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末法乾坤 > 正文 第七百零五章:天堑血脉星月变
    “你们聊,我出去走走!”院长大人很识趣,看到楚浩云大部分注意力都在羽封的身上,寒暄了两句,便化作一道暗影消失在了原地。他今出的秘密,比他过去五十年里都要多。

    要是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忘萧然很怕自己把握不住尺度,将内心深处最深处的秘密全都抖露了出来。长久的压抑,让他经历这次宣泄后,感觉还算不错。

    “院长还真是神秘,他这种行动方式,真是让我有些心里痒痒的。”楚浩云随口道了一句,然后脸色一整,话归正题道:“羽封,我们认识了这么久,现在,也该好好的谈谈心了吧!”

    “自然,自从当初我选择与你合作,便想到了可能会有今的情况发生。只是,我没有料到的是,星月内部居然还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暗藏。”羽封自嘲的苦笑了几声,道:“当初,我本以为服恨长,联合了情月峰与你的力量后,应该能有一拼之力了。但现在看来,呵,我真是太过真了。”

    “不用感慨,未来,星月还是你的。”楚浩云承诺道,他的话,让羽封原本平淡的眼神变得十分的凌厉,变幻了几次后,羽封的眼神恢复了平淡。摆了摆手,摇头道:“不必了,我这一生,表面上光鲜。或许,以前在你们眼中,我只是想要跟我那两位兄弟争夺皇位,成就星月君主之位。但事实上,那个位置,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想要的只是无忧无虑的挣脱。”

    羽封很清楚,即便他与楚浩云合作后,能够在御兰帝国的帮助下,推翻星月让自己挣脱出来,再坐那星月皇位,也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他想要的,从来都不是那表面光鲜的荣耀,而是无拘无束的自由。

    “我们合作,终究,我会实现你的愿望。”楚浩云坚定的道,他也清楚羽封心里在想些什么,没有继续坚持之前的话题。

    “我坚信这一点,毕竟,这是我唯一能走的路。”羽封不紧不慢的收起棋子,沉默了片刻,当他将大半棋子收回的时候,才继续道:“秦冰的事情,我想,你应该是压在心里很久了对吗?”

    “不错,若不是你交给我的这枚魂玉,让我确定他还活着,不定,我早就忍不住杀上皇城与你当面对质了。”楚浩云拿出一块光芒微弱的魂玉,内中,还能感应到能量的波动。

    “呵,这东西,可不好弄。当初,为了这块魂玉,可是死了我很多的心腹。也导致星月内部对我的怀疑提前了!”羽封的笑容有几分的苦涩。

    “他在什么地方?”楚浩云握紧了那块魂玉,秦冰是他涉世之初,为数不多的朋友。

    “我不清楚具体的位置,但我探查到,他们被关在一处黑暗之界的地方,应该是类似雪月秘境的存在。”羽封无奈的摇头,他能够掌握的线索也不多。

    “他们?”楚浩云皱起眉头。

    羽封解释道:“除却秦冰之外,应该还有不少人在哪里,根据我的调查,星月三国,千年来,所有有可能觉醒至妖血脉的人,都在青年时代离奇失踪了。”

    “你的意思是,秦冰也是至妖血脉?”楚浩云有些不信。羽封看他那副表情,突然笑道:“或许你不信,但是,你知道秦冰兄妹祖先是谁吗?”

    “这……”楚浩云还真有些不太了解,他了解到的情况只是秦冰祖辈也都是生活在万灵山附近的村落里的普通人。

    羽封轻轻的敲击着桌面,语出惊人道:“秦冰他们与莫远山他们同为星月初代秦家的后裔。他们兄妹的情况,与秋澜差不多。当初,若不是星月的暗中势力无法活动开来,恐怕秋澜也无法躲过去。”

    “原来如此!”楚浩云恍然大悟,怪不得当初霄云宗乱战之前,秦岚便被一群神秘的家伙所掳走,而秦冰后来一路追查,最终的线索始终都与皇城势力有所关联。

    “他们汇聚那么多的至妖血脉,有什么作用?”

    “具体我不太清楚,但应该与百万血祭有关。根据我曾经掌握的一个线索来,星月三国的源出之地,并非玄域。而在

    他们到来的那片地界,被一股神秘力量隔绝,使得他们耗费了很大的资源才将最初的三国力量送到了玄域。那股神秘力量,被他们称之为地之堑,经过无数次的试验,他们发现至妖血脉对于那种神秘力量似乎不会受到限制。或许,他们是想要通过百万血祭的力量,配合至妖血脉,打破那种束缚。”羽封推测道。

    “如此来……”楚浩云眯起眼睛,心中千思百转。

    通过洛羽残存的青環的记忆来看,不管星月三国的势力最初源自何处,也不管那所谓的地之堑究竟有何种力量。单纯的星辰雾海,便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堑,能够将他们送到玄域来的力量,绝不单纯。

    如果百万血祭的最终目的,是将他们后方的人员都引渡而来,那么想想星月三国这些先锋军的势力,便可以明白,在他们身后的力量有多么恐怖了。如今,玄域龙蛇起陆,乱世之秋烽烟迭起,若是再有这样一股强大的势力加入进来,只怕三大帝国也不可能在维持平衡了。

    随之,楚浩云又想到了很多问题,东邪屿、流亡之地的罪罚者等等,那些家伙,有没有可能与星月三国有所关联?

    仔细想来,可能性并不太大。毕竟,东邪屿虽然位处迷雾之海,但还是有迹可循的。邪罚者的邪力明显,只要运功行动,就可以被人察觉,而且邪罚者的邪力属性比较单一,星月三国之中,从暮鼓之地得到的信息来看,十脉之人应该是有不同的属性力量。

    排除了邪罚者的出身东邪屿,那最大的可能便是青環记忆中的南川雪域了。毕竟,他们之前对幻之印的了解,远超了玄域各方的认知。

    但是,这样一想的话,若是将残情阙九道剑魂形成的空间镇封当做那所谓的地之堑,他们镇封的东西又与三国所属完全不同了。寂灭深寒,那种存在,便是三国之人也不可能存活下去。

    一时间,线索虽然越来越多,但整个局势却是更加的迷雾朦胧了。

    其后,楚浩云又在羽封的口中了解到了很多情况,并且千殇影卫也正是成为了配合启国行动主要力量,活跃在星月各地,为他们及时平衡着各方动向。

    然而,安静,显然不是那些想要浑水摸鱼的家伙想要的东西。在这种微妙的平衡阶段,万妖门与其他几方势力,悄然行动,引发了一系列的乱局,使得双方的气氛越发的紧张了起来。

    在这种压抑的情况下,眼看启国与星月的决战就要展开。星月内部,突然传出了一个令各方瞠目结舌的消息。

    闭关已久的月辰皇正式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而他出来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宣布星月的皇位传承大典将在十日后举行,皇位传承者将有二皇子羽辰来承接。

    这……让各方人马都搞不明白星月到底想要干什么。现在国家局势如此不稳,他们居然还要正面搞出“改朝换代”的局面,而且,又是如此的仓促。十日时间?能够做什么?

    一般来,皇位的传承接替,至少提前半年就要公布出来,剩下便是一系列的布置事宜。十日时间那确定性的消息散播开了后,让所有人都愣了很久。

    “星月到底在搞什么鬼?这时候月辰皇不出面登高一呼,去收拾残局,反而将大位交给羽封那小子,如此局势,也不该是这个时候啊!”

    “诡异,莫不是星月内部发生了某种动乱?”

    “呵,月辰皇,终于还是忍不住做出了选择。这一次,星月三国的秘密,将很难在掩饰下去。”

    各方声浪不已,猜忌的心里不断的滋生着。与此同时,星月的进一步动作,让大部分人更加疑惑了。不过,他们的这个动作,也完全确实了之前的那道震撼性的消息。

    星月派出境使臣,向玄域诸国送去了请帖。不管各方的态度如何,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到的。十日时间,不算长,能够完成送信任务的也只有境强者了。不仅三大帝国接到了请帖,就连现在与其势如水火的启国也迎来了送请帖的使臣。

    东陵边境,楚浩云满腹疑云,接待了送请帖的家伙。虽然两国势如水火,但不斩来使的道理,他还是很清楚的。而来使,也不是陌生人,也是楚浩云与羽封的旧识了。

    “狩禹!”楚浩云端坐主位,看着送来那金灿灿的请帖之人。

    狩禹也是百感交集,他虽然被先辈看重,归入了十方宗后期的主要培养行列。但是,再与当初与自己同一时代的楚浩云相比,实在是不算什么。

    “我国月辰皇陛下由衷的希望……启皇阁下,十日之后,忘你前往星月皇城参加我国储君继位大典。”在周围雪殇君等人的威势下,狩禹即便不愿,也要躬身行礼。而且,即便没有他们,楚浩云现在尊主级的修为,也超过了他数十倍之多,更不要身份了。

    “我们双方敌对,势如水火。虽古来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但本皇可没那个兴趣这个时候去星月皇城。待来日,我兵临城下再去一游也不迟。”楚浩云摸不清楚星月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加上他们双方的关系,自然也不会给狩禹什么好脸色。

    狩禹闻言也不生气,看了看周围的雪殇君等人,自信的笑道:“呵呵,启皇笑了。我国月辰皇陛下过,您是必请的对象。而且,他也相信,以启皇的胆识,必然会单独前往我星月一遭。”

    “哦?他有这么自信吗?呵!你的话,是在威胁我吗?”楚浩云眼神微寒,一道无形气势压迫而出,让狩禹的脸色微变,勉强抵住这股气势,狩禹沉声道:“这就是启国君主的气度吗?”

    “你我双方敌对,何须气度!那种东西,在战争中只会徒增伤亡,斩草除根,才是正道。想让我单独赴会也无妨,换月辰皇亲自来请我就是了。”楚浩云冷冷的道。

    狩禹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过,他也是虽惊不乱。依旧是自信的道:“启皇阁下,此物,乃是我过月辰皇陛下亲自交托与我的,也是他送给您的第二道请帖。相信,您看完之后,会答应单独赴会的!”

    “咻!”狩禹的话音刚落,楚浩云便将狩禹从怀中拿出的一枚玉佩纳入了手中。神识灌入其中,顿时看到了月辰皇在上面留下的信息。随着阅览的继续,楚浩云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森寒。

    狩禹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刚才的话,都是月辰皇吩咐他做的。玉佩中暗藏的信息,他也不清楚。但是,楚浩云身上那越来越冷冽的杀气,让他意识到了不妙。然而此时,他想要再什么已经来不及了。

    “哼!”一声冷哼,冷彻骨髓。狩禹浑身一震,心口仿若被重锤轰击了一般,双腿一颤,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启皇阁下,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感受着楚浩云的杀意,狩禹连连惊呼。就连雪殇君他们也皱起了眉头,是什么消息,让这小子控制不住情绪了呢?众人漠然,各自静待事情的发展。

    楚浩云面无表情,寒声道:“本皇没过要杀你,你的没错,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不过,此物给我转交月辰皇,告诉他,本皇到时候会单独与会,他若敢食言,我会让星月变成焦土!”

    楚浩云着,一道神识烙印覆盖在了玉佩之上,随手一甩,丢到了狩禹的身前。随即一股暗劲轰然惊爆,空气中传出一阵闷响,回荡在大厅之中。而狩禹与那块玉佩,被直接震飞了出去。

    事情发展的太快,雪殇君他们都没反映过来,狩禹离开,雪殇君皱着眉头道:“小子,你怎么能答应单独前往星月呢?上次的情况来看,他们的目的多样性,但最主要的还是残情阙与幻之印啊!”

    “我有不得不前往的理由,请相信我。不过,即便我单独前往,你们也不会闲着,这是接下来的行动方案……你们了解一下,我还有事情,先要去找忘萧然一会,然后闭关十日,便去星月赴会。”楚浩云也没有多余的解释,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众人手中的光脑内,多出了一系列的信息。

    雪殇君神识一扫,便明白了大概,不由脸色凝重的喃喃道:“这小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