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丧尸不修仙 > 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父爱爆棚(二更)
    满满十大车。

    几乎全是竹子的战绩。

    自从竹子脑抽的给她选了一件冰凌冰凌闪什么颜色都有的手串并强硬要求她当场带上后,夜溪果断闭嘴缩手,你爱买什么就买吧,老子不掺和了。

    傻子吗?

    那手串大太阳底下都闪得人侧目,且自带定位报警功能,傻子都知道这是给幼儿专用防走失的。就算你没见识,那你倒是看看那环儿那口径,是我手脖子能套进去的?

    可竹子父爱爆棚,见好几个大老爷们儿都去买这个,且哪个最闪最艳选哪个,他手里这只是抢过来的。

    手脖子带不上?没关系呀,你不是梳着辫子嘛,套辫子根上嘛,多好看呐,一闪一闪的,自带光环。

    夜溪默默吞咽老血,眼角余光全是后头一闪一闪的光,总感觉扣了只以前世界里小孩才会穿的闪灯鞋在头上。

    那个晦气。

    尤其自己想离发抽的竹子远一些时,脑袋后头就响了,完完整整一首小童谣。

    “哇,这个,很有意思啊。”

    竹子听到警报声,围着她远远近近的跑,脸上表情没比乡巴佬好到哪里去。

    有意思你大爷!

    他还给她买童装!

    大红的!

    绣着花蝴蝶!

    “够了!我穿不上!”

    “你可把自己缩小了。”

    仙人,变大变小不是基本技能吗?

    “我不穿!”

    “我要看。”竹子又翻了一套粉白粉白的,喜滋滋问她:“刚才有个小孩就是穿这个,很好看。”

    老血已经不够吐了,求求你,做个人吧,刚才那小孩还不会自己走呢。

    “我真的不穿!”

    “我会让你穿的。老板,把那套闪金的也包上。”

    嗷——咬死你啊。

    出得门来,竹子拉着她又进了隔壁。

    只一眼,夜溪痛苦的抱住了脑袋。

    卡哇伊少女风。

    粉嫩嫩什么鬼。

    在一群十一二的少女里,竹子翻看衣裳的手指灵活的飞起。

    不忘教育她:“有个词叫做彩衣娱亲。”

    夜溪望屋顶泪目,为毛?为毛啊?世界都换了,彩衣娱亲竟然还存在?这不科学!

    或者,孝敬父母除了扮丑就没点儿别的花样了?

    还有个瞎凑合的店家,听了“彩衣”两个字,嗖就拿了一条长裙来,叫什么霓虹珍珠裙,可在夜溪眼里就是一堆野鸡毛揉成团子串起来。

    竹子自然买了,还跟夜溪炫耀:“你看,你看,她们都羡慕的看着你呢。”

    呵、呵,本王被一群十岁孩子羡慕真是感激你哈。

    满满当当十大车被拖到客栈门口,里头的人都惊呆了。

    这是嫁妆吗?还是——送未来外孙女的?

    掌柜咂吧下嘴,对竹子:“你对你女儿真好。”

    一听这话,竹子立刻笑得老父亲一样。

    嗯,为人父,就应当如此吧?

    夜溪翻白眼,甩下一句累了,板着脸上楼。

    听竹子跟别人在那吹:“我家孩子就是气性大了些,不过女孩子家家的就应该有脾气,有脾气好,反正有我这个爹在后头撑着呢。”

    又一个白眼,你就疯吧,等回去咱再算账。

    第二,夜溪又被邀战,还是个二阶武仙,多缠斗几个回合,把人逼出圈子,赢。

    然后木着脸回房间,打死也不出门了。

    结果竹子让全城数得上的酒楼送招牌菜,美酒佳肴如流水。

    楼下又是一片夸赞声,竹子再次笑得像个老父亲。

    夜溪一不小心又刁蛮任性了把。

    第三,胜了后夜溪跳下台就往外走。

    听威扬城里有座,里头全是有意思的记载文录,最重要的是——里头禁止喧哗。

    她走的火烧屁股,竹子没跟着,胸有成竹的一笑。

    捧着书本,沉浸在里头描述的世界里,一时光就这样安静度过。

    呼,夜溪伸了个懒腰,这才是生活。

    可才出了楼,她就后悔活着了。

    竹子笑得一脸老父亲:“眼睛累不累,你喜欢什么,我让他们给你听。”

    看着眼前一大群青衣白衣文士巾,夜溪极力不让自己嘶吼,特么,这家伙是把全城的书先生都弄来了?

    第四,全客栈的人都跟着夜溪享了一把福,风格不同的书先生精彩演绎不同的传奇故事,频频爆得满堂彩。

    掌柜的都不好意思了,让伙计不停的给她送瓜送水。

    第五,夜溪跳下擂台后呆立茫然,算了,放弃反抗吧,随便死竹子怎么安排吧。

    当一个人你打不过又比你有钱的时候,你只能趴地上安慰自己是在匍匐前进。

    后头的日子里有主动找夜溪的,也有夜溪主动找上前的,虽然有架打,但夜溪一点儿都没觉得开心,竹子死心塌地走着老父亲的路线,每次看到他的笑,她就一阵心哆嗦。

    哆嗦着哆嗦着,正日子来了。

    经过几个月的初试淘汰,最后有一百五十多人有机会进入城主府。

    修为皆在二阶到三阶间,三阶再往上,岁数就不太合适了。

    能和未成年丫头青梅竹马的城主小儿子又能大到哪里去。

    这是一个草根变凤凰的好机会,一人飞黄,全家腾达。

    夜溪属于被全员排挤的那种,一方面是因为她是个法修,在高挑健美的姑娘中,实在太瘦太矮。另一方面,全是竹子给她拉的仇恨值。

    能来抢夺这种机会的姑娘,出身家世可想而知,竹子炫耀他的老父亲之爱,她们岂能不羡慕嫉妒恨。有这样的父亲,有这样豪气阔绰的父亲,有这样把她宠上的父亲,你丫的来跟咱抢这个改变命运的机会,良心不会痛吗?

    面对明里暗里射来的红枪绿箭,夜王相当的淡定,本王就是娇纵跋扈就是仗着有人宠胡作非为呢,不服,来咬我呀。

    城主府占地开阔布局大气,众人随着侍卫爬上高高的台阶,进入大开的府门,哗——视野被打开。

    夜溪也见识了一把,虽然仙界的建筑不是凡间能比,比皇帝的宫殿还要高级,但之前见过的或许是因为崇尚自然亲近地的理念,哪个宅子不是山山水水的设计,哪个宗门不是坐落在风景秀丽之地,这武仙的审美显然完全不同。

    只见大门内侧,全是平地,一览无遗。

    宫殿最高也只三层,相距间颇远,花草树木只是零星点缀,一眼望去,开阔,再一眼,还是开阔。

    夜溪扭头往身后高墙上望了眼,确定了,墙比宫殿高。

    走了很久,被带到一处宫殿里,城主坐在上头,貌似满意的看着众人微微点头,中年汉子,有些和蔼,更多的是严厉。

    了几句鼓励人心的话,又让一边手下重申被选中者的丰厚待遇,再宣布决赛方法。

    抽签,两两对决,输的走,赢的进入下一轮。

    大家都是炼武之人,女人也不扭捏,上头完了下头就叫了,咱是来应聘妻子的,把正主儿叫出来看看嘛。

    若是长得太丑,现在就退出。

    当然这句话是没人出来的。

    但意思表达了。

    期望草根变凤凰,但并不希望余生被个丑八怪膈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