必在明日午时之前将所有物资运回!”

    “嗯?”见过朝令夕改的主帅,但真没遇见过这么迅速的变化,以至于本应欣然领命而去的会兰库伦在这个时候还真就没能及时反应过来。

    “敢问国师,可是洮州有何变故?”徒单克宁虽然没有权利阻止国师做出决定,但如此巨大的差异还是让他觉得有必要稍微了解一下其中的缘由,毕竟他很清楚狄道城内那个小混蛋可是从不讲规矩。

    “还请徒单克宁将军一阅!”或许是为了化解刚才无意识引起的内部矛盾,也或许是想要借助对方的丰富作战经验提供某些帮助,国师很是兴奋地将刚拿到手的密报递了过去。

    “辛弃疾所部镇守洮州?”密报上面就这么一句话,却让徒单克宁感到有些傻眼,因为他根本不会相信那个算计了大金国太子以及好几位猛将的小混蛋能够做出这种愚蠢的决定,毕竟辛弃疾所部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神出鬼没的偷袭方式,如果被限制了行动范围根本不足为虑。

    “此事可经确认?”真不是想要扫了国师的雅兴,实在是徒单克宁怎么也找不出鱼寒这样做的理由,所以就算是明知这话了出来有可能会引起误解,但为了防止上当受骗还是得暂时抛弃那些不应有的顾虑。

    “毋须再三确认,此事当无虚假!”其实早就已经接到了鱼寒身边人传出的密报,只是一直心存疑虑,而如今洮州斥候所探来消息已经足以让国师在这个时候做出早就想要做出的那个决定。“卓鲁索图听令!”

    “末将在!”不明白国师为什么突然就盯上了自己,偷偷瞟了一眼徒单克宁,发现大帅似乎没有打算在这个时候提出任何异议,卓鲁索图这才赶紧站了出来。

    “命汝帅本部兵马一万立即前往洮州,务必将辛弃疾所部困于城内!”位高权重的国师本就不需要看徒单克宁的脸色形势,此时卓鲁索图的小动作更是引起了他的不满,以至于下达军令的语气也是格外更淡。

    “这……”按理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做出任何干涉,但仅凭这么一封未经证实的密报就做出分兵攻打洮州城这种本来就不怎么明智的决定,还是让徒单克宁觉得有必要对国师进行提醒。

    “嗯?”没有搬出那什么军令如山的大道理,但国师那副严肃的表情似乎足以明一切。

    “末将领命!”已经认定这其中必有阴谋,但徒单克宁又不得不承认,如果真能把辛弃疾所部给困在洮州城内,狄道土贼所能对主力大军构成的威胁也必然骤减,所以就算不愿意也只能示意卓鲁索图先跑去瞅瞅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