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极品最强高手 > 极品最强高手 正文 第1415章 古怪
    正当宁儿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之际,那道白虹在半空中转了一圈,重新回到了近前。

    “小丫头,怎么样?跟不上为师吗?”

    西门无恨笑吟吟地看着宁儿,洋洋得意地问道。

    现在,他总算是找回了一点高手的面子。

    这个徒弟太过聪慧狡黠,刚才让他尴尬坏了。

    “想不想学为师刚才的本领?只要你想学,为师什么都能教你!”

    西门无恨这辈子,都从来没有对人如此的耐心过。

    可面对宁儿,他却不由自主地放低了身段。

    那个高高在上的剑神,变成了一个爱徒心切的师傅。

    “切,有什么好学的,我又不是没见过……”

    宁儿翻了一个白眼,摆出一副傲娇的模样。

    这丫头是属刺猬的,在外人面前从不肯有丝毫的退让。

    见状,西门无恨苦笑了一声。

    剑神的绝世风采,在这丫头面前,一丁点儿用都没有。

    “好了,不要逞能了,快走吧……”

    声音响起一刹,宁儿感觉身体一飘。

    随即,脚下出现一种很突兀的触觉。

    耳畔,狂风呼啸。

    低头看去,自己不知怎地,已经身处在高空之中。

    脚下,踩着刚才那一柄飞剑。

    体内的剑气,按照一种奇妙的轨迹运行着。

    登高望远,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

    似乎,天地被踩在了脚下。

    驰骋在空中,俯视着大地。

    虽然,这是宁儿第一次体验御剑飞行,但小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

    黑溜溜的眼珠里,尽是一片兴奋之色。

    胸口,似乎有一口气欲要喷薄而出。

    让小丫头,忍不住仰天长啸。

    “怎么样?现在体会到了御剑飞行的好处了吧,只要你肯拜我为师,为师马上就能传授给你。”

    此刻,西门无恨与宁儿并肩飞行。

    “切,我早就见识过,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宁儿这丫头,心里羡慕,嘴上却不服软。

    “呵呵,待会儿等落了地,为师会让你好好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剑道,你这丫头,剑胎天成,生来注定了要做剑修。”

    “在剑修之中,除了我西门无恨之外,还有谁够资格教你剑法,哼,那怕是剑宗的老家伙重新出山,在这方面他也不一定能比得过我。”

    随着一老一少的交谈,两道流光在空中划过。

    风驰电掣的速度,让他们一路疾驰,畅通无阻。

    ……

    天罚之地,血腥无边。

    放眼所及,到处是残肢断臂。

    一具具尸体,横躺在地面上。

    鲜血染红了大地,触目惊心。

    空气中,仍然残留着一丝丝锐利至极的剑气。

    寒冷彻骨,沁入心扉。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血腥之气非但没有冲淡,反而愈发的腥臭。

    嗖嗖嗖……

    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破空声。

    一道道人影,迅速地靠近天罚之地。

    很快,寂静的死地变得沸沸扬扬。

    “是谁,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公然屠戮我们的弟子……”

    “光天化日,竟敢大开杀戒,这是不把我们玄冥宗放在眼里吗?”

    “查,一定要一查到底,给这些无辜死去的弟子一个公道……”

    “无论是谁,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不管他是谁哪一宗那一门的弟子,都必须死,谁都保不住他,这话是是我说的……”

    一声声怒吼咆哮,此起彼伏。

    赶来的修行者,看到各自的同门尸横遍野,心头的愤怒,可想而知。

    “剑气,是剑修做的……”

    “西门无恨……这是西门无恨的剑气……”

    “真的是他的剑气……”

    惊呼声,骤然响起。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那些人,不由得面色一滞。

    西门无恨这个名字,对于他们来说,相当于一个禁忌。

    仅仅是这四个字,便让众人噤若寒蝉。

    在场这么多人,竟无一人再敢大声叫骂。

    因为西门无恨的名头,实在是太过骇人。

    当今天下,谁敢说自己能接得住西门无恨的一剑。

    “竟然是他……”

    “这里是天刑之地,西门无恨为什么要杀人?”

    “杀了人之后,他为什么又要走……”

    “不像是西门无恨的风格啊,他向来喜欢挑战更强者,对于那些实力弱小的修行者,根本不屑于拔剑……”

    “说的是啊,他这么做好像没什么理由啊……”

    “对啊,天罚之地虽然是一处宝地,但也不至于让他大开杀戒吧……”

    “更何况,他杀了这么多人,占据了天罚之地,又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这未免有些奇怪……”

    众人查看着现场,议论纷纷。

    越看,他们心里越是奇怪。

    看现场的话,貌似西门无恨阻止外人闯入天刑之地,所以大开杀戒。

    但之后,他又毫不留恋地离开了这里。

    前后因果,有些说不清楚。

    “这……这怎么可能……破灭道主死了……”

    充满震惊的声音,陡然响起。

    一群人,围在一具尸体前,惊疑不定地看着。

    紧接着,又是一道惊呼声响起。

    “玄教的长老……也被一剑斩杀……”

    这句话,更是引起了所有人的震怖。

    “名教的一名山主,也死在这里……”

    “禅教的护法,被一剑断魂……”

    一具具大人物的尸体,被翻了出来。

    “怎么可能……魔剑笑问天……他怎么会死在这里……”

    这一具尸体,名头更大。

    让人群中,甚至有了几分恐慌。

    要知道,魔剑笑问天成名已久。

    刚出道的时候,甚至与西门无恨齐名。

    狂剑走天下,负尽狂名,一世逍遥。

    即便是在高手如云的剑宗之中,也是鼎鼎有名的存在。

    况且,他的师傅,正是当代剑宗之主。

    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实力,都可谓是一方巨孽。

    这种大人物,居然也死在了天刑之地。

    骇人听闻,简直是骇人听闻。

    “魔剑笑问天和西门无恨是朋友,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怎么会被西门无恨所杀……”

    “有古怪,绝对有古怪……”

    “以笑问天和西门无恨的交情,两人怎么可能厮杀……”

    “除非西门无恨疯了,否则的话,他怎么敢同时攻击三教一宗……”

    众人窃窃私语着,对眼前的场景,一脸的困惑。

    本书来自