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正文 631章 归一
    眷者刘秀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哪怕是从异人浮生口中得知只言片语,李汝鱼依然深以为神奇。

    据,这位眷者自带光环,在他那个时代,各种枭雄面对这位眷者,都是送兵送粮甚至还送老婆,好像世界离开他就不行。

    刘秀在异人世界出身宗室,父亲只是个小官员而且早逝,所以刘秀兄弟就被叔父抚养,看似刘秀自幼凄苦,其实这货是异人世界里开国皇帝中学问最高的一位。

    正儿八经的太学门生。

    以为刘秀只是会读书?

    当然没这么简单。

    这货长得还帅,撩妹是一把好手,种得一手好庄稼,而且还会经商……当然这些事情并不能明刘秀是眷者,这货的大气运还是体现在军事上。

    按照异人浮生的法,异人世界当时当政的是一位异人世界的异人。

    似乎有个穿越者的法?

    那位穿越者起来和大凉这边的某个异人极为相像,就是那位铁血相公王琨,如果王琨是一个异人,那么异人浮生就笃定王琨是王莽。

    王莽当政后把国家搞得一团糟,衣食无着的农民揭竿而起,有比较大的两股势力:一股是绿林军在南方;一股是赤眉军在北方。

    本来这群农民要武器没武器、要吃的没吃的,在正规军面前应该像土鸡瓦狗一般一鼓荡平,谁知王莽军并没有把他们消灭,反而连吃败仗,以至于起义军势力不断壮大。

    王莽当然不能看着起义军做大,命大司空王邑、大司马王寻帅下精兵四十二万直扑昆阳。

    这四十二万人可谓精锐中的精锐。最

    重要的这支队伍里有精通63家兵法数百人,这些都在队伍里担当将佐等官职。反观守军,也就是王匡、刘秀,只有一万人。

    句不好听的,王莽军就是一人丢一枚石头都能把昆阳填平了,然而王莽军却必败无疑。

    刘秀确实不擅武道,但这货是位大魔导师!

    李汝鱼也不懂异人浮生的大魔导师什么意思。

    反正他对刘秀大魔导师的评价是:一个人可以摧毁一支数十万人的军队。

    这就耸人听闻了。

    昆阳之战的前期王莽军的确把昆阳守军打得都快哭了,已经向王邑、王寻投降。王邑和王寻这俩笨蛋竟然拒绝,还反复攻打昆阳,昆阳守军只能拼死抵抗。

    于是刘秀出手了。

    书中有记:夜有流星坠营中,昼有云如坏山,当营而陨,不及地尺而散,吏士皆厌伏。

    当然你以为大魔导师刘秀只有这一手吗?

    他还有好几手呢。

    昆阳之战末期,王莽军士卒心情低落,刘秀这边则斗志高昂,刘秀寻找敢死队三千人,直冲王邑、王寻大营,在阵前杀王寻,王莽军溃败,恨不得多长几只脚来逃跑。

    就算王莽军溃败,收拢的残兵也能够刘秀喝一壶的。

    然而大魔导师岂能只有这点手段。

    突然又是雷电又是大风,把屋子瓦片尽数吹飞,骤雨如注,河水暴涨,士卒争相度水,光溺死的就有上万,把河道都塞住了。

    王邑、严尤只能踩着死尸过河逃走。

    书中又有记载:会大雷风,屋瓦皆飞,雨下如注,滍川盛溢,虎豹皆股战,士卒争赴,溺死者以万数,水为不流。王邑、严尤、陈茂轻骑乘死人度水逃去。

    刘秀就这么慢慢的成了开国帝王。

    当然,这些事情异人浮生很可能是历史夸大了,但李汝鱼经历过大凉武道节节拔高之后,多少有些相信。

    不过,相对于刘秀在军事上的眷,李汝鱼更喜欢刘秀的另外一句话。

    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李汝鱼很是感触这一句,不知道那阴丽华究竟美到了何种程度,才会让刘秀这种眷之人发出这样的感触。

    现在,李汝鱼明白了。

    不输女帝和苏苏!

    略输谢晚溪……

    是夜,李汝鱼和刘秀把盏言欢,王妃阴丽华作陪,不怎么爱笑的阴丽华,却不会让李汝鱼觉得有疏远感,反而颇生亲切。

    两个男人喝得酩酊大醉。

    李汝鱼酒量确实不好,这一顿酒似乎要让他直接睡死一夜。

    刘秀不一样。

    半夜时分便醒了过来,起身倒了杯热茶暖胃,回首看着披了衣衫起身的王妃,愧道:“吵醒你了,我一定改。”

    阴丽华倒也没什么,轻轻提了件薄披在刘秀肩头,柔声道:“我一直没睡。”

    刘秀将阴丽华拥入怀中,“担心害怕?”

    阴丽华抬起头,摇头,“和你在一起,我没什么好怕的,也不担心,你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成功,当年一样,现在也一样。”

    不论在东土还是当年的大汉,刘秀他就没有失败过。

    “我是心疼。”

    刘秀苦笑,“我知道你心疼什么,心疼我这藩地里的士卒,心疼我这藩地里的百万黎民,心疼东土这妖娆大地将承受战火洗礼。”

    阴丽华默然不语。

    世人只知阴丽华之美,却不知,这位皇后美的不仅是人,心也美。

    刘秀叹了口气,“记得之前大凉有剑客千里一剑而来,差点摧毁了大皇庙后,有一对中年夫妻来过武州,我亲自接见的么。”

    阴丽华点头。

    那对中年夫妻,很难不让人记住,一身出尘气息太重,女的身上阴冷气息,仿佛弥漫着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阴兵魂灵。

    男的么……是阴丽华迄今为止见过的最为英雄气的男人。

    哪怕是大徵朝堂上的武悼王冉闵,也略有不及。

    刘秀在椅子上坐下,顺便揽着阴丽华的小腰,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轻声道:“那两人,男的是遗弃之地大凉之前的大燕王朝开国太祖,复姓慕容,不过按照《千年九州》中的记载,这位大燕太祖很可能是千古第一帝秦始皇,不过我倒不这么觉得,他应该不是秦始皇。”

    “那位女子,是遗弃之地的女子兵家第一人,兵仙百里春香。”

    “当年这两人曾经单人独剑去大隋朝堂上闹过一番,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俩反而成了大隋——嗯,也就是如今的大骊皇室的背后掌控者。”

    “他俩见我,其实只了一段话,他们:刘秀,你可见星空之外的星空?”

    刘秀顿了下,“他们他们见过,他们问我,想不想见。”

    刘秀摸着阴丽华的秀发,苦涩的笑了笑,苦涩之间,是向往,是憧憬,“我已见过女子妩媚,我已见过江山妖娆,可我还没见过星空之外的星空。”

    阴丽华终究是刘秀的皇后,闻言恍然,神情坚毅,“我陪你。”

    无论星空之外是什么,我都在你身边。

    不离不弃。

    刘秀笑了,忽然回首,看向窗外,对着远处的客院笑道:“还要装醉到什么时候?难道你不是大凉下最渴望探明异人真相的人?”

    房间里,李汝鱼翻身坐起。

    笑了。

    然后了一句:“他们可曾过如何看?”

    似乎是自语。

    然而刘秀耳畔却响起了李汝鱼的声音,作为一位剑道圣人,这点小手段还是有的,刘秀回了一句:“归一。”

    简单的两个字,却不简单。

    归一:下归一。

    东土和遗弃之地归一,从而打造出一位拥有整个世界气运的归一之人,如此,以整个世界为矛为盾,才有可能打破这个星空,去窥见星空之外。

    才能得知异人的真相!

    李汝鱼有些愕然,旋即陷入长久的沉默,他有些不明白,如果要做到大燕太祖和百里春香的那样,岂非大凉必须被东土王朝兼并?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以窥见星空之外的方法?

    但这是自己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这就意味着,自己和百里春香、大燕太祖的矛盾不可调和。

    刘秀当然理解。

    于是他又轻声了句:“何不换个立场看看,矛盾之后的大破大立,不正是机会,无论那个归一的人是谁,终究是我等的希望。”

    那个人是你李汝鱼也好,是大燕太祖也好,皆是一种选择而已。

    殊途同归。

    当然,我刘秀这个眷者,倒是更看好你这个藩王。

    而非大燕太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