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超凡贵族 > 正文 第406章 自作主张
    香叶镇位于多铎王国的东南边陲,这里群山环绕,森林密布,耕地较为稀少,自然资源却相当富饶,盛产优质亚麻、香藤果、铁矿、蓝宝石,还有山林中药草、木料和皮革。

    汉尼西家族凭借领地中的资源积攒了可观的财富,汉尼西男爵将香叶镇建设成了一座可容纳3万多人的小城。

    每年风之季的时候,大批流民涌入汉尼西领,接受男爵的雇佣,从事抢收香藤果的工作。等到了寒冷的水之季,香叶镇粮食匮乏,挣了钱的流民又返回到大领主德韦米克侯爵的登石城过冬。

    现在是风之季的二月末,气逐渐转冷,香叶镇外的流民棚户区早已住满了人。那些没有居所的流民要么抢夺别人的棚屋,要么放弃这里采收工作,赶紧到其他领地谋生。

    保住棚屋等于保住饭碗。棚户区的流民团伙按照各自的区域结成大大小小的同盟,在同伴外出工作的时候,留守的人负责看守。

    “啊…啊…饶了我,看在至高主的份上…饶了我…”

    一个身穿破旧毡衣的半大少年跪在棚户区的烂泥地上痛哭流涕,他的胳膊被一双修长匀称的手反剪在背后,肩关节传来的剧痛让他动弹不得。

    施暴者是一位身材挺拔,体型瘦削的男人,脸上的三道恐怖疤痕让他看起来凄厉如鬼,他的眼神冷酷无情,仿佛随时都会拧断少年的肩膀。

    残疾对于流民少年来,是难以承受的伤害。他大声哀求,男人却不为所动,周围的人只是在看热闹,能帮他的人全躺在地上。

    “这群白痴居然敢抢鬼面的地盘。”

    “鬼面老大给这小子一个厉害看看!”

    “打碎他的肩膀!不要手下留情!”

    围观者都是看守棚屋的流民,他们无一例外的用恫吓展示自己的残忍和强大,以此警告那些企图抢夺居所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冷冷地问道。

    “木桶……我叫木桶。”少年忍着疼痛,努力挤出讨好的笑容,对着烂泥地。

    “好,你以后跟我。”男人松开手,先用锋利如剑的眼神让周围的人闭嘴,又喝道:“都给我滚!”

    少年愕然地看着一个个昏迷不醒的同伙从地上爬起来,带着满身污泥,一瘸一拐地挤开围观的人群。

    “哈哈,小子,你太嫩了!”

    “被鬼面老大收留了,真是个好运的小子。”

    围观者哄堂大笑,这一次却显出了友善。

    毡衣少年想起自己刚刚拿柴刀和鬼面拼命的样子,顿时又羞又恼,朝曾经的同伴猛吐口水,却引来围观者更大声的嘲笑。

    “木桶,这边六个棚屋都是我们的。如果有人来挑事,你就叫我。”男人吩咐了少年一句,径直走进最大的棚屋。

    流民棚屋构造简单,注重防雨和保暖,采光条件却很差。些许阳光从泥巴墙上通气空射入屋内,勾勒出一个朦胧的人影。他见到男人关上木门,便轻笑道:“鬼面,这次干得不错。经验丰富的流民不会轻易把人打死打残,那样只会给自己惹来麻烦。看来你已经学会了恐吓与收买。”

    男人沉默片刻,涩声道:“我叫陶德。”

    “陶德?呵呵……鬼面,你的绰号比你名字威风。这非常好。你看有谁叫我费奇?我也想有个响亮的绰号,让人一听就吓得尿裤子,可大家都喊我‘嘿’‘喂’‘伙计’‘杂碎’‘胖老鼠’……我知道你有实力,有背景,但你现在是个流民,将来是个黑帮打手…嗯,也许是个黑帮老大。”费奇走到陶德面前,搂着他的肩膀,亲热地道:“鬼面,我这都是为你好。”

    鬼面正是见习骑士陶德。

    三个多月前,他奉兰德尔子爵的命令,与42名兰德尔家族的精锐士兵化妆成流民,连夜赶往野柳城,并在当地黑帮的掩护下,见到了引路人费奇。

    费奇20多岁,中等个头,容貌普普通通,属于丢到人堆里就找不到的类型,但他见人就笑,话讨喜,三言两语就能和陌生人搭上关系。他带着陶德一路辗转,历时两个多月便进入了多铎王国境内。

    兰德尔家族的士兵化整为零,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最后,陶德的身边只剩三名手下,罗恩、马修和杰米。其中,罗恩的实力最为强大,甚至比一般的见习骑士还要厉害。而马修和杰米也都是身手不凡,百发百中的神箭手。

    他们跟着费奇混进香叶镇,并成功加入了一个流民团伙。

    在费奇的巧妙安排下,罗恩三人与流民外出采集香藤果,他和陶德负责保卫棚屋。

    罗恩采了一个月的香藤果,陶德看了一个月的棚屋。今,他的耐心终于被耗光了。

    “费奇,自从到了香叶镇以后,你特别地老实,待在棚屋里,能不露头就不露头。”陶德拍开肩膀上的胳膊,笑眯眯地问道:“为什么?”

    “鬼面伙计,我们是来做大事的。我得为我们的小命负责……该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费奇嬉皮笑脸,声音却放的极低。

    “话得漂亮,就是没一句真话……偏偏我不准备把自己小命交给一个下等人!”陶德猛地叉住费奇脖子,将他按在桌子上,又夺下袭向腰腹的匕首,顶住费奇的耳后根,戏谑道:“匕首耍得比嘴皮子好,看来你是个行家…听从这个位置刺下去,人不会感到痛苦……是不是的,杀手先生?”

    陶德徒手就能杀死费奇,他选择匕首便暴露了恐吓的意图。但费奇牢牢记得巴罗尔的教导:当别人用刀子顶着你的时候,千万不要怀疑他的决心和鲁莽!

    他果断道:“嘿!陶德老爷,您赢了!”

    陶德松开手:“小子,你很聪明。我喜欢和聪明人对话,但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

    “鬼面老爷,您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我能告诉你的一定告诉你。可如果您杀了我,我认为您也活不了。”费奇揉了揉脖子,笑嘻嘻地道。

    陶德缓慢地将匕首刺入桌面,直至没柄,冷淡地:“下等人,你把自己看的太高,又严重低估了我。”

    费奇看着匕首完全刺穿实木桌子,目瞪口呆地道:“陶德大人,您可真厉害!”

    哼!老子是见习骑士,还是兰德尔主人用几万金索尔堆出来的资深见习骑士……陶德冷酷一笑,却又听到费奇:“嗯,我们有一些伙计也能做到。”

    陶德的表情顿时一僵,他的这点实力比罗恩高出有限,而罗恩这样的秘法战士,兰德尔家族至少有几十个。

    这也是陶德焦躁不安的原因。

    陶德相信兰德尔子爵耗费珍贵药剂提升他的血脉和实力,就不会轻易牺牲他。同时,他也清楚,在大贵族的心目中,资深见习骑士没有多高的地位,尤其兰德尔子爵掌握着黄金药剂,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制造许多资深见习骑士。

    所以,他今后的地位取决于他的表现,而这次任务显然有很大的风险,如果出了差错,兰德尔子爵肯定要撇清关系,他的牺牲将顺理成章。

    无论是为了赢得兰德尔子爵的赏识,还是为了自身的小命,陶德都必须从费奇的口中得到相关的情报,而不是任由一个低贱的平民摆布。

    陶德突然问道:“费奇,你为谁效力?”

    费奇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的呆滞。陶德见状后讥笑道:“看来你是个没有主人的野狗,我随时都能杀你,不是吗?”

    主从关系构成封臣制的基石。王都贵族以“国王的狗”自居,并洋洋得意。领主称年迈的封臣为“老狗”以示对忠诚的褒奖和不离不弃的亲热。无主的野狗则完全是个贬义词,没有主人意味着没有身份,可任人打杀。

    费奇看陶德的眼神终于变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陶德老爷,你知道?”

    陶德傲然道:“主人亲自交待任务给我。但我的主人不是你的主人!你现在还没这个资格。”

    费奇肃然起敬,他追随巴罗尔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那个贵族效力。

    陶德趁热打铁,摇头道:“主人派我过来,那是因为我了解贵族,更了解流民。你的花言巧语和小把戏对我没用!”他又和缓地:“看的出来,你到了香叶镇就很紧张……好好配合我完成任务,我尽力保证你的安全,还会在主人面前引荐你。”

    “陶德老爷,我知道的也不多……”费奇使劲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做出兴奋又惶恐的模样。他得先从陶德的手中活命。

    “我要见影子。”陶德拉过一张板凳坐下,并提出要求。

    “我真不知道他在那,我们现在都是单线联系……”

    陶德沉吟片刻,抬头问道:“我的主人让我听从影子的安排......你的任务又是什么?”

    “影子叫我把你们接过来,训练你们融入流民,再设法混进登石城的黑帮,然后我就可以脱身了。”费奇老老实实地道。

    “影子是谁?”

    “我的养父巴罗尔。名字只是个称号,他还精通化妆,就算他站在我们的面前,我也不一定能认出他。”费奇摇头道。

    陶德揉了揉额角,沉声问道:“你知道的事情。比如,你为什么这么害怕!”

    “事情有点复杂……”

    费奇整理了一下思路,缓缓道:“我们的对手是假面兄弟会……假面兄弟会为南风商团工作,他们渗透登石城的盗贼工会,打击雄鹿商团的自由民商贩。而雄鹿商团是我们的雇主……至少,我们明面上为雄鹿服务。”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取得了一些进展。雄鹿商团的自由民商贩联合当地恶棍帮我们打进了登石城,假面兄弟会在登石城的势力节节败退。可谁也没想到,这是他们布下的陷阱......等雄鹿商团的眼线都暴露出来以后,假面兄弟会的杀手把他们都干掉了。”费奇沮丧地道:“我们失去了登石城的内应和帮手,变成了瞎子和聋子,只能退回香叶镇。可假面兄弟会不依不饶,也跟了过来,还刺杀了香叶镇的鬣狗头子皮特……他是我们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暗子。”

    陶德冷笑道:“巴罗尔就这点本事?他看不到假面的陷阱吗?枉费主人如此信任他!”

    “话也不能这么……我们能用的人手太少。虽然大老板不停地派高手过来,可你也知道,他们的脑子不太好使……正面作战,假面被他们杀的很惨……街头打闷棍就不行了。假面的人一眼就看穿他们的伪装,普通的恶棍都能从背后干掉他们。”费奇唏嘘道:“假面清洗雄鹿商团的势力之前,先设局让我们的人杀了一个治安士兵,治安官老爷带领军队把我们在登石城的老巢给端了……死了好多伙计。”

    “当然,也有好消息。”费奇自嘲地道:“雄鹿商团的管事再也不敢胡乱插手,他们现在全靠我们。”

    陶德思索了一下,问道:“香叶镇是什么情况?”

    “我们的人很难混进登石城的黑帮组织,根本找不到假面的老巢。假面却经常派强手刺杀香叶镇的恶棍。当然,我们也派人刺杀登石城的恶棍……双方就这么僵持着。”

    “巴罗尔派出去的人都有去无回,你也不敢在香叶镇露头?”陶德冷冷地接口问道。

    费奇颓然无语,算是默认陶德的看法。

    “假面的强手厉不厉害?”陶德又问道。

    “最厉害的和罗恩差不多,可能稍强一些。”费奇想了想,又补充道:“他们的人数没我们多。”

    陶德点点头,继续问道:“除了香叶镇,你们还有别的落脚点吗?”

    费奇惊讶地看了对方一眼,颌首道:“香叶镇北边的马掌镇和卡西镇都在我们的手里……”

    “狂妄!”陶德不屑地道:“是在领主的手中,一直如此!”

    “表面上看有四股势力,假面兄弟会、南风商团、雄鹿商团和我们......其实还是四股势力,南风、雄鹿、登石城的大领主和下面的小领主。黑帮只为领主效力,没有汉尼西男爵的支持,你们能在香叶镇站稳脚跟?没有德韦米克家族的首肯,假面能在登石城立足?南风和雄鹿在斗,多铎的小领主与大领主同样在斗。他们斗争的原因很简单,南风抢夺雄鹿的生意,而登石城挡了小领主的财路!所以香叶镇、马掌镇和卡西镇才会配合雄鹿,抵制登石城的渗透。”

    费奇惭愧地笑道:“您得这些我不懂,但我们不是雄鹿商团的人……”

    “你怎么知道雄鹿商团不是主人的人?”陶德打断他的话语,反问道。

    “啊?!”

    “我的主人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你对贵族更是一无所知。”陶德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道:“假面的人藏在暗中,但瞒不过登石城盗贼工会的眼线。我猜巴罗尔想派人混进盗贼工会,找到假面的老巢。可有实力的人没有恶棍的头脑,有头脑的人没有自保的实力。于是,主人让我过来配合巴罗尔。”

    陶德站起身,一把楸住费奇的衣领,盯着他的眼睛道:“这场斗争胜败在于领主,而不在于我们和假面兄弟会。如果领主们认为有必要,下面的人就会一直斗下去,直到领主们达成默契为止。问题是,你能活到那一吗?”

    “我…我不知道……”费奇手足无措地道。

    “我的主人相信巴罗尔的忠诚,可他的能力不值得主人重视!”陶德松开满头冷汗的费奇,淡淡地:“找出假面的人,再杀光他们不足以平息这场争斗,但可以增加主人谈判的筹码。可假面兄弟会占据地利,耳目众多,如果按照巴罗尔的方法,从底层混进去,有多少人也不够他们杀的。”

    “我不会听从巴罗尔的指令!我要单干,你以后就跟着我,听明白了吗?”陶德居高临下地。

    费奇看到那双冷酷地眼睛,丝毫不怀疑对方的杀意,他恭顺地:“如您所愿,大人。”

    “你称我大人没有错,我的确是个骑士。”陶德笑着拍了拍费奇的肩膀,“我会按照贵族的方法找出假面。”

    “大人,您需要小的做什么?”费奇谄媚地问道。

    “给我准备400金索尔,我先去教堂弄一份血脉文书。”陶德停顿了一下,又笑道:“我曾经来过登石城,我有一个熟人在为德韦米克侯爵效力,他肯定乐意把一位野骑士介绍给登石城的治安官。”

    “巴罗尔老爷那边怎么办?”费奇惴惴不安地问道。

    陶德轻蔑地道:“老鼠就应该待在老鼠洞里,你的任务就是帮我联络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