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锦堂归燕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小粥(一)
    秦宜宁向前追了好几步,奈何她的动作不及对方的快,就只能眼看着那个小孩穿着兽皮的背影消失在树丛中。

    这处荒山人迹罕至,就是猎户打猎都不会走到这种地方,怎么会出现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难道这附近还有村落?

    秦宜宁疑惑不已,不过转眼注意力就被地上那只野兔吸引去了。

    那是一只有些胖的灰兔,身上的毛皮被粗略的处理过,还用火烤过,不过显然烤兔子的人手艺不精,竟烤的鲜血淋漓,且内脏都没有洗净。

    秦宜宁猜想这应该是方才那个孩子的手笔,暗想着也不知那孩子是什么时候现她的,不过秦宜宁可以肯定的是,那孩子对她并没有敌意,因为她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并没有从那个孩子的身上现丝毫的敌意,何况若是真有敌意,对方也不会将如此珍贵的食物送给她。

    秦宜宁拎着兔子,拿着匕走远了一些,将兔子的内脏仔细处理了,又将被烧焦的毛皮切下来,连同内脏一起埋进了雪里,以免血腥味会引来其他野兽。随即用雪仔细洗净了兔肉和自己的手。将脏污的雪重新掩埋起来,才带着处理妥当的兔子回来。

    火堆已经不那么旺了,秦宜宁又去捡了一些柴火来。

    现在她又砍刀和短剑,砍柴方便了很多,柴火外被雪湿润的部分她也用刀子削掉,这样冒烟都少了许多。

    秦宜宁用树枝将兔子穿起来,夹在了火上仔细的烤。

    虽然没有盐,可是那烤肉的焦香气还是引得她胃里一阵叽里咕噜的翻腾,饿了两天,就吃了一只没多少肉的烤青蛙,其实她已经很饿了。

    就在这时,秦宜宁又听见了有小动物在雪地中移动出的沙沙声。

    她抬眸往声源处看去,就看到了灌木丛后,蹲着一个小身影。

    许是刚才打了个照面,这会子那孩子竟没有一见到她就跑,竟还小心翼翼的蹲着身子往前挪了挪,伸长了脖子皱着脏兮兮的脸,一直抽动着小鼻子,去嗅烤兔子的香气。

    秦宜宁看的禁不住笑了。

    “是你啊,这是你捉的兔子吗?”秦宜宁一面翻烤着兔子,一面冲着那小孩招手。

    小孩似乎被她忽然说话的声音吓了一跳,眨着明亮的大眼睛呆呆的看她。

    秦宜宁就有些纳闷。

    这孩子看起来七八岁了,应该能听懂她的话吧?

    可是住在这种深山之中,也许是什么与外界不沟通的族群?要是他听不懂她的话呢?

    秦宜宁就用匕切下一片已经烤熟的肉来,伸手递给那个孩子:“这个给你吃。”怕她不懂,还比划了一番。

    这下子那孩子终于懂了,像个灵活的小猴子一样跑了过来,蹲在秦宜宁身边,小心翼翼的用小脏手去抓插在刀尖上的肉。

    秦宜宁被他吓了一跳,生怕划破他的手,急忙往回缩了缩。

    “仔细割伤你。”

    她将肉取下来递给他。

    那小孩原本见她不给他吃肉,还很失望,如今见她用白玉似的手将烤肉喂了过来,欢喜的像个小狗一样,“嗷呜”一口将肉吞了,大眼睛都眯了起来。

    秦宜宁被他逗趣的举动逗笑了,禁不住问:“你住在这里吗?”

    那小孩眼睛盯着烤兔子,点了点头。

    秦宜宁见状心下一喜,这孩子能听懂她的话!

    “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小孩依旧盯着兔子。

    秦宜宁就用刀子将表面烤熟了的肉都片了下来給那小孩吃。

    小孩吃的很香,像是许久没吃饭了一样,沾了满嘴的油,笑的眉眼弯弯的。

    秦宜宁见他如此,就有些心疼,又问:“你家里人呢?”

    “使,使,了。”

    这一次,小孩居然开口说话了!

    只是这一开口,秦宜宁就现了问题。孩子的声音有些久不说话的沙哑,音也很生硬,仿佛说话对于他来说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你是说,你家人都死了吗?”秦宜宁又喂给他一块肉。

    小孩一边嚼一边点头,指了指某个方向,又指了指秦宜宁手边的一把剑。

    秦宜宁愣住了。

    她想起了那四具尸体。

    三个穿了周朝军服的,还有一个穿了便装的,看得出都是男子的尸体,且还是以一敌三同归于尽了。以衣料的腐烂程度看,那四个人死了至少有三四年了。

    秦宜宁怜惜的看着那个孩子:“你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小孩摇头。

    “那么,你住在哪里?今年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小孩又指着一个方向,生疏的、断断续续的说:“住,房子,九岁,叫,小莲。”

    “你叫小莲?是莲花的莲吗?”秦宜宁仔细看那孩子,因为孩子的年纪小,又脏兮兮的,只看外表是看不出他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的。

    小莲点点头,“莲花,缸里,有,莲花,我的名字。”

    秦宜宁笑着点点头,看来这是个小女孩。

    秦宜宁手上动作不停,又给她片了肉。

    即便是这种没有放盐的肉,她吃的也很香,还努力的表达着:“好吃,比,比我烤,好吃。”

    秦宜宁听的心疼不已:“平日里都是你自己烤肉吃吗?”

    小莲点头,指着秦宜宁现尸体的方向,继续说着:“大叔使死了。”

    秦宜宁就有些明白了。

    那位被三个周人杀掉的男子,是这孩子唯一的亲人。亲人没有了,她就只能吃自己烤的半生不熟的猎物充饥。

    秦宜宁想到了刚才小莲偷偷送给她的,烤的半生不熟的兔子,就知道这孩子必定是这些年都在吃这样的东西。

    她忍不住爱怜的摸摸她的头。

    九岁的孩子,已经独自在这种深山老林里生存了三四年了!

    若是她没有遇上也就算了,可是他们遇上了,她就不能再置之不理。

    思及此,秦宜宁打定了主意:“小莲,你能带我去你的房子吗?”

    小莲开心的连连点头,伸出小脏手拉住秦宜宁的手,“走,走。”

    秦宜宁当即笑起来,将剩下的兔子肉随便吃了一点,又将兔腿掰下来给小莲啃着玩,就熄灭了篝火,用雪埋起来,带上她捡来的那些兵器跟着小莲往深山里走去。

    ps:这章昨晚设定了9点定时更新,居然没有更出来!忙了一上午,这会儿摸鱼来看评论区才现……tat渣作者的人品已经爆光了吗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