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权贵之妻 > 正文 129.174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足80%才能及时看到,否则72小时后可看~

    苏棠闲着无聊,便四下打量起这位苏家大小姐的闺房来。房间不大, 卧房跟外面的厅以一串珠帘隔了开, 屋里倒还算整齐干净, 就是满屋子红红绿绿的, 看着叫人眼花。

    苏棠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所以便去窗边的书案前坐下。

    书案后面是一面书架, 书架上搁着各类书籍字帖。苏棠特意找了一番, 找到了原主与其母族那边亲戚的书信往来, 一封封书信都罗列在一起, 挨着每封信信尾处落款的时间来看……这原主也有一年多时间没有与母族那边亲戚联系过了。

    如今正是元睿二年九月初, 而这边的最后一封信是去年二月时候的落款。

    霍家那边自然也没有信件往来, 若是有的话,苏棠怕是早发现了。也就是, 自从这原主发生了那桩丑闻后,再没跟母族联系过。

    或许,母族亲戚那边,根本都还不知道原主已经嫁人了。

    想着此刻也没什么事儿, 苏棠便拿起那信件一封封读起来, 有润州那边寄过来的,也有原主自己写了一半没写完最后揉成一团没要却又珍藏起来的。

    一封封信读下来, 苏棠知道原主母亲姓梅, 与苏父乃是同乡。梅家在润州, 应该也算是小康之家,梅老先生曾是润州一所书院的老师,梅大舅在润州衙门里做捕头。

    另外梅家在润州还有一间铺子,看信中意思,应该是梅舅妈懂点医术,在润州开了家医馆。

    看这些信,苏棠觉得,这梅家对原主这个女儿,应该不错。只不过,古代人和离了,孩子只能跟着父亲,所以她们母女这才两地分离的。

    苏棠想,苏宅是靠不住了,但若是身后没个倚仗就只指望着霍家的话,她也怕自己将来下场会惨不忍睹。

    若是润州那边的亲人可以到京城来定居的话,不管怎么样,于彼此来都是一个照应。所以,苏棠打算照着原主的字迹写一封信寄去润州,告诉他们近一年多来发生的事情,并且邀请他们来京城居住。

    可是来京城的话,必然得安排个落脚的地方。这帝都寸土寸金,随随便便哪里的一间屋舍,怕是都不便宜吧?

    正愁着一时间到底去哪儿弄那么多钱,就听到外面吵起来了。

    苏棠想,应该是枸杞成功将岳夫人引了过去。而这位岳夫人也是相当给力,趁机大吵了起来。

    苏棠顺手将那些信件塞进衣袖里,连忙走了出去。

    原主的闺房就跟苏夫人房间隔了一道月亮小门,那边苏夫人房外面聚了不少人,苏棠想,该都是岳夫人叫过去的。苏棠人才穿过月亮小门,便被岳夫人一把抓住手。

    “你可知道,你这位好继母要害你?”

    苏棠瞪大眼睛望着袁夫人,而后颇为无辜的眨了两下。

    岳夫人指着站在台阶上的苏夫人:“你还真是会装,外头装着对你这个继女多好的样子,其实你心肠歹毒,暗地里尽是想着要如何加害于她。我方才都听到了,你让这个叫黄连的丫头下毒,你还亲手给了她一□□。”

    “苏夫人,子脚下啊,你的夫君也是朝廷命官,站在这里的这个人,就算不是你亲生的,那也是苏大人亲生的呀。好歹你也是官家小姐出身,竟然知法犯法,竟然还敢毒害伯府夫人?”

    “哪,到底谁给你们的胆子和勇气?”

    这岳夫人果然也是一位厉害角色,没有让苏棠失望。果然是一旦抓着机会,就绝不松手。

    “本来今儿在大厅的时候,霍伯夫人的那些话,我们都还不信,只觉得她是白眼狼儿,恩将仇报不识好歹,将你这个好母亲给气病了。可谁能想到,她的一点没错儿,你就是位心肠歹毒的毒妇人。”

    “霍夫人,这件事儿,必须去告官。你去告了,咱们给你做证人,准一告一个准。”

    苏棠朝台阶上的人看了眼,就见苏夫人扶着丫鬟的手走了下来。她站在岳夫人面前:“你是客人,不在会客的厅堂呆着,怎么跑到主人家的后院儿来了?”

    “来就来了,又大呼小叫的,吵得人实在头疼。今儿是我家老爷寿辰,你莫不是来砸场子的?”

    “你少扯别的话。”岳夫人并不上她的当,“你不承认是吧?我可告诉你,方才我们可都是听到了。一会儿去衙门,我们都是证人。”

    又去拽黄连,从她袖子里夺过那瓷来。

    “这里,装的可就是只一滴便可将人毒死的鹤顶红,这就是物证。现在人证物证俱全,你就是要杀人害命。”

    苏夫人却并不畏惧:“且先不这瓷儿里装的到底是什么,就算如你所的,装的是鹤顶红,那也只是从一个丫鬟身上搜出来的,与我何干?袁夫人,你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是,是从丫鬟身上搜出来的,可这丫鬟是从你屋里走出来的。难道,也与你无关?”

    苏夫人淡然否认:“与我无关。”

    岳夫人笑着:“那就是,是这个丫头自己起了谋害主子的心思?那也行,拖她去衙门,看她招不招。”

    罢,岳夫人拉着黄连要走:“去衙门里,对簿公堂。”

    苏夫人忽然厉色:“我知道,你夫君与我夫君如今都是翰林院里的侍讲学士,都熬了十多年。如今翰林院的大学士眨眼功夫就要升迁了,空出来的位置,只有一个。”

    “你这般诬陷于我,不就是想给我们苏家头上安一个罪名吗?按着脑袋安了个罪名,好叫我家老爷给你家老爷让路。”

    岳夫人道:“你若是没起歹毒心思,我就是想抓把柄,又如何抓?到底,还是你先做错了事情。”

    岳夫人转身,问那些个官太太们:“方才我悄悄引你们来,苏夫人在屋里的话,你们可听到了。”

    这是苏岳两家的较量,其他人并不想掺和,所以都在打马虎眼儿,并不答话。

    苏棠想了想,朝枸杞望了眼,枸杞会意,走了出去。

    苏棠道:“今儿是不是有人想害我,我不知道。不过,曾经有人想要害我……我却是有证据的。”罢,苏棠看向黄连,“四个月前,我临盆的时候,你是不是去药铺里买过当归?”

    黄连一听这话,早已吓得七魂丢了六魄。

    “小姐……”黄连身子一软,跪在苏棠面前,手拉着苏棠衣角,“小姐……奴婢……没有。奴婢……不想的。”

    苏夫人却是眼神晃了下,忽而也有些慌张起来。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打从今儿这死丫头进家门的那一刻开始,她就觉得死丫头看着十分奇怪。

    好像……一切都是有备而来。

    “你是不想,还是没有?”苏棠,“‘不想’表示你的确做了此事,但却不是你愿意这样做。而‘没有’,则是你没有做过这件事儿,是我冤枉了你。”

    黄连正犹豫着要如何应答,苏棠又:“黄连,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我今既然能站在这里揭穿这件事情,就是有备而来,你若是实话实,我看在昔日主仆一场的份上,或许会既往不咎。但如果你昧着良心谎,那我也保不住你。”

    “奴婢……”黄连犹犹豫豫的,最终还是矢口否认,“奴婢没有。”

    “那好。”苏棠冲院门的方向喊了一声,“枸杞,请回安堂的朱大夫进来。还有,许记药铺的许老板,也一并请进来。”

    听到“许记药铺”几个字,黄连整个人彻底垮了下去。

    苏棠却没管她,只指着黄连问:“许老板,您可认识她?”

    黄连低着头,许老板看不清她长相。枸杞走过去,将黄连拉站了起来,许老板看清了容貌后,连连点头:“认识,认识她。”

    苏棠道:“那许老板可记得,是怎么认识她的。”

    许老板想了想,:“是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她常常去我铺子里买药。别的什么药材都没买,只买了好些当归。因为她去的次数多,而且每次都慌慌张张的,我觉得她这个人有些奇怪,所以记住了。”

    “不但记住了,我还跟铺子里的伙计了,觉得她形迹可疑。”

    “不会记错吧?”苏棠问。

    许老板:“不会记错,就是她。”

    苏棠问黄连:“三四月份的时候,你买那么多当归干什么?”

    黄连整个人都有些吓懵了,满脸是汗,目光游离着朝一旁苏夫人看去。苏夫人厉色道:“是啊,你买那么多当归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