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七十年代大佬生涯 > 正文 第一九六章 遇上了
    简西城坐在另一侧,一边和简老爷子话,一边悄悄打量秦桑。

    见秦桑没用几下子就把他们家的女性同胞给收服了,简西城这才大松一口气。

    这些年简西城被关在一个小院子里,一直与世隔绝,可并不表示他就不知世情。

    在没有因为阳煞气太重而隔绝起来的时候,简西城也是小霸王一样的存在。

    他可是在大院里撒着欢长大的。

    大院里的那些家庭纠纷他也见识过的。

    什么婆媳矛盾,姑嫂纠纷,他见的不知道有多少。

    还有,他也有几位好友家中就存在这样那样的矛盾。

    在带秦桑回来之前,简西城也曾担心过秦桑和他妈和他姐会不会脾气不和什么的。

    可现简西城才知道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秦桑是什么人?

    智商情商双高,这世上好像没有她搞不定的事情。

    要不然,她怎么会在秦振国去世之后短短时间内就撑起了一个家呢。

    要知道,秦桑才多大点岁数,而且当时她的身体那么的差劲,她就能用那副柔软的身体,凭着心机算计一点点的斗垮了秦振中一家,不但独立的养活了全家,还能在拖拉机厂那样大的单位里如鱼得水,被几乎所有的人喜欢,光是这份能耐就叫人佩服。

    那么多的人她都能收服。

    更何况简家的老太太和简东令了。

    简西城眉眼间带着笑,笑容和煦温暖。

    简老爷子看到小儿子笑的这么好看,也跟着特别高兴。

    三个子女中,他最疼的就是简西城,只是简西城有着那样一副体质,简老爷子不得不对他冷漠一点。

    当初简西城因为阳煞之气发作而被隔绝起来的时候,简老爷子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他心疼儿子,可又不得不叫简西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当每年探视简西城的时候,看着简西城一比一冷漠疏离,把自己隔绝于世外的时候,老爷子难受极了。

    今,再次看到简西城笑的这么温暖,简老爷子是很感激秦桑的。

    他看秦桑的时候,眼神也十分的慈爱包容。

    等到十一点多钟的时候,简家老大简南坡和他的妻子高淑秀也下班回来。

    整个简家的客厅就显的很热闹。

    简老太太和高淑秀进了厨房。

    秦桑作势站起来:“伯母,要不要我帮忙?”

    简老太太赶紧摆手:“不用,不用,你和延芳他们好好玩,可千万别进厨房来啊,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可得好好保养,千万别叫油烟熏着了。”

    “那您忙不过来记得叫我一声。”

    秦桑笑咪咪的了一句,就叫段延芳拉着话去了。

    开饭的时候,简东令的丈夫段昱也来了。

    等吃过午饭,秦桑就和简东令还有简老太太坐在一起聊。

    简老太太问秦桑:“你奶奶身体怎么样啊?”

    秦桑笑着回答:“我奶奶身体很好的,她现在还能带我小妹,每还给我们做饭。”

    “这就好,这就好。”简老太太拉着秦桑的手嘱咐:“家里要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你一定要和我们,千万另嫌麻烦。”

    “好的。”秦桑笑着点头:“我要是真的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一定会麻烦伯父伯母还有姐姐的。”

    “这才好。”简老太太和秦桑了一会儿话,又问起了简东令家的事情。

    简东令的丈夫段昱是个很不错的人,对简东令也特别好,工作能力也很强。

    就是段家那么一大家子人,糟心事都是难免的。

    秦桑仔细的听了一会儿,就不着痕迹的把谈话的内容往段家那边引。

    没过一会儿,简老太太就和简东令起了段家的那些事情。

    了一会儿简东令婆婆的事,就叫秦桑引着讲到了钟容。

    秦桑这才知道钟容还活着,不过日子并不好过。

    起来,简东令虽然要叫钟容一声婶子,可简东令的丈夫段昱和钟容所嫁的段岸并不是亲叔侄,而是隔了房的堂叔侄。

    段岸家那一支解放前很显赫,家里的子侄也都很有本事,他也跟着耀武扬威的。

    段昱这一支就不显眼了。

    起来,段家祖上也不过就是土里刨食的,也就是段岸太爷爷那一辈上因为娶了个大官家的独女才发达起来。

    但那也只是段岸他家那一支发达了,段昱家并没有沾多大的光。

    他们一家还在乡下生活。

    后头国家内乱,段昱的父亲跟着闹革命,等到解放之后,段昱家才到了京城的。

    因为段昱家祖上一直都挺清贫的,再加上段昱和他的父亲都挺精明的,那场运动之前,段昱的父亲就病退了,所以那场运动也没有太牵连到段昱一家。

    可段岸那一支就不一样了。

    段岸家老老少少都被批斗的狠了,连钟容也因为有豪商沈家外孙女的名头被拽出去游街,被欧打了不是一次两次。

    如今环境刚刚宽松一些,段岸那一支上也有一点平反的苗头,段岸他们就巴上段昱家怎么都不肯松手了。

    简东令如今也为段岸那一家的厚脸皮而发愁呢。

    因为是第一次见简东令,秦桑并不好多问。

    她也只是在简东令发的牢骚里推断出来这一些消息。

    听简东令谈起段岸一家的不要脸,秦桑笑着岔开了话,很显的知情识趣。

    简东令了一会儿话,眼看着简老太太困了,就拽着秦桑非要带她去逛街。

    段延芳也跳出来凑热闹。

    于是,三个人就在简西城满心的不情愿下跑了。

    简西城看着自己媳妇叫姐姐和外甥女拐走,恨的直咬牙又无可奈何。

    秦桑原先是叫简东令给弄的盛情难却,不得不跟着她一起出去。

    出去在商场转了一圈,秦桑就更加招架不住。

    实在是简东令母女俩真的特别特别的热情,而且两个人还都有一点购物狂的架势。

    这娘俩不但买自己的衣服,还给秦桑买换季的衣服。

    没逛多长时间,简东令就看中了两条裙子非得给秦桑买下来。

    秦桑怎么好意思叫她买呢,没办法,就自己掏钱买了。

    那边段延芳看中了一双鞋,吵吵着要买,正拉着秦桑让她帮着挑颜色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小姑娘走了过来。

    那个小姑娘看年纪和秦桑差不多大,长的很清秀,带着她的老太太穿的衣服有些破旧,头发花白,脸上皱纹也不少,看起来挺老的样子。

    这两个人看样子应该是祖孙。

    她俩过来,小姑娘就指着段延芳刚刚挑的那个款式的鞋跟老太太撒娇:“奶奶,我喜欢这双鞋,你给我买一双吧。”

    老太太没理会小姑娘,反倒是对着段延芳笑咪咪的话:“是延芳啊,今怎么有功夫出来逛街呀。”

    小姑娘见她奶奶只顾着和段延芳话,眼中就闪过一丝嫉恨来。

    段延芳才刚什么,简东令那边付完了钱跑了过来。

    她把秦桑和段延芳挡在身后,笑着跟老太太话:“是小婶啊,怎么您这么大年纪还带着小音出来逛街啊。”

    秦桑看着老太太若有所思。

    段延芳跟秦桑小声道:“这个是段岸爷爷家的,祖孙二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你可记得离她们远一点。”

    秦桑笑着嗯了一声。

    段延芳声音压的更低:“段岸爷爷那个名字叫的忒好了,断案断案,可他家里的事情就是一段葫芦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