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英雄少女大召唤 > 正文 第五十章 落幕
    含着怒气的咆哮声,片刻之间,贯穿全场,令得整个广场之上的众人,在这一刻都有着片刻的晃神。

    偌大的广场,除了宁不负那气急败坏的咆哮之声外,此刻再也没有谁出声谈论。

    这一刻,全场肃然。

    安静的广场,沉闷而诡异。

    时间过了片刻之后,广场之上,终于有人出声;出声之人,便是高台之上,最先回神的一干老者。

    “喂,我刚刚没看花眼,是吗?”

    “好像是没错……”

    有些无意识地着话,一些个老头子皆是兀自咽了一口唾沫,眼神愣愣地注视着场中那渐渐弥散的一蓬青烟。旋即,彼此面面相觑了起来。

    随着高台之上的几道声音先后响起,下一刻,广场之上,成片的倒抽冷气之声,不绝于耳。

    震惊。

    刚刚那最后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很多人甚至都没能看清,纵观全场,只有极少数的学员还有导师能从刚刚那氤氲寒光之中看清当时的情形,但是,在场却没有一个人是傻瓜,看不清情形,却丝毫不妨碍众人的猜测。

    而此刻,众人看着宁不负那架着小红影手中的寒镰的长剑,还有那三人周围渐渐消散的青烟,所有人心中的答案呼之欲出……

    刚刚两人的攻击,是被宁不负一人挡下!

    “这家伙,是怪物吗?”有人艰难地道。

    这人,是如今站在离比武台最近的几名学员中的一个……

    今的比武,宁不负给他们的意外太多了。

    扪心自问,正当小丽丽和白雨彼此施展出最后一击的一刹,双方各自释放出的凛冽的寒芒和令人心悸的诡异能量,就连站在这最前排的几位学员,这些学员中实力顶尖的佼佼者,在那一刻都不禁从心底生出一丝丝的惧意。

    那样的攻击,就连导师薛青谦都束手无策,众人别上前阻止了,能不做到后退、唯恐避之不及就已经不错了。

    而宁不负,居然接下了!

    而且,虚空之中,那多出了一道青影又是怎么回事?居然帮助宁不负一起架住小丽丽的镰刀……

    有攻击力的镜像!

    “今年的学院大比,貌似是杀出了一匹至强黑马啊……”这一刻,除了萧剑挺外,站在这离比武台最近的五名学员,各自的内心中,都升起了这么一股心思,十道目光正一瞬不瞬盯着场中的青衫少年,彼此的神情凝重到了极致。

    “唉!这小家伙……”此刻那沉寂的高台之上,一名身着暗红色长衫的老者身影在这会儿身影也变得清晰了起来,只不过,才刚刚站稳身形,老人家却是顾不上拭掉额头上的虚汗,而是急急忙忙地将目光转向场中,遥望着场中的一袭青影,老人这一刻的目光中,也是布满了震惊之色。

    刚刚,从高台之处消失的人影,正是二长老火云麟。

    一想起刚刚惊险的一幕,火云麟这位年过半百的老头子此刻心跳也是有些后知后觉地加快了不少。

    后怕!

    上一刻,火云麟真担心自己赶不上。两位小姑娘的攻击都太近了,这样的距离,只要有一方稍稍铁了心要击中对方,那最轻的后果就是两败俱伤,而且那白雨的精神魔法更是不好处理,一个不仔细,不定当场就会出现死伤!

    而宁不负,竟然先自己一步赶上了,还独自接下了两者的最强攻击!

    而且,看如今宁不负的样子,居然神色如常,一点也没受伤的样子……

    到底是谁这么有本事,教出来这么一小怪物?这一刻,心中念头急闪的火云麟,看着场中的少年,眼神逐渐由震惊转为了沉思,末了,似乎还有一抹炽热的意味在其中……

    嘿嘿,小子,有机会,老夫也找你讨教讨教!

    当然,毫发无损地接下了两人的攻击是真,而是否神色如常,恐怕,也只有问宁不负本人了。

    场中,毫不知情自己已经被某个糟老头子暗暗盯上的宁不负,在一声气急败坏地咆哮之后,却是一边大喘气,一边不悦地看着眼前的小红影,毫不掩饰眼中的责怪之意。

    刚刚那一刻,宁不负是真被吓得!

    要不是自己早有戒备,乃至最后真的幸运地用本尊挡住了小丽丽的攻击、用镜像去承受白雨的魔法,这一刻,两位小姑娘还能不能完整地站在比武台上,恐怕只有老爷才能得知。

    想到这,场中的宁不负不由得怒气哼哧了起来,要不是如今大庭广众,怕影响不好,宁不负恨不得将眼前的小姑娘当场抓起来狠揍屁股蛋儿!

    被宁不负这样直勾勾地盯着,小丽丽有些心虚了起来,脸上一阵不自然的红晕升起的同时,却是呐呐地低垂着头,不敢对上宁不负那眼中带着一丝丝严厉之色的眼神。

    用着刀柄搁着自己的大腿外侧好一阵小摩擦;细小的动作,持续了好半晌之后,小姑娘才轻轻抬头瞥了一眼宁不负,复又快速地垂了下去,片刻之后,这才从青丝下方传出了小姑娘那期期艾艾的声音。“刚刚,我只是想把武器架到她脖子上,没,没想真砍……”

    宁不负一滞,片刻后,少年内心微微苦笑了起来。

    这傻姑娘,自己可不是为这个原因生气……

    罢了,这个小姑娘,终究也是不愿输掉比武,才如此不顾自身安危的,自己还能什么?想到这,宁不负却也实在是无法出什么重话来,目光最后在小姑娘身上再次上下扫了一眼,旋即,轻轻转移了视线。

    对于宁不负来,对面的小姑娘,才是最棘手的,一想起刚刚那令人心悸的灰色能量球,宁不负就好一阵后怕。幸好,自己拿着镜像去挡住了她的魔法,也不知,那魔法有什么作用,该不会被打中,就死了吧……

    如此骇然的想着,宁不负将视线投注而去,然而,仅仅只是视线偏移少许,少年方才目及对面小姑娘的身影,目光便立时一凝,再次选择了缄口。

    汗水!此刻,对面的小姑娘满头都是细汗,肉眼可见的层层米珠自小姑娘的额头上渗出,立时便浸湿了白雨小姑娘的面纱顶端,细嫩的颈脖上,一小片晶莹也正在缓缓生成……

    而小姑娘的身体,也在这一刻似是无法站稳一般,微微有些摇晃了起来。

    看着如今小姑娘的样子,宁不负明白,这一场比武,终于结束了。

    小姑娘如今的状态,很多人一眼就能看明白,这小姑娘,八成是精神力耗尽了。

    “不容易啊!这小子!”台下,萧剑挺在这一刻兴奋地挥了挥拳头,满眼的喜色。

    只不过,萧剑挺的兴奋劲儿还没持续片刻,便被身边的女子无情地扼住……

    “他打赢了我妹妹,你高兴什么?”冷冷地瞪了一眼萧剑挺,冰冷的眼神,一瞬间令得萧剑挺像是被人被其掐住脖子一般,无法大力呼气。

    “呃!”发觉自己好像是做错了什么,萧剑挺这一刻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没有,没有,这结果实在令人太遗憾了……”

    “呸!德性!”轻轻啜了一口,白冰旋即再也不理会萧剑挺,目光旋即转到台上,片刻后,却又无奈地摇了摇头,满脸的复杂之意。

    看来,刚刚那一击,估计可以算是小姑娘拼命施为了,一场比武而已,用得着这么拼吗?宁不负心中沉叹道。看着如今小姑娘满身大汗,紧皱着眉头的样子,宁不负内心也有些微微不忍了起来。

    心神耗尽这种滋味,自己穿越的第一就尝过:那种头脑强烈的晕眩的感觉,犹如几几夜没睡一般急欲令人抓狂难受,此刻对面的小姑娘却能维持站立的姿势,已经很了不起了,自己当初可是躺了好些会儿。

    “我那魔法,击中人了,只会让人沉睡半个月而已……”

    轻轻摇晃着长袖,小姑娘努力地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明眸盯着宁不负,片刻之后,才在已经快被浸湿了一半的面纱后方传出了这么一句话。

    话音落下,小姑娘当即眉头一松,旋即整个人毫无一丝力气般向后倒去……

    “哎!”宁不负一惊。

    “让我来吧。”正当少年这一刻轻轻探出了手,内心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扶称一下的时候,一道婉约的声音在场中突兀响起,小姑娘身后的空间却是猛地一阵扭曲,光影迷离间,小姑娘的身后,却是多了一道全身裹在白袍之内、连着兜帽,看不道面貌的女子身影。

    女子的身影刚一出现,便及时扶住了小姑娘将欲后脑着地的无骨身子。

    比武台上突现的女子,令得全场人不由楞了一下。女子的出场方式有点诡异和突然,若不是那周围有一丝微弱的波动还未淡去,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那女子原本就在那儿。

    这是……地系高级移动魔法!“大地幻身!”,这白袍女子,最少是魔导师!宁不负心中暗道。随着心中念头的电闪,少年心底深处一抹警惕也是迅速升起,不由得在这一刻下意识握紧了自己手中的长剑。

    台上的白袍女子,此刻没得露出半点气势,给人感觉,就如一个普通的小法师,但是这一刻,全场却诡异地没有任何人出声询问其身份。

    因为就凭着这一手神乎其技的“大地幻身”,女子的身份不言而喻,极有可能是小姑娘白雨的老师!

    场中的白色身影,不用,便是水月霓。

    对于几乎所有人来,此刻眼前的女子在其眼中,只是一个素未谋面的高人,还并未令众人感觉有什么特殊,但是,在宁不负余光看不见的角度,身后的小姑娘丽丽却是在女子出现的一瞬间便瞪大了自己的一双清眸,目光始终不离对面女子,眼中的警惕之色,前所未有。

    好强,非常强!有些骇然地盯着突然出现的白袍女子,小丽丽这时候的心跳频率顿时有些不争气地加快了起来。

    感知敏锐的小姑娘,此刻仿佛有种感觉:对面的女子,深不可测!

    这个世界的人,原来还有这样的强者……

    这一刻,小丽丽的心中的紧迫感前所未有;自己如果不快点提升实力,可能以后都帮不了哥哥。

    ……

    “你是?这小姑娘的导师吗?”场中,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出于礼貌当先出口问道。

    “咯咯!小弟弟,你猜!”似是知道宁不负二人心中的顾忌,白色兜帽之下,不由得传出了一丝风风韵韵的轻笑。旋即,也不理会宁不负一脸的黑线,水月霓低了下头,对着白雨轻轻道:“丫头,睡吧!醒了我们再。”

    “嗯!”细入蚊丝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小姑娘却是悄悄地看了能不负一眼,旋即微微侧了侧头,将自己的小脸庞埋入了女子身前的伟大之中……

    “刚刚,他要扶我……”最后一瞬,白雨的脑中悄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旋即,所有的意识,渐渐隐入了黑暗之中。

    “唉!傻丫头!”看着小姑娘意识弥留之际的最后一眼还不忘瞧一眼对面的少年,水月霓此刻的内心不由一阵复杂,不由得定定地看着对面的宁不负,良久之后,兜帽之下,不由得轻轻传出了一声叹息,旋即,女子便轻轻抬手,从衣袖之中,缓缓伸出了一根手指,遥遥指着怀中小姑娘的头顶。

    “净灵雨露!”

    随着女子口中淡淡的话语吐出,周围空气猛地一阵震荡,空间中的水系元素,不由得纷纷汇聚到水月霓的手中,待得女子手中的冰蓝色光点越来越多的时候,以至于光芒甚至有些刺眼了,女子方才曲指轻弹,盘旋在小姑娘头顶的一颗颗冰蓝色的晶珠便自白雨的头顶之处缓缓进入了白雨的身体当中。

    在众人无法看见的角度,小姑娘此刻在睡梦之中,嘴角也不由渐渐勾起一抹安详的弧度,额间那一抹苍白的色泽正急速地褪去。

    自然,即使无法看清全部,前一刻水月霓那周身隐隐传出的温润波动还有那指尖汇聚出的冰蓝色元素,也令得对面一直目不转睛盯视的宁不负这一刻内心翻江倒海!

    “大地幻身”、“净灵雨露!”,这女人,居然接连在宁不负面前使用了水、土两种系别的高级魔法!

    这女人,到底是谁?宁不负心中微微震惊。

    只是,这一刻,没有人能回答宁不负的问题。没有更多的话,女子的到来,仿佛只是为了带小姑娘白雨离开,轻轻抱起小姑娘的身子,沉寂片刻之后,场中两人的身影便赫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转淡;乃是白袍女子故技重施,施展“大地幻身”远去。

    然而,正当水月霓和白雨的身影消失在比武场中的一刻,高台之上、场外的暗处,数名老者,耳中皆是飘着这么一声轻喃……

    “之后的比武,让这小子轮空吧!他有这个资格!”

    一群老者愕然,目光皆是震惊地看着场中的少年,各自张口欲言,可却吐不出半个音节。

    ……

    终于结束了……场中,少年快速地眨了几下眼,挺拔的身影,却也在女子身影消失的这一刻微微有些摇晃了起来。

    要支撑不住了么?原来体内的能量用尽,是这种感觉。这一刻,场中的少年微微低头看了看自己颤抖的手,心中暗道。

    这一场比武,宁不负是真的尽全力了;尽情地挥霍着全身的真气、斗气,如今比武结束,宁不负体内的能量也告罄,经脉血液中反常空荡的感觉,如同饥饿了许久的人一般,这一刻,宁不负全身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栗了起来。

    先是小腿,而后是双手,最后蔓延到全身,此刻心神一松的宁不负,顿时感觉到浑身各处的筋骨肌肉都开始“造反”了起来,浑身上下,相继传来了阵阵酥软无力的感觉……。

    不过,这种情况,仅仅只是持续了一小片刻,下一个晃眼,宁不负便感到一股暖流从手臂上传来,一瞬间,暖洋洋的感觉,由着手臂直入其周身百骸,令其如同抽了一般舒适,不由得让少年轻轻闷哼出声。

    偏头一看,小丽丽如今正站在自己的身边,一双小手儿如今正扶称着自己的臂膀……

    感激地看了一眼小姑娘,宁不负微微一笑,道:“回去吧。”

    在满场的崇拜与感叹的目光中,被搀扶的宁不负,和小丽丽两人一起缓缓走下已经破损得有些不像样的台阶,当先离开众人而去。

    “这小子,真不得了啊!”直到这一刻,高台之上才有老者忍不住出口感叹道。

    “是啊,居然能得水月贤者如此肯定!?”

    “想不到,这宁不负原来往日都是装得,可为何现在却……”这时候,有一位老者摇了摇头道。只不过,这话才出口一半,这位老者,便突然发觉众人的眼光有异,连忙止住……

    众人沉默。

    这话题,涉及地有些深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半晌的沉寂后,众人的中央处,二长老火云麟却是“呵呵”一笑,毫不在意众人眼中的惊异,眼神揶揄地缓缓扫了众人一眼,方才缓缓开口道:“你们,贤者大人为什么会突然让她的学生和宁不负比试?”

    众人傻眼,没人想到这茬子的原由。

    轻轻咳了一下,这一刻,火云麟的身上,重新恢复了往日的老流氓样儿,一手指着众人,一副颐气指使的派头,“师者未比,徒弟先斗,不定,人家背后的人物,有着这么一层意思……”。

    斜眼看了看此刻脸色难看的三长老苏启一眼,火云麟搓了搓下巴,继续提醒众人道:“你们难道忘记了,他是一名位召唤师啊!”

    闻言,众位老者顿时将目光转向了远处被小丽丽搀扶着蹒跚而去的一袭青影,眼中的瞳孔急速放大……

    位召唤师!

    宁不负的身后,极有可能站着一位神秘的超级强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