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骄战纪 > 正文 第1663章 推门
    听到林寻那毫不掩饰威胁的话语,敖震天眉毛抖动,怒道:“景暄是我表妹,我焉可能会让她发生意外?”

    林寻哦了一声,道:“要不,临走前我们再切磋切磋?”

    敖震天面色发僵,憋得脸都红了,这家伙以后若真的当了自己表妹夫,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啊……

    林寻上前,拍了拍他肩膀,道:“我相信你,但却很难相信整个真龙一脉,真的,景暄若发生什么意外,我肯定会受不了,到那时,我可不会在乎什么真龙一脉。”

    说到这,他轻叹道:“话虽有些难听,可这都是我的内心话,我听说龙有逆鳞,触之必死,而景暄便是我的逆鳞。”

    说罢,他笑了笑,也不理会神色阴晴不定的敖震天,转身朝赵景暄走去。

    “你未免也太欺负他了。”

    赵景暄将刚才的一幕幕看在眼底,心中感动,一对美眸中柔情如水。

    “还不是担心你么。”

    林寻笑道,将一个储物手镯拿出,递给赵景暄,“拿着,里边有一些宝物和灵药,去了真龙一脉,要照顾好自己,若有人欺负你,就先记在心里,等以后,我帮你一一算账。”

    “还有,要记得努力修行,也不必担心我,我这种人,老天爷也不敢收,从紫曜帝国到现在的这些年里,你心里最清楚的……”

    这一刻,林寻絮絮叨叨的犹如老太婆似的,叮咛、嘱咐、谆谆相告,没玩没了。

    赵景暄笑吟吟听着。

    直至离开,和敖震天、尹欢一起腾空而去时,赵景暄那清丽明净的脸庞上,笑容依旧,只是却有两行清泪倾洒而下……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她忍不住回首,就见极远处海岛上,林寻衣衫猎猎,正在挥手,唇角含笑,眼神中尽是鼓励和温暖。

    直至赵景暄、敖震天、尹欢三人的身影消失不见,林寻兀自伫足在海岛崖岸之上,怔怔凝视。

    经此一别,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林寻忽然很想喝酒。

    ……

    料峭崖畔,海浪拍岸。

    林寻随意坐在那,拎一青皮酒葫芦,一边饮酒,一边观海。

    这已经是赵景暄离开的第九天。

    九天来,他一直如此。

    “大哥他是不是为情所困了?”

    远处,阿鲁担忧开口,“自景暄姑娘离开后,他就像丢了魂似的,这状况可很不妙。”

    “为情所困不至于,但心中肯定很惆怅是真的。”

    老蛤认真分析道。

    “唉,男女之情,果真害人不浅。”

    阿鲁唏嘘,他瞥了一眼老蛤,提醒道,“当然,男男之情也一样,你可别陷进去。”

    老蛤额头青筋突突爆绽,噌地起身,双目喷火道:“野蛮人,有种你再说一次?”

    声音像从牙缝挤出。

    阿鲁笑嘻嘻道:“做兄弟的,难道还不能关怀你一二?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可千万别对自己兄弟下手哇。”

    轰!

    老蛤直接暴走,一拳砸向阿鲁脑袋。

    很快,两人就怼了起来,杀上九天,战况激烈。

    林寻一阵无语,这俩家伙……还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他也没了饮酒的心情,长身而起,道:“等大黑鸟和小银、小天回来后,就告诉他们不要乱跑了,等我出关,便去落日汤谷走一遭!”

    “大哥你要闭关?”

    天穹上,老蛤诧异。

    砰!

    一不留神,他直接被阿鲁一拳砸在脸上,眼前直冒金星,当即勃然大怒,又冲了上去。

    “哈哈哈,大哥你尽管闭关,有我阿鲁在,定不会让……”

    阿鲁的大笑还未落下,就被老蛤一脚踹飞,发出吃痛的惨叫。

    林寻摇头,负手走下崖畔,懒得理会这俩闲得发慌的家伙。

    木屋中。

    林寻深吸一口气,黑眸中闪过一抹决然。

    早在帝关长城时,他已领悟“大”之妙谛,只差一个契机,便可以破境而上,铸绝巅大圣之威。

    可偏偏就是这个“契机”,迟迟不来。

    不过,林寻早有经验。

    他修行至今,求索的便是“诸天上下,我道唯一”的道途,堪称是古来未有,与世不同!

    无论是当年在绝巅之域中踏上王境,亦或者是在九域战场绝巅为圣,皆曾经历过相似的事情。

    倒也不会为此而束手无策。

    而此次闭关,林寻倒并非是为了求索破境“契机”,而是要做另一件事。

    嗡~

    随着一阵奇异的波动,倏然间,林寻再次进入通天秘境!

    熟悉的青云大道,犹如亘古永恒般贯穿虚空之中,笔直延伸直至尽头,则是一扇通天之门!

    此门,是真正的通天,一眼都望不到其高,紧闭的大门似金非金,似铁非铁,烙印着奇异扭曲、晦涩难言的繁密图案。

    远远一望,就令人凭生渺小之意。

    林寻熟门熟路,踏步青云大道,来到了那通天之门前。

    “我还以为,你会在被帝境真血力量威胁时,用掉第三次向我求助的机会。”

    神秘女子那熟悉的空寂、清冷声音倏然响起。

    她盘膝坐在通天之门前,身影被一缕缕晦涩的道光萦绕,如梦似幻,令人根本无法看清其面容。

    哪怕林寻如今已是绝巅真圣,也无法办到。

    甚至随着修为提升,当他此次再面对神秘女子时,愈发深刻地感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压抑,根本不受控制!

    “见过前辈。”

    林寻先是行礼,这才说道,“谷梁曲这等角色,还不值得前辈亲自动手。”

    神秘女子睁开了眸,那一瞬,林寻浑身一僵,感觉浑身上下所有秘密仿若暴露无形似的。

    很快,这种不适的感觉就消失,就见神秘女子说道:“若我猜测没错,以后若无灭顶之灾,你应该是不打算用掉这次机会了,对否?”

    林寻点头。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当年的他只是下五境修士,可谓是孱弱无比。

    而如今他已是绝巅真圣境修为,即将突破绝巅大圣境,若无必要,他宁可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所遇到的一切难题!

    “看来,你已真正成长起来,无论心境,亦或者阅历,都已称得上是一位真正的‘圣人’。”

    神秘女子声音清冷,“如此推断,你此次是为推门而来?”

    林寻道:“前辈说的不错,现如今,我已不谋过往未来,只争当下。”

    “只争当下……”

    神秘女子沉默片刻,道,“失败的后果你都已清楚?”

    林寻点头,神色坦然。

    推门失败,就会彻底失去通天秘境,他当然清楚,正因为如此,在此之前,他才迟迟没有做出推门的决断。

    神秘女子起身,身影绰约,朦胧如雾,宛如一株万古青莲从混沌中摇曳而起。

    她来到林寻身边,目光望着远处的通天之门,道:“希望你能办到,我可不希望再等候下一个‘闯关者’了。”

    林寻笑道:“我自当全力而为。”

    说罢,他大步上前,直直抵达通天之门最前边,他扬起脖子,努力看了许久,不禁感慨:“真不愧通天之名。”

    说着,他一掌按在那泛着晦涩奇异图案的冰冷大门上。

    嗡~

    骤然之间,林寻只觉眼前一花,心神恍惚,犹如置身另外一个世界中。

    天穹高阔,山河如画。

    一道雄峻的身影孑然独立在众山之巅,他双手负背,眺望青冥之上。

    山风呼啸,吹动衣袂发丝,衬托得他宛如遗世独立,直似要乘风归去。

    轰!

    突然间,这道身影动了,大袖一挥,漫天神霞化为一道璀璨光柱,冲霄而起,狠狠破开青冥,撞击在那寰宇之外的茫茫虚空中。

    咚~

    那宙宇虚空处,原本空无一物,可随着这一道光柱撞过去,竟硬生生破开一道状似漩涡般的门户!

    那漩涡犹如一口吞噬星空的大渊,幽邃可怖,疯狂旋转,所释放出的可怖力量将周围虚空撕扯得扭曲崩碎,慑人无比。

    能够清楚看见无数星辰被牵引过来,像众星朝拜,随着那漩涡不断旋转呼啸,发出隆隆响声,在那青冥之上的寰宇虚空中上演出一副惊世骇俗的画面。

    一击之下,破青冥,震寰宇,开虚无之门!

    若非亲眼所见,谁敢相信这世上竟有人仅凭一挥袖之力,便可以产生如此滔天神威?

    林寻心神震撼,这是他第二次见识到如此恐怖的情景。

    第一次是在他第一次进入绯云村,第一次打开通天秘境时,也曾见到如此景象!

    只是,当年的,才仅仅只是一个刚从矿山牢狱中脱困的瘦弱少年,而今,他已是绝巅真圣境存在。

    轰!

    不等林寻回神,只觉耳畔一声巨响,震得他浑身气血贲张,心神颤粟,难受的几欲咳血。

    再然后,他又看到了当年那一幕幕熟悉的景象——

    那寰宇外被打开的那一扇犹如漩涡般的门户深处,突然探出一只巨大无比的兽爪,撕碎虚空,从青冥中狠狠探下。

    那兽爪太大,这世间的山岳在它面前,就宛如不起眼的沙砾,爪子覆盖着冰冷的鳞片,释放出凶厉磅礴的力量。

    “众星之门已被我打开,这世上谁还能阻我踏上永恒星路?滚!”

    冷哼声中,就见那一道傲立众山之巅的雄峻身影轻轻一弹指,一抹光骤然乍现。

    而后,那一只恐怖巨大的兽爪已经烟消云散,只能看见滂沱血液倾泻而下,浇筑世间大地,殷红而渗人!

    可这还没完。

    没多久,那一扇开辟于寰宇虚空中的“众星之门”内,倏然冲出一道金芒万丈的伟岸身影。

    那身影如此耀眼,像烈日般无上,似在燃烧,可以将世间天地照亮,显得神圣无量之极。

    “星路神将?哈哈哈,为阻我求道途,居然连神将也出动了,好大的手笔!”

    众山之巅,雄峻身影发出一声长啸,豪迈不羁,有一种不将天下英雄放在眼中的睥睨之气概。

    林寻即便早有准备,依旧被那声音震得眼冒金星,浑身气血紊乱,身躯都禁不住猛烈颤抖起来,虽然强自忍住,可脑海中已是混混冥冥,嗡嗡作响,什么也看不见。

    ——

    (加更在晚上11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