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放开那个女巫 > 放开那个女巫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魔鬼之计
    十个时辰之前,它接到报告,称狼心方向出现了异响和巨大的火球,一支补给部队遭受重创,而当时它还在永冬西部的一座城市中,接受人类领主的效忠。

    老实说,海克佐德并不想理会这种芝麻大小的事情,如果不是汇报者反复提到爆炸的蹊跷和不同寻常的破坏力,它本不打算亲自前来。

    和人类打交道已经够让它烦心的了,可整个西线里偏偏又只有它能做。并不是每一个手下都像厄斯鲁克那般聪明,总会去学一些有用没用的东西——大部分晋升者都把人类视虫子,更别提去学习他们的语言了。

    它的将领也不例外,个个忠心耿耿,能力无可置疑,但也只限于战斗而已,让这些家伙去跟人类交涉,要不了半天,它们就会暴躁地把对方撕成碎片。

    然而人类又是一种极为容易驯服的生物,这个族群体格虽然孱弱,脑子却很好使,在开拓初期,他们能取代许多劣等体的工,全部消灭并不符合族群的利益。

    说到底,这都是瓦基里丝的错。

    它本来是最擅长此道的大君,现在却仍旧泡在蜉蝣池里,海克佐德总觉得自己的耐心正一点点接近底线。

    不过当它飞抵獠牙城上空时,立刻意识到此事有些不对劲。

    城市中的浮游显得十分稀薄,似乎被什么清理过了一般。而城内更是一片狼藉,到处都能看到被冲毁的房屋和烧焦的木架。

    队伍降下后,海克佐德发现地面散发着暖意,刺鼻的怪味扑面而来。

    它很快就找到了味道的来源。

    一群模样稀奇古怪的劣等体浑身缩卷着僵在街道上,它们的皮肤已经变黑脱落,显然是被大火烧死的。但奇怪的是,劣等体周围并没有明显的引火物,除了砖石就是泥土,很难想象出火焰是怎么烧到它们身上的。

    而这样的景象还不止一处。

    “托托洛克,你和你的手下各带十人,去搜寻人类军队的动向,如果有发现,立刻向我汇报。”

    “遵命主人。”

    “西亚西斯,调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顺便找找还有没有活着的家伙。”

    “是,大人。”

    晋升者很快领命而去,海克佐德则沿着长街,缓缓向城市破坏最为严重的北区走去。

    根据报告,遭受袭击的是一支劣等体补给队,这些永远没可能晋升的可怜虫处于族群的最底端,相当于人类之中的劳工或奴隶。它们当时正负责将一批黑耀石和次级蜉蝣池运进獠牙城,以便接下来在此地搭建出一座可供初升体或晋升者歇息的营地。

    从现场的残骸也能看出这一点,切好并浸染过的黑曜石散落得到处都是,一部分劣等体甚至仍保持着搬运时的模样。没有厮杀的迹象意味着人类并未和补给队正面接触,战斗爆发得十分突然,也结束得异常迅速。

    因此合理的推断是对方在此地布置了一个陷阱,而非在博格尔翼兽的眼皮子下集结起了一支大军,托托洛克此次搜寻很可能一无所获。

    但越是如此,便越让天穹之主觉得心惊。它宁愿敌人成群结队地涌来,那样至少更容易被发现。海克佐德并不在乎劣等体的死活,但西线战役不容有失,像这样的陷阱若是被主力部队撞上,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毫无疑问,敌人使用了“火”为攻击手段——海克佐德对火并不陌生,过去的神意之战中,它们也曾用火焰攻陷过人类的城池。只不过因为生命蜉蝣不喜高温,以至于族群里鲜少见到罢了。

    可能够隔空烧死劣等体的火焰,它还是第一次见到。

    除非把整座城市都变成一个巨大的火炉。

    但这怎么可能?

    如果人类拥有这样的手段,那就必须得让王知道,西线有危险了。

    等等……火焰?

    海克佐德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个画面——那是在意识界搜索卡布拉达比的记忆时所看到的的景象,一团明亮无比的火球陡然绽开,就好像初升的太阳一样。

    难道……当时卡布拉达比所看到的,便正是这种火焰武器?

    它不禁感到一股寒意油然而生。

    就在天穹之主惊疑不定之际,西亚西斯的声音忽然打断了它的思绪,“大人,基本情况已查明,这支补给队一共有三百五十只劣等体,同时还有十来名原生体为其提供护卫。目前尚未发现幸存者,不过我想我已经摸清楚了那些虫子的手段。”

    “哦?说来听听。”

    “请跟我来。”

    海克佐德跟着西亚西斯飞到了北边城墙附近,一些原生体正埋头挖掘着什么,在它们周围,散落着一堆漆黑的金属碎片。而更远一些的地方,几台攻城车横七竖八摆地翻在路旁——自从更为强大灵活的共生体培育成功后,这些老式的战争器械就成了专门的搬运工具。

    “您看,”西亚西斯伸出触须,抓起地上的一块碎片,断口处有明显的熔化痕迹,“如果把它们拼起来,应该是一个容器。而这样的东西沿着城市边缘排开,差不多有好几百个。我想虫子们大概在里面塞满了雪粉和可燃物,打算将补给队后路切断,然后再趁乱发起进攻。”

    和人类交手至今,他们所使用的武器自然也不再陌生,在追杀对方的过程中,海克佐德还缴获了不少。无论是「火枝」还是「火弩」,都是利用雪粉这种爆燃物来为引子,比起魔力驱动的武器,它显然要繁琐许多。也正因为如此,那些武器的结构大多都十分精妙,这亦是四百年前未曾见到的技艺。

    “如果只是普通的火焰,怎么可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坏?”

    “大人,这火焰恐怕并不普通,至少温度要远高于一般的流火,但即使如此,也无法隔空杀死所有劣等体。我想关键之处也许就在那些攻城车上。”

    “什么意思?”海克佐德追问道。西亚西斯是一名心灵术士,这个分支进化而来的晋升者大多都拥有着敏锐的观察力,这也是天穹之主派它来调查战场的原因。

    “当时这些雪粉被引爆时,很可能波及到了当时正在通过城门的攻城车——后者一般多用于运送重物,不是蜉蝣池就是储存罐。高温使得它们发生了爆燃,并进一步加剧了此地生命蜉蝣的瓦解。”对方快速摆动的触须不断发出嘶嘶声,“您知道,当温度高到一定程度,任何东西都能被点燃,包括我们。”

    西亚西斯的解释让海克佐德稍稍松了口气,先不论这场大爆炸是否有巧合的成分,至少那硕大的铁桶碎片就让它安心了不少。需要预先大量埋设和随时都能进行投射完全是两个概念,只要之后严加防范,这种陷阱便很难对野外的大部队造成威胁。

    当然,它也清楚想要快速检查一座人类城市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禁止蜉蝣池和储物罐紧密运输、堆放亦无法彻底消除这一威胁,它不认为单靠那些头脑简单的原生体和劣等体就能办妥此事。

    最有效的方法,还是得利用人类自己。

    “大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放缓入城速度,让人类替我们去检查,”海克佐德很快做出了决定,“其他地方暂时也没法抽调更多的劣等体过来,这次的损失就让雪映堡来补充,我想马维恩伯爵一定很乐意为我效力。”

    “另外,我们不是缴获了一些敌人的武器吗?”天穹之主顿了顿,“有不少贵族似乎都对灰堡人恨之入骨,就交给他们去试试好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