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魏宫廷 > 大魏宫廷 正文 1685 第1687章 卫鲁倒戈【二合一】
    “轰隆——”

    在轰鸣般的马蹄声,博西勒麾下万夫长努哈尔率领着数千骑兵,前往阻截楚将俞骥所率领的数万楚军,防止其突击魏将李霖麾下军队的后背。!

    这个举动,足可以说是拯救了李霖军,因为此时的李霖,约有七成的魏卒调头追击项娈麾下的昭关军,剩下的三成兵力,根本不足以抵挡楚将俞骥麾下的军队——倘若博西勒不另派骑兵截住俞骥的军队,李霖军很有可能会被俞骥军击溃。

    此时,楚将俞骥亦已注意到朝着己方迅速奔来的那一队羯角骑兵,当即下令麾下的符离楚军放缓前进的步伐,高举盾牌,组成阵列,以防止羯角骑兵的突击。

    然而为他前驱的那三万粮募兵们,却似乎并没有收到俞骥的将令,仍旧不顾一切地向冲锋——跟魏军的义勇兵一般无二,似这等未经过严格训练的粮募兵,他们在战场总难免会下意识地追逐眼前的敌军,要么打败对方,要么被对方打败,至于什么「进兵途停止前进抵御突然杀到的骑兵」,粮募兵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而这,导致俞骥麾下的正规军,与那三万粮募兵拉开了距离。

    然而出乎俞骥意料的是,羯角骑兵万夫长努哈尔,他并没有直接突入俞骥军的意思,只见他率领着麾下的羯角骑兵,恍如一条长蛇,笔直地朝着俞骥军而来,但是在即将突入俞骥军的时候,他忽然一勒马缰,硬生生扭转了方向,以几乎是一个直角,朝着前方的粮募兵追了过去。

    『被耍了?』

    俞骥心有些发懵,旋即心大怒,大声下令道:“放箭!放箭!”

    但很可惜的,待等他麾下的兵卒们举起弓弩,朝着那些可恶的羯角骑兵射出箭矢时,那些羯角骑兵早改变方向追击前面的粮募兵去了。

    虽说在此期间,亦不乏有几名倒霉的羯角骑兵被楚军士卒射,但却不足以影响局面。

    没办法,羯角骑兵是优秀的骑兵,他们懂得如何在战场最大化己方的杀伤力——也是俗话说的,挑软柿子捏。

    那些粮募兵,无疑是羯角骑兵们眼的软柿子。

    “呼——”

    “哟呼——”

    在一声声充满地域特色的呼喊声,数千羯角骑兵一口咬了那三万粮募兵的尾巴,挥舞手的战刀,砍翻前方一个又一个将后背暴露在他们面前的粮募兵。

    不得不说粮募兵的协战能力确实很差,明明后面已遭到了羯角骑兵的追杀,可前方的粮募兵,却仍然在一个劲地冲向魏军。

    见此,万夫长努哈尔大手一挥,使麾下的数千羯角骑兵分成十几支百余人的小队,尾衔掩杀。

    在这数千羯角骑兵的威胁下,后军的粮募兵,或有不少停止前进,调转方向抵挡羯角骑兵,但很遗憾的是,似这种各自为战的松散防御,根本防不住羯角骑兵,于是乎,当那些选择留下的粮募兵尽皆死在羯角骑兵的弯刀下后,更多的粮募兵选择了跟随大部队亡命般的奔跑,朝着前方的魏军冲锋。

    见此,万夫长努哈尔脸露出了轻蔑的神色。

    因为在他看来,这数万楚国的粮募兵,仿佛草原被他们放牧的羊群那般不具威胁,只懂得跟随群羊惶恐地乱窜。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羯角骑兵对这些粮募兵不屑一顾,但魏将李霖却不这样看待,毕竟他麾下的士卒,有三四万人都一拥而追击项娈的昭关军去了,只剩下万余人还呆在原地,在他的命令下,逐渐再次组成阵型。

    这一万余人,眼下需抵挡三万粮募兵的突击,要说毫无压力,这显然不切实际,毕竟这些魏卒是义勇兵,并非是经过严格操练的、战场经验丰富的精锐魏卒。

    “挡下他们!……举起尔等手的盾牌,挡下他们!”

    魏将李霖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片刻之际,三万粮募兵构成的洪流,一头撞入了万余的李霖军。

    李霖很是庆幸于他及时聚拢涣散的麾下士卒,促使他们组成了严密的阵型,否则,很有可能会被这股洪流冲散,冲得七零八落。

    不过话说回来,只要遏制了这些粮募兵的冲势,剩下的好办了,毕竟义勇兵当有着为数不少的游侠,纵使双方都是阵型混乱的局面,他麾下魏军亦能凭借着那些武力不俗的游侠,逐渐打出优势。

    更别说,他麾下的义勇兵一个个兵甲齐全,不像对面的粮募兵,绝大多数仅仅只有一把并不算锋利的武器。

    『……还、还行。』

    在仔细观察了几眼战场局势后,魏将李霖暗自松了口气。

    相较方才对阵项娈的昭关军,这三万粮募兵给予他的压力,显然要小得多,这让他终于有短暂的空暇回头看看,看看他麾下另外三四万义勇兵,此刻是否追了项娈军。

    然而回头一瞧,李霖眼便露出了几许惊喜、意外的神色,因为他所见的,项娈麾下的昭关军,此刻已被他魏军被包夹了。

    『那是梁侯的右翼军?』

    李霖睁大眼睛注视着,心下暗暗说道。

    正所谓错有错着,此前他麾下那三四万盲目追击项娈军的义勇兵,可谓是做出了在他看来最愚蠢的举动,但随着魏军的右翼军,也是梁侯赵安定麾下军队的出动,这个愚蠢举动立刻变成了妙举。

    只见此时的昭关军,在前被梁侯赵安定的数万军队挡住,于后又被他李霖的三四万义勇兵追杀,可谓是腹背受敌。

    更让李霖感到惊喜的是,前军军的周骥,此时亦派出了一万雒阳禁卫兵与三万义勇兵的组合兵团,命其向前推进,挡下了项末麾下斗廉、乜鱼二将的军队,甚至于,一边挡住这些楚兵,那一万雒阳禁卫军阵列的弩手们,还能抽暇利用弩具来压制在他们由右前方的项娈军,给后者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两面夹击,不,这简直是三面夹击啊!

    见此,李霖暗暗庆幸,庆幸于他糟糕的指挥并没有很大程度拖累魏军。

    不过事实,他根本无需这般惴惴不安,因为他魏国君主赵润,根本没有要责怪他的意思。

    在赵润看来,李霖做得已经足够出色。

    虽说最终仍然还是难以避免被项娈以及其麾下的昭关军突破,但这并不出,毕竟项娈乃是楚国数一数二的猛将,而起麾下昭关军,又是楚国数一数二的精锐,岂是李霖与他麾下的义勇兵能够力敌的?

    换商水军来接战还差不多。

    正因为如此,赵润早早准备好了李霖军被项娈军凿穿摆脱的准备,且在此基础,谋划着「围杀项娈军」的战术,在项娈率领孤军杀入他魏军阵列时,将其围杀,拔掉联军的一颗利牙。

    目前来说,局面还不坏,这不,项娈已逐渐深陷他魏军的包围。

    倘若项娈此刻还未察觉到危机,待等他魏军将其四面围定,那么,这位楚国的猛将必死无疑。

    万夫莫敌什么的,终究只能夸大的赞誉,再勇猛的猛将,也未必不可能被一名小小的弩手收了性命。

    『不过在此之前……』

    赵润站在战车眺望远方,想看看左翼前军的侯聃,此刻将兵线推进到了什么程度。

    对于项娈是否会意识到自己过于孤军深入,赵润并不是很担心,他担心的是联军的的前军主将项末,倘若项末看穿了他赵润的意图,见自己弟弟项娈率军过于深入,派遣更多的兵力投入战场,哪怕只是粮募兵,这亦无疑会给魏军围杀项娈一事增加不小的难度。

    因此这个时候,最好有人能吸引项末的主意,让项末无暇顾及他弟弟项娈这边。

    目前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左翼前军的侯聃。

    而与此同时,项末正眺望着场、左翼两处的战场暗暗摇头。

    倒不是他联军此刻已落入下风,只是战场的局势太混乱了,场这边还好,有斗廉、乜鱼在负责指挥,并且这边的楚国士卒,他们只需面对迎面而来的魏军——即一万雒阳禁卫与三万义勇兵组成的兵团,但是左翼(南)那边,局面却是非常混乱。

    李霖军、俞骥军、粮募兵、羯角骑兵,这大抵四支军队,此刻死死纠缠在一起,你有我,我有你,纵使项末也看不出,到底是哪方取得了暂时的优势。

    在他眯着眼睛聚精会神观瞧的时候,从旁有近卫提醒他道:“将军,魏军的左翼,靠近了。”

    经此提醒,项末这才想起魏方的侯聃军正在徐徐向己方逼近,立刻将目光转向了右翼战场。

    此时在右翼战场,侯聃率领的数万魏军已徐徐将兵线推过了场,笔直朝着联军右翼的卫国军队而去。

    只见在这支魏军的队伍,隐约可见许多的战车,似武罡车、连弩战车、龟甲车等等,不计其数,这让项末不得不提高警惕。

    毕竟似武罡车、连弩战车、龟甲车,随着魏国在这些年的对外战争,逐渐扬名于原,仿佛又回到了百年前魏国以战车威慑诸国的那个年代。

    远远眺望着侯聃军的逼近,项末心再次升起一种莫名的不安。

    『但愿卫、鲁两军能够挡住侯聃率领的魏军……』

    他心暗暗想道。

    而与此同时,魏将侯聃正跨坐在一匹战马,徐徐领着麾下的诸军向对面的卫军逼近。

    同时,他心下暗暗嘀咕。

    『真没想到,卫军与鲁军,竟有可能是我军的内应,这简直……不可思议。』

    记得方才在阵前乍听燕顺透露的这个惊天秘密后,侯聃满心惊喜。

    但是此时此刻,他心却有诸般的压力,毕竟,万一卫鲁两军并未向他魏国君主赵润判断的那般临阵倒戈,那到时候,他侯聃麾下的军队,必将遭到卫鲁两军的反噬,从而导致他魏军彻底输掉这场战事。

    虽然算因此输掉这场战争,其过错也不在他侯聃身,但他并不希望发生这种事。

    『但愿卫鲁两国果真如陛下所断言的那般临阵倒戈……似这般,联军的乐子可大了。』

    见己方军势即将逼近联军的阵列,侯聃深吸一口气,高声喝道:“加快步伐!准备应战!”

    随着他的命令,他麾下的魏军士卒加快了进兵速度。

    看到这一幕,联军前军的将领们皆下意识提高了警惕,因为这意味着,这支魏军即将对他们展开进攻,并且,从这支魏军所配备了无数战争兵器来说,这支魏军,应该是担任的主攻的任务。

    『卫军挡得住么?』

    不计其数的联军将领,皆将目光投向了卫国军队防守的右翼。

    然而在这时,变故发生,只见在魏军即将进入联军一箭之地时,魏将侯聃忽然扭过身,用手指下令道:“目标,敌军军,全军进攻!”

    这是侯聃在率军出阵后,首次明确表示进攻的对象。

    『联军的军?楚国军队?不是卫军?』

    在听到侯聃的命令后,其麾下将领们皆大感意外,毕竟一般情况来说,侧翼军队其实只是起到一个协战的用,辅佐军进攻敌军,基本不会出现直接进攻敌军军的现象,毕竟想想知道,军,显然是一支军队的主力所在,岂能是那么容易能击溃或者凿穿的?

    不过既然侯聃下达了这个命令,他麾下的将领们亦只能听命行事。

    只见在联军方那无数双眼睛那惊愕的注视下,侯聃与他麾下的魏军,在卫国军队的阵前打了个转,笔直朝着联军军的项末军杀了过去。

    『这是为何?』

    看到这一幕,联军前军主将项末亦是瞠目结舌。

    要知道在他看来,这支魏军的这个举动,那是极其愚蠢的,简直李霖军麾下那三四万盲目追击项娈军的魏卒还要愚蠢——你侯聃要袭击我军,早早能改变路线,何以等到快临近卫国军队的防区时,这才更改进攻目标?你这,岂不是给了卫军袭你侧翼的机会么?

    但是……

    『为何?那侯聃为何要这么做?』

    项末皱着眉头思忖着。

    他无法理解魏将侯聃为何会这么做,难道说那个侯聃其实对魏王赵润心存怨恨,企图亲手葬送掉魏国的大好局面?——说不通啊。

    “将军、将军。”

    见项末皱眉思忖,迟迟没有下令,一名近卫连忙提醒道:“将军,魏军杀过来了。”

    “不必惊慌。”

    项末镇定地说道:“传我令,命「侯榆」、「公羊简」二将率军前往阻挡,虽这支魏军有诸多战车,但我军兵多,其也未必能取得什么优势。……另外,再传令卫军的卫邵,命其率军出征,从侧翼截断这支魏军,配合项末麾下的兵将,对这支魏军展开两面夹击!”

    “遵命!”

    当即有传令兵前往下令。

    而与此同时,侯聃军的魏卒们,已对项末军发动了冲锋。

    冲在最前头的,无疑是推着武罡车的魏卒们,他们将一辆辆的武罡车并排,构成一道防线,笔直朝着项末军推进。

    而在这些武罡车之后,那是无数衣甲齐备的魏军士卒,只等着前方的武罡车推进至项末军前排士卒的面前,然后暴起突击,杀入楚军的阵列。

    但很遗憾,楚军并没有让这些魏军如愿,不多时,项末麾下的侯榆、公羊简二将,便率领无数粮募兵冲入了阵列,试图截下这些魏卒,免得这支魏军推进到他们楚军的阵前,搅乱阵型。

    由于有诸多的战车拖累了速度,侯聃军的冲锋速度本来不快,现如今又被侯榆、公羊简二将率领的楚军截下,这导致侯聃军的冲势,一下子遭到了遏制。

    一时间,数万楚军与数万魏军在联军的阵前杀成了一团。

    而此时在卫国军队的阵前,鲁国将领季武亦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连他,也看得出眼前这支魏军「弃卫军而袭路楚军」,这是一个极其愚蠢的决策。

    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卫国军队出阵展开攻势,攻击魏军的侧翼,侯聃军会受到楚卫两军的夹攻。

    当然,事实,算侯聃军进攻卫军,项末其实也会派出楚兵从侧翼袭击魏军,协助卫军,但是,两者有本质的区别:后者是魏军被动陷入腹背受敌的处境;而前者,可以说是魏军主动迎来的。

    仿佛,魏军彻底无视了卫国军队。

    不过眼下,鲁国将领季武无暇深思其的蹊跷,兴奋地说道:“快!卫邵将军快下令,此时贵军出击,袭击魏军侧翼,则这支魏军必败!……桓将军,我说得没错吧?”

    桓虎微微一笑,与卫邵对视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卫邵将军,季武将军命你立刻进兵呢。……我鲁国的军队,亦会有所行动,配合”

    “……”

    与桓虎对视了一眼,卫邵心微动,点点头说道:“那卫邵谨遵季武将军的指示……”说罢,他收起脸的笑容,挥手喝道:“传令下去:季武将领有令,命我军全军向左转向,协助魏军,进攻军楚军!重复一遍,协助魏军,进攻军楚军!”

    听了卫邵的前半句话,季武还感觉倍有面子,可待听完了卫邵的整句话后,他脸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只见他惊骇莫名地指着卫邵,骇然说道:“卫邵,你……你竟果真敢……”

    说到这里,他忽然意识自己的周围尽皆是卫国军队,心大为慌乱,下意识地退后两步,而在这时,一只手挡住了他的后背。

    季武下意识地扭转头,发现是桓虎伸手拦下了自己,未等细想便脱口说道:“桓虎,卫邵他背叛……背叛……”

    刚说到这,他注意了桓虎那脸的笑容。

    『怎么回事?桓虎他不应该立刻拔剑杀了卫邵才对么?』

    季武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一片混乱。

    而在这时,见桓虎一手搂住他的脖子,笑眯眯地说道:“季武将军说得哪里话,卫邵将军,他不是听从了您的指示才下令的么?”

    『……』

    看着桓虎脸的笑容,再看看卫邵脸的笑容,季武只感觉后背有一股凉意往涌。

    他艰难地说道:“你二人竟然……竟然是一伙的?”

    “不!”桓虎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是我们三人。”

    季武闻言又惊又怒,正要奋力挣扎,却见桓虎笑眯眯地说道:“别动,季武将军,您也不想死在桓某的剑下,对么?”

    一听这话,季武浑身一冷,顿时不敢再动弹,只是面色灰败地看着桓虎,咽了咽唾沫问道:“陈狩……他、他也是跟你们一伙的么?他亦背叛了联军,背叛了鲁国,是么?”

    “瞧你说得。”桓虎笑嘻嘻地说道:“那家伙,他从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魏人,何谈背叛不背叛的?”

    “……”

    季武面如死灰,嘴唇哆嗦,不能复言。

    而与此同时,鲁国将领陈狩亦注意到卫军「转向面朝路楚军」的异动。

    他当即会麾下曲阜军、薛城军下令道:“传令下去,季武将军有令,我国已私下与魏国达成协议,眼下,我军将倒戈魏军,对联军发起进攻!”

    “……”

    鲁国的兵将们面面相觑。

    『我鲁国与魏国达成了协议?从未听说过啊……』

    『不过既然是陈狩将军的命令,应该不会有错吧?』

    『季武将军信任陈狩将军,是故才会将指挥权交给后者。』

    于是乎,鲁国的兵将们再无丝毫的犹豫,纷纷调转方向,面朝楚国军队,连军的诸多机关弩、床弩等战争兵器,亦纷纷对准了楚国的军队。

    “放箭!”

    随着陈狩一声令下,鲁军的战争兵器,连同着鲁国的弩手们一同发威,将不计其数的弩矢,射向了项末军。

    可怜项末麾下的符离军与粮募兵们,根本没有料到卫鲁两军居然会同时倒戈相向,毫无防备,顿时死伤惨重。

    原本应该是楚卫两军夹击魏军的局面,一下子变成了魏、卫、鲁三军夹击楚军的局面。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