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漫游诸天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 太阳圣皇
    向夏阳发出攻击的,表面上却是一个明眸皓齿的小童子,只是好似玉塑的面貌下隐藏着深深的狠毒张狂,一只手臂上隐隐显露了几分鳞甲,实则并非人类,乃是妖魔一流。

    不过夏阳又岂会看不穿他的本来面目,眼中金光一闪,这条青色野蛟龙所化的童子便直接灰飞烟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仙土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看够了么?”下一刻,夏阳却是冷哼了一声:“你们是自己出来,还是要本座请你们出来?”

    随着他这一声轻哼,整片仙土的无数阵法顿时告破,云雾深处,一座古朴的宫殿显露出来,浑然天工,仿佛自然造化而成的一般。

    在那殿前,两个人影显露了出来,一人气度沉稳,看上去年岁不大,身穿五色龙衣,头戴紫金冠,一股莫名的威势弥漫,如同天王下界一般,可是相比起另一人来,却又显得十分平常。

    在他身前那人,和他眉眼间有些许相似,却更加呈现出一种普通的模样,身形普通气质也普通,可是那种仿佛融合于天地自然之中的道意却让人侧目。

    尤其是背后的玄都八景宫,一缕缕紫气盘桓其上,将两人衬托得更加不凡。

    “你是什么人?竟敢来我太清圣境,八景宫撒野?”那名龙行虎步头戴紫金冠的年轻人高声喝问,此人天灵盖处若隐若无间有一道血气贯霄而上,浑身精气如龙,汹涌澎湃,如一尊神炉一样,蕴有恐怖吓人的神力。

    不过他的态度虽然张狂,却隐含着十分的忌惮,显然通过先前那一幕,知道眼前的青衫男子并不好惹。

    “天志,不得无礼!还不快向尊者致歉赔罪?”

    听到那名年轻人的质问,他身前那普普通通的青年连忙沉声开口,然后向夏阳行了一礼道:“舍弟无状,还望尊者宽宏大量,饶恕于他。”

    听到大哥的喝止,那名年轻人也不是傻子,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一位连他大哥不敢开罪的大人物,脸色大变之下,也连忙向夏阳告罪起来。

    夏阳并没有追究和大开杀戒的意思,只是淡淡地对那气质普通的青年道:“且带本座进去,有些话要问你。”

    “是!”男子恭敬点头,连忙将夏阳迎入了宫中。

    ……

    半个时辰之后,夏阳离开了八景宫,直奔北海而去,没多久便就到了一处神秘的海域,一座古岛坐落在黑色的海洋中,上面生机勃勃,古药无尽,药香扑鼻。

    最让人惊憾与心动的是,在岛中有一株古木,色泽金黄,如黄金铸成,黄金叶片丰茂,流动着太阳圣力!

    这里便是传说中的汤谷,也可称为旸谷,在古时的华夏有着很多的传说,相传乃是太阳升起之处,很有神秘的色彩,与另一处密地“虞渊”相对立。那里,为日落之处,于大荒北经中曾有提到。

    怒涛翻卷,无法入侵汤谷一寸,入眼所见,赫然是一片祥和的净土,岛上生机勃勃,老药遍地,各种药香扑来,让人如受洗礼,毛孔舒张,更有一株黄金古木耸立,神霞缭绕,满树黄金叶片耀眼,密集堆叠,轻轻摇曳,如满天星辰落下。

    这是一株扶桑神树,与夏阳收取自不死山中的悟道古茶树一样,都属于不死神树,若是被一位大帝得到,足以活上两世,且不要说对普通修士的作用更大!

    《山海经.海外东经》曰:“下有汤谷,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

    另有古书中有记载:“扶桑,树长数千丈,一千馀围。两干同根,更相依倚,是以名扶桑。”

    传说之中,每一位大帝都有一株不死药,是大帝为自己种下的希望,而扶桑神树,则是昔年太阳圣皇的证道之物!

    太阳圣皇,乃是一位人族的大帝,亦是一个压塌万古诸天的封号,证道太古,开创了人族辉煌,万域共尊!

    这位人族史上的盖世英杰,傲视万古,大勇大慈,九天十地,惟我独尊,横扫三千界,逆转六道轮回,与另一位太阴古皇曾被尊为人皇,他们功绩震万古,统驭天下,深得人心。

    太阴太阳,孰弱孰强,阴阳共济,天下称皇。

    只可惜这位人族古皇早已坐化太古年间,而伴随他证道的扶桑神树却还长存于世。

    这不禁让夏阳为之生出几分慨叹,仙路断绝,谁都不能阻挡岁月的流逝,到头来皆要离世,成为历史中的一朵浪花,即便你惊艳万古,留下赫赫威名,最终也只能埋身于黄土之中。

    不过夏阳眼前的扶桑神树,如今只有一条主干,且远没有那么高大,高不过六丈,然而却比山岳还雄浑。

    它有一种特别的气势,金色的太阳圣力流动,如在开辟一片古宇宙,演化三千界,蒙蒙黄金雾气缭绕,气象万千。

    “轰隆隆……”

    风雷之响出,在那六丈黄金扶桑神树上方,有一片古殿显现,朦胧而不清晰,如在云雾中,又像是在另外一个世界。

    而且,在那扶桑神树上方的虚空还有古殿,与一些记载太像了。

    《十洲记》有记载:扶桑在碧海之中,上有太帝宫,太真东王所居……

    太帝,指的便是太阳圣皇,这里,则是昔日那位古皇的居所!

    感受着那旺盛的生命气息,最本源的太阳圣力,夏阳缓缓迈步向前,来到扶桑神树前,然后心神一动,便有一座小塔出现在他手上。然后下一瞬间,一名独臂的青衣老人以及一口石棺,也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谁能葬我于故土……”

    青衣老人浑身溢光,虽然站在不死树的近前,被无尽太阳圣力环绕,但脸上却是充满了迷茫。

    这是夏阳此前于星空之中带来的一段神祗念,正是太阳圣皇。属于人皇死后的一道恶念长存,只剩下一种坚持,想要魂归故土。

    此时处于夜晚,一轮圆月高挂苍穹,远处翼色的海洋在起伏,岛上一片素淡朦胧,丹崖怪石,老药迎月吐霞。

    汤谷,六丈黄金扶桑不死神树璀璨,照亮了这片夜空,树下一个青衣老人独立,充满了迷芒。在其身前,一口古旧的石棺横陈,充斥着一股诡异的气息,岛上的一切都因此而妖异了起来。

    金色的扶桑树上方,一片古殿坐落,若隐若现,巍峨而宏伟,气势磅礴。

    青衣老人像是失去了灵魂,整个人浑浑噩噩,没有一点的念力波动,如一截木桩一样杵在那。

    石棺极其可怕,溢出的每一缕气机均足以磨灭一位绝世人物,它就那样静静的陈列,无比的神秘。

    老人迷茫,仿佛遗失所有的记忆,处在一种天地未开之前的无尽鸿蒙之中,分不清黑白,看不见往昔未来,忘了天地,忘了万物,亦忘了自己。

    “心心念念想要回到故土,如今既然已经回来了,为何却记不起自己是谁?”夏阳轻声开口,虽是询问,言语之间却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感叹,叹息着这位古之大帝,人族先贤。

    “我是谁……我是谁?”青衣独臂老人自问,没片刻,眸子却越来越亮了,随后蓦地抬起了头,将石棺抱了起来。

    这一刹那,他似是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眸闪烁着神光,看透了古今未来,照耀时间长河,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九天十地,惟我独尊,横扫三千世界,逆转六道轮回,我是……太阳圣皇!”

    抱着石棺,青衣独臂老人缓缓开口,自言自语,在这一刻却仿佛震动了三界六道,整片浩瀚的黑色北海大浪击天,十方云朵溃灭。

    这位独臂的老人,此时一身青衣飞舞,虽不英伟,也不雄健,但此时却有一种镇压三千界,横断万古的盖世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