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唐朝小闲人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保护费是必须的
    “安全隐患?”

    钱大方听得似乎不太明白,“这个我们当然会安排人手啊!”

    韩艺笑道:“你安排的人手最多也只能防止那些防止‘鸡’鸣狗盗之辈‘乱’,倘若是那些贵族闹事,你安排的人手敢上去管么?”

    新市场当然会安排保全人员,但那都是下人,不具有执法权,要是贵族闹事,可就没法管了,皇家警察可是有这个权力的。.: 。

    “这!”

    众人面面相觑,这一点他们没有考虑过,因为考虑也没啥用。

    贺若寒一脸不爽道:“韩尚书此话有失偏颇,咱们贵族自小读圣人书,通情达理,又怎会闹事呢?”

    韩艺哼道:“我说得就是你这种纨绔子弟,你还敢接话。”

    钱大方等人同时低头,捂嘴直笑。

    贺若寒一张白净的脸皮顿时红了一个通透,嘀咕道:“可我已经改变许多了。”

    “那你的那些狐朋狗友呢?”韩艺又再道。

    贺若寒不做声了。

    窦义道:“那不知依韩小哥之意,该当如何?”

    韩艺简单明确道:“新市场离不开皇家警察。”

    “那真是极好!”

    钱大方听得眼中一亮。

    韩艺正‘色’道:“你先别忙着高兴,我是皇家特派使不假,可新市场我也有份,这新市场也是属于‘私’人的,而非是国家的,皇家警察的职责中不存在晚上还得需要去城外巡逻。”

    钱大方本想着韩艺利用职权之便,调派一些皇家警察去新市场那边巡逻,但好像事实并非如他所料的那般。

    一干商人都望着韩艺。

    “捐钱。”

    韩艺道:“捐钱给皇家训练营和民安局,捐钱给皇家训练营可以促使更多的皇家警察出现,那么就会有足够的人手来巡逻,捐钱给民安局,可以增加奖金,皇家警察才会心甘情愿的在这寒冬之夜来到郊外巡逻。”

    钱大方皱眉道:“这得捐多少钱?”

    韩艺笑道:“我们这么多商人,每人每年捐一个几贯钱、几十贯钱,怕也能达到成百上千贯钱,这就已经足够了。”

    窦义点点头道:“这倒是不多。”

    钱大方道:“但是对于咱们这些小商人,可也是不少啊!”

    韩艺道:“老钱,你要不要脸,你光买地赚的钱,都够‘交’上几十年的钱。”说着,他目光一扫,“我们要明白一点,去那里的人越多,越繁华,那块地便越值钱,而安全问题,直接影响到新市场能否取得成功,这钱出得绝对值。”

    宇文修弥颇显不耐烦道:“韩尚书,就依你的意思吧,你说咋办就咋办。”

    其余人商人犹豫片刻后,也都纷纷点头,表示答应。

    因为这要求是合理的,皇家警察还是得按照朝廷制度去办事,如果没有宵禁的话,那当然不需要付这个钱,可如今朝廷制度还是维持着宵禁制度,五日才开放一回。只不过韩艺打了个擦边球,搬到城外去,这样就可以夜夜笙箫,但是皇家警察没有义务去保护新市场的夜晚。

    而韩艺这么做,主要是因为商人没有缴纳什么商税,但是商人需要的是越来越多,那么商人就必须得付出,这样才公平,在商业中,讲究得也就是公平,要付出才有回报,这是游戏规则。韩艺笑道:“好。具体事宜,我还得去跟民安局那边谈,咱们答应,人家也不一定会答应。”

    “咦?韩尚书,怎么没有瞧见草儿娘子,莫不是草儿不住在这里?”

    宇文修弥突然左右张望着。

    贺若寒眼珠也滴溜溜转起来了。

    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韩艺还愣好一会儿,“喂?你丫是来找我谈事的,还是来找草儿的?”

    宇文修弥嘿嘿一笑,道:“我当然是来韩尚书你谈事的,不过——也——想见见草儿娘子。”

    “来人啊!”韩艺立刻向外喊道。

    只见茶五立刻走了进来,按理来说,茶五已经是总管级别的,没道理还在‘门’外候着,但是人家茶五聪明,知道自己没啥大本事,能有今日,完全凭借着韩艺对于他的信任,故此韩艺一到,他只要在,就在‘门’外候着。

    韩艺指着宇文修弥道:“下回不准这厮来了。”

    “哎呦!韩尚书,你这是甚?”宇文修弥急得直接站起来身来,争辩道:“这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也只是想见见草儿娘子,又不想干啥,况且,如今想见草儿娘子的人可是不少,此乃人之常情。”

    韩艺哼道:“还人之常情,这里坐了这么多人,也没见谁跟你一样。”

    这话音刚落,一个下人来到‘门’外,恭敬道:“小艺哥,方才徐公子和贺兰公子给草儿娘子送来两份请帖。”

    茶五立刻回头道:“谁让你进来的?”

    那下人站在‘门’外一脸懵‘逼’,首先,他没有进来,其次,这有事当然得汇报啊!

    宇文修弥立刻道:“韩尚书,你瞧见了,可不是我一个人想见草儿娘子。”

    我似乎忘记了什么。韩艺暗自嘀咕一句,瞧了宇文修弥一眼,稍稍皱着眉头,站起身来,道:“行了,今日先到这里,你们回去吧。”

    钱大方等人立刻起身,拱手一礼,然后便出去了。宇文修弥、贺若寒等公子哥们眼神还在四处瞟动。

    唉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不对,这不就是我一手缔造的么。韩艺颇为无奈的摇摇头,向茶五道:“是不是我错过草儿的个人演唱会?”

    茶五点点头。

    韩艺道:“现在有多少人来求见?”

    茶五道:“自草儿的个人演唱过后,每天都能够收到十来封帖子。”

    韩艺道:“那刘姐呢?这些事应该是刘姐来处理的?”

    茶五讪讪道:“那边不还有梦思、无双么,这——这刘姐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这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韩艺费尽心力让草儿她们成为长安有名的歌妓,那么这些麻烦自然是接踵而来,韩艺可没有资格抱怨,他思忖少许,道:“你先出去忙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是!”

    茶五出去之后,韩艺在大厅里面待了少许,然后便出得大厅,来到一扇房‘门’前,敲了几下‘门’。

    “谁?”

    “是我。”

    话音刚落,就听得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来,只见一个戴着面纱的妙龄‘女’子站在‘门’内,一双会说话的美目告诉韩艺,主人非常惊喜。

    “你可算是记起我来了。”片刻惊喜过后,顾倾城便是轻轻一哼,扭过身去,去到桌旁坐下。

    韩艺无奈一笑,走了进去,将房‘门’合上,“我可不曾忘记你,就跟我也不曾忘记刘姐一样,只不过最近我忙得很,很少来凤飞楼。”

    刘姐?顾倾城听得更是不爽,直接将脸给扭过去了。

    韩艺不以为意,呵呵笑道:“顾大美‘女’,休息的怎样呢?”

    顾倾城目光闪动了几下,哼道:“看来是有事求我,才想起我来的。”

    韩艺呵呵道:“就凭咱们之间的关系,用‘求’来形容,那真是伤感情啊!”

    顾倾城眼‘波’流转,“那不知依你的意思,该当怎说?”

    “关心。”

    韩艺道:“我来这里,只是想来关心你一下。”

    “是吗?”

    “是的!”

    韩艺非常肯定的点点头,道:“如果你还想休息的话,你可以一直休息下去,你做那么多,不就是图一个自由自在么,如今你就是自由自在的。但是我认为老是躲在屋里不见人,可也不是自由自在,也没有什么意思,你有没有想过将来做些什么?”

    顾倾城想了一会儿,一手托着尖尖的下巴,充满向往道:“贤妻良母。”

    韩艺听得一翻白眼,道:“就算是贤妻良母,也不是像你这样,贤良其实是动词,而不是名词。”

    顾倾城斜目一瞥,道:“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能做一些什么。”

    韩艺道:“那你想一直待在屋里么?就好像如今这样。”

    顾倾城螓首轻摇。

    韩艺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谁叫我凤飞楼的东主,我给你指一条明路吧。”

    顾倾城噗嗤一笑,“明明就是有事找我,偏偏说得好像是来拯救我似得,当我是三岁小孩么?说吧,什么事?”

    韩艺呵呵一笑,道:“如今草儿她们名声在外,前来拜访的人多不胜数,刘姐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我希望你能够帮助她们。”

    顾倾城惊呼道:“你让我当假母?”

    “什么假母,真是难听,我们凤飞楼只有‘姐’,可没有假母。”韩艺摇摇头道。

    顾倾城道:“此事很简单,拒绝不就行了,有你在,谁还敢闹事?”

    韩艺笑道:“我利用身上的权力,去拒绝那些贵族的请求,那跟那些贵族用权力去压迫歌妓又有什么区别?人家是以礼相待,那我们也得以礼回之,这人与人之间还是得相互尊重。”

    顾倾城略显疑‘惑’道:“那你的意思是?”

    韩艺道:“若是对方只是出于一份‘君子好逑’,而草儿她们也答应的话,这是可以来往的,如果能够与像王玄道、郑善行那样正人君子来往,也能增加自己的见识以及学问,对于草儿她们也是非常有利的,但是有一些人就必须得拒绝。这里面如何‘操’,是需要极大的技巧,而在这方面,你顾大美‘女’要称第二,那没有人敢称第一。”

    顾倾城道:“可是我当初那么做,就不想与这些人接触。”

    韩艺笑道:“你可以帮我培训一些这方面的人才,也可以自己出面,这你自己看着办就行,总之,我是希望你能够出面,与刘姐一块将凤飞楼打理好,我如今实在是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照顾草儿她们,我也不希望将来草儿她们需要站在悬崖边上,才能摆脱这一切。这只是一份工,与户部尚书没有什么区别。”

    顾倾城沉‘吟’片刻,然后轻轻拍了一下桌面,“好吧,我就先从贤妻做起。”

    “你还真会占我便宜。”韩艺一手捂住脸道。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