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救狗剩
    清舒走出屋,就看到如画的娘彭氏站在门口。

    看到彭氏面色有些不好看,清舒就知道有事,不过她面上并不显笑着道:“婶子,你来看我三婶呀?”

    彭氏笑得有些勉强:“清舒,你今日要回县城了吧?”

    “嗯,我现在就去坐船。”

    彭氏笑着道:“那你路上小心一些,我去看你三婶了。”

    清舒没立即走,而是在门口站着,她想知道彭氏过来做什么。

    没一会,就传来张氏的哭声:“嫂子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等我当家的回来,我就让他将锅碗都给你送回去。”

    彭氏道:“巧娘,你也别怪我,公爹发了话我也没办法。”

    “我知道,我知道嫂子也为难。”

    完,张氏哭得不行:“嫂子,我平日里也没对不起她,她怎么就这么狠心呢?我跟孩子他爹都被逼得搬出来了,她怎么还不放过我们。是不是一定要逼死我们,她才肯罢休……”

    不是承志跟老爷子吵架,一气之下搬出来的嘛!这会听着,好像不是这样的。

    彭氏听到这话不对,问道:“谁逼你们搬出来呀?”

    张氏哭着道:“还不是我那好二嫂,这些年……”

    听到张氏这一声声的哭诉,清舒面露笑容。还好,性子是软了点但却知道反抗。

    张氏性子再软,可她也是一个妻子一个母亲。如今被逼出家门也就算了,竟还不许其他人帮衬他们。要再不反抗林承志被指责为不孝,那他们一家人真就没活路。为了丈夫跟孩子,她也不能再保持沉默了。

    走了没一会,清舒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叫骂声:“打死你这个扫把星、打死……”

    往前走了一小段距离,清舒就看见一群小孩朝狗剩身上扔石子树枝跟泥巴。

    看到狗剩脸上、身上全都是烂泥巴,清舒气的不行:“不许再欺负他。”

    为首的,是一个穿着水红色棉布衣裳的小姑娘她见清舒阻拦叫嚷道:“你少管闲事,要不然连你一块打。”

    娇杏不干了:“你们若是敢动手打我家姑娘,我饶不了你们。”

    清舒看向那小姑娘,道:“我这衣裳好几两银子,你们要弄脏了赔得起吗?”

    那小姑娘见过好东西,看着清舒穿着的水蓝色杭绸衣裙就知道她的不是假话:“哼,我们走。”

    其中一个小男孩不甘心,道:“桃桃姐,我们就这么走了?”

    那叫桃桃的闻言没好气地道:“她那衣裙值好几两银子,弄脏了你赔?就是想赔你赔得起吗?”

    她家倒是赔得起,可真闹到赔钱这地步,哪怕祖母再疼她也免不了一顿胖揍。

    清舒看着狗剩狼狈不堪的样子,道:“你怎么这么傻,他们打你不会躲不会跑吗?”

    狗剩摇头道:“不疼。”

    清舒问道:“你怎么跑村里来了?”

    狗剩看着清舒笑:“我见你来,也就跟着来了。”

    他知道清舒今日要回县城,所以早早就在林家等候了。见清舒去村里,他也一路尾随。哪想到正巧就被桃桃一帮小孩看到。

    村里人不待见狗剩,这些孩子也很讨厌他,每次看见他就会打他。

    “你……”清舒觉得喉咙像被什么塞住,什么话都不出来。

    娇杏听了狗剩的许多事,虽觉得可怜,可她也怕清舒跟他接触会倒霉。

    见清舒与他话,娇杏催促道:“姑娘,我们走吧!若不然,就没船了。”

    清舒很快平复了心情:“你快回去吧!要不然我们走了,你又得被打了。”

    狗剩道:“我送你去码头,等你走了我再回去。”

    清舒知道这孩子倔强,也不反对。

    不过等走的时候,见他走路一瘸一瘸的,清舒面色微变:“你的腿怎么样了?”

    狗剩笑着摇头道:“没什么,不过是昨日在山上摔了一跤。”

    清舒没继续追问,而是朝着娇杏道:“娇杏,你扶下狗剩。”

    娇杏满心不愿,可清舒的吩咐她也不敢违抗了。作为丫鬟别只是让扶个小脏鬼,就是上刀山下火海那也得去做。

    走出村口,清舒停下看向狗剩:“跟我实话,你这腿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狗剩还是摔的,清舒生气了:“你若是不实话,我以后再不理你了。”

    狗剩怕清舒真不理他,只得道:“昨日狗蛋看到我手里有月饼,他要吃我没给。那女人我做贼偷东西,打了我一顿还抢走了我的两个月饼。”

    看着瘦得就剩一把骨头的狗剩,清舒心里很难受。

    就狗剩这名声方圆几十里也没人敢收养他,而他现在这模样拐子也看不上的。她上辈子之所以没听人提起狗剩,十有八九是在她记事前这孩子就死了。

    见清舒很难受,狗剩道:“你别担心,我不疼的。”

    清舒看了下四周,,然后压低声音道:“狗剩,你愿意离开这里吗?”

    狗剩听了这话有些茫然,道:“离开这里?离开这那我能去哪里?”

    清舒道:“离开这里到一个新的地方去,那里不会有人骂你扫把星也不会有人打你,还能让你吃饱穿暖。”

    狗剩睁大眼睛不相信地问道:“真的吗?到了一个新地方我就不用饿肚子吗?”

    不会被骂打都没吃饱肚子吸引他。

    清舒环顾了下四周,见没人就支开了娇杏。她指着不远处一颗槐树与狗剩道:“这两日我会让人来接你,你这两日哪也不要去就在槐树下等。”

    虽然狗剩这惨兮兮的模样不会有人打主意,但还是怕有万一。

    想了下,清舒摘了一个银耳环递给他道:“若是有人拿与这个一样的东西来,你就跟他走。若没有你别搭理他,记住了吗?”

    狗剩接了耳环点头道:“记我住了。”

    清舒道:“这事你谁都不要告诉,记住,任何人都不要。”

    狗剩点头道:“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我谁都不会的。”

    在清舒的坚持下狗剩没送她到码头,而是转身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