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看一下真相
    眼前的是赖才生,并非天心七十一代,这让莫默在瞬间震惊之余,也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当初展儿得到了敕令之后被自己带着离开,可不敢他躲在什么地方,逃去什么方向,总会被道妖双方的早上门来……如果是是那些比他厉害,法力高强,妖力恐怖的也就算了,可后面就连三教九流都能够轻松地找到他。

    甚至最后,他藏在宋家祖宅的古井之下,依然还是被找到。

    “这个摇铃……”莫默苦笑了一声,“从一开始,你把摇铃送给展儿的时候开始,就已经计划好这一切了吗……”

    “事实上,我并不知道谁能够得到敕令。这个摇铃当初送出的时候,也没有往这方面想去……只能说,冥冥中自有定数。”青铜面具人……赖才生淡然道:“当然,你非要看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我也没意见。”

    “你…你盗用了天心七十一代的身份?!”莫默深呼吸了一口气。

    他忽然感觉到恐惧……道妖,甚至管理局,一直都把矛头指向天心七十一代。可如果这一切并不是七十一代,而是为七十二代的赖才生在背后操控的话……

    他为布衣道的当代传人,受到道妖各界的礼让,为道协的代表,俨然有着半个官方的背景,恐怕更是长期与管理局打着交道……他一直潜藏在光明之处。

    他甚至借着光明处的力量,正大光明地掌握着道妖两界,管理局的情报……拥有如此恐怖的资源,哪怕并非是以风水玄学为特长的布衣道,换做另外一人,也往往能够洞察先机。

    这一次,赖才生没有回答莫默的问题。

    他在莫默的面前,重新把青铜面具带上,“这次过来,其实是想要办点事情。碰到你也算是一个意外。既然是意外,那就让它短暂点吧。”

    赖才生似有离去的意思,莫默下意识把手中暗扣的符篆甩出只是这张龙虎山的强力符篆,在还没有靠近赖才生的时候,就被一股无形之力挡住,继而直接化飞灰。

    眼看赖才生就要这样肆无忌惮离去,莫默冲忙叫道:“你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暴露自己!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身份曝光出去?”

    “你曝不曝光也无所谓……即便知道是我,也改变不了什么。”赖才生的声音已经渐渐远去,他已经消失在浓雾当中。

    “回来!赖才生!!”

    “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一看……看一看,这平和的世界之下的真相。”

    “赖……”莫默冲上前去,此刻哪里还能够看见对方的身影?

    ……

    留守在山庄内的仅有几人,而且还是负责后勤之人,莫默闹出的动静显然无法惊动他们。

    赖才生离开之后,莫默显得失魂落魄,在这个别院中呆了好一会儿,才漫无目的地走出了个这个别院。

    可此时,燕小西回来了。

    不仅仅是他,而是这一次为了阻止第六根玉龙柱出现而集结的三支队伍的人手。

    第六根玉龙柱的阻止计划以失败告终,当莫默来到山庄大堂的时候,不难看到各人脸上的一丝消沉之色。

    这里众多人当中,莫默也只是与燕小西,火云邪神以及盲先生有过短暂的接触。

    他快步来到燕小西的跟前,“燕科长,你们的行动?”

    燕小西摇了摇头,相信这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他伸手拍了拍莫默的肩膀,随口问道:“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山庄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莫默张了张口,下意识想要说出赖才生的事情可就在此时,他的心中却突然闪过来赖才生离开之时曾说过的话。

    去看一看……看一看,这平和的世界之下的真相。

    他不知怎地,那涌出喉咙的话,一下子像是堵住了般……莫默装看着其余众人的模样,飞快道:“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再说,外边有结界,一般人都进不了来。”

    “是吗。”燕小西若有所思地看了莫默一眼,随后点了点头……此时第六根玉龙柱已经出现,接下来就只剩下最后一根,这才是当务之急的事情,对于莫默此时的一些异常,燕小西也只是留了个心眼至少不会在此时太过分散自己的精力。

    “各位相信也累了,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等着我们。”

    燕小西把众人暂时解散,接着便与火云邪神,盲先生一同离开。

    莫默其实想要做些什么……但又不知道到底能够做些什么,便颓然地离开。

    “去看一看……怎么看?”

    他不知不觉走出了卧龙山庄的大门,看着浓雾所掩盖的一切,什么也不清楚……莫默下意识地走入了浓雾当中。

    当然,他并不打算走远,只是山庄内似乎有些压抑,他只是想要换一个陌生点的环境。

    走着走着,眼前却出现了一扇门。

    莫默见过这扇门……这扇古旧的松木门扉。

    ……

    ……

    火云邪神回到别院之后,猛然吐了一口气鲜血出来。

    这让为弟子的燕小西十分的紧张,小心翼翼地把火云邪神扶着坐了下来。此时盲先生自身上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瓷瓶,吩咐燕小西让火云邪神服下里面的药。

    “青霞子前辈,师傅他到底?”燕小西显得相当的沉稳,没有因为乱而急。

    盲先生叹了口气道:“你的师傅妄动了虎魄刀,接连使出了虎魄刀的两招绝学。俗话说,一鼓气,再而衰,三而竭。虎魄刀是古老的魔刀,凶性难驯。这一股刀意一旦爆发就应该不死不休。你师傅在我的帮助下,硬生生把它压制下来,自然会受些反弹。不过你放心,你师傅的体质特殊,这点上用不了多久就能好。”

    火云邪神已经服下了盲先生的药,此时正在打坐调息。

    燕小西看着师傅渐渐红润的气息,才暗自松了口气,接着看着盲先生,“道长,如今六根玉龙柱已经立下,剩下的第七根,你是否有把握算出具体的位置。”

    “我需要一点时间。”盲先生沉声道:“明日之时之前,我会给你答复……这个大阵虽说是我当年所创,但这次六根柱子的出现却大大不同……我师兄恐怕苦心改良过。”

    说到这里,盲先生却忽然苦笑了一声,“可笑我一直自诩为布衣道最杰出的,今日看来,我那师兄的造诣恐怕早早就已经超过……以目前六根柱子的位置看来,我师兄实在是把当年的阵法推演到了近乎完美的程度。”

    “天心七十一代恐怕已经维持准备了良久。”燕小西此时道:“甚至,当年龙煞事件过后,他就已经开始苦心经营。用几十年的时间去推演一个阵法,有所突破也不足为奇。此阵乃是先生所创,是源头。七十一代也只是在此基础上推演才有今日,还请先生不要妄自菲薄。”

    “你一点也不像你师傅。”盲先生笑了笑,“他可不管这么多,该是奚落我的时候,一点也不会含糊。”

    “你这老瞎子,有你这样这样说别人师傅的吗?”火云邪神缓缓睁开了眼睛。

    “师傅,感觉如何?”燕小西关心问道。

    火云邪神收功起身,“别的不说,这老瞎子的药还是很灵的。他做的药不能说是最好,但见效一直很快。”

    “先生大才。”燕小西不得不佩服地看着盲先生……这位布衣道的上一代门人,不仅仅精通奇门之术,甚至医道也有不俗的造诣,而自身的实力也高深莫测。

    “什么大才,我说是蠢材!”

    火云邪神却冷不丁哼了一声,“明明有过人的天赋,但是东搞一下,西搞一下,看起来满身都是刀,就没有一把是利的。贪多嚼不烂,三岁小儿都懂的道理,落到这瞎子身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惜了这份鬼才!你要是独走一道,今日你的修为未必弱于我!你看,就连你那个庸才师兄,今日也超越了你!”

    燕小西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多说……显然也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火云邪神的毒舌。

    “我要是专走一道,今日怕不是已经被你打死。”盲先生摇了摇头,“废话少说,让你徒弟给我准备点东西,我要闭关一日。”

    火云邪神朝着燕小西挥了挥手,便又重新盘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不闻不问。

    ……

    ……

    叮当!

    门前的铃铛忽然间响了起来。

    莫默已经是第三次来到这个地方……阴冷的,潮湿的,一切不好的在这里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还能够嗅到一些特别的香味,让人不知不觉间就放松了下来。

    但与前面两次不同,莫默却在这里看到了一张新面孔……一个打着围巾的年轻人。至于这年轻人脚下那条蹲着的金属犬,莫默这是没有太多的在意。

    莫默看见了尼禄,自然也看见了为女仆的优夜。

    此时尼禄从优夜的身前探出了头来,朝着莫默挥了挥手,“喔,正义的小哥,好久不见啊……是要来买东西吗?来来来,我来招呼你呀!”

    说着,尼禄就以惊人的速度冲到了莫默的面前,直接拉起了莫默的手腕,把他带到了一旁的桌子前,按着做了下来,“来来来,要喝点什么!”

    相当的热情……大概莫默的出现,让她找到了从女仆小姐的教育中脱身而出的最好借口招待客人。

    “你怎么……”

    尼禄的热情,让莫默很是愣了愣。

    “喔,奇怪吗?”尼禄眯着眼笑了起来,坏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家店里的员工了。”

    莫默诧异地张了张口,最终没有说些什么……看着眼前活蹦乱跳的尼禄,他想到的却是之前女仆小姐让他感受过的尼禄承受的痛苦。

    甚至连五秒都无法撑过去,自己就近乎崩溃般的剧痛。

    莫默并不认为,这能够成为滥杀的理由……但经历了这些天,他却又不得不承认,这能够成为别人的理由。

    他苦笑了一声,“那……恭喜你了。”

    尼禄怔了怔,古怪地看了莫默一眼,忽然回头过来道:“大总管,这个客人我招呼不来!”

    “莫默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您吗。”

    女仆小姐此时缓步做到了莫默的面前,略微弯下腰问道。

    莫默看着这张完美般的脸,下意识道:“我也不知底…不知道为什么,走着走着就来到这里了。可是……我应该没有走这么远才对。”

    “这样……”女仆小姐却微微一笑,“那么,请莫默先生稍等片刻,我去喊一下主人。”

    主人……

    莫默心中一怔,吐口而出道:“前辈…回来了?”

    ……

    洛邱已经好久没有接过生意了在俱乐部的大堂当中。

    毫无疑问,会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俱乐部大堂的,都将会是俱乐部的客人。

    “莫默先生,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到您的吗。”洛邱看着莫默,略微侧着问到。

    女仆小姐与也换上了女仆服装的尼禄,此时就并排地站在了一旁。

    莫默似乎有些不习惯被眼前这位……至少是从前一直认为是前辈的老板以这种口吻询问,此时皱了皱眉头,他几次张口,但又欲言又止。

    洛邱此时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

    大堂忽然间变得暗淡了下来。

    黑暗从四周蔓延,一点点地吞噬着大堂的四周……一点点地蔓延到洛邱与莫默的身边黑暗甚至已经被女仆小姐与尼禄也笼罩了进去。

    仅剩下的,只剩下洛邱与莫默所坐着的这个一米多的空间。

    很神奇的一幕……明明四周都是黑暗,但这个空间内,却可视,正常,并且十分的安静个。

    安静得让人下意识地有着私密带来的……安全感。

    “这样会好一点吗。”洛邱轻声问道。

    莫默点了点头,似有些不敢看着洛邱的目光……他看着身边的黑暗,忽然苦笑道:“说起来,之前我还说了一些让前辈看笑话的话了。”

    洛邱好奇问道:“你指的是什么?”

    莫默低着头道:“前辈……你说我应不应该从你这里买点什么?”

    洛邱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买不买,并不是我给你做的决定。而是当你真的有想要买的东西的时候,它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莫默看着洛邱,这次终于开了口,“前辈……我想要看一下……看一下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